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麻麻张开腿让我躁&公和我在野外做好爽爱爱小说

2022-05-18 15:51:56【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汐月,一开始是我误会了你和江城离,所以并不在意你冤不冤枉我。” 贺南朝强忍心痛,无比真诚地说道,“但现在不一样,汐月,我不想失去你。” 顾汐月看向他的眼神里,还

汐月,一开始是我误会了你和江城离,所以并不在意你冤不冤枉我。”

 

贺南朝强忍心痛,无比真诚地说道,“但现在不一样,汐月,我不想失去你。”

 

顾汐月看向他的眼神里,还是充斥着恨意。

 

“贺南朝,就算我家人不是因为你而死,我肚子里的孩子,却是因为你才丢了性命!”

 

一想到孩子,顾汐月勉强让自己平复下来的心情再也控制不住。

 

顾汐月大口呼吸,脸已经因为缺氧而憋得通红。

 

“贺南朝,你还是凶手!杀害自己亲生骨肉的凶手!”

 

“好好,汐月你先别激动,你冷静下来,我什么都跟你说。”

 

贺南朝被她的样子吓到,生怕她再有什么意外。

 

“汐月,孩子已经被我安葬好了,就在皇陵,我带你去看看他。”

 

皇陵,历朝历代都是皇帝身故后的归宿。

 

她的孩子被安置在那里,寓意不明而喻。

 

那个孩子,一出生就被当做南国未来的帝王,只可惜……

 

顾汐月狠狠咬着自己的舌头,任由血腥味在口中蔓延。

 

只有疼痛,能让她保持清醒。

 

她强撑着身子,“带路。”

 

短短两个字,仿佛用尽了她身上的全部力气。

 

“表姐,你的脸色实在太难看了,要不我们休息休息,等你身体好些了再去吧。”

 

顾茜茜看着顾汐月已经汗湿的衣服,心疼地劝着,“表姐,我知道你在意孩子,但也不能不顾及自己的身体啊!”

 

“茜茜,我没关系的。”

 

孩子是她的全部。

 

顾汐月异常坚定地望着贺南朝,“带我去见他。”

 

女人的眼神,直击贺南朝的内心。

 

他点头,“好。”

 

……

 

绿树青山,碧溪环绕,延绵不断。

 

依山傍水的风水宝地,是每个皇陵的选择。

 

皇帝的主墓室李,有一个小棺椁。

 

小小的棺椁,一尺来长,精致雕琢,恰恰容纳一个未长成的婴儿大小。

 

“他在这里面?”

 

顾汐月脚步迟疑,在距离棺椁还有两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贺南朝不着痕迹地走到她身边,代替了顾茜茜的位置,扶住顾汐月摇摇欲坠的身子,“是的。”

 

他肯定的回答,让她两眼一黑。

 

“汐月,你振作一点。”

 

贺南朝一双有力的臂膀抱住她,“你知道吗?他在你腹中的时候就已经没有呼吸了,我知道他对你有多重要,所以不能告诉你实情。”

 

贺南朝带着她,一步步朝着棺椁走近。

 

他拉着她的手,覆在棺椁上,轻轻推动。

 

顾汐月的身子颤抖得厉害。

 

她害怕地朝后退着,却被贺南朝挡住。

 

“不,不要。”

 

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孩子。

 

眼泪不受控制地从她眼眶中落下。

 

顾汐月摇头,失神呢喃,“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我明明看见你把孩子带走,掏出了他的心,陆婉儿也端着他的心来看过我。”

 

那一盘心脏,还没有她手指大。

 

可她知道,那就是她孩子的。

 

顾汐月从他怀中挣脱,“那天我看你扔进火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他坦言,“是为了引起你误会的被子。”

 

贺南朝目光一直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汐月,那是我和你的孩子,我怎么可能会对他做这么狠毒的事情?”

