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翁公和晓静在厨房猛烈进出:性饥渴的麻麻乱小说

2022-05-20 15:46:43【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狠狠一个耳光落下,季晋枫的眼里,只有无穷的恨意。 “即便你想要惩罚我,但请你……让我见见他,求你了。”她的泪水簌簌而下。 “惩罚?呵,你以为这种程

狠狠一个耳光落下,季晋枫的眼里,只有无穷的恨意。

 

“即便你想要惩罚我,但请你……让我见见他,求你了。”她的泪水簌簌而下。

 

“惩罚?呵,你以为这种程度,就是惩罚了吗?安媛媛,当年你害死晴晴的账,一辈子都还不清!”

 

“我没有!我没有……”

 

同样的解释,已经说了无数遍,但季晋枫一次都没有信过。

 

“当初,就是你设计爬上我的床,又故意剪断晴晴车里的刹车线,让她在伤心之时发生车祸,你却凭着那个晚上发生的事情,堂而皇之地嫁入我们季家!”

 

季晋枫恨得满眼怒火,恨不得将这个女人千刀万剐才是。

 

安媛媛摇着头:“那只是一个意外……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安晴晴是在开车去酒店找季晋枫的路上,发生车祸坠入河中的,尸骨无存。

 

而他,在第二日醒来之后,将所有的罪责都怪到了安媛媛的头上。

 

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嫁入季家之后,他便对她开始了无休止的折磨。

 

……

 

几天之后,季家老宅要祭祖,所有人都会回老宅去。

 

安媛媛作为名义上的少奶奶,也获得了回老宅的许可。

 

那一天,她精心地打扮过,穿了自己最好看的裙子,描绘了精致的妆容。

 

她知道既然是祭祖,那季晋枫肯定会把孩子也带回来的,她今天,一定要想办法见到孩子!

 

“今天是回老宅祭祖,你打扮得花枝招展给谁看?”

 

季晋枫一看见她,立刻就冷了脸。

 

她有些尴尬。

 

“孩子呢?孩子没有跟你一起来吗?”

 

安媛媛四处张望,却没见到季晋枫身边有其他人。

 

她顿时有些失落。

 

季晋枫拽着她的手腕,直接拖着她进了二楼的一处房间。

 

“你干什么?”

 

“嘶啦——”一下,她身上的衣服,被直接扯落了大半!

 

安媛媛惊恐地捂着胸口,连连后退,却一不小心,跌坐在了床上。

 

“不就是知道今天能见到我,所以故意打扮成这样勾引我吗?好,那我就成全你!”

 

季晋枫将她压在了身下。

 

这个男人的力气太大,她根本没有办法挣脱。

 

宛如夏夜的狂风暴雨,吞噬一切。

 

……

脸上的妆容早已残破,裙子也被撕扯得不成样子,她虚脱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一会儿会有佣人来给你送衣服。”季晋枫冷冷道,“你把身上的痕迹遮一遮,少给我出去丢人现眼。”

 

“季晋枫,你——”

 

她艰难地起身,跌落在冰凉的地上。

 

她才不是为了勾引他,才精心打扮的,更何况,她明知道是祭祖,又怎么可能打扮得出格?

 

佣人一直没有来给她送衣服,安媛媛从房间的柜子里翻找了半天,才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件素简的长裙,只可惜是短袖,这个天气穿未免太冷了一些。

 

她赶紧把身上早已不能蔽体的衣服换下,换上了那条长裙。

 

房间的门被从外面锁上了,她拍了半天门,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想来今天老宅里的佣人到处都在忙碌,也没人会来搭理她。

 

季晋枫锁着她,应该是怕她跑出去,见到孩子吧?

 

不,她今天一定要见到孩子?

 

安媛媛走到窗边,犹豫了半晌,决定顺着边上的水管爬下去。

 

这里是二楼,即便跳下去,也应该摔不死人吧?

 

可是她有些恐高,当真的爬出窗户外面时,连腿肚子都在发抖。

 

“啊——”

 

一不小心,一脚踏空,她彻底摔了出去。

 

下面是草地,她并没有摔得很严重,只是滚了一身的土。

 

有佣人发现了她,立刻走了过来:“安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

 

“少爷吩咐了,你今天不能乱走,请赶紧回屋子里去。”

 

她艰难地爬起身:“孩子在哪儿?我的孩子在哪里?”

 

“安小姐,你不能见小少爷!”

 

佣人对安媛媛并没有半分客气,反正季晋枫不待见她,这是整个季家都知道的事情。

 

他拉着安媛媛,强行要将她扭送回房间。

 

两个人就这么拉扯着,安媛媛的力气不够,扑通跌倒在地,手上剐蹭出了老长的一道血痕。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稚嫩的声音随即响起。

 

孩子!

