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荡公乱妇hd中文字幕:饥渴老汉和寡妇的呻吟

2022-05-17 15:01:35【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她早就猜到乔立业不会同意归还那一亿美金彩礼,可却没想到,为了这钱,他竟能下如此狠手。 乔洛洛头很晕,气得说不出话,只能愤怒得瞪着乔立业,眼神里尽是倔强不甘。 “姐姐,你别

她早就猜到乔立业不会同意归还那一亿美金彩礼,可却没想到,为了这钱,他竟能下如此狠手。

 

乔洛洛头很晕,气得说不出话,只能愤怒得瞪着乔立业,眼神里尽是倔强不甘。

 

“姐姐,你别瞪爸爸了,一会儿爸爸又要生气打你了,赶紧的!趁和闻少的约定没到期,快去求闻少吧!赶紧吧!”

 

乔月然连忙过来游说,她还指望着能靠乔洛洛攀上贵圈呢!

 

“闻少已经说了,让你们把礼金退回去,他是什么人,你们心里清楚,他现在要的是钱,不是人!”

 

乔洛洛抬起脸,两条红色血柱挂在白皙颊上,柔弱中透着股凄美,但是她的眼神却毫不懦弱,语气更是刚硬,“你们现在就是逼死我也没用,他不缺女人,更加看不上我,实在不行……”

 

乔洛洛瞄了眼身旁的乔月然,冷笑一声,“实在不行,你们把乔月然送过去试试,没准就对上闻少的胃口了。”

 

“你!”

 

乔月然没想到乔洛洛会忽然把矛头指向自己,满脸写着不可思议,后退一步,下一秒就红着眼圈扑进了乔立业怀里,“爸爸,你看呀!姐姐怎么能这样?她闯得祸凭什么让我来承担?”

 

“够了!”

 

这时,一道严厉的声音打断了争吵声。

 

乔立业冷着脸道,“洛洛,你妹妹说的对,这件事只能由你去办,别跟我耍小心眼,你不要忘了青山病院里的那个人。”

 

一提起青山病院的人,乔洛洛脸上的血色顿时褪尽了,万万没想到,乔立业居然会拿陆霞眠来威胁她。

 

陆霞眠是她的生母,却被乔立业给逼疯了。

 

当初要不是外公陆战看中了乔立业,让他做上门女婿,也不会有后来的乔家,外公对他有知遇之恩,可他是怎么做的呢?

 

羽翼丰满后,强占了外公的公司,气死外公后,又堂而皇之把养在外面十多年的小三接回了家,母亲就这样硬生生被他给逼疯了。

 

这些年,乔洛洛忍辱负重得活着,虽然想替外公和母亲报仇,可乔立业手段强硬,她的一切都在他掌控中。

 

本来指望努力学习,考上国外的大学后,能远走高飞,可剑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刚下来,就被方柔藏了起来。

 

如果不是对这个家太失望,她也不会在外公忌日那天跑去酒吧买醉,还认错了人,求错了婚。

 

方柔眼珠子一转,刚刚乔洛洛说要月然来代替,不禁给了她一丝灵感。

 

“立业,这个事情,我觉得最好我们全家出动,也能显示我们这边的诚意。”

 

乔立业捏着沙发扶手,还在生气,方柔走上前,一面替他顺着气,一面怂恿道,“要不然,咱们把闻少请到家里来,再好好谈谈,不论怎么说,都是咱们高攀了闻家不是?”

 

听了方柔一席话,乔立业觉得很有道理,“也好,还有三天期限,这三天你先好好准备一下。”

 

“唉,好嘞!”

 

方柔听后,顿时喜上眉梢,“我这就去准备。”

 

直到方柔和乔月然离开之后,乔立业才看了一眼客厅中央的乔洛洛。

 

看到她额头还在淌血,一脸愤恨得瞪着自己,心情更加烦躁,“陈妈,带乔小姐去把伤口处理一下,切忌不要留疤,省得到时候丢人现眼。”

 

丢下这句话,他便冷哼一声,起身离开。

 

看着乔立业绝情离去的背影,乔洛洛只觉得一颗心冷透了,闭了闭酸胀的眼睛,指甲深深掐进掌心。

 

陈妈过来搀扶她的时候,她差点晕阙过去,忍着疼痛,咬了咬牙,乔洛洛在心里告诫自己,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乔正国,方柔,你们等着瞧吧!

包扎好头上的伤口,乔洛洛准备回房间,刚走到台阶上,就听见斜对角的一处盆栽后面传来方柔母女俩的谈话声。

 

“妈,您到底要干什么呀?为什么把闻良懿请到家里来?”

