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人妻高H喷水荡肉爽文NP——往下边塞玉器见客人

2022-05-20 15:51:49【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不会的,我不会让你死的。我已经跟几个最好的大医院都通知过了,只要有跟你匹配的肾,他们会立刻通知我。”季晋枫把她拥入怀里,但脑子里全都是安媛媛嘲讽而充满恨意的

“不会的,我不会让你死的。我已经跟几个最好的大医院都通知过了,只要有跟你匹配的肾,他们会立刻通知我。”季晋枫把她拥入怀里,但脑子里全都是安媛媛嘲讽而充满恨意的眼神,心里烦躁异常。

 

她害死巡儿的事情,他还没跟她算账,她居然还有脸怪罪他?

 

“找到一个合适的肾,无异于大海捞针,我也没抱太大希望,只想珍惜和你在一的每分每秒。”安晴晴粉嫩的指尖点着他的胸膛,柔柔弱弱地说道:“要是姐姐没弄死巡儿,也没偷偷吃药就好了。”

 

“别说她了!”季晋枫冷声说了一句,说完后才意识到自己语气太重了。

 

他低头看着安晴晴红了一圈的眼睛,揉揉发疼的眉心,放缓了声音,“去吃饭吧,我让王妈准备了些你喜欢吃的菜。”

 

安媛媛回到三楼自己的房间,站在阳台上往下看。

 

上一次她顺着床单下去找巡儿时,他看着她的伤口说,吹吹就不疼了。

 

她摸着高高肿起的脸,很疼,可是再也没人跟她说吹吹就不疼了。

 

“安小姐,吃饭了。”王妈推门进来,把一份菜一碗粥放到了桌子上。

 

安媛媛回了房间,扫了眼饭,抬头看向王妈。她不喜欢在房间里吃饭,嫌有饭味,王妈知道的。

 

“先生和……夫人在餐厅吃饭,让我把饭给你端上来。”王妈没看她的目光,偏开头,讪讪地说道。

 

安媛媛嗤了一声,笑得讽刺,“夫人?呵。”

 

王妈尴尬地不知道说什么好,她觉得安小姐跟以前好像有点不一样了,但具体哪儿不一样了,她又说不上来。

 

“谢谢王妈。”安媛媛没再说什么,端着饭往阳台走。

 

王妈干咳两声,“那我一会儿上来收拾碗筷。”

 

“不用了,我吃完自己送下去。”安媛媛已经到了阳台,顺手关上了阳台的门。

 

她怔怔地看着阳台下方,扒拉了两口饭便吃不下去了,把饭全都倒入了马桶中,然后把碗和盘子洗好,藏到了衣柜里。

 

衣柜关上的那一刻,门突然开了。

 

安媛媛心里咯噔了一下,立刻离衣柜远了些,看向门口。

 

——是季晋枫。

 

看见他,她就犯恶心。她只是看了一眼便挪开目光,走到窗边背对着他,怔怔地看着外面。

 

只是,再也看不到巡儿了。

 

“你吃了什么药?”季晋枫没错过她眼底的厌恶和恨意,他强压下心头莫名其妙的烦躁和憋闷,走到她身旁,冷冷问道。

 

安媛媛一声不吭,甚至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季晋枫自认不是个爱发脾气的人,可她每次都能轻易地勾出他的怒火。

 

他单手勾着她的腰肢,把她强行压到怀里,咬着牙问道:“为了不让晴晴康复,你居然吃药损害自己的肾。安媛媛,你还算是个人吗?她可是你亲妹妹!”

 

“亲妹妹?”安媛媛仰头看着他,眼底恨意恍若实质,“亲妹妹会让医生只给我注射镇定剂,连止痛针都不打?”

 

她在手术台上躺着动都动不了,只能任由手术刀穿入她身体的那种痛,她这辈子都忘不了!

听此,季晋枫微愣了一下,但很快嘲讽道:“谎话连篇!要是不打止痛针,以你的身体情况,根本撑不下手术台。”

 

做手术却不打止疼针,那种疼痛他连想都不敢想,更何况她身体本来就不好,怎么能撑过那种级别的疼痛?

 

她说谎都不打草稿的吗?

 

“原来你知道我身体状况不好啊,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怒火在血液里冲撞,安媛媛咳了一声,血腥味到了嗓子眼,又被她生生咽了下去。

 

她不想在他面前示弱。

 

“我不想听废话。”她嘲讽的目光让季晋枫眉头紧皱,他偏了下头,不再看她,“你只要跟我说你吃了什么药,这次的事情我可以不跟你计较。”

 

安媛媛冷哼一声,用力推开他,“季先生真是大度地让我感动。”

 

她双腿无力地快站不稳了,只能扶着墙勉强维持站立的姿势,“你说的没错,我未卜先知,很早以前就知道我会在昏迷的时候会被抬进手术室,被人偷用我的肾。所以我喝了百草枯吃了老鼠药,就是为了损害我的肾,好害死安晴晴。”

 

她偏头看着季晋枫阴沉到极点的脸,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而且我用刀捅了心脏,吃了剧毒,手术台上失血过多也没死,你说神不神奇?”

