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白洁一夜挨十炮二十章节,老头天天吃我奶躁我的动图

2022-05-17 15:02:11【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乔正国顿时慌道,“闻总,您误会了,我正要给洛洛请医生呢!” 然而闻良懿不会再给他任何解释的机会,抱着乔洛洛疾步出了别墅,上了车。 林锦阳快步跟上,临走前,抬手再次拦了一

乔正国顿时慌道,“闻总,您误会了,我正要给洛洛请医生呢!”

 

然而闻良懿不会再给他任何解释的机会,抱着乔洛洛疾步出了别墅,上了车。

 

林锦阳快步跟上,临走前,抬手再次拦了一下,“乔先生请留步,闻总正在气头上,这段时间,乔洛洛小姐,先由我们带回去调养,和总裁的婚事,改日再谈。”

 

“是是是。”

 

乔正国满头冷汗,直到林锦阳也上了那辆悍马车,绝尘而去。

 

“妈!闻总怎么这样啊?乔洛洛那个贱人都拒绝他了,他居然都不生气,还这么得不给我面子!实在是太过分了!”

 

乔月然见闻良懿抱着乔洛洛离去,气得一张俏脸铁青。

 

方柔安慰道,“好啦月然,你别忘了,乔洛洛心里一直装得是谁,闻总那样的人,能容忍自己被戴绿帽子吗?别难过,咱们再等等,以后有的是机会!”

 

“爸爸!”

 

乔月然在方柔这儿没讨到好处,又气不过跑到乔正国身边撒娇。

 

乔正国眼神复杂得看了乔月然一眼,虽然方柔说的话在理,可刚才闻总对洛洛的袒护,却超出了他的预期范围。

 

如今他与洛洛父女感情不和,若是让她这样进了闻家,指不定哪天就反咬自己一口。

 

想起那日乔洛洛瞪着自己时那痛恨的眼神,乔正国感到阵阵悚然,看样子,他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他在放虎归山……

 

闻良懿的车很宽敞,空间大到可以容下六七个人,乔洛洛烧得有点严重,不知为何,躺在这个男人的怀里,突然间,就有些意识不清了。

 

脑子里闪过五年前,她被人强制按在手术台上,被迫取出了卵子,那股伴随着耻辱而来的疼痛生生折磨着她的每个细胞。

 

“洛洛,别怕,有我在。”

 

那时候,她含泪将自己的遭遇告诉了男朋友宋清峰,想要分手,甚至产生了轻生的念头,可是宋清峰不但没有嫌弃她,还温柔得抱着她,安慰她。

 

他说等她大学毕业就娶她,带她离开这个冰冷毫无人道的家。

 

所以在考上剑桥研究生之后,她决定向他求婚,可是,可是……

 

眼泪控制不住,夺眶而出,乔洛洛两条纤细的手臂缠上了闻良懿的脖子,嘤嘤得哭了起来。

 

前排的林锦阳透过后视镜看到这一幕,咧嘴嘿嘿一笑。

 

闻良懿朝他瞟了一眼,玫红色唇角勾起一抹浅弧,“好笑吗?”

 

“不好笑。”

 

林锦阳闭上嘴巴,识趣得按下遥控,中控隔板升了上去。

 

车里的隔音效果很好,隔板挡起来之后,整个车厢瞬间安静下来。

 

闻良懿空出一只手,打开药箱,正准备找退烧药。

 

忽然,怀里的女人动了一下,居然爬起来,往他腿上一坐。

 

怀里的柔软,带着一股清香,低头刚好能看见精致的锁骨。

 

闻良懿呼吸一窒:“乔洛洛,下去。”向来玩世不恭的他,脸色难得有了几分严肃。

 

“我不……”

 

乔洛洛迷迷瞪瞪的睁开眼,她的眼睛长得很美,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尤其是现在不太清醒的情况下,杏眼迷蒙,勾魂摄魄。

 

“宋清峰,对不起……”

 

娇软的声音,透着一丝委屈。

 

闻良懿嘴角的弧度收敛,深冷眸底渐次攀爬上一丝危险,勾起她的下巴,逼问,“你刚刚,叫我什么?”

 

乔洛洛被迫抬起头,紧闭着双眼,小脸上盈满热泪,“宋清峰,我爱你。”

 

她收紧臂弯,抱紧男人的脖子,寻到两片冰凉唇瓣,毫不犹豫地吻了上去。

 

闻良懿冷冷地凝视着这个作威作福的女人,吻着他,心里却想着别的男人?