 

乔月然很是不满道。

 

方柔拿着花洒在给盆栽浇水,闻言得意道,“傻丫头,妈这是在为你谋未来呢!放眼整个江州,除了闻家,还有谁能只手遮天?这种好事,怎么轮得到你姐姐?这应该属于你。”

 

“妈!你该不会真打算让我嫁给闻良懿那个人渣吧?”

 

乔月然大惊失色,“闻良懿不过是个纨绔子弟,而且还坐过牢,您怎么能让我嫁给这种人呢?”

 

“嘘,小点声!”

 

方柔连忙捂住乔月然的嘴,放下花洒,嗔怪道,“你呀你!还怕你亲妈害了你不成?我告诉你呀,闻良懿现在的身份今非昔比,我早上才看了新闻,他今天正式接手闻氏集团了。”

 

如今闻良懿的身价已经和从前截然不同,方柔当然不能把这么好的机会,白白让给乔洛洛那个小杂种!

 

乔月然一听,脸上顿时露出欣喜之色,“真的?”

 

和大部分女生一样,乔月然也做着豪门太太的美梦,虽说闻良懿口碑不太好,但有钱有颜,如今又成了闻氏集团的总裁。

 

“妈,还是你对我好,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孝顺你的。”

 

方柔笑得合不拢嘴,“你是我女儿,妈不对你好,难道还要对乔洛洛那个死丫头好不成?”

 

此时,楼梯下的乔洛洛神色一怔,难怪刚刚在客厅争执的时候,方柔一直不说话,原来她是在打这个主意?

 

“咳咳……”

 

此时,楼梯拐角处传来一阵咳嗽声。

 

方柔连忙捣了乔月然一下,两人又若无其事得插起花来。

 

乔洛洛从她们身边经过,不动声色得扫了这二人一眼,转身进了房间。

 

躺在自己那张拥挤简陋的小床上,睁眼看着天花板,额头上的钝痛感侵袭而来,想到这些年乔正国的种种罪行,她便恨得咬牙切齿。

 

都是她太弱小了,如果她能再强大一点,如果她能摆脱乔正国的控制,也许就不会出现今天这个局面了……

 

伤口渐渐开始发炎,乔洛洛晕晕乎乎间,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傍晚。

 

“夫人,楼下来了一辆车,好像是闻先生到了。”

 

佣人慌慌张张上来禀报。

 

乔月然连忙对着镜子又往脸上抹了点腮红,娇羞得捏着裙角随方柔一起下楼去。

 

乔立业走到门口,看见从车里下来的人,立刻迎了上去,朝他恭敬的鞠了一躬,“闻总光临寒舍,实在是令乔某蓬荜生辉”

 

闻良懿穿得很正式,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内搭白衬衫,剑眉朗目,挺鼻薄唇,玫红色嘴角勾着抹从容的笑,“乔先生,听说您为了见我一面,往我公司跑了好几趟?不知所为何事?”

 

乔立业这几天确实跑断了两条腿,见闻良懿明知故问,一张老脸顿时有点发烫,“闻总,实不相瞒,乔某是为了小女乔洛洛和您的婚事,才厚着我这张老脸前去叨扰您,还请您莫要见怪。”

 

看来乔立业这个老匹夫是真的很想女儿嫁给他呢。

 

闻良懿眸底闪过一抹戏谑,微微侧过头,看了眼乔立业,“乔先生,可是我那天和令嫒谈过?”

 

说到这,他的目光朝不远处瞥去,只见乔月然和方柔朝他走了过来。

 

乔月然已经看见了闻良懿的长相,真人比报纸上还要英俊,加上他与生俱来的气场,让乔月然忍不住羞红了脸,心口小鹿乱撞。

 

而对上闻良懿的视线,她娇嫩的脸颊更是红到了脖子跟,除了羞涩紧张,更多得则是欣喜和自恋。闻良懿居然看她了!一定是对她有意思。

 

“老乔,你也真是的,闻总过来,怎么也不赶快请他进屋坐坐?”

 

方柔最人精,连忙给乔月然使眼色,“月然,去给闻总泡茶。”

 

“月然?”

 

闻良懿挑了挑眉,从小在那种环境下生长,方柔母女俩的心思,他自然是一眼看穿。

 

方柔一见闻良懿对乔月然感兴趣,立刻露出一脸谄媚的笑容,“是啊,这便是我和老乔的女儿月然呢,闻总您看,我女儿长得标致不?小丫头可单纯着呢,至今都没谈过一个男朋友。”

 

方柔极力向闻良懿推销着乔月然,却没发现,男人嘴角轻轻弯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哦?是么?”

 

闻良懿很仔细得打量乔月然一眼,满意得点点头,“是不错,但跟我有什么关系?”

