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夜玩亲女裸睡的小妍H_被两个老头咬住吃奶野战

2022-05-18 15:54:07【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秦雨欢见来人是裴吟酌,忙追问道:“哥,电视上的报道是假的,对不对?爸还活着对不对?” “欢欢,爸爸走了,但是你不要怕,还有我在。” 裴吟酌的眼神中满是痛楚,即便清

秦雨欢见来人是裴吟酌,忙追问道:“哥,电视上的报道是假的,对不对?爸还活着对不对?”

 

“欢欢,爸爸走了,但是你不要怕,还有我在。”

 

裴吟酌的眼神中满是痛楚,即便清楚真相就像电视上报道的那样,可是她还是不愿意相信,“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你们都骗我……骗我……”

 

她挥舞着手臂,胡乱抓着,有自残的倾向。

 

裴吟酌只能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一遍又一遍,重复道:“欢欢,不怕……有我在,不怕……”

 

看到新闻的厉砚卿,赶到病房时,看到的便是眼前两人相拥的一幕,抓着离婚协议书的手不由握紧,迈着修长的步伐走了过来,冷笑道:“呵,大庭广众,兄妹之间这个姿势,也不嫌恶心丢人。”

 

厉砚卿将离婚协议往床上一丢,“秦雨欢,快签字吧,想到我跟你还是夫妻,就让人恶心。”

 

她跟裴吟酌又没有血缘关系。

 

都到了这个时候,厉砚卿都不会对她怜悯。

 

他的话,冷血无情,也让秦雨欢认清了现实。

 

父亲的确是死了,被自己害死的,都怪自己不必要的坚持。

 

见裴吟酌抡起拳头,想要揍厉砚卿,秦雨欢伸手抱住,冲着裴吟酌摇了摇头,随后拿起搁在身边的离婚协议,看也没看,就签了字。

 

秦雨欢将签好字的离婚协议递到厉砚卿的手上,“厉砚卿,我认赌服输。”

 

是啊,她输了,输的惨不忍睹。

 

厉砚卿接过离婚协议书的那一刻,他以为自己该是高兴的,可是内心复杂的情绪,他说不上是什么。

 

他看到秦雨欢和裴吟酌相握的双手,也分外刺眼来着,他走之前冷冷道了一句,“秦雨欢,你要是早点签字,就不会有这么多事了。”

 

第一次,秦雨欢认同了厉砚卿的话。

 

要是自己早点放弃这份爱,放弃这份执着,就不会把事情闹到这个地步。

 

因为,到头来,她什么都守不住。

 

厉砚卿走后,秦雨欢在病房内,尖叫着,哭吼着,用手捶着胸口。

 

心那里……好疼好疼!

 

……

 

秦怀下葬的那天,下了很大的雨,秦雨欢没能作为女儿去给父亲送行,因为母亲赵芯恨她入骨,甚至以死相逼,不让秦雨欢踏入墓地一步。

 

秦雨欢只能孤零零地跪在远处,全身沐浴在暴雨中,娇弱的身子对着秦怀的方向磕头,念叨着对不起。

 

孩子没了,父亲没了,母亲不要她,厉砚卿不喜欢她。

 

她彻彻底底的,一无所有了。

 

……

 

数日后。

 

秦雨欢来到结婚时,住过的城南别墅。

 

自己同厉砚卿已经离婚了,早该来收拾东西了,因为秦怀的事情拖到了现在。

 

输入密码,显示错误。

 

“厉砚卿啊,你真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同我撇清关系。”

 

秦雨欢掏出手机,准备给厉砚卿发个短信,门突然开了,屋内,苏婉儿穿着一袭热火的睡衣,冲她笑了笑,“我就说有动静,是欢欢啊……那个密码,是砚卿换的,”

 

随后看了看自己的衣着,有些羞涩,道:“不好意思,我没想到有人来,昨天被厉砚卿折腾累了,忘记换了。”

 

心被刺痛,秦雨欢的面上还要故作坚强,“我来收拾行李的。”

 

“那个不好意思,因为我的东西太多了,没地方放……你的东西,砚卿全让扔了。”嘴上说着不好意思,苏婉儿的眼底没有一丝内疚。

 