 

他没想到他的设计和演戏,她深信不疑。

 

贺南朝眼里的伤痛,让顾汐月看得迷惑。

 

他拉着她的手,一字一句说得极重。

 

“从我见到你的那一刻,你就刻进了这里。”他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膛上。

 

隔着衣襟,她感觉到手下他炽热的胸膛有力地跳动。

 

“汐月,我知道你一直是爱我的,我也一样。我没想到我们之间会发生这么多的误会。但你要相信,我从没真的想过要伤害你。”

 

……

 

贺南朝深情款款地对她诉说衷肠。

 

顾茜茜见状,悄声退了出去。

 

顾汐月怔怔地望着他,干裂地唇轻轻张动。

 

她掀开自己的衣袖,露出伤痕累累的胳膊。

 

“可你还是做了。”

 

他说不愿意伤害她,可他还是伤害了。

 

他说他爱她,却没一次相信她。

 

顾汐月对他那颗爱慕的心,早就死了。

 

她面色平静放下袖子,看着那口小棺椁。

 

“我可以把我的孩子带走吗?这里太冷了。”

 

顾汐月的声音轻轻飘飘,如同她的人一般,仿佛下一秒就会从他眼前消失。

 

贺南朝涩涩应下,“可以。”

 

无尽的沉默。

 

他看着顾汐月将棺椁抱在怀里,摇摇晃晃地朝着外面走去。

 

他跟上,拦住了她。

 

“汐月,只要你愿意,我们还可以有很多孩子。”

“厉砚卿,你放开我!”

 

秦雨欢被他单手拎起,重重地撞到了墙上。

 

痛……

 

浑身都如散架了一般,从小腹里更是升起一阵又一阵的寒凉。

 

厉砚卿眼底蓄着怒火:“我再说一遍,把孩子打掉。”

 

“这也是你的孩子,不可以……”

 

秦雨欢满眼是泪,步步后退。

 

她好不容易才怀上这个孩子的,她盼了三年才盼到这个孩子。

 

原本欢喜地想要告诉他这个好消息,以为他知道她怀孕了以后,他们的婚姻就会走向坦途。

 

结果却——

 

“厉砚卿,你怎么能如此心狠?”

 

厉砚卿狞笑一声:“只要一想到我的种在你身体里多待一秒,我都觉得无比恶心!”

 

他一把将她拽了起来,重重扔到了沙发上。

 

秦雨欢还没来得及爬起,身体就被重压下一座大山。

 

他粗蛮地撕扯开她的衣服,狠狠撞入。

 

泪,早已流干。

 

既然嫌她这具身体恶心,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

 

“砚卿,你放开我……疼……”

 

厉砚卿不喜欢自己,甚至恨着自己,从嫁给他的第一天起,他在床上,一边狠狠撞击着她,一边喊着婉儿的名字时,她就知道了。

 

可是她总期待着,期待着时间会让他们之间的误会消散,他有一天终会爱上自己的。

 

结果,厉砚卿连一丝犹豫都没有,就想要扼杀她的孩子。

 

“你不能这样,孩子还不满三个月,不行……”

 

她大声尖叫着,声嘶力竭地求饶着,却没能得到他的半点怜惜。

 

他眼底凝着的冷霜,让人实在是不寒而栗。

 

“秦雨欢,你给我记住了,你是代替婉儿赎罪才留在我身边的,你没有资格对我提任何要求!”

 

“要我说多少次你才肯相信?苏婉儿的死,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这句话,你到阴曹地府里去跟婉儿说,看她会不会原谅你?”

 

秦雨欢呆呆地看着他,如遭雷劈。

 

他竟……想她也死吗?

 

三年前,苏婉儿的车明明是自己掉下悬崖的,跟她没有半点关系!

 

可是,厉砚卿不信,所有人都不信。

 

她背着罪人的名声,嫁入厉家,度过了生不如死的三年。

 

“如果不是你在外面造谣,随口胡说我和你的关系,婉儿又怎么会心神迷乱地开车,以致坠入悬崖?”