 

“……”

 

乔月然被驳了颜面,一张白嫩的俏脸瞬间变了色。

方柔笑容也垮塌了下来,“闻总,我们家月然……”

 

她想解释什么,而闻良懿已经自顾自踱步走进了客厅。

 

乔家的小别墅装潢得很是大气,两三个家佣低头站在一旁,闻良懿四下张望一圈,没看见乔洛洛的身影,眉头不禁微微蹙了蹙。

 

这时候方柔已经追了上来,满脸堆笑,“闻总,月然给您沏了茶……”

 

闻良懿见乔洛洛不在,方柔又上来纠缠,语气中略透露出一丝不耐,笑道,“不好意思,我对茶不感兴趣,乔洛洛呢?她在哪儿?”

 

尽管他在笑,可是笑容里却毫无温度,甚至令人见了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方柔后背一寒,“在……在楼上。”

 

等她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跟前俊美如斯的男人已经消失了。

 

方柔立刻用力捣了捣乔正国的胳膊,拼命使眼色。

 

乔洛洛那脑门上有那么大一窟窿,闻总这时候上去,岂不穿帮了?

 

乔正国也想阻拦,可是刚要往楼梯上走,林锦阳已经慢悠悠得伸手拦住了他的去路,“乔总,我们老板有话要对令嫒说,烦请您行个方便。”

 

乔正国尴尬一笑,强做镇定,“也好。”

 

想来洛洛那丫头应该不敢多嘴告状,毕竟他手里还控制着她妈妈呢,而闻先生和洛洛不过萍水相逢,对她头上的伤应该也不会有过多在意。

 

乔正国在心里打着算盘,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笑着对林锦阳道,“林助理这边请坐。”

 

乔洛洛躺在房间里,咳嗽着,自从那天脑袋被砸出一个窟窿,她连烧了整整三天,乔正国没有给她找医生,就让陈妈帮她随便包扎了一下,丢她一人自生自灭。

 

昏昏沉沉间,她想起身倒水,可浑身虚弱到脱力,就连够水杯的力气都没有。

 

“哐——”

 

杯子一不小心被她打翻,眼见就要落地。

 

忽然,一只修长有力的大手接住了坠落的杯子,然后稳稳得放在了一旁的床头柜上。

 

乔洛洛一怔,高烧到充血的眸子恍惚了一下,视线里出现了一双擦得锃亮的男士皮鞋,顺着这双鞋往上,慢慢得看见了一张颠倒众生的熟悉俊颜。

 

房间里,光线极暗,窗帘拉合着,唯有一米阳光照射进来,男人的五官被渲染得浓墨重彩,狷介之中透着几分清明,亦正亦邪。

 

“你……”

 

乔洛洛张了张嘴,嗓音嘶哑。

 

闻良懿的目光落到她额头上的伤口,邪肆的眼神飞速闪过一抹阴狠之色,继而嘴角微翘,状似漫不经心得问,“谁打的你?”

 

尽管他的语气中听不出丝毫关心的成分,乔洛洛的眼眶还是一热。

 

谁打的她,会有人关心吗?

 

她悄悄撇过脸去,“闻少,你怎么来了?”

 

闻良懿眼里笑意更浓,语气带着几分揶揄和调侃,“看来伤的不轻,连日子都忘了。”

 

乔洛洛知道他指的是那一亿聘金的期限已经到了,可她能怎么办?乔正国不肯还,难道她要去抢银行么?

 

想到那老畜生为了这笔钱,那般威逼恐吓自己,乔洛洛只能在心里狠得咬牙切齿。

 

忽然,额头一凉,冰冷的手指触碰上她的肌肤。

 

一股酥麻和沁凉的舒爽感袭来,耳边传来男人好听的声音,“你发烧了。”

 

乔洛洛浑身一震,下一瞬,整个人腾空而起。

 

闻良懿将她打横一抱,一脚踹开卧室门,朝楼下走去。

 

客厅里,乔正国正全心全意讨好着林锦阳,林锦阳话很少,只有遇到必须回答的问题,才会敷衍得应几声。

 

听见楼上的动静,他猛地站了起来。

 

客厅里的其他几个人也都站了起来,看到抱着乔洛洛下楼的闻良懿,乔正国脸色顿时一慌,而方柔和乔月然气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闻总。”

 

乔正国疾步走上前,“您……您怎么带洛洛下楼了?她还病着……”

 

闻良懿冷笑,“乔老还知道你女儿病着?发着高烧头上有伤,不但不请医生,桌上连一粒药都没有,您这是打算把我媳妇虐待致死么?

动漫关键词:饥渴老汉和寡妇的呻吟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