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一下就点进来了很快啊,热情的邻居 人家还想要

2022-05-18 15:54:47【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快,救人啊,救活她。” 秦雨欢躺在病床上,脸上带血的伤触目惊心,唇上没有一丝血色,被一个护士紧急推进了手术室,那护士看了秦雨欢一眼,“怎么又是你。”语气

“快,救人啊,救活她。”

 

秦雨欢躺在病床上,脸上带血的伤触目惊心,唇上没有一丝血色,被一个护士紧急推进了手术室,那护士看了秦雨欢一眼,“怎么又是你。”语气有些心疼,“我从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人,上个月自杀好容易抢救过来,怎么这次又自杀……哎,快,安排手术。”

 

自杀?

 

上个月,也就是她被他折磨的住院的时候。

 

所以,许暖说秦雨欢为了他自杀的事情,是真的?

 

难道自己对她有误解?

 

厉砚卿不敢想,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感觉很是疲惫,被苏婉儿收买的医生,见手术终止,有些拿不准,想要过来厉砚卿这边问一问:“那个,厉总,尊夫人的手术还在继续呢?”

 

“继续就继续,问我干嘛。”

 

因为护士的话,厉砚卿正在思考,被医生打断,很是烦躁,话几乎是吼出来的,吓了医生一大跳。

 

江城都知道,厉砚卿对自己的前妻没有情分,他爱的是当年失踪又回来的苏婉儿,所以他才为了钱答应了苏婉儿的交易。

 

现在看来,厉砚卿很在意秦雨欢啊。

 

医生擦了一把冷汗,还好,手术没有继续,他也没在手术中要了秦雨欢的命,否则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他知道自己怎么做了,原本苏婉儿就伤的不重。

 

不会死的。

 

裴吟酌和许暖赶过来的时候,厉砚卿已经在手术室外等了一个小时,护士进进出出,他焦虑不已。

 

许暖上前,红着眼,扯着厉砚卿的衣服,“你个人渣,你把她怎么样,怎么样了,欢欢……”许暖说完,跪在地上泣不成声。

 

裴吟酌目光阴冷,眼底敛不住的着急,看着在秦雨欢病房外守候的厉砚卿,觉得很是碍事,嘲讽道:“厉总,我没记错的话,你宝贝的苏婉儿,应该不是这个手术室吧。”

 

厉砚卿这才清醒过来,他是急糊涂了。

 

苏婉儿也在手术,没有了合适的肝源,会不会有危险,他回头看了一眼手术室的门,握住一个又从手术室奔出来的护士道:“一定要救活她,一定!”

 

这才赶往苏婉儿所在的手术室。

 

等他过去的时候,发现手术已经做完了,本该躺着做手术的苏婉儿既然坐在手术室的台子上,看着精神很不错。

 

“不是说好的,假装要把秦雨欢的肝脏换给我,然后让她死在手术台上的吗?你怎么搞的。”

 

医生一副头疼的样子,“你跟我说厉少不在意秦雨欢,我才同意的,可是厉少哪里不在意,刚才秦雨欢自杀,厉少就跟疯了一样。”

 

苏婉儿一直麻醉手术中,自然不清楚秦雨欢的情况,现在知道了,瞬间高兴了起来,“秦雨欢自杀了?真的?”

 

“真的,捅了自己很多刀,还有一刀刺/入了心脏,凶多吉少。”

 

“太好了,哈哈……”

 

躲在手术室门后的厉砚卿,用左手紧紧抓着右手,才抑制住了冲进去,凑死苏婉儿的冲动,因为死对她太便宜了,他会慢慢折磨她。

 

而且,现在他没工夫质问她,秦雨欢要紧,他急匆匆又赶回了秦雨欢所在的手术室,发现手术室的灯灭了,手术室内有隐隐的哭声传来。

 

有人在手术室外议论着:“可惜了,这么年轻就死了。”

 

“是啊,据说是被/男人伤了心,拿着手术刀捅了自己数刀。”

 

……

 

厉砚卿捂住自己心脏的部位,像个僵尸一样,走进了门虚掩着的手术室,立即看到许暖捂着脸嚎啕大哭着。

 

裴吟酌正伸手抚摸着秦雨欢的脸,表情沉痛。

 

至于手术台上的秦雨欢,就像是沐浴在血海中,小脸惨白如纸,一道红色的痕迹,是拜他所赐。

 

她那双曾经为他做过饭的手,无力地垂在手术台的两边,一动也没动。

“秦雨欢——”

 

厉砚卿想要上前,再看看这个令人心疼的人,裴吟酌像一堵墙一样,立在了他的面前,挡住了他继续前进的身影。

 

裴吟酌的拳头也毫不客气地招呼了过来。

 

厉砚卿挨了重重一拳。

 

他其实可以躲开的,可是他没有,他只是希望这一切都是梦,结果拳头袭来的感觉,无比真实。

 

厉砚卿抬头对上了裴吟酌的眼,对方的眼中是滔天的怒火,恨不能把他千刀万剐。

 

其实,他也想把自己千刀万剐来着。

 

“厉总,怎么,来看她死透了吗?”

 

他对秦雨欢是真的那么坏吗?

 

大家都觉得他想要她真死吗?

 

厉砚卿表情凄楚,“不,我是来跟她说声对不起。”

 

一直哭泣的许暖,听到厉砚卿这句话,冲了上来,苦笑着:“对不起?厉砚卿,你早干嘛去了,她嫁给你三年,委屈了三年,你没说,她为你割脉自杀,你没说,现在,人都死了,你说对不起又有什么意思?”

