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糖盒H太妃糖17V22|小浪货腿打开水真多真紧

2022-05-21 16:14:48【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简灵溪淡淡地说:“你知道我是从监狱出来的,我因杀人被判无期。我心狠手辣,为了自保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你……”南宫宸刚要威胁简灵溪

简灵溪淡淡地说:“你知道我是从监狱出来的,我因杀人被判无期。我心狠手辣,为了自保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你……”南宫宸刚要威胁简灵溪,腿上的麻变成剧痛,宛如数不清的蛆在他骨头缝里爬着,啃噬着他的精髓。

  南宫宸痛得不顾身份在地上打滚,嗷嗷惨叫。

  方阮阮吓得不轻,忙蹲下来,想扶南宫宸站起来,却被他打了一巴掌:“废物,快打电话电救护车。”

  “哦,是,是……”方阮阮掏出手机,刚要拨号,简灵溪开口:“他中了我研制的剧毒,这世上除了我,谁都没有解药。还有,这里位置偏僻,救护车一来一往最少要两个小时,到时恐怕——神仙难救。”

  没一会儿功夫南宫宸已经疼得满头大汗,脸色惨白,几乎要昏过去了:“快把解药给我!不然,我要你好看!”

  简灵溪丝毫不惧:“南宫宸,你这么威胁我,我怎么敢把解药给你呢?要是你好了,对我打击报复,我可怎么办?”

  “你……”疼痛益发强烈,钻心噬骨,南宫宸受不了了,收起凶恶的样子,开始求饶:“你就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我保证,绝不会对你打击报复。”

  “是吗?”简灵溪看向南宫宸:“你对从小一起长大的堂哥都怀恨在心,趁他病,要他命。对我这样的蝼蚁又怎么会手下留情?”

  南宫宸气得几乎爆血管,他这辈子从没有这么窝囊过。

  该死的简灵溪,一个劳改犯竟敢这么对他,他要让她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南宫宸咬牙切齿:“你要怎样才肯相信我?”

  简灵溪托腮,来回踱步,眉心纠结,十分苦恼的样子:“我本无意害人,我必须保证自己的安全。”

  南宫宸疼得要死,每一秒都是煎熬,简灵溪却迟迟不肯答应给他解药,分明是在故意折磨他。

  心里想将她碎尸万段,面上却只能哀求:“你说,要我怎么做,我都答应你。”

  简灵溪很勉强地开口:“那你先跟南宫萧谨道个歉吧。”

  “你……”南宫宸勃然大怒,俊脸扭曲得厉害。

  “你不愿意啊?那就算了。”简灵溪很“通情达理”不为难他。

  “不,我愿意,愿意……”南宫宸对简灵溪的恨已经深入骨髓,却不得不照办。

  强忍疼痛,南宫宸爬向南宫萧谨,痛哭流涕:“二哥,对不起,都怪我一时糊涂,鬼迷心窍,你就看在一家人的份上,原谅我一次。你快让简灵溪将解药给我吧,我真的快痛死了。二哥……”

  南宫萧谨一言未发,甚至眼睛都不看向南宫宸。

  他不是圣人,恰恰相反,他一向恩怨分明。

  别人敬他一尺,他回一丈。

  别人欺他,辱他,他绝对加倍奉还。

  房间里回荡着南宫宸的哀求与哀号,声声凄厉。

  “简灵溪,你快把解药给我吧,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只要我有的,我都答应,都答应。”现在只要能解除他身上的痛苦,要他喊她妈,他也不会迟疑。

  南宫宸的忍耐力已经到达极限,简灵溪见好就收。

  朝方阮阮伸出手:“借你的手机用一下。”

  方阮阮早已吓得花容失色,颤抖着手从包包里拿出手机,递给简灵溪。

  简灵溪打开录像功能,对准南宫宸:“南宫二少,为防止你出尔反尔,就录一段视频为证吧。你把刚刚的所作所为说一遍。”

  “简灵溪,你不要太过分了。”南宫宸双目赤红,真想扑上去咬死她。

  “宸少,你刚刚还说愿意付出一切,现在只不过要你将经历复述一遍,又没要你说谎,就这么为难吗?”简灵溪淡淡反问。

  “啊……”又一阵痉挛般的剧痛袭来,南宫宸疼得快喘不过气来:“不为难,不为难,我录,我录。”

   南宫宸录了好几遍,简灵溪都不满意,时不时地挑刺,将他逼至崩溃。

  直到他快受不了,想要鱼死网破之际,简灵溪才给他扎了几针,瞬间南宫宸疼痛减轻,简灵溪将针拨出来收好:“好了。”

  “我还很痛。”南宫宸嚷嚷,症状虽然有所减轻,但没有完全好。

  简灵溪将针收起包里:“你先回去吧,治疗要循序渐进。”

