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晚上吃你的两个小馒头|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把腿扒开

2022-05-14 16:24:05【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再次回车上,她又成了优雅自信的容姝。 陆起轻笑:“小金库今天来了几个品相不错的,要不要过去看看?” 小金库取自“销金窟”谐音,娱乐畅快大肆消费的场所。

再次回车上,她又成了优雅自信的容姝。

 

陆起轻笑:“小金库今天来了几个品相不错的,要不要过去看看?”

 

小金库取自“销金窟”谐音,娱乐畅快大肆消费的场所。

 

容姝无语:“你没事吧哥哥?我才刚恢复单身。”

 

他眨眨眼,故作神秘:“其实是有个人要见你。”

 

“谁?”

 

“这个人你也认识,你去了就知道。”

 

容姝沉吟片刻,点头:“好吧。”

 

陆起在小金库有专属包间,两人进去后,沙发上的人也站起身看了过来。

 

他大约二十岁出头,个子极高,棱角分明的脸上,眉目有些锋利,看到她后,一抹亮光自眼底划过。

 

“姐,我们又见面了。”

 

眼前的年轻男子,让容姝倍感熟悉,可又想不起在哪见过。

 

“你忘了?六年前你跟你爸在江县,不是资助了一个贫困生吗?”

 

经陆起这么一提,容姝这才恍然大悟。

 

“你是……黎川?”

 

年轻男子原本锋利的眉眼顿时柔和下来,嘴角扬起一抹迷人的笑容:“是我。”

 

黎川是个十分健谈的人,容姝从陆起口中得知,黎川现在是个当红模特,早已经脱离贫困山区,成了海市杂志上常出现的名人。

 

容姝曾满心都是傅家,很少去关注那些娱乐项目,如今一想曾经的小可怜变成白天鹅,既欣慰又感叹。

 

聊了一会,三人准备离开。

 

可刚一路过吧台,一个绿色酒瓶朝着容姝头上飞了过来。

 

让人意外的是,黎川动作比她还要快,先一步将她护在怀中,哐当一声,酒瓶重重砸到了他的后背。

 

“你没事吧姐?”

 

容姝十分感激,连忙检查他后背,幸好没受伤,冷着脸把视线转向瓶子飞过来的方向。

 

一看,竟然是傅景霖!

 

“死女人!你竟然背着我哥出轨!”

 

傅景霖跟一群狐朋狗友喝酒,早就看到容姝跟两个男人进了包间,半天才出来,也不知做了什么见不得人勾当,见他们有说有笑,脑子一热就把手里瓶子扔了出去。

 

陆起挽起袖子就要上前:“嘿!这小子是不是欠揍了。”

 

容姝拉住了陆起,“我来。”

 

她一步步走到傅景霖面前。

 

傅景霖撇嘴:“瓶子又没砸到你!”

 

容姝面无表情,平静目光无端的让人害怕:“我有些话很早就想跟你说了。”

 

“什么?”

 

“你知道你有多让人讨厌吗?我嫁给你哥六年,你从来没叫过我嫂子,张口闭口死女人这个称呼,你上学我要照顾你,你放学我还要照顾你,平日里不是对我指手画脚,就是出言不逊,你念了十七年的学,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

 

傅景霖听她骂自己,眉毛一横,“你这个……”

 

“闭嘴。”容姝严厉打断了他,继续说:“我跟你哥已经离婚,跟你们家没有任何关系,我跟谁在一起是我的自由,你没资格,也没权利过问,如果你继续挑衅我,不好意思,你这个未成年就要进局子一趟了。”

 

傅景霖涨红了脸,所有的话都堵在了喉咙。

 

容姝不再理会他,转身离开。

跟陆起与黎川道别后,容姝回到了父亲的老宅。

 

房子里到处都是灰尘,已经很久没打扫了。

 

容姝带上围裙开始收拾。

 

从沙发底下,她发现了与傅景庭的结婚照,照片上的她笑颜如花,而身侧的傅景庭一脸冷漠,眉宇间尽是不耐。

 

旁边还放着她写过的笔记。

 

日记上记载男人喜欢吃的东西,用的东西,一系列等爱好。

 

她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傅景庭的身上,她努力的想经营好这段来之不易的婚姻,可现实却给了她一记响亮耳光。

 

眼眶内酸溜溜的,容姝抬头,逼自己把眼泪咽下去。

 

短信铃声打断了她,拿起来一看,是黎川发来的。

 

【姐,六年前你帮我,六年后我帮你,放手去做,我就是你的后盾。】

 

容姝心底暖流划过。

 

虽说黎川是真心想要报答她,可她并不想依赖任何人,自从跟傅景庭结婚后,为了当一个好太太,她收起了所有脾性,差点忘了,曾经的她有多潇洒。

 

拿起电话,容姝拨通了那个号码。

 

“容姝,你又想干什么?”那头是傅景庭漠然的声音。

 

她的声音同样没有温度,仿佛当他陌生人,“明天周一,记得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

 

傅景庭皱眉:“你……”

 

那边不等他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男人死死捏着手机,目光发沉。

 

“景庭,谁给你打的电话?”卧室内的床上,顾漫音疑惑的看向阳台这边。

 

傅景庭把手机收起来,若无其事的走过去,给她压了压被子:“没什么,你先把药喝了。”

 

顾漫音苍白的小脸让人心疼,她握住男人的手,可怜巴巴的撅嘴:“中药汤子太苦了,味道呛的我心里难受。”

 

傅景庭挑了下眉:“记得咱们做笔友时,你不是说过你不怕中药吗?乖,把药喝了才能痊愈。”

 

他也只是随意一说,却没发现顾漫音的眼底闪过什么。

 

很快,她又扬起小脸,大眼睛水汪汪的:“嗯,我听景庭的。”

 

顾漫音昏迷了六年,身体瘦弱,面无血色,性格还停留在上学时期。

 

这样的她让男人心疼:“下次我让张助理把中药换成西药。”

 

顾漫音嫣然一笑,搂着他手臂撒娇:“景庭对我最好了!”

