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同学叫了好几个人来玩我作文:没关门被粗汉工人H

2022-05-20 15:50:06【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巡……儿……”安媛媛颤抖着呼吸,趴在地上,在工作人员惊悚和同情的目光中,趴在地上舔舐骨灰,吞咽到肚里。 巡儿别怕,这样你就可以永远和妈

“巡……儿……”安媛媛颤抖着呼吸,趴在地上,在工作人员惊悚和同情的目光中,趴在地上舔舐骨灰,吞咽到肚里。

 

巡儿别怕,这样你就可以永远和妈妈在一起了!

 

工作人员们震惊过后,赶紧去拉她。可怎么都拉不开她,她似疯牛般啃着地面,嘴角都渗出血迹了,仍不停下。

 

“季晋枫,安晴晴,我死都不会放过你们的!”昏迷前,安媛媛满脸是血地发誓,如同地狱中爬出的恶鬼。

 

再次有意识的时候,她的鼻端萦绕着刺鼻的消毒水味道。眼皮很重,怎么都睁不开,只能听到有人在不远处讲话。

 

“季先生,安小姐伤得很严重,心脏处的刀伤还没愈合。而且她这些天没好好吃饭,又失血过多,身体很虚弱,作为医生,我不赞同现在进行肾脏移植手术!”医生的声音里夹着隐忍的愤怒。

 

季晋枫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漠,“晴晴的身体已经等不了了。”

 

“可是季先生,安小姐的身体情况很不好,要是现在强行进行肾脏移植手术,很可能会在手术进行过程中,或者在术后有生命危险!”医生压着声音吼道。

 

季晋枫沉默了一会儿,说得决绝,“手术准备工作已经做好了,你只需要继续进行手术就行,一切后果我来承担。”

 

医生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安媛媛听见脚步声越来越近,她想坐起来问季晋枫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可连睁开眼皮的力气都没有。

 

她只能静静躺着,感受着手术刀从她身上冰凉滑过,刺啦一下划入她的皮肉,疼得撕心裂肺。

 

——他们没给她打止痛剂。

 

“晋枫,要不还是停下手术吧……如果姐姐真的出了什么事,我心里会过意不去的。”安晴晴柔柔的声音响起。

 

季晋枫轻声安慰,“真出了什么事,这条命也是她欠你的。晴晴,这次你一定会好起来的,相信我。”

 

安媛媛听着两人厚颜无耻的对话,愤怒在胸腔里冲撞,她想夺走医生的手术台,杀死这一对害死巡儿的狗男女。可事实上,除了默默忍受手术时带来的锥心疼痛,她什么都做不了。

 

好多次,她疼得恨不得死过去,去下面陪巡儿。

 

可又不甘心就这样死去,放过安晴晴和季晋枫这两个杀人犯。

 

忍!

 

她还要给巡儿报仇!

 

安媛媛疼得近乎麻木,刮骨割肉般的痛让她几次近乎昏厥,却又凭着浓烈的恨意强撑过来。

 

季晋枫,安晴晴,她恨死他们了!

 

“病人大出血,需要暂时中止手术!”医生擦了把头上的汗水,语速极快地说道:“小刘,准备血袋!”

 

“好……”的。

 

那个被叫做小刘的医生话还没说完,便被季晋枫冷冷打断,“继续手术。”

 

“这样下去会死人的!!!”医生几乎是吼出来的。

 

“继续手术。”季晋枫俊脸上乌云密布,凉凉道:“或者你出去,我找个医生替代你。”

 

“!”医生面色铁青,牙齿咬得嘎嘣嘎嘣响,但最后还是拿着手术刀,选择了继续手术。

 

他用最快的速度进行完手术,还有可能把安媛媛抢救回来,要是中间再换个医生,连抢救她的时间都没有了。

安媛媛失血过多又疼痛难忍,已经接近昏迷,却还是听清了他们的对话。

 

昏迷前,她脑中只有一个想法:季晋枫,他好狠的心!

 

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刚好是清晨。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她刚睁开眼,便看到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趴在病床上,还没醒。

 

她看了一会儿,才认出这个形容狼狈的男人是一向最注重仪表的季晋枫。

 

恨意自心底升起,安媛媛无比吃力地坐起来,双手离他的脖子越来越近。

 

然而,当她快碰到他的脖子时,他猛地睁开了眼睛。

 

“你的命还真硬,这样都死不了!”见她醒来,季晋枫眸底有一闪而过的惊喜。半个月了,他甚至以为她会一辈子是个植物人!

 

安媛媛没理会他的嘲讽,她喘着粗气,用尽全身力气掐住他的脖子,“死吧,你去死吧!”

 

等杀了他,她再去杀了安晴晴,替巡儿报仇!

 

“你疯了?!”由于虚弱,她并没有多大力气,季晋枫轻而易举便挣脱了她的桎梏,但脸色却阴沉得可怕。

 

这个不择手段想要嫁给他的女人,现在居然想要杀他?

 

胸口处莫名发闷,他松了松领带,又松了松,可那种窒息感却并未有丝毫减少。

 

被他胳膊肘磕到心脏处的伤口,安媛媛疼得倒吸一口气,低头一看,才发现之前的伤口崩开了,血迹染红了病服。

 

这样的红太过刺眼,季晋枫压下心底莫名的恐慌,转身往外走,“你在病房里安分点,我去找医生!”