  “你骗我?”南宫宸站了起来,俊脸凶狠,眼底满是杀气,一步步逼近简灵溪。

  “宸少,你想出尔反尔?”简灵溪双手背在身后。

  南宫宸一把掐住她的脖子,恶狠狠地威胁:“简灵溪,你是第一个敢这么对老子的女人。还不快把解药交出来,不然老子弄死你。”

  简灵溪丝毫不惧,回望南宫宸阴鸷嗜血的眼,失唇轻启:“三,二……”

  “少故弄玄虚……”话还没说完,剧痛袭来,南宫宸一下子承受不住倒在地直打滚。

  这一次的疼痛比刚刚更强烈,犹如千万只蚂蚁在啃噬他的骨头,痛得他直想撞墙。

  “简……灵溪……救救……我……”南宫宸疼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你还想弄死我吗?“简灵溪居高临下看着南宫宸,有那么一瞬间,她身上折射出炫目的光芒,迷了南宫萧谨的眼。

  “不敢了,不敢了,求求你,救救我……”南宫宸毫无尊严紧紧抓着简灵溪的裤脚,苦苦哀求。

  简灵溪将他现在的样子全拍了下来,等南宫宸快痛晕时才给他扎了几针,让他回去,三天后再来。

  这次南宫宸不敢违逆简灵溪的话,这个女人太邪门了。

  他就不信别的医生治不了,等他好了再来收拾她!

  ……

  南宫宸走后,简灵溪忙拿来处理伤口的器具,对南宫萧谨说:“让我给你包扎下伤口吧,要是感染就前功尽弃了。”

  “你对南宫宸做了什么?”南宫萧谨幽深的眸子盯着简灵溪看,仿佛要看穿她隐藏的秘密。

  简灵溪并没有隐瞒:“我用特殊的手法点了他一处痛穴,这穴位的痛感随血液流动而变强弱。一般医生是查不出来的。”

  “你的医术跟谁学的?”和简灵溪相处几天了,她的医术绝对不是还未毕业的医学生的水平。

  简灵溪原本晶亮的眸子黯淡了下来:“我妈妈精通中医,我还算有些天赋,小时候妈妈教我辨识草药,我记得又快又牢。只是,妈妈过世得早,后来我就看着医书自学了些。”

  南宫萧谨暗惊,她的医术这么高超,居然是自学成材。她的天赋之高,非常人能想象。

  “把手机给我。”南宫萧谨转移话题

  简灵溪秒懂他的用意:“我已经把视频发到我的邮箱了,南宫宸就算拿走了也没事。”

  白了她一眼,南宫萧谨淡淡地说:“南宫宸花边新闻不断,没被爆出大丑闻,是狗仔太善良不想发独家吗?”

  简灵溪微微红了脸,她确实考虑不周。

  应对这种事,南宫宸必有其手段。

  拿过简灵溪递来的手机,南宫萧谨十分熟练地操作着,认真而专注。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简灵溪与南宫萧谨对视一眼,提高音量问:“谁?”

  “大夫人来了,请开门。”

  简灵溪看向南宫萧谨,眼底闪过一抹担忧。

  刚刚已经耽误很多时间了,伤口再不处理会更加严重。

  “萧谨,我进来了。”傅琴等得不耐烦,没等里面的人开门,直接进来。

  傅琴忽略简灵溪的存在,强撑起笑容,拉着傅怡宁走向南宫萧谨:“萧谨,我带怡宁来看你了,你身体好些了吗?”

  “萧谨哥哥,我好担心你。可是,他们说你需要静养,不让我来。”傅怡宁垂眸念着背熟的台词,眼角瞥见床单上浸透出的血渍,不禁惊声尖叫:“啊,怎么这么多血?”

  “这是怎么回事?来人啊!”傅琴也吓了一跳。

  陈琳赶忙进来,毕恭毕敬:“大夫人。”

  “你是怎么照顾二少爷的,他怎么流这么多血?”傅琴又惊又怒,浅色的床单被血染透,触目惊心。

  “我不知道啊,这些天都是二少夫人照顾二少爷的。她好像会点粗浅的医术。”陈琳头垂得很低,声音惶恐,嘴角却忍不住往上扬。

  她还在盘算怎么给简灵溪点颜色瞧瞧呢,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

  那就别怪她了!

傅琴犀利的目光射向简灵溪:“你就是简灵溪?一看就是没有教养的粗笨丫头,竟敢弄伤萧谨,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我……”面对傅琴的指责,简灵溪不知该怎么解释?

