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厨房掀起裙子从后面进去视频 儿子成功进入

2022-05-18 15:55:21【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裴吟酌稳稳拿着手上的骨灰盒,全然不把厉砚卿的怒火看在眼底,确切来说,他其实更乐意看到厉砚卿愤怒的样子。 因为他愤怒的时候,表情也是那么难过的。 “知道吗?看着她脸上的

裴吟酌稳稳拿着手上的骨灰盒,全然不把厉砚卿的怒火看在眼底,确切来说,他其实更乐意看到厉砚卿愤怒的样子。

 

因为他愤怒的时候,表情也是那么难过的。

 

“知道吗?看着她脸上的那道伤口,还有她眼底的凄苦,我就实在不忍心,想着赶紧一把火,燃尽她的痛苦,她为何痛苦,厉砚卿,你最清楚……想知道她离去的一年发生了什么吗?我现在就告诉你!”

 

厉砚卿原本想要抢裴吟酌手上的骨灰盒,因为他的话愣在了原地。

 

“秦雨欢为了你,被强暴了……”

 

数年前,在威尼斯酒店。

 

他不小心中了那些想要爬床的女人的药,欲火中烧,抓了一个女人来泻火,一夜放纵,醒来后,身边躺着的人是苏婉儿。

 

厉砚卿忘不了那晚的感觉,忘不掉那人在他身下呻吟,他以为他想要的女人是苏婉儿,把第一次给他的也是苏婉儿,可结果不是。

 

裴吟酌告诉他。

 

当年,他抓住的人是秦雨欢,那个从小到大一直喜欢跟着他的秦雨欢。

 

那夜,秦雨欢以为他是想要,便给了他,醒来后,看到一条有危险的短信,代替他赴约去了,结果被人轮了。

 

而后还怀孕了,舍不得打掉可能是他的孩子,于是消失了近一年,去待产了,可惜……她努力坚持了那么久,生下来的是个死婴。

 

“不可能,是你骗我的。”

 

秦雨欢被强暴了,还痛苦地生下一个死婴。

 

这些,厉砚卿统统不能接受,而且短信,他没见过,他看着裴吟酌又吼出一句,“你骗我的。”

 

“骗你,呵,你厉砚卿有什么值得我骗的,现在,我手上的这份骨灰盒,你还拿得起吗?”

 

裴吟酌手上的骨灰盒是水蓝色的,那是秦雨欢最喜欢的颜色。

 

厉砚卿伸出手,也不过空举着,脑海里划过,秦雨欢在他身下,委屈的样子,手终于垂下了,裴吟酌说得对,这份骨灰盒他拿不起。

 

他站在台阶上,身子晃荡了两下。

 

裴吟酌冷冷看着,右腿往厉砚卿面前伸了伸,他只要稍稍用力,厉砚卿就会因为重心不稳,从这半层楼的台阶上摔下去,加上腹部刚缝合的伤口,非死即伤。

 

厉砚卿伤了他的秦雨欢。

 

厉家的人都该死。

 

裴吟酌伸出脚,碰了一下厉砚卿。

 

厉砚卿身子一歪,眼看要从台阶上摔下来,被赶过来的许暖扶住了,“厉砚卿,你小心点。”

 

许暖偷偷看了一眼裴吟酌,见他立在台阶上,双手抱着骨灰盒,看向她的目光,很是平静,让她有些恍惚,刚才看到裴吟酌想要绊倒厉砚卿的那一幕,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

 

墓园。

 

秦雨欢下葬的那天,落了很大的雨。

 

豆大的雨砸在墓碑上,噼啪作响。

 

参加秦雨欢葬礼的人寥寥无几,除了裴吟酌,只有许暖,厉砚卿心酸于她这寂寥的葬礼,却也明白,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是他间接害死了她的父亲,导致她的母亲不认她。

 

一切都是他的错啊。

数日后,半山湾别墅。

 

“砚卿,我有些想安安了,明天我们去看看他好吗?”

 

苏婉儿已经求了好几次,说想见厉安安,一副想念孩子的样子,如果是从前,厉砚卿一定会被感动,觉得她是一个好母亲。

 

可是那天手术室里,她同医生交流的话他没忘。

 

也清楚,这个恶毒的女人想要秦雨欢的命。

 

而她三番五次的想要去见安安,厉砚卿清楚她的目的,昨天,家里的张嫂跟他汇报,说苏婉儿有偷偷买春药。

 

“好,明天去。”

 

苏婉儿面露喜色,终于可以去厉家老宅了,她打听过了,明天就是厉家家宴,到时候,如果厉家的人都知道她和厉砚卿做那档子事。

 

就不会有人再阻止他们结婚了。

 

到时候,她就会成为名副其实的厉太太。

 

翌日。

 

厉家老宅。

 

厉砚卿去车库停车,苏婉儿在别墅门口等他一起进去,在等厉砚卿的时候,有个瘸腿的园丁,在修剪花草时,不小心撞到了她。

 

看着园丁脏兮兮的衣服,还有他身上的农药味。

 

苏婉儿满是嫌弃,骂了一句“滚远点”,还想骂点什么,见厉砚卿停好车向这边走了,急忙跑到厉砚卿的身边,挽起了他的胳膊,走过园丁身边,笑着说了一句,“辛苦了。”

