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摸着她的下面流了黏黏的液体,啊灬啊别停灬用力啊村妇

2022-05-17 15:02:39【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看到宋清峰那副崩溃的模样,乔洛洛的心情终于愉悦了几分,她勾了勾唇,声线清晰而理智,“我和闻良懿也要结婚了,届时,欢迎宋少爷带着新欢来参加婚礼。” “你…

看到宋清峰那副崩溃的模样,乔洛洛的心情终于愉悦了几分,她勾了勾唇,声线清晰而理智,“我和闻良懿也要结婚了,届时,欢迎宋少爷带着新欢来参加婚礼。”

 

“你……”

 

宋清峰气得两眼通红,颤抖着手指着乔洛洛,“你这个贱人!我以前真是瞎了眼,被你蒙骗!你为了钱,居然连闻良懿的床都敢上!”

 

宋清峰很生气,气得胸口闷疼,只想用同样的方式刺痛乔洛洛,“你这个贱人,有什么资格说分手?恬不知耻的上了别人的床,如今还有脸来找我说分手?”

 

乔洛洛指尖蜷曲成一团,尽管嘴角微笑着,但白皙的手背上,已经能看见凸起的淡青色经络,“别说了。”

 

再说下去,她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

 

“怎么?说到你心里去了?乔洛洛,活该你母亲被你爸爸逼疯!像你这种人,就不配拥有健全的家庭!”

 

“啪——”

 

宋清峰的话刚说完,一个耳光已经狠狠扇到了他的脸上。

 

他被打得有点蒙,过分激动的大脑也瞬间冷静了下来,然后就看见乔洛洛那张精致漂亮的小脸上满满的怒容,而她脸上所有的血色也都涌进了曾经璀璨如星辰的眼睛里,“宋清峰……”

 

她咬字很重,声音都在发抖,“真正瞎了眼的人是我!”

 

丢下这句话,乔洛洛直接将手里的鸽子蛋丢进了垃圾桶,转身离去。

 

夏冰看着项链掉进满是秽物的纸篓里,整张脸都绿了,主要是,纸篓里还有刚刚别人的呕吐物。

 

看着乔洛洛摔门离去的背影,夏冰眼底闪过一抹恨意。

 

包厢外。

 

乔洛洛深吸了一口外面的新鲜空气,理了理身上的衣服,抬脚准备往外走,这时,会所装饰豪华的走廊上,迎面走来一群人。

 

她不经意得抬起头,扫了一眼,不看还好,一看,顿时愣住了。

 

三五个身穿西装的中年男人簇拥着一名面容冷峻的男子朝她走来,还是那张人神共愤的脸,即便是化成灰,乔洛洛都能认出来。

 

是闻良懿。

 

她这次偷偷出来,没有跟闻良懿打招呼,难不成他是担心她跑路,才特意追过来拿人的?

 

想到这里,乔洛洛身子僵了僵,停下了脚步,不敢再轻举妄动,脑子里飞速得组织着接下来需要解释的说辞。

 

似乎察觉到有人在看他,男人犀利的眼神朝她扫来,刚巧这时,一群舞女从这里经过。

 

闻良懿的视线没有落到乔洛洛身上,而是冷淡得从舞女们脸上掠过,便蹙着眉头转移了视线,脚步匆匆得从她身边经过。

 

几个中年男人快步跟上,乔洛洛远远听见他们的谈话声,“闻总,刚才我给您的提议,还望采纳。”

 

“闻总,合约金的问题,请您再给我一点时间想想。”

 

乔洛洛一愣,突然感觉今天的闻良懿气息有些不太一样,没有一点玩世不恭的邪肆,相反,即便是隔了这么远的距离,都能令人感受到他身上那股拒人千里的冷意。

 

直到对方的身影走远,乔洛洛紧紧悬着的一颗心才落回肚子里,绷紧的小脸露出一丝疲态。

 

幸好,没有被发现。

 

想到距离明天要赶回去还有难得的一点私人时光,她决定去吧台喝一杯。

 

或许只有醉了,心才不会那么痛。

 

在她朝吧台走去的时候,没有发现,角落处,一双如淬了蛇毒的眼睛盯上了她,夏冰掏出一沓钞票,递到跟前的男人手中,涂着鲜艳口红的娇唇冷冷翘起,“知道该怎么做了么?”