 

离开房间后,傅景庭下楼,王淑琴端着一碗人参汤过来:“漫音好点了没?”

 

“她刚喝完药,正在跟她父母通电话。”

 

王淑琴笑了笑:“景庭,人家漫音的父亲是三盛集团的董事长,他同意咱们把漫音接过来,也是变相答应你跟漫音的婚事呀,咱们家可不能怠慢了漫音。”

 

看着母亲对顾漫音体贴照顾的样子,傅景庭突然想起了去年容姝感冒生病那次。

 

当初王淑琴在楼下发火摔东西,容姝拖着病容下来做饭。

 

心里刚有那么点复杂,傅景庭就掐断了,先是撞倒顾漫音,又趁人之危,费尽心机的嫁过来,全是她咎由自取。

 

王淑琴左右瞧了瞧:“小霖哪儿去了?一整天不见影。”

 

刚说完,就听大门‘砰’的一声被人推开,傅景霖阴沉着脸,带着满身怒意回来了。

 

“小霖,你怎么了?”王淑琴赶紧放下碗,凑到小儿子身边查看。

 

傅景霖挥开她的手:“我没事,妈。”

 

随后,他看向自己大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哥,我今天在酒吧看到容姝了,她跟一个男模特走得很近,关系不一般。”

 

傅景庭脸色一冷:“跟谁?”

“好像叫什么黎川,旁边还有陆起那个讨厌的家伙。”

 

“什么?她竟然敢出轨!”王淑琴气的脸色发黑,尖锐着嗓子咒骂:“她还要不要脸啊!她在哪?看我不撕烂她!”

 

“容姝说跟我哥已经离婚了!”见大哥脸上阴沉的可怕,傅景霖又问了句:“她说的是真的?”

 

傅景庭一直抿着唇,脸色沉沉的没说话,显然是默认。

 

王淑琴不知道想到什么,愣了下,随即脸上有了笑意:“离婚了才好呢!算她识趣!在我心中只承认漫音是我的儿媳妇,她算个什么东西!”

 

不知怎么回事,王淑琴咒骂的话,听在傅景庭耳中分外刺耳,“不要再说了。”

 

他拎起一旁外套,离开了宅子。

 

傅景霖怔怔看着大哥背影:“妈,容姝真的不再回来了吗?”

 

王淑琴冷哼一声:“她敢!就算她要离婚,也别想分我儿子的一分钱!”

 

傅景霖没说话,低着头不知道想什么。

 

忽然,他发现有一束视线盯着这边,下意识抬头看去。

 

顾漫音静静的站在栏杆前,不知道多久了。

 

对上他惊讶的目光,顾漫音轻轻一笑,声音格外温柔,“小霖弟弟。”

 

听妈说过,顾漫音是商业大佬的独生女,对大哥的事业很有帮助,而容姝只是个无父无母的小孤女,只会花大哥的钱。

 

高见立下。

 

傅景霖对顾漫音露出友好笑容:“顾漫音姐。”

 

……

 

第二天,容姝一大早起来特意打扮。

 

她把衣柜里那件黑色紧身连衣裙拿出来穿上,曾经有一次她穿出去给傅景庭看,被他说难看,从那后她再也没穿过。

 

如今她不但穿上了,还画了个精致妆容,搭配姨妈色口红,气场两米八。

 

傅景庭跟她一起到的民政局。

 

容姝皮笑肉不笑的勾着唇:“走把傅先生,我忙的很,咱们得速战速决。”

 

傅景庭扫了眼她脸上笑容,目光沉沉,“这么着急,是为了那个男模?”

 

容姝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才知他误会什么了。

 

但她并未解释,而是似笑非笑的挑了下眉:“我私人的事,傅先生没有权利过问吧?”

 

傅景庭不喜欢她这种态度,好似他是个无关紧要的人。

 

“你喜欢他?”

 

见他还在追问,容姝有些不耐烦:“没错,我就是喜欢,现在满意了?那么傅先生,我们可以离婚了吗?”

 

傅景庭唇瓣抿成直线,俊美的面容上笼罩着一层寒霜。

 

既然她这么着急,那他成全她。

 

民政局办理手续只用了几分钟。

 

容姝看着手里的离婚证,眼眶突然发涩。

 

从今以后,两人再也没有关系了,她再也不用为了他委曲求全!

 

深吸一口气,她把所有痛苦用力咽下去,再抬头,嘴角笑容明媚。

 

就在这时,一亮黑色的迈巴赫停在她身边。

 

一双大长腿从车上下来,紧接着是穿着一身夹克的黎川,俊美锋利的眉眼看到她后,迷人的笑意弥漫上唇角:“我来接你。”

 

容姝愣了一下:“陆起不是说要来吗?”

 

“他去小金库包场,说晚上要给你庆祝一下,让我先来接你。”

 

他很主动的把她的包包拎过来:“姐,先上车,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动漫关键词:晚上吃你的两个小馒头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