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爸妈喜欢当着我的面做,老扒翁熄系列40

2022-05-18 15:55:57【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在老夫人的提醒下。 厉砚卿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安安的确很像欢欢。 他下意识认定,安安是他跟苏婉儿的孩子,便没有太注意安安像谁,他想起秦雨欢曾经那么坚定说出的话,她说:安安绝

在老夫人的提醒下。

 

厉砚卿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安安的确很像欢欢。

 

他下意识认定,安安是他跟苏婉儿的孩子,便没有太注意安安像谁,他想起秦雨欢曾经那么坚定说出的话,她说:安安绝对不是他跟苏婉儿的孩子。

 

也许,秦雨欢没错。

 

厉砚卿带着安安和苏婉儿的头发,连夜去了一趟医院。

 

在外焦急地等待着鉴定结果。

 

身旁的厉安安对医院本能的有些排斥。

 

一直抓着厉砚卿的手。

 

“安安,怎么了?”

 

“怕,楼梯,医院,妈妈,怕……”

 

这几个字,很是零散。

 

厉砚卿捕捉到了什么,温柔地抱起安安,“安安不怕,有爸爸在,爸爸问你,是不是妈妈把宝贝推下了楼梯的。”

 

安安小眼神很是委屈。

 

点了点头。

 

历砚卿心中的怀疑更重了。

 

而这时加急报告出来,他拿出鉴定报告一看,心底涌出了无限的悔意,厉安安和苏婉儿母子关系不成立,厉安安根本不是他和苏婉儿的孩子。

 

安安会是他和秦雨欢的孩子吗?

 

比如那个一出生就死掉的男婴。

 

想到这里,厉砚卿觉得,这其中似乎有着一个巨大的阴谋,他需要查清楚,至于苏婉儿这个女人,他一定会揭露她的真面目。

 

……

 

翌日。

 

苏婉儿在园丁宿舍假装昏迷,整整一夜。

 

那宿舍的味道,实在太刺鼻了,就在她思虑着,到底是醒还是不醒的时候,厉砚卿来了,唤她,“婉儿,婉儿……”

 

她装作昏迷刚醒的样子,看着厉砚卿道:“砚卿,昨天……”说着说着,泪落了下来。

 

“快,跟我去医院。”

 

去医院?自己的头上还有伤,苏婉儿以为厉砚卿是关心自己,急忙跟上,但是她的衣服凌乱了,身上还有一股怪味,想着去梳洗一番,厉砚卿早已将她拽上了车。

 

见她这么关心自己,苏婉儿很是欣慰,想着昨天他没有拉住自己,让园丁将她抱回宿舍,应该是因为生她的气吧。

 

来到医院,苏婉儿就被厉砚卿送到了手术室,一路上,很多护士都避开苏婉儿,道:“这人是从粪坑里出来的,身上真臭啊。”

 

来到手术室,看到盘子里的手术刀,还有已经准备好的手术台,苏婉儿实在是不清楚是什么情况,问道,“厉砚卿,这是要干什么?”

 

“安安患了肾衰竭,情况比较危机,我的血型跟他不匹配,所以,苏婉儿,需要摘除你一个肾,给安安做移植。”

 

“不行。”她的身体里怎么可以突然少一个肾呢?

 

“苏婉儿,安安可是你的孩子,你难道要看着安安死吗?”

 

安安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孩子,苏婉儿明白,说出这句话,自己就完了,一个肾和厉太太的位置,她权衡了一下。

 

人本来就有2个肾,没了1个也能活。

 

如果她给了安安肾,厉砚卿一定会感激她,说不定会娶她。

 

看到厉砚卿着急的样子,苏婉儿急忙上前,抓住他的胳膊道:“砚卿,放心,我会给安安一颗肾的。”

 

厉砚卿的眸中满是恶毒,内心道:“苏婉儿,我让你失去的可不止一个肾。”

 

……

 

数个小时候后。

当年,她继秦雨欢之后,进入厉砚卿的房间,看到了那条短信,故意躺在了厉砚卿的身边,还删除了那条短信。

 

好几天了,她见秦雨欢都没有主动来找厉砚卿,便主动去找了秦雨欢,也探听到一些消息,秦雨欢居然被强暴了。

 

而秦雨欢失踪这些月,苏婉儿有些疑虑,也一直在找她。

 

得知她居然躲起来生孩子了,苏婉儿很怕那个孩子可能是厉砚卿的,故意买通了给苏婉儿接生的医生,让那个孩子,成为了一个死婴。

 

而后她拿孩子去做鉴定,果然是厉砚卿的孩子。

 

她便等着一个机会,一个让这个孩子成为自己孩子的机会,于是等到了再出现的秦雨欢,故意安排了一场假死,等孩子的年龄不大能看出来后,重新回归。

 

那个孩子始终是一个定时炸弹,如果死了,就好了。

 

“放心,安安没事,但是刚才,医生在割除你的肾脏时,说你的肝脏也出了问题,需要切除一大块。”

 

“什么?啊——”苏婉儿惊叫着从床上坐了起来,扯动伤口叫了起来,“我的肝不会出问题的。”她感觉自己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啊。

 

而且,上次在故意捅伤自己的时候,她就刻意避开了器官,所以,她的肝根本就没有问题,需要手术只是为了要秦雨欢的命。

 

“婉儿,不要急,医生说了,切掉一块就好了。”

 

她已经没了一颗肾,现在连肝都要不完整吗?