  原本南宫萧谨的伤口已经愈合,现在确实是她的疏忽。

  傅琴大怒:“来人啊,把她拖下去,交给警局的人。”

  简灵溪大惊,她刚从牢里出来,要是大夫人告她故意伤害,她有十张嘴都说不清楚。

  简灵溪哀求的目光看向南宫萧谨,希望他能替自己说句话。然,直到保镖架起她,南宫萧谨还是一言未发。

  傅琴不给她辩白的机会,大喝道:“把她拖下去,拖下去。”

  冷意自胸臆间漫延开来,简灵溪急切解释:“我正在给南宫萧谨治疗,你们突然闯进来……”

  “这么说起来还是我的错了?”傅琴冷睨着简灵溪:“治疗怎么会流这么多血?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啊?”她才出国半个月,老爷子就被人窜掇着给南宫萧谨娶了个媳妇,完全打乱了她的计划。

  傅怡宁是傅家长女,也是她的亲侄女,长得秀丽端庄,才情兼备,却因亲妈早亡,后妈掌权,在傅家过得并不快乐。她若嫁到南宫家,她们姑侄也好有个伴。

  最重要的是,这两年傅家经营不善,生意一落千丈,名望受损,再这样下去恐怕会掉出深城四大豪门之列了。唯有和南宫家联姻,才能化解傅家的危机。

  这次的意外南宫萧谨伤得不轻,不过,现在的医术这么发达,相信他一定可以好起来的。

  现在最重要的是把握时机,以免被其他人钻了空子。

  至于这个劳改犯,她有的是办法收拾她!

  一双美目清澈如泉,简灵溪声音清脆:“大夫人给伤口上药,流点血是正常现象。”

  “你还敢顶嘴?你是哪家医院的名医?竟敢在这大言不惭。我南宫家的二少爷,自有最好的医生照料。你这个半吊子,也敢随意在他身上动刀子?若他有个意外,你就是故意杀人!”傅琴摆出大夫人的架势,她今天一定要把这个碍事的女人赶走。

  简灵溪看出了这位大夫人对她有很深的敌意,她虽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她了,但从傅怡宁得意的脸上不难看出端倪。

  南宫萧谨受伤后,娶了几位“二夫夫人”都被他吓跑了,导致现在深城大户人家的千金都不敢嫁给他了,看来这位大夫人想逆流而上。

  只是,南宫萧谨愿意吗?

  没给简灵溪思考的时间,傅琴命令保镖:“还不快把她带走!”

  简灵溪势单力薄,南宫萧谨又不帮她。

  大夫人冲着她来的,她现在说什么都是错。

  简灵溪失望看了南宫萧谨一眼,这几天的朝夕相处,她尽心尽力照顾他,他对她就没有一点革命情谊吗?

  收拾了简灵溪,傅琴心情大好,还是装出一副十分心疼的样子:“陈琳,快叫医生来给萧谨看看。”

  陈琳没有马上去,反而站在原地不动。

  傅琴挑了挑眉:“你忤在那做什么?”

  陈琳抬起头,一脸为难:“二少爷不肯让其他医生治。”

  “你胡说,他都流这么多血了,不治难道等死啊?”傅琴不信。

  “是真的,不信您问二少爷吧。”陈琳低眉顺眼。

  傅琴讨好地说:“萧谨,你流了好多血,还是让医生来看看吧?”

  “你们走。”南宫萧谨冷冷吐出三个字。

  傅琴表情一僵,抽搐了几下才恢复慈爱的样子:“我知道你受伤了,心情不好。但是,你还年轻,一定会好起来的,不能这样自暴自弃啊。”

  傅怡宁忙附和:“是啊,萧谨哥哥,现在只是小挫折,未来路还很长,我会陪着你一起努力的。”

  “是吗?”南宫萧谨深邃的目光看向傅怡宁。

  南宫萧谨有一双迷人又犀利的桃花眼,被他这么看着傅怡宁一颗心“怦怦”直跳。他这样戴着面具真是又酷又神秘,联想到他的绝世俊颜,傅怡宁美目含春,坚定地点头:“萧谨哥哥,你放心,不管发生任何事,我都会陪在你身边,不离不弃!”

  唇角弯出讥讽的弧度,南宫萧谨一把扯下自己的面具。

  就坐在他身边的傅琴乍然见到那么狰狞的伤疤,吓得跳了起来,脸色苍白。

  傅怡宁连连后退,用手捂住嘴巴,才不尖叫出声。

  “现在呢?”南宫萧谨眼底眉梢全是讥诮。

  傅琴太震撼了,她是知道南宫萧谨烧伤,毁了容,但南宫萧谨不让人探视,她也不知道他具体烧成什么样子。

  没想到竟这么严重!

  傅怡宁吓得双腿发软,好恐怖啊,简直就是卡西莫多!

  “你们走吧。”南宫萧谨重新戴上面具,语气冷得像冰。

  面具遮住了南宫萧谨吓人的伤疤,傅琴才脸色稍缓,讷讷地说:“萧谨,你别误会,大伯母没有歧视你的意思,我只是太心疼了,你受苦了。”

  “慢走,不送。”南宫萧谨态度已经很明显了,傅琴觉得再呆下去,彼此都难堪。

  她还是先回去,再从长计议。

  “那你好好养着,我和怡宁改天再来看你。”说完,拖着双腿发软的傅怡宁匆匆离开。

动漫关键词:小浪货腿打开水真多真紧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