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岳故意装睡让我进去 高中生高h湿透纯肉放荡文

2022-05-20 15:48:23【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说着,她突然抓起桌上的离婚协议,两下撕碎,再抬起头的时候,脸上已经挂满泪水,“姐姐,对不起,我不应该夺你所好。” 下一瞬,季晋枫已经到了苏晴晴跟前,一把抱住她,“怎么

说着,她突然抓起桌上的离婚协议,两下撕碎,再抬起头的时候,脸上已经挂满泪水,“姐姐,对不起,我不应该夺你所好。”

 

下一瞬,季晋枫已经到了苏晴晴跟前,一把抱住她,“怎么样,没事吧?”

 

继而又愤怒的看向苏小夏,“你到底要怎么样?”

 

安媛媛笑了,笑得眼角都开始湿润,她想怎么样?她能怎么样?

 

“晋枫,你不要怪姐姐了,她和你结婚三年,肯定有感情了,这会儿不想离婚生气也正常,我能理解。”安晴晴柔弱的挂在季晋枫的怀中。

 

男人眼中那满满的厌恶,几乎要将安媛媛给淹没,“我压根就不爱她。”

 

尽管早就知道这个结果,可从季晋枫口中说出,安媛媛还是觉得心在滴血,脚步有点虚晃,“季晋枫,你不爱我,我认了,把巡儿还给我,我就离婚,离你们远远的。”

 

“巡儿不可能给你。”季晋枫抿唇。

 

不给她,要留着给苏晴晴移植肾脏吗?

 

巡儿也是他的亲生儿子啊,为什么这么狠心!

 

“季晋枫!你有没有人性,巡儿一口一个爸爸,你却这样对他?他要是知道,一定会恨死你。”

 

“让他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是个杀人犯,蛇蝎心肠的女人,他才应该恨我。”季晋枫说完,就搂着安晴晴朝着外面走去。

 

才走两步,突然听见后面扑通一声,脚步猛然一滞。

 

安媛媛跪在地上,声音都在颤抖,“季晋枫,我求你,放过巡儿,他还那么小,不可以移植肾脏的。”

 

“要怪,就怪他投胎去了你的肚子吧。”季晋枫冷笑一声,“一想到他的体内流着你的血,我就觉得恶心,安媛媛,有关你的,我都想一一摒弃。”

 

包括,这个他和她的孩子。

 

他有多恨她,就有多厌恶这个孩子。

 

整个世界,一百八十度旋转,彻底跌入了深渊之中。

 

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回到家里面,正望着黑洞洞的天花板发呆,却又接到了安晴晴的电话,“安媛媛,我改变主意了,孩子你带走吧。”

 

“真的?”安媛媛猛然从床上坐起来,手有些抓不住电话,“你在哪里,我现在……现在就来就接他。”

 

有关季晋枫的爱情已经不敢再奢望,但是这个孩子,是她最后的执念。

 

按照安晴晴给的地址,安媛媛去了海边的一处旧房子,在里面的冷冻仓库里,见到了安晴晴和沉睡的巡儿。

 

“巡儿!”她上前去,死死的抱住巡儿,却怎么都叫不醒他。

 

“别喊了,他吃了安眠药,一时半会儿醒不来的。”安晴晴不耐烦地说道。

 

安眠药!

 

安媛媛猛然间抬起头来,看着跟前的安晴晴,眼眶充血,“你怎么可以这样做,他这么小的孩子,吃安眠药很容易死掉的。”

 

“那有什么关系?”安晴晴耸肩,“又不是我的孩子。”

 

说着,她已经退出了门去,朝着里面的两个人笑了笑,“安媛媛,我改变主意了,这个孩子现在归你了,你们就好好在这里面,享受母子相认的最后时刻吧!”

 

周围的寒气冻得安媛媛打了一个哆嗦,也瞬间反应过来这话是什么意思,还未来得及冲到门口,门已经重重一声合上了。

 

门里门外,地狱人间。

上一章

“不要!”安媛媛跌跌撞撞冲到门口去,顾不上门上冻得厚厚的冰,使劲的砸,“安晴晴,你给我开门,快点开门啊!”

 

“晋枫以后就再也看不到你这张恶心的脸了,你都不知道他有多开心!”安晴晴在门外轻笑。

 

是季晋枫的意思?

 

是季晋枫要她们都去死!

 

敲门的手贴在门上不再动弹了,很快被冻在了上面,寒气刺骨,她却像是感觉不到一样,想笑,嘴角却怎么都牵扯不动。

 

门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最后是一片寂静,她在黑暗中,眼泪冻成冰珠,滴在地上阵阵作响。

 

“好冷啊……”巡儿被冻醒,见四周一片漆黑,吓得哇哇大哭起来。

 

巡儿,巡儿。

 

安媛媛赶紧要过去抱住巡儿,但是手已经被冻住了,奋力一扯,皮肉分离,疼得她眼前一黑。

 

两个人抱在一起,却还是抵挡不住这寒气,巡儿从开始的大哭,声音渐渐微弱下来,身子的温度也开始下降。

 

“巡儿,起来活动一下,不要睡觉。”安媛媛脱了身上的衣服,全部都裹在巡儿的身上,又四处去寻找出口。

 

“这里好冷啊,我想睡觉,巡儿好困。”巡儿弱弱地回答。

 

不能睡,一睡,就会死掉的!