秦雨欢没有露出难过的表情,反而笑了笑,“砚卿扔的,难道不是你苏婉儿扔的,密码也是你换的吧。”

苏婉儿的眸底划过一丝狠毒。

 

握紧双手,恨不能把秦雨欢抓在手心捏碎了。

 

这几天,厉砚卿总是魂不守舍的,也没有提去民政局结婚的事情,说是厉家老夫人见他对待婚姻跟儿戏一样,把厉安安接走了,还不准他们立刻登记结婚。

 

可是,一天不结婚,总让苏婉儿觉得不安,觉得自己失踪谋划这三年,厉砚卿是不是对秦雨欢动了心,而且,秦雨欢总归是个定时炸弹,难保有一天,她会不会发现一些秘密。

 

所以,她还是死掉吧。

 

“对,是我换的又怎样,我苏婉儿就是要夺得你秦雨欢拥有的一切。”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待你不薄的。”秦雨欢和苏婉儿是大学同学,苏婉儿的家境比较困难,所以,大学的时候,秦雨欢无论买什么东西,总是买两份,一份给自己,一份给苏婉儿。

 

“呵,待我不薄,那是你为了得到大家的夸奖才做的,秦雨欢,你知道吗?大学的时候,大家都夸你漂亮,人美心善,而你知道大家都怎么说我的吗?说我寄人篱下,是你秦雨欢养的一条小狗。”

 

苏婉儿瞪着秦雨欢,咬牙切齿,“所以那时候,我就想过,我苏婉儿,一定要拥有你的一切,哈哈……”

 

有人说,善意也会萌发出恶意的种子。

 

秦雨欢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无所谓了。

 

东西没了就没了,只是可惜了裴吟酌送给她的那些礼物。

 

“苏婉儿,你用谎言骗来的爱情,一定要好好守住。”

 

秦雨欢说完这句话,准备离开,身后的苏婉儿突然道:“知道秦怀怎么死的吗?”

 

不是因为偷税漏税的事情,犯了心病吗?

 

秦雨欢回过头,撞见了苏婉儿狠毒的目光。

 

苏婉儿笑的得意,“你爸是我气死的。”

 

秦雨欢身形一晃,靠在墙上才勉强站稳。

 

苏婉儿拿过桌上的水果刀把玩着,笑道:“我打电话告诉他,他的好女儿,四年前被人强/暴了,还不是被一个人,而是一群人。”

 

秦雨欢握紧了双拳,指甲嵌入肉中,血迹斑斑,“当年,引我入局的是你,一切都是你干的!”

 

苏婉儿摇了摇头,“我做的,我认,可是强/暴你的人,可不是我找的,呵呵,看来是你秦雨欢平日里作恶多端,有的是人,想要你的命,可怜了秦怀,活活被气死了。”

 

“你住口。”秦雨欢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因为愤怒。

 

苏婉儿折磨人的话还在继续,“隔着电话,我都能听到秦怀一头栽在地上的声音,砰的一声巨响……”

 

秦雨欢的脑海里闪过画面,画面中,父亲的额头满是鲜血,趴在地上,向她爬了过来,拖出一道血痕,道:“秦雨欢啊,你为什么偏要喜欢厉砚卿啊。”

 

她的视线血红一片。

 

清醒过来时,看到苏婉儿已经来到自己面前。

 

苏婉儿将水果刀塞到秦雨欢的手上,然后握紧秦雨欢的手,用力,将刀捅进了自己的身体,凑到秦雨欢的耳边,道:“你说,厉砚卿看到这一幕,是信你,还是信我?这次,我让你,我什么话都不会说。”

 

说完,苏婉儿便瘫倒在地,昏了过去。

别墅的门,一直没有关。

 

厉砚卿走过来时,一眼就看到,苏婉儿倒在血泊中昏迷不醒。

 

秦雨欢拿着刀,别过头看向他,“如果我说这一切都是苏婉儿的阴谋,是她捅的……”

 

她的话还未说完,人已经被厉砚卿踢翻在地。

 

厉砚卿双目赤红,从她手中拿过刀,抵在她脖子上,“秦雨欢,天下怎么会有你这么恶毒的女人,我真恨不得现在就捅死你。”

 

他的手用力,刀从秦雨欢的脸颊划过,划出很长的一道口子。

 

她尖叫了一声,伸手捂住受伤的脸,眼底满是泪,“厉砚卿,我都说了,不是我干的……不……”这一次话没说完,又挨了厉砚卿一耳光。

 

他将地上昏迷的苏婉儿抱起来,看向瘫倒在门边的秦雨欢,“苏婉儿要是有点什么,我要你偿命!”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不知道第几次了,秦雨欢对着他哭吼道:“不是我干的!”

