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把舌头伸进她腿间花缝 苏雪&老头扒开粉缝亲我下面

2022-05-17 15:00:19【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不过,是谁都没有关系,她现在需要解决的,是自己的事情。 于是,她反问道:“那闻先生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非要娶我?我们好像之前并不认识吧?” “因为,我需要一个人跟

不过,是谁都没有关系,她现在需要解决的,是自己的事情。

 

于是,她反问道:“那闻先生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非要娶我?我们好像之前并不认识吧?”

 

“因为,我需要一个人跟我结婚。”他回答得很干脆。

 

“那为什么非得是我?”

 

“因为你把第一次给了我,我想对你负责。”

 

乔洛洛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来。

 

她可不觉得,闻良懿是个会对女人负责的善人!

 

他嗤笑一声,微微眯眼,颇有几分运筹帷幄之势:“乔小姐,我觉得你很特别。”

 

“我?”

 

“你看,整个江州城的女人都怕我,只有你敢在我面前大呼小叫,还敢对我说不,我很喜欢你的性格。”

 

靠!这个闻二少爷的口味还真是独特啊!

 

乔洛洛竟然无言以对。

 

“而且,你很漂亮。”他站了起来,走到乔洛洛的面前,“我喜欢漂亮的女人,所以,乔洛洛,我娶定你了。”

 

在她还想继续反抗之前,汤叔又带着乔家的手下回到了病房。

 

乔父一看见她竟然跟闻良懿在一起,立刻换了一副面孔,点头哈腰地:“原来闻少也在这里,真是失敬失敬……”

 

“把你的女儿带回去看好吧,岳父大人。”

 

闻良懿口中说出来的岳父二字,充满了讥讽意味。

 

不过乔父却很为这两个字沾沾自喜受宠若惊,当场赌咒发誓,一定会把女儿看好,绝对、绝对、绝对不会耽误婚礼!

 

……

 

乔洛洛就这么被强行带回了家中,一关就是三五天,一直到她和闻良懿的婚礼当天。

 

“我不穿!我死都不会穿的!你们放开我!”

 

她歇斯底里地,撕碎了头纱,扔了捧花,却又被乔家的下人给绑回了房间。

 

“你今天就算是不从也得从!”继母方柔站在她面前,指挥着下人赶紧给她梳妆换婚纱。

 

乔闻两家的婚礼,来参加的宾客众多。

 

乔父欢喜得不得了,要知道今天的宾客里,有很多是乔家平时踮着脚尖也攀不上的高枝。

 

可是因为跟闻家做了亲家,现在反而轮到他们来捧乔父的马屁了。

 

乔父对此很是受用。

 

殊不知,这场婚礼,能来真心祝福的人有几个?大多数都是来看热闹的罢了。

 

他们都想看一看,全江州最赫赫有名的纨绔荒唐人物,究竟要娶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为妻。

 

乔洛洛被五花大绑着,脚上还拴上了铁链。

 

可是婚纱的裙摆很大,完全遮住了铁链,连脸都被头纱遮住。

 

是以宾客们能够看见的新娘,只是行动有些僵硬罢了,根本看不出太多的异常。

“新娘子出门了!”司仪喊了一声。

 

乔父亲手挽着乔洛洛的手臂,送她上婚车。

 

隔着一层头纱,乔洛洛咬牙切齿地问他:“乔立业,你配做一个父亲么?”

 

他脸上的笑容顿时凝滞。

 

“五年前,你为了利益卖掉了我一颗卵子,如今又为了攀附豪门,要将我卖给闻家,从小到大,除了利用,你可曾给过我一丝父爱?”

 

乔洛洛的声音并不大,隔得远的宾客根本就听不清。

 

可是这些话犹如针扎一般,刺进乔父的耳朵里。

 

他脚下一个趔趄,几乎要差点跌倒。

 

就在这时,闻家来接新娘的婚车到了。

 

“闻少,我这个女儿,从今以后可交给您了……”乔父稳住心神,卑躬屈膝地向着车里的男人打招呼。

 

然而,车门缓缓打开,出现的人却根本就不是闻良懿!

 

新婚之日,新郎居然不来接亲!这可是天方夜谭!

 

“你是谁?”乔父脸色一变。

 

来人穿着伴郎的衣服,手捧一束鲜花:“我是闻家管家的儿子,奉二少爷之命,来接乔小姐去婚礼现场。”

 

居然派一个管家的儿子来接亲!

 

宾客们顿时窃窃私语起来。

 

闻良懿的这一场婚礼,从发出请柬到正式举办不到一周的时间,十分仓促。

 

可是尽管仓促,却也足够盛大,给足了乔家排面。

 

先前人们还众说纷纭,想知道这位乔小姐究竟有多么国色天香,能让花丛浪子闻良懿也从了良。

 

却没想到,闻良懿会当众给新娘这样一个难堪!