 

“安、小、离!”季晋枫紧攥着拳头,额头青筋暴起。认识这么多年,他从来不知道她这么伶牙俐齿!

 

说什么百草枯老鼠药,明显就是在戏弄他!

 

“不用那么大声,我没聋。”安媛媛嘴里满是血腥味,每次呼吸都很艰难,“我说我没吃药,季先生觉得我骗人,我说我吃了药,季先生还是觉得我骗人。那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安媛媛,你自找的!”季晋枫黑着脸摔门离开,让两个佣人把她带去祠堂跪着,什么时候老实交代吃了什么药,什么时候出去。

 

她身上没有力气,走不动,便被两个人拖着往前走,双腿在地面上拖出一道道血痕。

 

安晴晴吃完了正在前庭散步消食,见状柔柔地说道:“姐姐连走都走不动了,身体这么差,还是不要罚她了吧?”

 

“你这么善良,会吃亏的。”季晋枫偏头,皱眉看着地上的血迹,心软了一下,但很快便恢复如常。

 

安媛媛刚刚在楼上一点事也没有,不可能突然走不动路,肯定是在演戏,就是不想受罚而已。

 

“可是,”安晴晴咬了咬唇,眸底深处藏着几分得意,俏丽的脸上却是一片苦涩,“她毕竟是我一母同胞的姐姐,我看不得她受苦。”

 

“你把她当姐姐,她只把你当情敌。别再说她了,扫兴。”季晋枫眉眼间一片冷冽,强压下心底冒头的担忧。

 

安媛媛那种心狠手辣自私自利的女人,就该给她点教训!

 

砰!

 

祠堂里,两个佣人把安媛媛扔到地上,不耐地说道:“跪好。”

 

“咳咳咳!”安媛媛单手撑着地面咳嗽了几声,那股血腥味又涌了上来。

 

她极力忍也没忍住,血咳到了地上。

看着地上的血,还有她苍白到不正常的脸色,其中一个佣人说道:“她好像病得有点严重,要不要跟先生说一句?”

 

“要说你去说,反正我不去。”另一个佣人说道:“先生那么讨厌安媛媛,过去跟先生说她的事,不是讨骂吗?”

 

季晋枫讨厌安媛媛,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两个人都没再说什么,拎着安媛媛的胳膊让她跪好后,便在一旁玩手机和聊天。

 

安媛媛膝盖疼,胃疼,心脏疼,被割了一个肾的地方也疼,全身上下没有不疼的地方。

 

她觉得疼,可又好像感觉不到疼痛,脑子里满满的都是巡儿。

 

他那么小,之前被打那一巴掌的时候,是不是特别疼?安晴晴平时是不是经常打他?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安媛媛哽咽着呢喃。

 

直到现在,她还是想不明白,安晴晴为什么要这么对她!还有巡儿,他才两岁啊,安晴晴和季晋枫怎么狠心到冻死他?

 

“安小姐,你要是觉得身体不舒服,就把药名说出来吧,这样对大家都好。”有个佣人怕她撑不下去,劝道。

 

安媛媛捂着嘴咳嗽,苍白着脸没出声。

 

佣人实在怕她撑不住死掉,便跑去找了王妈。王妈过来,苦口婆心地说了半天,让她说出药名,可她只是直挺挺地跪着,一句话不说。

 

王妈不想多管闲事,但又同情她的遭遇,最后几番犹豫,去找了季晋枫。

 

“先生,我看安小姐的情况不太好。她腿上流了很多血,而且刚做了手术,身体弱,要是跪一晚上,恐怕会出事。”

 

她一个外人都觉得先生太狠了,怎么能不顾安小姐的命,只为了救另一个女人?造孽啊!

 

季晋枫坐在大厅沙发上,端起茶抿了一口,冷冷道:“只要她说出药名就可以离开,要是不说,就跪着吧。”

 

“可是……”王妈开了个口,最后在他冰冷的注视中,只是叹了口气,就退下去了。

 

季晋枫放下茶杯,本不想理会安媛媛,但她苍白却倔强的脸不断在他脑中晃荡,怎么甩都甩不出去。

 

她飘散着长发,周身全是血飘在海里的场景再次浮现在心头,他说不出的烦躁和憋闷,还有怎么压都压不下去的恐慌。

 

他皱着眉站了起来,拎起西装外套穿上,大步流星地走向祠堂,速度比平时要快很多。

 

安媛媛跪在祠堂里,双腿跪得已经几近麻木,她额头烫得厉害,眼皮止不住地往下滑。

 

她身体踉跄了几下,控制不住地往下倒,却在此时听人说道:“先生。”

 

“咳!”安媛媛捂着嘴咳嗽了一声,把嘴角的血擦干净,硬撑着地面重新直起身。

 

她可以在任何人面前露弱,除了季晋枫。

 

“考虑好了吗?”季晋枫不动声色地扫了她几眼,见她除了脸色苍白些,精神还可以,不知为何松了口气。

 

安媛媛笔直地跪着,没理会他。

 

她都不知道她‘喝’了什么药,怎么交代?就算她知道,也不会交代,她恨不得安晴晴早点死,哪怕为此付出她的命都可以!

动漫关键词:往下边塞玉器见客人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