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可以同时两个师傅做和合术吗|小丹乖让我再进去一次

2022-05-21 16:13:45【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 简灵溪挡在门口,丝毫没有让她进来的打算:“陈管家,你先去忙你的吧,二少,我会照顾得好好的。”  “不是,二少夫人,你初来乍到,恐怕二少不适应,他不习惯陌生人的照

 简灵溪挡在门口,丝毫没有让她进来的打算:“陈管家,你先去忙你的吧,二少,我会照顾得好好的。”

  “不是,二少夫人,你初来乍到,恐怕二少不适应,他不习惯陌生人的照顾。”陈琳脸上挂着假笑。

  “哦……这样啊……”简灵溪故意拖长尾音,还往里看了一眼。

  陈琳目露得意,既然二少一开始就排斥她,她一定要帮他把她赶走。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这里依旧是她的天下!

  简灵溪突然凑近陈琳,吓得陈琳尖叫着后退,差点从楼梯上摔下去。

  “陈管家,听你的谈吐应该是管家学院毕业的吧?怎么这么不懂规矩?我是老爷子指定来照顾二少的人,你竟敢跟我抢功劳?”简灵溪板起脸来,狠狠教训陈琳。

  陈琳咬牙切齿,一张脸胀成猪肝色。

  她刚要张嘴反驳,简灵溪先一步说:“我不是小气的人,不会一个人独占功劳。我愿意和你和平共处,将来二少好了,我会告诉老爷子对你论功行赏的。”

  陈琳瞪大双眼,看着眼前狂妄至极的简灵溪,她以为她是谁啊?真把自己当这里的女主人,还是二少的救世主?

  可笑至极。

  见陈琳脸色变幻不定,简灵溪故作不解地问:“陈管家,还有什么事不明白吗?”

  陈琳怄得要死,却没有发作。

  她敢这么狂妄说不定真是得了老爷子什么指令,她还是先静观其便再说。

  陈琳一言不发,面色铁青,转身下楼。

  目送她走远,简灵溪才长吁一口气。

  看来,这里不止少爷诡异,下人也有异像,她要加倍小心才是。

  关上门,见南宫萧谨已醒,简灵溪走到窗外,一把将窗帘拉开,明灿的阳光倾泻而入,照出一室光明和温暖。

  “谁让你拉开窗帘的?快关上!”南宫萧谨怒吼。

  走到他跟前,简灵溪无惧他的愤怒,用一个医生的口吻说:“长期不见天日会让人产生抑郁倾向,晒晒太阳既补钙,又能让心身愉快,帮助血液循环,对你百利而无一害。”

  “闭嘴!马上把窗关上!”南宫萧谨冷眸如刀,欲将这个处处跟他作对的简灵溪千刀万剐。

  若在一年前,她肯定会害怕。

  可从炼狱出来后,南宫萧谨这一点眼神恐吓,对她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

  双手抱臂,声音坚定:“我是医生,你是病人,你得听我的!”

  “你……”南宫萧谨被气笑了,抓起床头柜上一把水果刀朝她掷去。

  简灵溪没有闪避,让刀划过手臂。

  血,霎时涌出,与她身上的嫁衣融为一色。

  愧疚自眼底一闪而逝,随即恢复愤怒:“还不快滚?”

  简灵溪将刀拣起来,交给南宫萧谨,撸起自己的袖子,露出伤痕累累的手臂:“还不解气,你可以再划一刀。”

  她的手臂伤痕累累,凹凸不平,新伤叠旧伤,看着都疼。

  南宫萧谨眉头微蹙,她究竟经历了些什么?

  “不划了吗?那我扶你到阳台去晒晒,那边阳光充足。”说着,简灵溪伸手去掀南宫萧谨的被子。

  南宫萧谨被她无畏无惧的执着,弄得快要投降了。

  蛇吓不走她,刀惊不了她。

  她究竟是不是女孩子?

  “滚开,别碰我。”南宫萧谨抗拒得很强烈,简灵溪却力大如牛,将他公主抱起。

  “你……”南宫萧谨满脸不可思议,在她面前,他反而成了娇柔的小姑娘了。

  南宫萧谨的体重是她的两倍,简灵溪不似表面看上去那么轻松,她用尽了吃奶之力才将他抱到轮椅上,不顾他的意愿,强行将他推到阳台晒太阳。

  阳光刺痛了南宫萧谨的眼,他伸手挡住,咬牙切齿地说:“简灵溪,你竟敢这么对我?”