 

然而,厉砚卿的车已经飙远了。

 

只剩她在空寂的别墅,摸着脸上的伤口,一遍一遍喊着“不是我”,直到心死了。

 

……

 

医院。

 

厉砚卿在手术室外焦急等待着结果,一个医生从手术室走出来,他急忙迎了上去。

 

“怎么样?”

 

“暂时脱离了危险,但是……”医生欲言又止。

 

“但是什么?”

 

“苏婉儿的身体一向虚弱,现在又伤到了肝脏,最好立即进行肝脏移植手术,”医生想起刚才同苏婉儿的交易,补充道:“尊夫人是A型血,现在需要A型血的人进行肝脏匹配。”

 

A型血?

 

“医生,立即安排手术吧。”

 

……

 

秦雨欢一直待在别墅,没有动,室内的装潢变了,家具也变了,但是,她还记得,厉砚卿有一次喝醉了,在玄关,第一次要了她。

 

第二年结婚纪念日,她做了满桌的饭餐,就放在餐桌上,厉砚卿一进来,说怕她下毒,全都给掀翻了。

 

很多很多,居然没有一件好的回忆。

 

厉砚卿来电话的时候,秦雨欢以为他是发现了什么,在他的要求下,赶到了医院,她的脸上还有伤,她也顾不上,一路跑到厉砚卿的身边,不等问上一句,就被护士拽进了手术室。

 

这才知道,厉砚卿找她,是因为苏婉儿需要肝脏移植手术,而她刚好同苏婉儿血型相配。

 

进入手术室,她听见护士小声嘀咕着,“厉少说了,只保苏婉儿,这个……死活不论。”

 

好一个死活不论。

 

厉砚卿,你为什么对我这么狠啊。

 

秦雨欢感觉心口沉闷的都要死了。

 

一个护士走上来,想要给秦雨欢打麻醉,秦雨欢伸手推开她。

 

护士也是收了苏婉儿的钱的,自然绑也要把秦雨欢绑到手术台上,“秦小姐,你是逃不掉的。”

 

她根本没想过要逃。

 

秦雨欢眼底一片湿润,她避开想要抓她的护士,从盘子中抢过一把手术刀,朝着自己肝脏的位置,毫不犹豫地捅了下去。

 

护士没想到会出这样的情况,尖叫着冲了出去。

 

厉砚卿听了情况,急匆匆冲了进来,看到秦雨欢拿着手术刀对准了自己肝脏的部位,而她身上早已带了伤,鲜血侵染了衣衫。

 

秦雨欢哭红的眼眸看向他,眼底有恨,“厉砚卿,想让我的肝脏?呵,我偏不给!”说完对着肝脏的部位,又是一刀。

 

“秦雨欢,你冷静。”这是会出人命的,他从来没想过要她死来着。

 

只是切除一小块肝而已。

 

“呵,冷静,你让我如何冷静,厉砚卿,你知道我都为了你做了些什么吗?我又因为你失去了什么吗?而你,到最后,还是没有给我一丝温柔……知道我为什么宁愿死,都不愿意把自己的肝脏给苏婉儿吗?”

 

秦雨欢咳嗽了起来,咳出一滩鲜血,绝望的眸看向厉砚卿,“因为……与其死在苏婉儿的手上,我不如亲自了结了自己,爱你的这颗心,我不想要了,别了,厉砚卿,我从未欠过你。”

 

秦雨欢闭上眼睛,握紧手术刀的手用力,狠狠刺/入了自己的心脏,霎时,鲜血如注,喷涌而出,染红了厉砚卿的视线。

动漫关键词:夜玩亲女裸睡的小妍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