 

男人数着手里的钱,眼中露出贪婪之色,“放心吧小姐,一定帮你把事情办得妥妥帖帖。”

坐上吧台,乔洛洛给自己点了杯酒,本打算喝完这杯就回去,谁知当杯中好看的酒液刚喝到一半,她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一股难以言喻的热流窜至四肢百骸。

 

乔洛洛心里一凛,常年生活在压迫之中,她不可能预感不到危险,脸色变了变,就要从高脚凳上下来。

 

这时,身后果然传来一道油腻的声音,“小姐,一个人在这儿会不会很闷啊?”

 

乔洛洛轻笑了一下,摇摇晃晃得撞进那人怀里,趁对方松懈,猛地一踩,尖细的鞋跟狠狠跺在对方的脚趾上。

 

“嗷——”

 

在男人的惨叫声中,乔洛洛落荒而逃。

 

包厢里。

 

几个合作商面面相觑。

 

对面的男人已经维持同一个姿势十多分钟了,冷漠的俊脸在灯光下显得愈发阴沉、和深不可测。

 

空气静默了足足半分钟,才有人铆足了勇气,小心翼翼询问,“闻总?不知您对我们的提议有何高见?”

 

闻良懿指尖夹着一根雪茄,没有点燃,而是放在手里把玩着,烟丝一根根落下,这是他今晚第五次走神。

 

他的手腕上戴着一块电子表,但是奇怪的是,这块表的液晶屏上显示的并不是时间,而是一张地图,一个小红点异常的显眼。

 

那个女人居然还没走,难道对旧情人还藕断丝连么?

 

想到她所说的处理私事,是来会见前男友,闻良懿玫红色嘴角缓缓勾起一道轻浅的弧度,邪肆却危险。

 

很好,这小东西完全知道如何挑起他的怒火。

 

闻良懿将手里的雪茄揉碎,丢进垃圾桶,拍拍手上的草屑,站起身,“今天先到这里,剩下的改日再议。”

 

“啊?闻总,我们这个方案……”

 

闻良懿完全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直接推门出了包厢。

 

忽然,一道慌乱的脚步声传入耳中,闻良懿皱眉,朝声源处望去。

 

乔洛洛跌跌撞撞得朝前跑着,她不知道是谁要害她,她现在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逃!

 

转过一个回廊,前方忽然出现一道熟悉的背影,乔洛洛愣了一下,当看清对方的模样时,眼中立刻划过一抹惊喜。

 

是闻良懿,她有救了。

 

“闻少!闻少!救救我!”

 

乔洛洛挥着手,趔趄着朝男人跑过去。

 

她跑得很急,以至于来不及收势,直接撞进了对方那冷硬健硕的怀抱里,一股淡淡的烟草气息钻进鼻腔,乔洛洛深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这个男人身上的味道很好闻。

 

闻良懿皱眉,望着冒冒失失投怀送抱的女人,这一脸惊慌失措的小模样,眼神不禁冷了冷。

 

正要开口,怀里的人儿磕磕巴巴说话了,“闻……闻少,是我……”

 

被下了药,身体的异样让乔洛洛开始慌张,紧张得抬头求助,“我遇到了一点麻烦,想请您帮帮我。”

 

“乔洛洛?”

 

动听的声音自耳畔响起。

 

男人不但没有推开她,反而一用力,将她拉回了怀中,“你不是应该在家么?什么时候跑出来的?”

 

她浑身一颤,对上男人的眼睛,那双眼睛长得极其好看,只是此刻看她的眼神,却透着审视和一股戏谑,乔洛洛觉得自己像是在和一只成年的狮子对视,那目光里透露的寒芒和猎杀之气,直教人头皮一紧。

 

虽然这小东西的下落他一直了如指掌,但此刻撞见她冒冒失失的模样,闻良懿突然生出了一丝作弄之意。

 

乔洛洛感觉身上那股燥热就要吞噬理智,她咬了咬唇瓣,声音极尽哀求,“闻……闻少,我被人下了药,麻烦您送我去医院吧?”

 

闻良懿眼神沉了沉,从刚才看见乔洛洛开始,就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

 

下药?

