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人妻在卧室被老板疯狂进入_ 两个人的房间高清在线观看

2022-05-14 16:28:32【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容姝挺奇怪的。 傅景庭也算是个有才华的人,傅家也是豪门望族,怎么王淑琴就跟个乡村野妇一样? 她扯了扯嘴角:“麻烦您认清一件事,我跟您的儿子已经离婚,还有,我没拿你们傅家一

容姝挺奇怪的。

 

傅景庭也算是个有才华的人,傅家也是豪门望族,怎么王淑琴就跟个乡村野妇一样?

 

她扯了扯嘴角:“麻烦您认清一件事,我跟您的儿子已经离婚,还有,我没拿你们傅家一分钱。”

 

“你放屁!”王淑琴才不相信她的鬼话,十足不肯善罢甘休的架势,“你个穷逼哪来的钱来这种高档场所?还不是拿我儿子的,我告诉你容姝,你现在给我跪下道歉,我也不会原谅你!”

 

跪下道歉?

 

容姝简直要气笑了。

 

王淑琴这个极品女人,脑子就没正常过。

 

不值得她浪费时间,转身就要走。

 

可闹起来的王淑琴哪肯放过她?

 

“还想跑!”王淑琴伸手就朝着容姝后脑勺的头发抓去。

 

早有防备的陆起直接一把推开王淑琴,将容姝护在了身后。

 

陆起故意用了点力,王淑琴控制不住往后倒去,摔了一个狗吃屎:“哎呦我的妈呀!”

 

她抬头对上了陆起厌恶视线,直接坐地上哭喊闹起来,“还有没有天理啊!我一个几十岁的老婆子,居然被个臭小子打了!我不活了——”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很快把这里的总经理引来。

 

王淑琴连忙指着陆起,向经理告状:“就是这个小混蛋打了我,哎呦我的腰啊……疼死我了……”

 

她是店里的vip客户,没少花了钱,赵经理自然要帮持一些。

 

他神情严肃的扫过容姝他们,当视线落在黎川身上时,震惊了。

 

“大……”

 

话未出口被黎川打断:“她在说谎,不信你把监控调出来看一下。”

 

赵经理毕竟是走过大风大浪的,眼珠子一转,突然像是变了个人似的,点头哈腰的陪笑:“是是是,我这就去调监控。”

 

对于这一奇怪转变,容姝对黎川又多了一丝好奇。

 

他真的只是个山村里出来的贫困生吗?

 

当赵经理再次回来时,已经换了立场,对着王淑琴一阵无语:“我说阿姨,您还是先回去吧,不然警察就要到了。”

 

王淑琴一愣:“什么警察?”

 

赵经理没好气的指责她:“监控里明明是你先动的手,你怎么说是人家打得你?照你这么闹下去,警察肯定要来啊,来了一看监控,还不得定你个故意颠倒是非的名头啊。”

 

王淑琴一听可不得了,“凭什么啊!”

 

见她依旧胡搅蛮缠,陆起气笑了,向王淑琴一顿讽:“您这么大岁数怎么就这么不要脸呢?我家宝贝在你们家被你故意磋磨,现在跟你渣男儿子离婚了,你还揪着不放?别以为你是老女人我就不打你,把我惹急了,弄死你这个老狗!”

 

王淑琴被陆起吓得一愣一愣的,咬了咬牙,只能不甘心先走。

 

陆起切了一声,嗤笑:“欺软怕硬的老东西,恶人自有恶人磨。”

 

他的手机忽然响起,接听后,那边不知说了些什么,使得他下意识看向容姝。

 

她挑眉:“你这么看我,是跟我有关?”

 

“我一个朋友说,他看到了张助理在查,六年前顾漫音车祸的路边监控!”

 

他说完,容姝脸冷了下来。

 

黎川见她脸色不对劲,扭头看向陆起打听:“什么监控?”

 

陆起带着毫不掩饰的怒气,冷哼:“还不是顾漫音那个蛇蝎女人,醒来后知道宝贝儿嫁给了傅景庭,心生妒忌,报复心重,故意扭曲事实,非说她的车祸是小晴晴因妒忌撞的她,傅景庭那么聪明的一个男人,竟然看不出这是谎言?真够无语的。”

 

黎川低眉沉吟了下:“先不说这么久了视频文件还在不在,就算傅景庭运气好拿到了,又有什么用?”