 

是啊,没有意思。

 

可是,他就是想说,因为她也许从来不欠他的,他却是欠着她的。

 

厉砚卿看到秦雨欢安静地躺在那里,想要触碰一下,手被裴吟酌直接打飞,他冷冷的口气,“她已经不是你的妻子了,厉砚卿,你怎么对她的你自己不清楚,你还有脸陪她吗?”

 

“那她是我妻子的时候,你裴吟酌为什么又赖在她身边。”

 

如果说,厉砚卿这辈子最讨厌哪个男人,他一定会不假思索,道出裴吟酌这三个字。

 

当年,秦雨欢失踪一年,裴吟酌也跟着失踪。

 

后来秦雨欢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说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他,裴吟酌也在。

 

他为了报复秦雨欢,硬要娶她的时候,裴吟酌也出面阻挠,说秦雨欢是世上最好的女孩,他不配。

 

而秦雨欢第一次对他提出离婚,也是因为裴吟酌回来了。

 

现在,还是裴吟酌拦着他,阻止他再见一眼秦雨欢,凭什么?

 

裴吟酌简直要气笑了,“我是她哥,我想怎么赖着她,就怎么赖着她。”

 

厉砚卿集结在心头的抑郁化成了怒火,挥舞着拳头,凑向裴吟酌,“裴吟酌,我不许你赖着她。”连他都不清楚自己为何要如此霸道。

 

裴吟酌伸手拂过嘴角的血迹,抬头打量着眼前的厉砚卿,没想到厉砚卿对秦雨欢居然有如此深的执着。

 

他忽而凑近了厉砚卿几分,道:“想知道秦雨欢为什么失踪一年吗?厉砚卿,像秦雨欢一样,你捅自己三刀,我就告诉你!把当年秦雨欢不敢告诉你的事情,全都告诉你,你……”可以考虑一下。

 

然而裴吟酌的话还没说完。

 

厉砚卿已经拿过盘子中的手术刀,向着自己的腹部捅去,许暖看到,伸手阻止,结果挡不住厉砚卿的力气,他手起刀落,三刀捅了进去,看向裴吟酌道:“我捅了,该你的。”

 

“疯子。”许暖骂着,感觉跟在秦雨欢身边的男人都不正常。

 

裴吟酌没想到厉砚卿会如此干脆,敛住了眸底的不爽,讽刺道:“不要因为这些陈年旧事,太过打击。”

厉砚卿那三刀虽然没有刺中要害,长时间不处理,也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许暖领着他来到诊疗室,医生看着他身上的三道口子,摇了摇头,“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啊,实在太疯狂了。”

 

医生给厉砚卿缝针的时候,他的眉头也没皱一下,看向身旁的许暖道:“你是怎么跟秦雨欢认识的。”

 

许暖沉默了一会,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我啊,一直喜欢着裴吟酌,可是不敢表白,只敢远远看着他,有一天,一个活泼的姑娘突然冲到我面前,揽住我的肩膀,笑道:‘喜欢我哥啊,看你是个好姑娘,我帮你啊。’……”

 

“等等——”许暖的话还没说完,厉砚卿已经喊停,追问道:“秦雨欢不是喜欢裴吟酌来着,为什么会撮合你跟裴吟酌。”

 

许暖像看傻子一样,看向厉砚卿,“全世界都知道秦雨欢喜欢你,你自己没点数吗?”

 

是啊,很多人告诉他,秦雨欢喜欢自己。

 

母亲曾经说过,“欢欢那么好的孩子,娶了她就要对她好。”

 

许暖也说过,“秦雨欢那么爱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她。”

 

……

 

他那时候,为什么就不信她的爱是真的,不信她的一心一意呢。

 

想到过去三年,自己不曾对她有过好脸色,厉砚卿悔恨不已,眼泪也流了出来。

 

医生以为他疼,关心道:“是不是麻醉散了,要不要再给你打一针?”

 

厉砚卿挥手拒绝,“继续吧。”

 

麻醉散了才好,他本就应该承受这些痛。

 

许暖低头,看着眼神沉痛,眼角还有些湿润的厉砚卿,发觉,他对秦雨欢似乎也不是那么绝情,他似乎也不是那么坏。

 

……

 

厉砚卿的伤口缝补好后,药都忘记拿,就赶过来见裴吟酌,发现他已经不在手术室了,秦雨欢的尸体也不在了。

 

他逢人便问,像个疯子一样,也没问出答案来。

 

这时,看到许暖向着这边走来,急忙冲了上去,抓着她的肩膀道:“他们人呢?秦雨欢哪去了。”

 

许暖拿着他该服用的药,看着他慌乱的样子,虽然裴吟酌吩咐过,可她实在有些不忍心,道:“裴吟酌带着欢欢去火葬场了,尸体……”就那么放着总是不好的。

 

不等许暖说完,厉砚卿已经火急火燎冲出了医院,拦了的士就往城东的火葬场赶。

 

许暖看着手中没被他拿走的药,拿出手机,给裴吟酌打了电话,“吟酌,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好?”其实秦雨欢根本没有死。

 

只是为了让她解脱,让她在厉砚卿的面前死去。

 

电话那头的裴吟酌声音冷静,“许暖,我们是在帮助欢欢,帮她逃离厉砚卿这座城。”

 

裴吟酌的话没错。

 

这三年来,秦雨欢的痛她全都看在眼底。

 

许暖觉得,裴吟酌的决定一定是对的,没再犹豫,走出医院的大门,拦了个的士,也往火葬场赶去。

 

……

 

厉砚卿赶到火葬场时,正好看见裴吟酌抱着一个骨灰盒慢慢走了出来。

 

当即愤怒了起来,上前抓住了裴吟酌的衣襟,“你为什么这么快就烧了她?”为什么不让他再多看几眼。

 

他舍不得啊,非常舍不得。

动漫关键词:一下就点进来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