 

拜那条微博所赐,如今乔洛洛走出去,很难不被认出来,既然知道是他的女人,竟还有人胆敢对她下手。

 

闻良懿深冷的眸微微眯起,看样子,是伪装了太久,已经有人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他垂眸看向怀里的人儿,好似漠不关心得把玩着乔洛洛的下巴,压低声音问,“被人下了药,为什么要去医院?难道你现在最需要的不该是个男人么?”

 

因为药效的作祟,这个男人冷冰冰的一句话,竟让她听出了几分异样来。

 

乔洛洛忽然意识到,自己怕是求错人了。

 

她这哪里是求救啊?

 

分明是羊入虎口啊!

 

“闻少,你……你放开我。”

 

乔洛洛想要挣脱,可是绵软的小手拍在男人的身上,并没有实质性的作用。

闻良懿身体紧绷了几分,深冷的眸渐次充血,危险得竖成一道直线,声音冰冷却又好似在诱导人犯罪,“放开你?可是你看上去很难过。”

 

“闻少,我们这样子不太妥吧……这……这里毕竟是公众场所。”

 

乔洛洛简直要哭了,为什么她要遭遇这种事?

 

莫名其妙和全江州最臭名昭著的恶少睡了一觉,成了对方的未婚妻也就算了,如今被人下了药,以为找到闻良懿就能得救,谁知,他比那个歹徒更可怕!

 

看着女孩面色潮红、眸光迷离得在他身上磨蹭,闻良懿觉得很有意思。

 

“公共场合怎么了?我们是夫妻,夫妻之间调调情,那叫情趣,有何不妥?”他玫红色唇角微微一翘,漫不经心道,“还是说,你想到还钱的方法了?”

 

还钱?

 

一个亿呢!把她卖了也凑不够啊!

 

她立刻就想到了网上流传的新闻,那些得罪了闻良懿的人,下场有多惨。

 

乔洛洛不傻,很多事还是能拎得清的,何况如今闻良懿今非昔比了,连乔月然都想巴结他,自己占了天时地利人和,不珍惜这个翻身的机会,岂不是太傻了?

 

她现在一门心思只想让乔正国一家受到惩罚,救出重病的母亲,至于其他的,便不重要了。

 

想到这里,乔洛洛用仅剩的理智组织了一下语言,“闻少,我的名誉不算什么,但如今你……还要掌控整个集团。我不想害得你再次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上。不论如何,你都是我的未婚夫啊……”

 

所以要做就去包厢做啊!在走廊上你侬我侬算怎么回事嘛!

 

乔洛洛忍得额头冒出了冷汗,连生理盐水都淌出来了。

 

“吧嗒”

 

晶莹的眼泪落到男人的手背上,温度很快就散去,变得冰冷。

 

闻良懿一怔,好似着了魔一般,耳边不断回响着女人刚才那番话——

 

“不论如何,你都是我未婚夫啊……”

 

未婚夫三个字,显然取悦了他。

 

这时候,乔洛洛的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意识什么的,早就飞到九霄云外,抬头看向跟前比自己高了一大截的男人,恍惚间,就忘了刚才的顾虑。

 

男人挺鼻薄唇,五官精致,最出彩的要数这双眼睛,简直可以说是惊为天人!乔洛洛忽然觉得嫁给这样一个男人其实也不错,至少人家颜值逆天,睡了他也算是赚到了。

 

想到这个人现在是她老公,而她现在意欲难平,需要解决一下生理问题。

 

不想再忍,她脚跟一抬,想也不想得亲了上去。

 

这一吻,如同一根导火线,彻底烧光了她的理智,她缠了上去,搂紧男人的脖子,动作青涩的辗转。

 

闻良懿眸底神色又深了几分,知道女人这是到极限了,再忍下去估计只会伤了身体。

 

他深吸一口气,按捺住小腹的那团火,虽然很想将这小家伙就地正法,不过,还有一件更为重要的事等着他去做,在乔洛洛再次缠上来的时候,闻良懿想也不想,一个手刀劈向了她的后颈。

 

女人倒进怀里昏睡过去的时候,他也恰好看见不远处一道寻寻觅觅的猥琐身影。

 

闻良懿抱着乔洛洛站了起来,冷冷一笑。

 

会所后街的巷子里。

 

“砰——”

 