 

“呵。”

 

玫红色唇角微微掀起,男人垂下眼睫,大掌托住乔洛洛的后脑勺,霸道地反客为主。

 

一吻结束,他微拧的眉心才舒展开来,好似餍足了的豹子,优雅从容,长指拭去女人嘴角的水泽,微微一笑,“傻姑娘。”

 

他笑着,声音却没有温度,“从今天起,你爱的人,只能是我。”

乔洛洛这一觉睡得很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闻家。

 

想到昨天男人将她从乔家带出来,还替她找了医生,乔洛洛心里就没那么害怕他了。

 

想来,传言一定是假的。

 

闻良懿虽然纨绔,却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至少他要比乔正国有人性得多。

 

想到这些年来乔正国对她的压榨,乔洛洛心里的恨意更浓。

 

咬唇,坐在床上发了一小会儿呆,乔洛洛的眼神坚定了几分,掀开被子,走下楼。

 

“管家,闻少回来了吗?”

 

就在刚才,乔洛洛做了一个决定,她要嫁给闻良懿,做闻家的少奶奶,从今往后,她的人生由她做主!

 

她会让乔正国和方柔受到应有的惩罚!

 

眸底神色愈加坚定,乔洛洛捏了捏小拳,迫切得对管家道,“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和闻少商量。”

 

“少爷出去见朋友了。晚上才会回来。”

 

见朋友?

 

又是那个Lucia?

 

乔洛洛咬唇,不知为何,想到闻良懿又去和那个女明星秘密约会,心里竟然生出一丝怪怪的感觉。

 

“好吧,等他回来,烦请您转告他一声。”

 

“是。”

 

管家恭敬得鞠了一躬,退了下去。

 

乔洛洛站在空旷的客厅里,一瞬间又开始犹豫了,结婚是女孩子一辈子的事情,如果还有第二条路,她绝不会选择这条不归路。

 

正想着,忽然脑袋被什么砸了一下,一只充实了气的皮球落到地上,弹了好几下,最终停在了墙角边。

 

乔洛洛一愣,走过去,将球捡起来。

 

这是一只粉色的皮球,上面还贴了小猪佩奇的贴花,应该是小孩子的玩具。

 

她四下张望一圈,发现楼梯口有个影子闪了过去。

 

下午五点左右,房间门被敲响。

 

“请进。”

 

“乔小姐,少爷今晚回不来了。”

 

管家恭恭敬敬道,“您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我电话里替您转达一下。”

 

乔洛洛眸中闪过一丝别扭,垂眸,沉默了足足半分钟,才深吸一口气,“我……我想好了,我不悔婚了,我要嫁给他!”

 

管家一愣,眼神诧异。

 

“乔小姐,婚姻大事不是儿戏,少爷给过你机会,假如你不珍惜,日后出现任何后果,都只能由你自己承担。”

 

“这个我知道。”

 

乔洛洛目光闪烁了一下,想到宋清峰,胸口便有些隐隐作痛,“管家,我有一事相求,您能不能放我出去两天,我有些私事需要处理,您放心,我一定赶在闻少之前回家。”

 

“稍等一下。”

 

管家出去了,过了五分钟才再次敲门进来,“乔小姐,少爷明天中午回家吃饭,请您务必在早上10点钟之前回来。”

 

然后,他从兜里取出一块手表,亲自为乔洛洛戴上,“这只手表戴着不要脱,是为了提醒你记得回家的时间。”

 

乔洛洛抬腕看了一眼,淡金色的质地,做工精致,一看就价值不菲,就算不为了看时间,当做装饰品也不错,是个女孩子都会喜欢的。

 

乔洛洛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容,“好。谢谢你了,陈叔。”

 

管家姓陈,在闻家干了十多年,对闻良懿一直忠心耿耿,他至所以敢明目张胆放乔洛洛出去,当然是因为刚刚他向闻良懿汇报了此事,并得到了允许。

 

闻氏集团,会议室。

 

闻良懿手里攥着手机,漫不经心的把玩着,嘴角习惯性勾着浅浅的弧度,只是这一次,那抹弧度带着几分显而易见的愉悦。

 

谁都能看出来,总裁今天心情不错。

 

“老板,江州卫视的财经频道邀请您去参加一个访谈节目。”

 

散会后,林锦阳将一份邀请函递给闻良懿。

 

闻良懿手里转着签字笔,在邀请函上写下龙飞凤舞的签名,盖上笔帽,“上次让你打听的事,打听得怎么样了?”

 

“青山病院的规矩特别严,必须是家属本人亲自上门,才能见到病人,为这个事,我已经和院长周旋好久了。”

 

闻良懿眉头一蹙,“这么不上路子?”

 

“公立医院,上头有人。”

 

“再给他三天时间,如果还谈不下来,就请那个人出面。”

 

“是。”

 

林锦阳将签过字的邀请函放进公文包,离开了会议室。

乔洛洛站在奥丁会所前面,仰头看着金碧辉煌的招牌。

 

手机屏幕亮着,显示着刚才夏冰发来的短信:

 

“洛洛,宋清峰在奥丁会所3112包间,他喝了好多酒,现在心情不好,你要是过来,可别说是我告诉你的啊!”