 

安媛媛抬起头来,看见了一张粉雕玉琢的小脸蛋儿,站在自己的面前。

 

他身上穿着一套精致的小西服,脸蛋虽然圆圆的,不过跟季晋枫的眉眼,很有几分相似。

 

长得像父亲,以后长大了,肯定也是帅哥一枚。

 

这一定就是她的孩子,虽然是第一次见,但母子天性,她一眼就能认出来。

 

“孩子……”她伸出手去,瞬间眼里便盈满了泪水。

 

那孩子犹豫地看了她一眼,小心翼翼退后半步。

 

安媛媛的手停在了半空。

 

是啊,此时此刻,她的手上沾满了尘土,怎么能抱孩子?

 

“你是谁?我以前没有见过你。”孩子稚嫩的童音开口,却让安媛媛心里更凉。

 

这孩子今年都已经三岁了,却不认得自己的母亲。

 

可是,她要怎么解释,自己就是他的母亲呢?

 

他怎么可能接受自己的母亲,是一个穿着破旧的衣服、浑身是伤身上还滚满了泥土的人?

 

正在迟疑时,这孩子却一步一步走到了她的面前,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手绢,轻轻擦了擦她手上沾着泥土的伤口。

 

“疼吗?”他奶声奶气地问。

 

泪,再也抑制不住,决堤而下。

 

“不疼,我……不疼。”她努力地撑出一个笑容,想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一些。

 

孩子握着她的手,擦干净了她手上的泥巴后,又想要擦她的脸。

 

她怔怔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多可笑,她竟然还不知道自己孩子的名字。

 

“巡儿。”

 

身后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

巡儿奔着季晋枫而去,张开手臂抱住他的大腿,仰头说道,“爸爸,她受伤了,叫医生来看看好不好?”

 

“没关系,”安媛媛赶紧回答,对上季晋枫的冷眸,心中又是一紧,“我什么都没跟他说,只是问了他的名字,晋枫,我……”

 

话未说完,就被季晋枫给打断,“别这样叫我。”

 

心里最后那点火苗被无情浇熄,安媛媛故作坚强的笑容苦涩无比,缓缓低下头去,“季先生,请你让我再和他说说话。”

 

“不行。”

 

“可是……”

 

“不要贪得无厌!”季晋枫的话如同毒箭,字字刺入她心间,“能这样,已经是对你最大的施舍。”

 

见自己孩子一面,还要靠着别人施舍。

 

安媛媛不知道是季晋枫可笑,还是自己可怜了。

 

跌落在地上,只能眼睁睁看着季晋枫抱着巡儿离开,没了巡儿的吹吹,伤口的痛铺天盖地而来,疼得她几乎要昏厥了。

 

可怎么都昏不过去,眼泪浸入伤口里,冲刷了上面的泥土,露出白红相间的肉来。

 

一旁的刘妈都看得触目惊心,这样深的伤口,安媛媛刚才却一声都没吭过,该有多大的忍耐力?

 

这边季晋枫已经带着巡儿到了花园门口,听见巡儿往后指,”爸爸你看。”

 

扭过头去,就看见从三楼阳台顺下来的床单,嘴角不自觉上扬。

 

这女人,倒还真的有点本事。

 

不对,真要是有本事,刚才又怎么会弄得那样狼狈,连乞丐都不如。

 

前几天绝食,今天又弄得一身伤,这个女人,一天不伤害自己就觉得不自在吗?

 

想着,他侧头吩咐佣人,“找医生给她看看,盯紧一点,不要再出事了。”

 

佣人点头的时候,带着诧异,这好像还是季少第一次对安小姐表示关心啊。

 

正纳闷呢,又听见季晋枫冷冰冰的说,“好歹顶着季夫人的头衔,死了,怎么玩?”

 

扔下这句话,抱着巡儿上车离开了。

 

……

 

医生赶来的时候,安媛媛仍旧保持着那个动作坐在客厅的地上,眼泪流干了,此刻正双目无神的注视着前方。

 

“安小姐,请你忍着一点,我现在要倒双氧水给你清洗伤口。”医生说着,却没有得到安媛媛的回应。

 

等了一阵,索性直接倒了上去,伤口上剧烈冒着泡泡,将里面的脏东西全部冲出来,换做一般人,至少也要哼哼两声。

 

可安媛媛那是那副木头样子,仿佛这个身子不是自己的,目光注视的,是巡儿离开的方向。

 

她的孩子叫做巡儿,季巡。

 

“近期不能沾水,不然伤口发炎就麻烦了。”医生交代完,把药留给刘妈就离开了。

 

大概是上午的事情感动了刘妈,这会儿看见安媛媛这样子,也有点于心不忍,上去小声提醒,“安小姐,你何必这样,现在养好身子才是要紧事情,不然以后有机会,也没这个力气去看小少爷啊。”

 

“可我现在就想看见他,”原本流干的眼泪又涌出来,她仰起头看着刘妈,“那是我的孩子啊,我却连抱一下都没有过。”

动漫关键词:性饥渴的麻麻乱小说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