 

虚伪的样子。

 

厉砚卿全都看在眼底。

 

呵,苏婉儿,今夜一定让你永生不忘。

 

苏婉儿早就做好了功课,想着努力讨好厉砚卿的母亲,老夫人,给她买了一串祖母绿的宝石,甜甜道:“伯母,这是礼物,希望你能喜欢。”

 

老夫人看都没看一眼,“我还是喜欢秦雨欢送我的那串磷叶石。”

 

这句话,老夫人是当着佣人,女仆的面说出来的,苏婉儿觉得很没面子,想要通过抱一抱安安来活跃一下气氛。

 

安安就像看到鬼一样,大喊了一句,“不要!”然后跑走了。

 

老夫人看着苏婉儿,随口道出一句,“这孩子,怎么一副看到后妈的反应,哈哈。”

 

苏婉儿明显感觉到有些人在特意憋笑,目光看向厉砚卿,希望他能帮一下自己,然而厉砚卿的目光根本就没在她身上。

 

苏婉儿感觉自己就像一个不速之客。

 

好容易熬到了晚上。

 

厉家老宅一下子热闹了起来,有亲戚,还有受邀而来的朋友在院子中游玩了起来,苏婉儿见时机成熟,拿过一杯高度数的洋酒,将药下了进去,然后找到厉砚卿,将酒递给了他。

 

“你先玩一下,我去跟客人打招呼。谢谢你的酒,我会都喝了。”厉砚卿拿过酒,在宾客之间打招呼,时不时朝着她露出笑容。

 

苏婉儿很是满意。

 

见时间差不多,她扭着小蛮腰过去,见厉砚卿手中的那杯酒,已经见了底,忙挽住了厉砚卿的胳膊,胸前的两团故意往他身上蹭。

 

厉砚卿表面笑着,内心厌恶到不行,忍住内心的恶心,凑到她耳边,呵气道:“在东面的仓库等我。”

 

……

 

苏婉儿依着厉砚卿的意思。

 

在别墅东面的仓库等他,突然仓库的灯灭了,有脚步声传来,离她越来越近……

来人身上浓浓的酒气。

 

一定是厉砚卿。

 

她能明显感觉到他粗重的喘息声,看来是春药起了作用,苏婉儿急不可耐,抱紧了面前的人,找准位置吻上了他的唇。

 

一时间,天雷勾地火。

 

他似乎很着急,撩起她的裙子,脱掉内裤就顶了进来,苏婉儿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白天被那个身上有农药味的园丁撞了。

 

她感觉现在时不时就会闻到一股农药味。

 

不过,现在的快感让她无暇顾及其他。

 

就在这时,屋外有声音传过来,“你们听,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声音。”

 

苏婉儿知道,她安排的人领了人来了,到时候,整个宴会的人都清楚她是厉砚卿的人了,到时候,即便老夫人再不乐意,婚礼也逃不掉了。

 

她等着,等着灯亮的一瞬间。

 

“啪——”灯亮了。

 

苏婉儿看着眼前,在自己体内撞击的人,眸子瞪着老大,“怎么是你!”面前的人根本不是厉砚卿,而是上午那个撞到的她的园丁。

 

她嫌弃的人。

 

“你出去,快滚出去。”想到他的玩意正在自己体内,还有她安排的人过来,她就恨不得昏死过去。

 

然而园丁显然没有要停的意思。

 

越发用力。

 

仓库充斥着啪啪啪的声音,还有粗重的喘息,傻子都知道这里正在发生什么。

 

“卧槽,这里面谁啊,居然在干这种事情?”

 

“谁在里面?”

 

……

 

围观的人越来越近了,苏婉儿急出一身冷汗,想要反抗,却在园丁的一记重撞下泄出来后,也跟着叫了出来,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婉儿,你在干什么?”

 

苏婉儿一抬头,看见厉砚卿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园丁的那玩意还没从她身体里抽离,她一把推开园丁,扑倒厉砚卿的面前,哭道:“砚卿,他强暴我,我被人糟蹋了,我不活了。”说完,向着墙壁撞去,原本她想着厉砚卿一定会来拉住自己的。

 

可是没有。

 

她只能急忙收住了力度,虽然头嗑在墙上,不是很严重。

 

有人小声道:“那女人真特么能演,就那力度,能撞死嘛,啧啧。”

 

“就是,什么强暴啊,我在门外一路听着进来的,她叫的可浪了,明显爽死了。”

 

“这不是苏婉儿嘛,自称是厉砚卿的未婚妻,居然跟个园丁搞上了,真是恶心啊。”

 

……

 

围观的人,你一句我一句,厉砚卿又不来帮助自己,苏婉儿没办法,只能假装昏迷,厉砚卿冷冷看着她虚伪的演技,嘴角浮现一抹笑。

 

吩咐园丁将苏婉儿抱回了园丁宿舍,装昏迷是吧,那就待在满是化肥,农药的屋子里,不要醒。

 

因为这档子事,晚宴提前结束了,知道老夫人担心,厉砚卿先去见了母亲,母亲见他来了,有些激动道:“砚卿啊,我发现一个问题,你有没有发现……安安长的很像欢欢来着

动漫关键词:儿子成功进入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