男人被打掉了一颗牙,趴在地上吐了口血,吓得脸色都白了,“闻……闻少,我也是受人所托,不是有意要给那位小姐下药的。”

 

闻良懿扫了他一眼,玫红色嘴角勾起。

 

男人以为自己马屁拍到位了,刚要再说些什么,突然,腹部挨了重重一脚,直接被闻良懿踹飞了好几米。

 

林锦阳站在闻良懿身后,他跟随闻良懿多年,哪怕入狱那三年,都一直陪伴左右,却还是第一次见总裁发这么大的火。

 

想到汤叔之前的嘱咐,林锦阳忍不住上前阻拦,“总裁,别打了,影响不太好。”

 

闻良懿拍了拍裤腿上的灰尘,从兜里掏了跟烟点燃,漫不经心朝林锦阳吩咐,“眼珠子挖了,卸掉他的左手。”

 

男人倒在地上痛苦的打滚,闻言顿时骇然,瞪大双眼,吓得屁滚尿流,“闻少饶命啊!我真不知道这女人是你马子。”

 

“真不知道?”

 

看到他瞥来的眼神,男人立马怂了。

 

实际上,他不是不知道,而是抱了侥幸心理,听说闻良懿是个视女人如衣服的渣滓,他觉得就算自己动了乔洛洛,闻良懿也不一定会介意。

 

可是现在,他就要被挖眼剁手了……

 

“闻少我错了!我不该对您的女人下手!”

 

男人疯了一样开始叩头,脑袋磕在地上,发出砰砰的声音,“是一个女人指示我这么做的,我可以把她的名片给你!”

 

女人?

 

闻良懿眉头一扬,即便不去看,他也猜到是谁了。

 

医院。

 

乔洛洛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

 

睁开眼,四周都是雪白的墙壁,空气中漂浮着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

 

耳边传来一阵嘤嘤哭声,她一愣,敲了敲胀痛的脑袋,然后才发现坐在床边眼睛哭成了核桃的曲晓渠。

 

“洛洛,你总算醒了。”曲晓渠冲到病床前。

 

乔洛洛伸手摸了一下额头,那里已经换了一块干净纱布,缠上了绷带,她神色微怔,“我怎么会在医院?”

 

“你问我?我都快被你吓死了……”

 

曲晓渠有朋友在奥丁会所打工,目睹了乔洛洛撞破宋清峰劈腿的整个过程,她是托人打探了消息才得知乔洛洛后来被送到了这家医院。

 

而接下来打听到的一系列消息,都足以让曲晓渠目瞪口呆。

 

“洛洛,你真的要嫁给闻少了?”

 

“嗯。”

 

“为什么啊?”

 

因为别无选择……

 

乔洛洛瞳眸收缩了一下,想到了那一亿美金聘礼和乔正国一家丑恶的嘴脸。

 

“晓渠,你别问了,我已经下定决心了,这辈子只嫁给他!”

 

乔洛洛这句话说得有些狠,难免带着几分赌气,既然乔父让她嫁给闻良懿,那她便如他所愿,她会让乔父为今天的行为后悔的!

 

曲晓渠瘪了瘪嘴,尽管闻良懿在外口碑不太好,但如今他毕竟是闻氏总裁,身价已经不同了,如果放在几天前,曲晓渠一定不会同意让乔洛洛嫁给闻良懿。

 

但是现在,她觉得洛洛嫁给闻良懿,也不见得就是坏事。

 

“这个宋清峰,实在是太可恶了!居然早就和夏冰那个贱人有了一腿,气死我了!洛洛,我记得当初他追你的时候,你对他不太感冒啊,怎么后来又同意了?”

 

乔洛洛一怔,想到那些往事,嘴角不禁扬起一抹苦笑。

 

为什么同意?

 

大概是出于感激吧。

 

如果不是宋清峰背着她,默默资助了她五年,以乔正国和方柔的尿性,根本不可能让她念到考研。

 

大学这几年,乔洛洛每年学费减免,申请贫困补助金,一申一个准,奖金还是其他人的好几倍。

 

她偷偷的去查过,才知道原来一直有双幕后大手悄悄得支撑着她。

 

除了宋清峰,没人能有这份心思,和这个能力。

动漫关键词:摸着她的下面流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