  “嗯,我敢。”

  听到这样的回答,南宫萧谨几乎吐血。

  ……

  被强迫晒太阳的南宫萧谨满脸戾气,使得烧伤的脸看上去更加狰狞。简灵溪无视他的情绪,她必须让他拥抱阳光,学会与光明和平共处。

  受伤并不可怕,脚站不起来也关系。可怕的是,心惧怕阳光,惧怕热闹,贪图黑暗的安全。

  黑暗中滋生的懦弱和恐惧,是消磨斗志最好的温床。

  简灵溪站到南宫萧谨身后,双手放在他肩上,轻轻按捏着他的肩膀,使他放松。

  她的按摩手法极好,特别舒服,以至于拒绝的话就在唇边,南宫萧谨却迟迟没有说出口。

  暖阳,微风,经脉疏通后的快意,南宫萧谨昏昏欲睡,决定暂时留下她。
 

 简灵溪找遍别墅,才在花园里找到正在喝茶的陈琳。气呼呼一把将手上的袋子丢到她身上,陈琳吓得尖叫跳起来:“你干什么?”

  “这就是你给我买的衣服?”简灵溪质问。

  “对啊,不合身吗?”陈琳眼含讥讽,她可是按照她的尺寸特意去买的乡土气息浓郁的“休闲装”,保证舒适度爆棚,种田插秧都没有束缚感呢,就是视觉上辣眼睛。

  这里来了那么多位“二少夫人”,她是第一个敢跟她叫板的人。

  行啊,她倒要看看。

  是她这个二少夫人道行高深呢,还是她这个地头蛇略胜一筹?

  简灵溪定定看了陈琳几秒钟,突然,重重拍了下她的肩。

  陈琳吓了一大跳,心脏快从嗓子眼儿里跑出来了,顾不得身份,大声怒喝:“你干什么?别以为你顶着二少夫人的头衔,我就会怕你。二少,都要敬我三分,你最好认清自己的身份。”

  事到如今,陈琳也不藏着掖着了,以前的二少夫人怎么滚蛋的,这个简灵溪也不会例外。

  “呵呵……”简灵溪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笑得陈琳毛骨悚然,像遇到疯子似的。

  “陈管家,你知道我从什么地方来的吗?”笑容戛然而止,声音变得阴侧侧,夹带着地狱的阴风。

  这样子的简灵溪看上去很恐怖,陈琳往后退,离她两米才瞪着她:“你少装神弄鬼,二少不管事,这里由我做主。如果你想摆二少夫人的谱,我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免得自找难堪。”

  不理会陈琳的警告,简灵溪自顾自地说:“我杀过人,是个死刑犯。他们要我好好照顾二少,不然让我滚回监狱去。你知道监狱有多可怕吗?这么大的老鼠……”

  简灵溪夸张比划了下,陈琳吓了一跳。

  “这么大的蟑螂,它们会咬你的手指,啃你的头发,还会……”简灵溪形容出一副人间炼狱的情景,陈琳脸色惨白。

  “所以,为了不回去,我一定要照顾好二少。谁要让敢阻挠我,我不介意再杀一个人。”简灵溪目露凶光,比划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啊……啊……”陈琳终于忍不住尖叫着跑开。

  ……

  战斗完陈琳,简灵溪没有耽误进入厨房,厨师见识了她的手段后,也不敢拦她,跑得无影无踪。

  他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简灵溪乐得自在,手脚麻烦做了两个菜,一个青菜炒肉丝,一个糖心蛋,又煮了一锅粘稠的小米粥,还在柜子里找到了几味寻找的中药。

  她心中大喜,放了一些在小米粥里,做成药膳。

  当她回到房间,南宫萧谨已经躺在床上,蒙头大睡。

  简灵溪一把掀开被子,将他拉起来。

  南宫萧谨大怒:“你找死吗?”

  “不,我想活。”简灵溪亮晶晶的眸子毫不掩饰闪烁着对生存的渴望:“我要是有过一丝死的念头,就活不到现在。”

  她表情认真,每一句话都发自肺腑,触动南宫萧谨的心弦。

  “别再招惹我,不然我弄死你。”南宫萧谨威胁着。

  “呵……你想弄死我下地狱再陪着你吗?”简灵溪说:“看来,你也不是那么讨厌我嘛。”

  南宫萧谨被怼得无话反驳,这个女人是生来克他的吗?

  收起笑容,简灵溪恢复淡然:“只要你病好了,我马上滚蛋,绝不会碍你的眼。你现在唯一能赶我走的方式就是配合我的治疗,尽快好起来。到时候,我随你处置。”

  她的话字字如丝缠绕着南宫萧谨的心,这个女人明明那么可恶,偏偏令人心疼。

  见南宫萧谨没有反对,简灵溪立刻将他扶到轮椅上,推他到桌边,为他盛了一碗粥,语带希冀地说:“尝尝我的手艺。” 

  这小米粥熬得软糯又粘稠,还有一股淡淡的中药味,看上去很美味的样子。

  南宫萧谨肚子不合时宜发出“咕噜噜”的催促声,简灵溪忙讨好地夹了个糖心蛋放在上面:“尝尝?”