 

她第一次和巡儿这样在一起,却已经是要生离死别,心里的痛挡也挡不住,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最后抑制不住,大声地呜咽着。

 

一只冰凉凉的小手摸着她的脸颊,“你怎么哭了,是不是哪里疼,巡儿给你吹吹,吹吹就不疼了。”

 

两岁的小孩子,自己都冻得四肢刺痛,却还是强撑着起来给安媛媛吹吹,每一口,都是寒气。

 

“吹吹就好了,还疼不疼啦?”

 

“巡儿,是我不好,是我的错啊!”安媛媛几乎要崩溃了,又抱着巡儿去了门口,又是敲又是踢,“有没有人啊,开门啊,求你们了,放我们出去啊,我死可以,不要让他死,求你们了。”

 

“不哭不哭,一会儿就会有人来开门了。”巡儿反过来安慰安媛媛。

 

说完,又搂住安媛媛的脖子,“等他们来开门之前,我睡一会儿吧,巡儿困了。”

 

“不可以睡,巡儿,跟我说说话,不要睡,求你了。”

 

尽管安媛媛不断地呼喊,可巡儿的眼皮还是渐渐合上了,在黑暗中她看不见,却听见巡儿轻声喊她,“妈妈,不疼哦。”

 

这一次,是叫她。

 

安媛媛抱着怀里的巡儿不再说话,心口的位置越来越凉,最后像是抱着一块冰一样。

 

再也流不出眼泪来了,就那样静静的坐在原地。

 

如果要死,那就一起去死吧。

 

可仓库门还是被打开了,每月来一次的工人例行检查仓库,看见里面的安媛媛,被吓了一大跳。

 

那个满脸满身都挂着白霜的女人,身子十分僵硬的从仓库里面走出来,怀里面还抱着一个小孩子。

 

孩子已经永远地睡着了,小手,还死死抓着女人的衣服。

 

像是抓着最后一点依附。

 

这点依附往前走了两步,然后就轰然倒在了地上,昏死前一刻,还死死护住怀里的孩子。

 

一滴眼泪划过脸颊,消融了些冰霜,又迅速被冻结住。

 

她输了,认输了,心服口服。
 

看着跟前这个周身冰霜被血染红的女人,片刻的震惊之后,工人这才打电话叫救护车。

 

安媛媛全身大面积冻伤,侥幸捡回一条命来,但巡儿,却没了。

 

她一个人办完整场丧事,就她一个人,盯着那个小小的棺材,看了一天一夜,周身都熏了纸钱和香烛的气息。

 

最后走到棺材跟前,轻轻拍了一下,语气温柔,“下面黑不黑,冷不冷?不要担心,妈妈很快就来陪你了。”

 

抿唇看了一眼那张放大的照片,“我保证。”

 

安媛媛去了那天的海边,不远处,是已经被烧个干净的旧房子。

 

那次出事之后,房子就无故起火,什么都不剩下了。

 

她几乎不用猜,都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笑了笑,给季晋枫打了一个电话。

 

这几天,季晋枫也给她打过很多电话,可她一个都没接。

 

安媛媛实在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情,来面对一个间接的杀人凶手。

 

季晋枫很快接通,电话那头带着焦急的语气,“安媛媛,你在哪里,巡儿呢?”

 

巡儿?

 

安媛媛轻声笑了,努力在脸上挤出一个微笑来,“死了啊,季晋枫,今天,我是想跟你说告别的。”

 

告别?

 

季晋枫握着手机的手一下子攥紧,生出几分烦躁来,“什么告别,你在什么地方,告诉我,我现在来找你。”

 

像是没有听到季晋枫说什么一样,安媛媛继续说道,“这几天我一直在恨,为什么那天我没有和巡儿一起去死,又或者,死的人不是我?”

 

“回答我的问题,你在哪里?”季晋枫坐进车子里,一遍又一遍的问她。

 

“小时候我就很喜欢你,十几年了,那颗心小得只能装下你,可我从来没有得到过你的喜欢,那场车祸,让我成为你的季太太,却也让我一步步踏入了深渊之中,现在,快到底了,快结束了。”

 

她说着,从包里面掏出一把匕首来,“巡儿说,爸爸告诉他,只要吹一吹,伤口就不会痛了,季晋枫,心疼吹吹管用吗?或者,剜下来,没有心,就不会痛了。”

 

她什么都没有了,这条命留着干什么。

 

“从始至终,都是你不信我,我爱你,从未耍过手段,这颗真心,你从来看不见,以后,你再也不会见到了,我祝你和安晴晴,白头到老,永无子嗣,断子绝孙!”

 

恰逢一阵风吹过,安媛媛的头发被扬起来,遮住了刀上的寒光,却也让季晋枫瞬间反应过来,她是在海边!

 

“安媛媛,这些事情等我来了再说,等我。”

 

他发了疯一般发动车子,不管不顾的往前冲去。

 

可电话那头的安媛媛却已经将刀插入了心脏,剧烈的疼痛反倒让她笑了起来。

 

至少,她离巡儿越来越近了。

 

“季晋枫,我恨你啊。”她轻声说着,手机掉在地上,整个人身子往后仰,从崖上往下坠去,拍起巨大的水花,小片海域被鲜血染红,继而,又被海浪冲散。

 

她缓缓闭上眼睛,往海底沉去。

动漫关键词:高中生高h湿透纯肉放荡文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