 

她实在不愿意,但是医生都这么说,为了命,这手术还是要做的。

 

手术安排在下午。

 

苏婉儿心很累,加上昨晚因为手术的事情担心,没怎么睡,便眯了一会,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在说话。

 

“厉少,我当初是糊涂啊,我是糊涂。”

 

“宋医生,以前的事情,我不追究,一会手术,把她的肝都切了,能活命就行,我要让她后半身都在痛苦中活下去。”

 

苏婉儿分不清梦和现实,感觉这一切都是梦境。

 

下午,手术时间快到了,苏婉儿想要先去上个WC,等了很久也不见厉砚卿来,更没人来帮助她,只能忍着疼,艰难的扶着墙来到厕所。

 

在医院的大堂,看到了厉砚卿正牵着安安,安安手上拿着一个棒棒糖,吃的很高兴。

 

安安不是肾衰竭吗?

 

上午才做的手术,现在就活蹦乱跳了。

 

不可能。

 

苏婉儿想起梦中听到的那几句话,想到那些话中的狠毒,浑身升起一股寒意,那些话都是真的吗,厉砚卿想要切除她的肝脏,想要她后半生艰难度过。

 

为什么?

 

她想要逃,这时宋医生走了过来,“苏小姐,该手术了。”

 

“不,我不手术。”她根本没病,安安也没病,一切都是厉砚卿故意的。

 

苏婉儿的声音很大,厉砚卿也听到了,牵着安安走了过来,“手术时间也快到了,带进去吧。”

 

“砚卿,我不去,我没病。”

 

“苏婉儿,乖,医生说了,上次你捅到肝脏,由于没来得及做移植手术,留下了隐患,现在必须切除,不然会有生命危险。”

 

医生和护士都拉着苏婉儿往手术室走。

 

她尖叫了起来,“我的肝没问题,我上次根本就没捅到肝。”

 

“呵,苏婉儿,你终于暴露了,所以,一切的一切都是你设计陷害秦雨欢的了,是你害死了秦雨欢——”

 

苏婉儿做完手术,感觉腹部那里疼的厉害,看到厉砚卿守在她的床边,想要寻求一丝安慰,发现厉砚卿的神色似乎有些难过。

 

“砚卿,怎么了,是安安吗?”她以为是安安出事了,心底划过一丝高兴,如果安安死了,就没人知道,他其实是秦雨欢和厉砚卿的孩子。
 

厉砚卿的眼底满是痛楚,那是对秦雨欢的事情,感到深深的自责。

 

苏婉儿这才意识到,厉砚卿爱上秦雨欢了,也许从跟秦雨欢离婚的那一刻就爱上了,等到秦雨欢死后就更加确定了。

 

所以,昨天,自己跟园丁被众人抓到行那苟且之事,也是厉砚卿安排的。

 

是他让她去东面仓库等他。

 

厉砚卿这是在为秦雨欢报仇吗?

 

苏婉儿慌了,噗通跪在地上,“厉砚卿,我错了,我不该那么对欢欢,可是谁让我爱你啊,我太爱太爱你了,你放过我吧。”

 

厉砚卿来到她面前,抓住她的头发,“你骗我,说威尼斯酒店那晚是你,推安安下楼,捅了自己一刀,都是为了嫁祸给秦雨欢,你还想在手术室害死她,你让我怎么放过你。”

 

一股寒意,从脚底直冲头皮。

 

厉砚卿这是全都知道了?

 

苏婉儿的眼中满是泪花,哭道:“砚卿,我是被爱蒙蔽了心智,你放过我吧,你看,安安也这么大了,他还需要妈妈的。”

 

看着苏婉儿的垂死挣扎。

 

厉砚卿觉得无比的厌烦。

 

“安安的妈,你可真敢讲,安安到底是谁的孩子,相信没有人比你苏婉儿更加清楚吧,赶紧带她进去,别耽误了手术的时间。”

 

厉砚卿最后说道:“苏婉儿,你害死了秦雨欢,这些是你应该承受的。”

 

安安的身份也被厉砚卿知道了。

 

自己这次肯定死定了,但是这些错也不能全怪在她身上,“厉砚卿,秦雨欢是自杀的,她对你的爱绝望了才自杀的,是你厉砚卿害死了她,不是我……哈哈……”

 

是啊,害死秦雨欢是他。

 

他从来没有推卸过。

 

所以才干脆的捅了自己三刀。

 

此时,他腹部受伤的位置隐隐作疼,最疼的是心。

 

……

 

因为苏婉儿的话,厉砚卿疯狂想念着秦雨欢,曾经,别人对她的骂名和误解,他会帮她洗刷的,秦家,他也会给出补偿的。

 

厉砚卿从医院出来后,就直接去了秦家。

 

赵芯一看是他,隔着门就开始骂,“你还来干什么?你害我们秦家还不够惨吗?我女儿也死了,现在是要看着我死吗?”

 

“妈,对不起。”

 

“妈?谁是你妈……”赵芯越说越难听,厉砚卿默默忍受着,最后,见赵芯骂够了,住口了,将手中的资料透过门缝,递到了她的手上。

 

“秦家的事情,我很抱歉,你怎么骂我打我都行,只要你能高兴,但是,希望妈不要再冤枉秦雨欢了,她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也不是谋害朋友的女人,那些都是我散布的,她其实是个好女孩,一直都有去庙里为你祈福,下雨的时候,总是担心你的风湿病会不会犯……”

 

赵芯听着厉砚卿忏悔的话语,看着手上的资料,是厉氏主动让出的10%的股份,相当于10个秦家的资产,“哎,你这又是何必,我知道我家老爷不是你害死的,你不必……”

 

“妈,你为什么这么说?”连他都认定爸是自己害死的,为此,他很是内疚,可是现在赵芯居然说爸不是因为他而死的

动漫关键词:老扒翁熄系列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