 

声音里的急迫,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用不着你假惺惺的!”安媛媛左手捂着心脏,血迹顺着她的指缝流出来,她死盯着他,喉咙嘶哑,“你不弄死我,迟早有一天我会弄死你!”

 

说的太急太狠,她剧烈地咳嗽起来,每一下咳嗽都扯得伤口处生疼。

 

这些疼痛都是他给她的,她会一笔笔记得,还给他!

 

“要不是晴晴的病还需要你,你以为我会让你活着?”季晋枫并未转身,只是冷冷地说了一句,便大步出了病房。

 

“咳咳咳……”安媛媛原本苍白的脸因剧烈咳嗽而涨红,有什么东西顺着嗓子口咳了出来。

 

她伸手擦了下嘴,却擦了一手的血……她咳血了。

 

看着手背上的血,她愣了一下,随后不以为然地抽出一张纸巾,擦干了嘴角的血迹。

 

医生很快赶来,紧皱着眉头给她处理心脏处的伤口,絮絮叨叨地提醒,“你刚被移除了一个肾,身体很虚弱,心脏那里又有致命伤,做什么都要注意点,稍不注意都可能会危及性命。知道了吗?”

 

安媛媛没出声,只是讥讽地看了一眼床边的季晋枫,便偏头看向了窗外的天空。

 

巡儿那么好,肯定在天堂吧?也不知道她杀了季晋枫和安晴晴以后,还能不能去天堂找他……

 

季晋枫将这一切收在眼底,莫名觉得烦躁。

 

以前他在哪儿,她的目光在哪儿,直白火辣得让他恶心。可从她跳海自杀那天过后,她不是不看他,就是用想要杀人的目光看着他。

 

想到她说的不会再爱他,他愈发觉得烦躁,干脆将领带拽了下来。

 

她纠缠了他十几年,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她肯定又在耍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

当天下午,安媛媛便被带回了之前住的小别墅。

 

“慢点,你的身体还没好。”见安晴晴出来,季晋枫立刻过去扶住了她,轻声叮嘱道。

 

安媛媛无声嘲讽,哪怕她当初因生产危在旦夕的时候,他都不曾这般温柔安慰过她。

 

“我只是想你了。”安晴晴弱柳扶风地倒在他怀里,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冲安媛媛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姐姐的肾和我身体排斥,也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

 

“不许你说这种不吉利的话,我会想办法的。”季晋枫低头,轻轻在她额头上留下一个吻。

 

安媛媛在一旁看两人恩爱的样子看得直犯恶心,抬腿便想走,却被季晋枫伸手拦住了。

 

“这次移植手术,你动了什么手脚?”季晋枫满面寒霜,每个字都带着彻骨的寒意。

 

安媛媛停下脚步,觉得可笑,哑着嗓子反问,“我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在手术室了,季先生觉得我能动什么手脚?”

 

他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就不会动脑子想想吗?

 

就他这样被猪油蒙了心的人,能把季氏集团做到现在这个样子也是个奇迹!

 

“你跟晴晴是一母同胞的姐妹,要不是你动了什么手脚,她的身体怎么会排斥你的肾?”季晋枫松开安晴晴,上前几步,紧捏着安媛媛的下巴,问得咬牙切齿。

 

她这种似笑非笑的样子看得他很不舒服,可具体怎么不舒服,为什么不舒服,他想不通,也说不明白。

 

安媛媛冷笑一声,愤怒、憋屈在胸腔里冲撞咆哮,几乎要将她的身体炸裂。

 

她用力拍开季晋枫的手,觉得恶心,也觉得后悔,她当初怎么就爱上了这种颠倒黑白厚颜无耻的瞎眼男人?

 

“不经过我的允许,擅自移我肾的人是你们,不顾我死活,选择用我肾的人是你们。我这个几次差点因此死掉的受害人还没说什么,你们反而质问我动了什么手脚?呵,季晋枫,有比你还不要脸的人……”吗?

 

啪!

 

安媛媛的话没能说完,一巴掌落了下来。

 

她的脸被打的重重歪了过去,立刻火辣辣的疼了起来。血腥味到了嗓子口,又被她用力咽了下去。

 

她撩开遮住了半边脸的长发,看着面前男人棱角分明的五官,认真说道:“季晋枫,我这辈子从没后悔过什么,除了爱过你。”

 

是爱过,不是爱上,也不是爱。

 

季晋枫看着她苍白脸颊上的红肿,心口处密密麻麻得疼。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心疼,也不想去想为什么心疼。

 

他皱了下眉,下意识地抚上她的脸颊,“疼……”不疼?

 

但安媛媛没给他说完的机会,她厌恶地推开他,朝着别墅内走去。

 

季晋枫望着她瘦削娇小却异常倔强决绝的背影,突然有些不安、惶恐,好像有什么在渐渐离他远去。

 

他拼命想抓住,但抓得越紧,消散得越快,就像流沙一样。

 

“晋枫,你别生姐姐的气。”安晴晴走到他身旁,咬了咬唇,苦涩地说道:“姐姐宁愿喝药伤害自己的肾,也不想让我康复,都是因为太爱你了。只有我死了,她才能替代我的位置,霸占你的爱。”

动漫关键词:没关门被粗汉工人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