 

“闻二少爷在哪里?”乔父问。

 

“二少今天和Lucia小姐有约,所以来不了。”

 

居然跑去跟一个三线明星约会,而放了自己的婚礼鸽子!

 

“乔家应该会生气,直接不嫁了吧。”有宾客揣测道。

 

然而,宾客们都猜错了乔父脸皮厚的程度。

 

他已经收了闻良懿一个亿,哪里有吐出去的道理,无论如何,今天他都要把女儿嫁出去!

 

“既然如此,那就辛苦伴郎先生了。”乔父笑盈盈地,把乔洛洛的手强行交到了对方的手里。

 

乔洛洛拼命想要挣扎,无奈双手双脚都被绳子固定住了,根本就动弹不了。

 

她只能像一尊木偶泥胎一般,被强行塞进了车里。

 

“闻良懿在哪里?他在干什么?”坐进婚车后,她立刻问道。

 

然而,车里无论是伴郎还是司机,都一言不发,根本就没有人回答她。

 

直到婚车开进闻家大宅的门之后,才上来两个女佣,一左一右架着她,把她送进了婚房。

 

“二少爷让您在这里等着,他怕您累着,婚礼后续的流程,就不必继续进行了。”一个佣人说完这话之后,也走了出去。

 

乔洛洛被松了绑,终于能够稍微活动一下手脚。

 

她观察了一圈这个所谓的婚房,布置得倒是挺像模像样,奢华程度令人惊叹。

 

只可惜,她根本就不想呆在这里!

她立刻往门口跑去,却发现房门早已被锁死。

 

乔洛洛犹豫了一下,又看向窗户。

 

窗户倒是没被锁上,然而当她打开窗之后,却发现楼下花园里,有三条猛犬被拴着!

 

要是她就这样跳下去,会不会摔个骨折还不好说,恐怕就要先被那三条狗给咬得死无全尸。

 

难道,就这样被困在这里出不去了吗?

 

乔洛洛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儿之后,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好歹是场婚礼,乔家那边那么多宾客人声鼎沸,为什么闻家却安安静静,不仅没有一个宾客,连一点声音都听不到?

 

闻良懿说了要娶她,此时此刻人又在哪里?

 

……

 

闻家偏院。

 

闻良懿身上穿着新郎的礼服,手中端着一杯香槟。

 

他的副手林锦阳走了过来:“总裁,都解决了。”

 

他将香槟一饮而尽,放到了桌子上:“那就把人都带进来吧。”

 

被押送进来的人,个个衣着光鲜,面带怒容。

 

他们是受邀来参加闻良懿婚礼的宾客。

 

“闻良懿,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二叔、三叔、王伯父、陆伯伯、舅妈和舅舅,这么久没见了,别来无恙啊。”

 

他唇角勾着一抹冷笑,与平日里那个玩世不恭的模样完全不同。

 

三年没见,这群人倒是日渐丰腴了,看起来日子过得不错。

 

他一想到病床上的那个人,却形销骨立,不由得眼底露出一丝恨意。

 

“请你们来参加我的婚礼,你们却在我面前大呼小叫,有失礼数啊。”

 

“你把我们关起来,又是什么礼数?”他那个二叔闻光雄怒道。

 

闻良懿转过身,扯下了墙上那块巨大的白布,露出一副黑白遗像来。

 

看见这遗像,那个女人先尖叫了一声,不敢再看。

 

“怎么,看见我父亲的照片都会害怕?舅妈,你晚上做梦的时候,会不会心虚做噩梦呢?”他冷冷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

 

“当年,你们怎么害死我父亲,怎么害得我大哥变成植物人,又是怎么害得我进了监狱,这些账,咱们一笔一笔,慢慢算。”

 

闻光雄站了出来:“闻良懿,你别信口雌黄!我们没有做过!你这是污蔑!我要让我的律师过来!”

 

“等上了法庭,自然有律师来找你们。”

 

闻光雄额头一阵冷汗,当年默与那件事,大家手脚都很干净,不可能被闻良懿抓住把柄。

 

“你……你有什么证据吗?”

 

林锦阳冷冷道:“若是没有证据,诸位董事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在闻良懿的示意下,林锦阳一样一样将他们做假账、买卖非法物资、贿赂有关部门的证据全部拿了出来。

 

众人的脸色,愈发苍白。

 

“是,没错,你们当初做的那些事,我的确没有证据。”闻良懿冷眼一一扫过众人,“可是你们贪心不足,以为把我弄进了监狱,就可以把持闻氏集团为所欲为,却不知道,为所欲为是要付出代价的。”

 

闻光雄后背一阵发麻,“良懿……默与的事情真的跟我们无关。”

动漫关键词:老头扒开粉缝亲我下面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