 

“也对。”陆起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顾漫音那个黑心种连这么没谱的谎言都能说出口,那她会不会造假视频对付你?“

 

容姝突然就笑了,笑容未达眼底:“我本来打算,既然都跟傅景庭离婚了,以后就井水不犯河水,看来是我太天真,偏偏有人不放过我。”

 

顾耀天跟父亲被冤枉有关系,他的女儿一醒来又往她头上扣杀人的罪名。

 

真不愧是父女俩!

 

当她软柿子么。

 

容姝勾了勾嘴角,笑颜如花,“顾漫音如果不作妖,我自然不会怎么样,但她要是想害我,我会让她明白,我也不是吃素的

办公室内,傅景庭曲着食指在桌面上有节奏的敲打。

 

他似乎在等什么。

 

又过了五分钟左右,张助理回来了,“先生,虽然有些波折,但还是查到了。”

 

男人眼皮缓缓抬起:“什么波折?”

 

“迎宾路那条街的监控早就被覆盖过了,又是六年前的视频录像并不容易找,之后来了一个修电脑的人告诉我说他有,他说六年前那场车祸事件很大,他当初保存了下来,知道我在找录像,就来给我了。”

 

张助理说完之后,小心翼翼看向先生:“视频上顾小姐的车,确实是被另外一辆蓝色轿车撞到的,您要看吗?”

 

当年容姝开的就是一辆蓝色奥迪。

 

“不用。”傅景庭面色淡淡的,继续叮嘱:“把东西给我,然后安排一下那个人,不要让他出去乱说。”

 

“明白。”

 

张助理跟了先生多年,自然清楚他的意思,很显然,先生并不打算公开这件事,也不想让前太太为此事坐牢。

 

傅景庭盯着手里的钢笔陷入了沉思。

 

过了会,他拎起外套,回到了傅公馆。

 

刚到大厅,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欢声笑语。

 

王淑琴跟顾漫音不知说到了好笑的事情,气氛十分融洽,连平日里调皮捣蛋的傅景霖也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玩手机。

 

王淑琴注意到门口,连忙起身:“景庭回来了。”

 

顾漫音也跟着站起来,温柔端庄。

 

傅景庭点了点头,把外套交给佣人,“你们在说什么,这么开心?”

 

顾漫音看了眼王淑琴,抿唇微笑:“阿姨在跟我说你小时候的事儿呢,我听着有趣。”

 

王淑琴假装生气:“顾漫音呀,叫什么阿姨?你可是我未来的儿媳妇,喊我一声妈也应该呀。”

 

顾漫音脸皮染上红晕,羞涩的看向男人:“还早呢。”

 

“都是一家人,别害羞嘛,妈说的对不对,阿庭?”王淑琴故意逗趣他们两个,连一旁的顾小霖也是时候的插了一嘴:“我以后也不能叫漫音姐了,得改口叫嫂子喽!”

 

顾漫音的脸蛋更红了。

 

傅景庭叹了口气:“妈,你们别逗顾漫音了,她面皮薄。”

 

王淑琴好笑:“你看你,媳妇还没进门呢就护的不得了,好啦好啦,我不打扰你们两个相处了,妈去外面跟一些老姐们唠唠家常。”

 

傅景霖也有很有眼色的嘿嘿一笑,暧昧的眨眼:“大哥,我也不当电灯泡咯。”

 

他们走了后,只剩下两人。

 

顾漫音走上前,握住了男人的手,欲言又止,“景庭,我爸最近总是问我车祸的事情,是不是你跟他说什么了?”

 

傅景庭摇头:“没什么。”

 

“我爸爸好像知道了跟容姝有关,可是我没有告诉过他呀?太奇怪了。”顿了顿,她叹了口气:“我已经原谅容小姐了,并不想追究。”

 

“你不恨她?”