  糖心蛋上用蕃茄酱画了个大大的笑容,如同简灵溪此时讨好的表情。

  忍不住南宫萧谨夹起,狠狠咬了一口,就像将她的笑容嚼碎,很解气。

  简灵溪的厨艺实在是不错,南宫萧谨吃了两碗才放下筷子。

  见他吃好了,简灵溪也不客气,给自己盛了一碗大大方方将剩下的东西一扫而光。她速度很快,动作却不显粗鲁,让南宫萧谨挑不出刺来。

  吃完东西,简灵溪拿来一个医药箱,对南宫萧谨说:“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不用你管。”南宫萧谨冷冷转过身去,简灵溪执意去拉他的裤子,南宫萧谨怒了:“你是不是女孩子?还有没有点矜持?”

  “你是我的丈夫,我脱你的衣服要什么矜持?”简灵溪回答得理直气壮,南宫萧谨有种掐死她的冲动。

  她怎么这么没脸没皮?

  趁南宫萧谨怔忡间,简灵溪拿来剪刀剪开他腿上的布料,露出狰狞的伤口,感染,化脓。

  纵然有了心理准备,见到这样严重的伤口,简灵溪还是忍不住蹙了蹙眉。

  难怪他脾气这么差,身上有伤,难忍痛苦,脾气怎么会好?

  ……

  一晃一周过去了,在简灵溪的精心护理下,南宫萧谨腿上伤口恢复得很好,已经完全愈合了。简灵溪一边帮他按摩,疏通经脉,一边给他扎针,刺激神经,以达到更好的效果。

  南宫萧谨靠在床头闭目养神,简灵溪一把掀开盖在南宫萧谨身上的被子,无视他吃人的目光,用医生的口吻说:“我扶你起来锻炼,锻炼。”

  “简灵溪,别忘了你的身份。”南宫萧谨恼怒地提醒,他似乎太纵容她了,她越来越不怕他了。

  “我就是记得才要帮你锻炼啊,快点起来,别像个孩子一样。”简灵溪伸手去拉南宫萧谨。

  南宫萧谨用力一扯,简灵溪失去重心跌落在他怀里。

  “轰”地一下,简灵溪脸颊爆红。

  南宫萧谨虽然腿受伤,终究是个男人,该有的反应都有,而且很强烈。

简灵溪挣扎着从他怀里爬起来,她过于着急,动作慌乱,手无意间撑在南宫萧谨的伤口上。

  导致刚刚愈合的伤口裂开,鲜血直流。

  简灵溪慌了,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我给你重新包扎一下……”

  “滚出去。”南宫萧谨双目阴鸷咆哮着,简灵溪不知所措,满心歉疚。

  就在简灵溪进退不得之际,门被无礼撞开,南宫萧谨快速盖好被子,拉开抽屉取出一个面具戴上。

  简灵溪本能伸住拦住来人:“你们是谁?怎么能这么无礼?”

  “哟,你就是我的二嫂吧?长得倒是可以,但皮肤太差,让人倒胃口。老爷子这次挑人的眼光不行啊,不过,以我二哥现在的模样,他也嫌弃不了你。”南宫宸俊美的脸上一片轻浮,伸手就要去摸简灵溪的脸。

  简灵溪吃了一惊,连连后退,直到腿撞上了床沿才站定。

  “二哥,你现在真是越来越不择食了,连这种货色也啃得下口?不过,看你现在的样子也是有心无力吧。”南宫宸大笑着,将带来的女人搂进怀里。

  “二哥,我知道你在这里养伤一定很无聊,很寂寞,就带阮阮来看你了。”南宫宸用力将怀里的女人推了出去,她没有防备扑向南宫萧谨。

  面具并没有完全遮住南宫萧谨烧伤的肌肤,近看异常恐怖,方阮阮吓得尖叫连连。脚下一滑,屁股着地,双手撑着后退,仿佛眼前是最可怕的食人怪。

  南宫宸见状放肆大笑,从小到大他一直被南宫萧谨压一头。害他一直生活在他的阴影下,现在好了,他终于可以出口恶气了。

  简灵溪认出来了,他是南宫宸,南宫家三房的独子,上流圈有名的花花公子。时不时就上娱乐版头条,每次绯闻主角都不同。

  南宫宸就是个典型的二世祖,没有功成名就的本事,倒是会嫉妒别人,落井下石。

  见方阮阮花容失色,半天没爬起来,南宫宸粗鲁一把将她扯进怀里,挑起她的下巴,上扬的桃花眼闪着邪光:“怎么?他可是南宫萧谨啊,前阵子你和他才一起出双成对,恩爱甜蜜令人艳羡。老情人见面,你怎么吓成这样子?”