 

他冷冷捏着她的下颚,逼迫她张开了双腿。

 

痛,锥心刺骨的痛。

 

秦雨欢能够感觉到,身体里有某种东西,裹挟着绞痛,正在流逝……

“孩子……我的孩子!”

 

在医院里,秦雨欢尖叫着醒来。

 

醒来后,握住她手的,只有闺蜜许暖一人。

 

“欢欢,你终于醒了。”许暖的眼睛红肿着,显然刚刚才哭过。

 

她急忙问:“孩子呢?我的孩子呢?”

 

“孩子……没了。你大出血,已经昏迷了两天。”

 

心一点一点地沉下去,秦雨欢下意识地抚摸自己的小腹,那里平滑得仿佛从来都没有任何胚胎存在过。

 

忽然,她很想笑。

 

是啊,她太蠢了,怎么能对厉砚卿还抱有期望呢?难道一个孩子,就能够锁住他的心吗?

 

实在是太天真了。

 

“我就知道,他一定不会希望我生下他的孩子。可是许暖,我忍不住……我总是忍不住……”

 

秦雨欢对厉砚卿的情意,许暖作为旁观者最是清楚。

 

她虽然常常恨铁不成钢,却也只有一声叹息。

 

她将秦雨欢抱在怀里安慰,犹豫了许久,终于还是开口:“欢欢,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

 

“什么事?”

 

“裴吟酌要回来了。”

 

……

 

秦雨欢在医院里躺了半个月。

 

整整十五天,她本以为,厉砚卿会来探望自己一眼。

 

被他弄掉了孩子,又差一点一脚踩进鬼门关,她以为他对自己总会有一丝怜悯。

 

然而,并没有。

 

失望,早已凝成一张巨大的网。

 

出院那天,厉砚卿竟然来了。

 

他带来了一纸离婚协议书。

 

“厉总裁,你还是人吗?欢欢因为你而没有了孩子,你竟然还想跟她离婚?”

 

许暖气不过,上前去跟他理论,却被他一把推开。

 

秦雨欢拉住了许暖:“这是我们夫妻俩的事,你先出去,我自己跟他谈。”

 

“欢欢……”

 

“放心,我没事。”她冲闺蜜露出了一个笑容。

 

病房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秦雨欢接过了离婚协议书,笑着对他说:“好,我们离婚。”

 

厉砚卿有些错愕,他没有想到,这一次她竟然会答应得这么干脆。

 

成婚三年,她从一开始的满腔希望,到如今,彻底绝望。

 

她终于学会了一件事,就是不会再对面前的这个男人有任何指望。

 

看见秦雨欢的笑容,厉砚卿在递过离婚协议书的时候,竟然犹豫了一下。

 

这个女人——

 

如果不是知道裴吟酌回来了,他或许真的会对她产生一点怜悯。

 

只可惜,她不是一向都如此,惯会假装无辜的吗?

 

就在秦雨欢拿起笔,就快要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名字的时候,厉砚卿的电话响了。

 

他转身去了阳台接电话。

 

秦雨欢坐在床沿上,不知怎地,竟有一滴泪落在纸页上。

 

“秦雨欢,不能哭。不能在这个时候哭。”她暗暗告诉自己。

 

然而那个名字,终究还是签不下去。

 

是,他当初跟她结婚,就是为了报复她。

 

三年里,他总是在外头的女人之间流连忘返,让她独守着偌大的新婚别墅。

 

有时候,好心睡上她几次,不是折磨就是为了做掉一个孩子。

 

她秦雨欢,用现在流行的话说,是一个走进了婚姻坟墓的可悲女人。

 

她放下了笔,转身去看阳台上的那个男人。

 

“婉儿……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回来。”

 

男人讲电话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了进来,秦雨欢并没有什么兴趣去偷听他电话的内容,然而他口中说出的“婉儿”两个字,还是让她悚然一惊!

动漫关键词:麻麻张开腿让我躁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