 

“不恨了,她也是个可怜人,她一定很爱你,才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举动。”顾漫音像是个善解人意的解语花,令人十分舒适。

 

傅景庭摸了摸她的头发,目光深邃,“漫音,你总是这么善良,大学时候的你也这样,我还记得,当初你信里提起过小时候救起了一只小老鼠,放在床上养着,你父亲差点因为这个事儿气背过去。”

 

说到这,他嘴角也勾了起来:“有趣。”

 

顾漫音笑容僵了一下,很快收拾好表情,“提以前的事干什么,那些都是黑历史,对了,我听小霖说,老夫人最近身体有些不太好,我想去看看她老人家。”

 

想到祖母对他的冷淡,傅景庭沉吟了片刻,“明天带你去。”

 

“好。”

 

直到男人上了楼,顾漫音才拿出手机拨通了某个电话,“怎么样了?”

 

“大小姐,事情已经办好,下一步怎么做?”

 

“宴会的前一天,我要看到热搜。”

 

“明白。”

下午一点左右,王淑琴阴沉着脸回来了。

 

傅景霖在打游戏,见状随口问了一句:“妈,谁惹你生气?”

 

王淑琴把包扔到沙发上,气呼呼的坐下:“都怪那个该死的容姝!”

 

“谁?”傅景霖连忙放下游戏机,凑过来:“妈,你去见她了?”

 

“我吃饱了撑的见她干嘛?还不是上次在奢侈品牌广场,她跟那两个情夫合起伙来欺负我,也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我今天跟朋友去买东西,保安竟然不让我进去了?说什么我进了黑名单!”

 

王淑琴气的几乎将牙齿咬碎,愤恨的继续道:“我们一共去了五六个富贵太太,别人都进了,偏偏就是不让我进?气死我了!你是没看到其他太太们看我的那种目光,就好像我是什么下等人一样,我恨死容姝那个小贝戋人了!”

 

也许是她的声音太大,傅景庭跟顾漫音从楼上一起下来。

 

“怎么了?”

 

傅景庭系着手腕上的扣子,他穿了一件蓝灰色衬衣,显得格外精神。

 

顾漫音也像是精心打扮过得一样,纯白裙子,温柔如水。

 

王淑琴又把事情简单跟他说了一遍。

 

傅景庭微微皱眉:“我跟她已经离婚,你没事不要去招惹她。”

 

容姝并没有别人认为的那么简单,自己母亲的性格他也很清楚,未免她以后惹上麻烦,他才会提醒。

 

可王淑琴心里不平衡了,撇着嘴:“是她先招惹我的好不好。”

 

顿了顿,见两人要出门的样子,连忙看向顾漫音,笑道:“顾漫音呀,你们这是要去哪呀?”

 

顾漫音微微笑了笑:“听说老夫人病了,所以我们去看望一下。”

 

王淑琴翻了个白眼:“病就病呗?去看她干嘛?我说……”

 

“妈。”傅景庭目光沉沉的打断了她的话,明显不悦了:“她是祖母。”

 

王淑琴知道儿子不喜欢她讲老太太的坏话,没敢继续说下去,干笑一声:“那你们早点回来啊,我让佣人做了顾漫音最爱吃的莲子羹,补身体的。”

 

顾漫音道了谢,随着傅景庭出门了。

 

容姝毕竟是照顾过老夫人的人,相处几年感情自然不浅。

 

顾漫音虽然是她孙子的心头好,但也抵不过姝儿在她心里的位置。

 

所以,傅景庭一看就看出了老夫人对顾漫音的疏离。

 

他明知道原因,却还是带着顾漫音过来了。

 

无非是想让顾漫音跟老夫人熟悉一下,毕竟顾漫音是他将来的妻子。

 

“祖母,这是我特意给您准备的营养补品,您收下。”顾漫音表现的像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一举一动都让人挑不出错。

 

老太太侧卧在贵妃椅上,神色却是淡淡的:“现在叫我祖母还早了点,等你们结婚以后再叫吧,还有,我这把老骨头了可不敢乱喝别人送的东西,你还是拿回去吧。”

 

顾漫音有些难堪,咬着唇,求救似的看向身边男人。

 

傅景庭帮她解围:“祖母,这是顾漫音的一份心意。”

 

到底是阅尽千帆的老太太,瞥了她一眼,就知道对顾想什么,“嗯,是挺有心的,都把我孙媳妇挤跑了。

动漫关键词:被老板疯狂进入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