 

乔洛洛之前去医院找过宋清峰,医院的人说他已经半个多月没去上班了。

 

自从发生那件事,宋清峰手机关机,短信不回,她很担心,但更多的则是愧疚。

 

不论如何,既然已经决定嫁给闻良懿,宋清峰这边该说清楚的,还是得说清楚。

 

毕竟,是她先对不起他。

 

奥丁会所是江州最大的娱乐会所,背后股东神秘,出入这里的大都非富即贵。

 

乔洛洛出来得仓促,只穿了件衬衫,头发用一根黑色发绳绑在脑后,清汤挂面,和周围富丽堂皇的装饰很是不搭。

 

“这位小姐。”

 

门口的服务生面色不善得盯着她,“您来错地方了吧?大门在那边,右拐直走就是。”

 

乔洛洛轻声道,“3112包间,我找宋清峰。”

 

服务生听见宋清峰的名字,脸色微微好转了几分,“你找宋医生?跟我来吧。”

 

宋清峰是江州最年轻的心脑学科专家,也是奥丁会所的常客,服务生自然要卖他几分薄面。

 

3112包厢。

 

就在乔洛洛准备推开门的时候,面前气势磅礴的大门猛地被人从里面打开了,一对拥吻的人儿,抱在一起难舍难分。

 

乔洛洛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得捂住了嘴巴。

 

她的好朋友夏冰,竟然和宋清峰……

 

“哟吼!”

 

包厢里其他人都在起哄助威:

 

“结婚!结婚!结婚!”

 

宋清峰正吻的动情,感觉到门口有人,才睁开眼睛,然后就看见了乔洛洛那一脸怔愕的表情。

 

夏冰也看见了乔洛洛,慌乱得推开了宋清峰,脸颊飞上两抹红霞,“洛洛,对不起,我跟宋清峰就要订婚了……”

 

宋清峰皱眉,冷冷剜了乔洛洛一眼,一把将夏冰拉入怀中,“你不用跟她说对不起,跟她比起来,你这根本算不上什么!”

 

乔洛洛顿时愣住了,夏冰?怎么会是夏冰?

 

那天她去医院找宋清峰,夏冰还一副局外人的模样,说要帮她给宋清峰带话,一转眼她竟和宋清峰拥吻在了一起,还说要跟他订婚。

 

乔洛洛眼神闪烁了一下,她几乎一瞬间就想明白了所有事,为什么这几年,宋清峰对她越来越冷淡,为什么那天乔正国会找到她的下落。

 

她原本还以为是闻良懿告密,没想到竟是夏冰阴了她。

 

愤怒的情绪一瞬间充斥了脑海,她极力克制自己,才从喉咙里挤出一句看似平静的话语,“什么时候的事?”

 

宋清峰冷冷一笑,“已经半年多了,夏冰对我一见钟情,可因为你,她始终压抑着自己的感情,而我更傻,我居然在你这和夏冰之间徘徊不定!你这种人尽可夫的女人,怎么比得上夏冰?”

 

原来,宋清峰和夏冰早就勾搭到一起了,而最可笑的是,在宋清峰眼中,她是个人尽可夫的女人。

 

“对了!”宋清峰看乔洛洛的眼神很陌生,“之前送你的那条鸽子蛋项链还给我,夏冰很喜欢。”

 

鸽子蛋?

 

她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胸口,简直气得不轻,难怪那天夏冰含沙射影,想要把这条链子骗过去,原来是已经觊觎已久了!

 

她怒极反笑,“宋少爷还真是绝情啊,分手了,连以前送的东西都想要回去……”

 

乔洛洛将鸽子蛋从白皙脖颈上摘下来,眼角的余光没有错过夏冰脸上那一闪即逝的急迫和喜色。

 

她勾了勾唇,她现在已经没那么生气了,因为生气只会让这两个人更加得意,“其实我今天过来,本就是打算归还项链的,毕竟我现在是闻少的女人,要是让他瞧见我还戴着初恋情人送的物件,怕是要吃醋了。”

 

“你说什么?”

 

宋清峰眉心紧蹙,没有看到期待中失魂落魄的样子,这个女人却反而一副巴不得要跟他撇清关系的样子!

 

“宋清峰,我们分手了。”

 

乔洛洛明眸善睐,笑眯眯得看向宋清峰,就算要分手,也该由她先说,是她甩了渣男而已。

 

听见乔洛洛如此冷静得说出“分手”两个字,宋清峰直感到太阳穴的青筋狠狠跳动了两下,目眦尽裂,“乔洛洛,你再说一遍!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