  “宸少,我们走吧。”方阮阮哀求看向南宫宸,声音发抖。

  南宫萧谨未出事前,长得俊美绝伦,气质冷酷,能力卓越,是全深城女孩子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

  她是当今的流量小花,不乏成功人士的追求。可自从在一次宴会上见过南宫萧谨一面,她的心就遗落了。

  她费尽心机拿到了南宫集团旗下的分公司的一个香水代言,与南宫萧谨有过几次接触,意外被狗仔拍到。

  照片上了热搜,南宫萧谨没有澄澈。

  她心里暗喜,也许南宫萧谨真的看上她呢。

  自古英雄爱美人,她的美貌在娱乐圈里可是排得上名的。

  没想到一场大火烧毁了南宫萧谨的一生,也烧碎了她的梦。

  南宫宸是她现在出演的大女主剧的投资方,她不敢得罪他。

  再说,他虽花心了点,却是南宫家三房的独子。能嫁给他,她也算是飞上枝头了。

  南宫宸附在她耳畔,低声威胁:“不想我撤资,就乖乖听话,做你该做的事。”

  说完,不管场合,吻上方阮阮娇艳的红唇。

  方阮阮就微微挣扎了下,便主动配合南宫宸。

  两人当着南宫萧谨的面吻得难分难舍,缠绵悱恻。

  南宫萧谨戴着面具,看不清表情。一双冰眸,沉如大海,没有一丝波动。

  简灵溪垂下头,心里替南宫萧谨难过。

  原来豪门里的争斗比她想象的还可怕,那些兄友弟恭只是人前的光鲜。

  南宫萧谨曾是那么耀眼的一个人,活在别人的赞美和崇拜里。如今,南宫宸这样羞辱他,让他情何以堪?

  南宫宸和方阮阮两人越吻越投入,恨不能当场宽衣解带。

  就在气息将尽时,俩人才终于依依不舍地分开。

  南宫宸得意洋洋,搂着粉面桃花的方阮阮朝南宫萧谨靠近,睥睨着他:“二哥,你现在这样子也消受不了美人恩,方阮阮味道还不错,我先帮你照顾着,等你哪天‘行’了,我再把她还给你。”

  “喜欢穿别人穿过的破鞋,你高兴,你随意。”南宫萧谨舌毒如蝎。

  南宫宸被啪啪打脸,怒气往头顶冲,他强行压下,笑得邪魅:“二哥,我知道你好面子,不肯承认,没关系,我懂。”

  “那慢走,不送。对了,你最好去医院做一个全身检查,以免染上什么脏病,到时后悔就来不及了。”南宫萧谨的话像刀子般扎向南宫宸的心。

  “你……”没想到南宫萧谨已经变成这副鬼样子了,还这么牙尖嘴利。他明明是来羞辱他的,现在却像个跳梁小丑一样,演了一出戏取悦他。

  不,他一定是装的!

  他现在已经是个废物了,怎么可能还这么淡定?

  南宫宸一把推开方阮阮,顺手将简灵溪扯入怀里。

  南宫萧谨古井般的眼睛闪过一抹杀气,快如闪电。

  “你放开我。”简灵溪挣扎着,南宫宸简直就是个败类。

  她越是挣扎,南宫宸越兴奋,唇往她脸上凑:“你嫁到南宫家好几天了,我哥还没有满足你吧?没关系,有事弟弟服其劳,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男人。”

  南宫宸抬眸挑衅看向南宫萧谨,他一定要让他向自己求饶!

  藏在被子底下的手悄悄握紧,南宫萧谨仍是不动如山。

  南宫宸目光更加阴鸷,他就不信,南宫萧谨真的意志这么坚定,谁都不在乎。

  “嘶”一声,南宫宸撕下简灵溪一只袖子,上面布满丑陋的伤痕,一条条交错着,新旧相叠,宛如攀爬的蜈蚣。

  南宫宸嫌弃皱了皱眉,他一向喜欢细皮嫩肉,白皙光滑的女人。

  不过,看在她是南宫萧谨媳妇的份上,他就勉为其难。

  突然,双腿发麻,南宫宸竟站不住,跌倒在地,怒瞪着简灵溪:“你对我做了什么?不想活了吗?

动漫关键词:小丹乖让我再进去一次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