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还没进门就忍不住开始了||我的好妈妈1中文字幕

2022-05-14 16:21:22【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起——”“落——”“封馆——”一捧捧的黄土落在黑漆漆的棺木上,漫天飞舞的白色纸钱。叶定权挺拔如松的身

“起——”

“落——”

“封馆——”

一捧捧的黄土落在黑漆漆的棺木上,漫天飞舞的白色纸钱。

叶定权挺拔如松的身姿宛若钉子一般扎根其中,他幽深的黑瞳一瞬不瞬的盯着渐渐被掩埋起来的棺木,没有焦距。

如果此时有人去握他的手就会发现,他的手冰凉的几乎没有温度,微微颤抖。

短短的几日,他竟消瘦的厉害,两颊深陷,眼窝青黑,似是一阵风吹过就能将他吹倒似的。

柳轻眉心里恨极,脸上的神色却是越发的柔顺,扶住叶定权的胳膊,“定权,思楚已经去了,你再难过也于事无补,还有好多大事等着你去处理,你要保重自己的身子啊。”

叶定权转过黑漆漆冰冷的眼睛,眼光淡漠又陌生,推开她抬脚走开。

关怀被毫不留情的无视,柳轻眉脸色乍红乍青,难看极了,恨恨的瞪着周围朝她投过来探究的眼神,咬牙厉声道:“都看什么看!”

众人忙收回视线,忙碌起来。

副官目送走了叶定权,抬步走到柳轻眉身边,欲言又止道:“太太,如今朝中政局不稳,少帅这个样子……”

柳轻眉忍着满腔的火气,压下冲口而出的恶语,柔声道:“副官有何高见,不妨说来听听?”

这副官虽资历浅,却是叶定权的左膀右臂,她不能得罪。

副官贴近柳轻眉耳边,压低声音道:“不如……”

柳轻眉眼睛蓦然一亮,嘴角不可抑制的朝上翘起来,欢喜道:“此事若成,轻眉必不忘副官大恩。”

副官谦虚的摆摆手,推辞道:“哪里那里,太太严重了,属下也是为了少帅身体着想,不敢当太太的谢。”

柳轻眉也不再多说什么,心里拿定了主意,也在这地方呆不下去了,定权都走了,她还呆在这里给谁看。

嫌弃的拿起帕子掖了掖唇角,迫不及待的便回了少帅府。

此番,她必要一举成功!

柳轻眉上了二楼,果然见到叶定权在书房喝酒,瓶瓶罐罐的洋酒瓶乱扔了一地,她悄悄的关上门,瞅了一眼西洋钟,嘴角勾起意味不明的笑。

深夜,如水的月光从玻璃窗外倾泻而下,叶定权醉倒在羊绒地毯上,脸色酡红,手里还拿着酒瓶。

“吱呀——”

房门被轻轻推开,一抹曼妙的身影踩着高跟鞋朝他款款而来。

“白思楚……”叶定权呢喃。

他醉眼迷离的想要坐起来,看清楚眼前的人影,脑袋却晕沉沉的。

“定权。”柔柔的女声轻唤。

叶定权跌跌撞撞的扶着沙发站起来,醉眼迸发出耀眼的亮光,“白思楚!是你吗?我就知道是你,你没死!”

他脚下踉跄,急忙的想要冲过来看清楚眼前的人儿,腿脚却不听使唤,幸亏那人儿及时扶住了他,一股馨香便钻入鼻息。

是茉莉香,她最喜欢的香水味儿!还记得以前,她每次来见他,身上都是这种淡淡的香味。

酸涩顿时涌上眼角,他紧紧的抱住眼前纤细的人影,贪婪的埋首汲取她久违的香气,语调颤抖:“思楚,我的思楚,我的思楚。”

柳轻眉一口银牙咬碎,恨的发狂。

践人!那个践人!她就知道,叶定权心里一直还在惦记那个践人!

“定权,是我,我是思楚啊,我好想你。”忍着屈辱,柳轻眉柔若无骨的手掌轻轻的划过叶定权的胸膛。

一颗一颗的,揭开他衬衣的纽扣。

精壮的肌肉慢慢的暴露在如水的月光下。

“思楚好想你。”魅惑的声线继续在叶定权的耳边蛊惑,纤细的手指动作轻柔却迅速。

好似迫不及待。

叶定权迷离着醉眼,眸中神色痴迷,伸出修长的手指慢慢的抚摸上女人的脸颊,“思楚,不要再离开我。”

衬衣,被扔在地下,女人柔软的手掌划过他的胸膛,带起一阵酥麻的战栗,忽然,叶定权神色一怔。

思楚的指腹有一道凸出来的疤痕,是当年他带她去河边玩耍时不小心划破落下的,可这个女人的指腹光滑——

此时女人的手指搭上他的皮带,正要解开,叶定权迷离的醉眼蓦然清明,仿若利刃。

“柳轻眉!谁准你打扮成白思楚的样子的!”他狠狠的一把推开抱着她的女人,凶狠的掐住她的脖子,像要杀了她似的。

柳轻眉后背撞在墙上,被叶定权的大掌掐住脖子,脸色涨的通红,行色狼狈。

就差一点就成功了。

“定权……你松开我,我要喘不过气了。”柳轻眉扒住他的胳膊,哀戚的求饶,“我爱你啊,我太爱你了,可是你心里只有白思楚那个践人,我能怎么办?我能怎么办!”

叶定权不为所动,面色森然,冷漠狠厉的模样一如当初对待白思楚一般,“谁给你的胆子假扮白思楚?谁准你碰她的衣服?柳轻眉,是不是我对你脾气太好,才让你忘了我是什么人?”

平日里,柳轻眉要做什么他都不会去干涉,甚至是放纵,因为她当年的救命之恩,他不得不忍受着她。

不过漠不关心,当作一个摆件,花些钱而已,这些他统统都不在乎。

可是今天,她踩到了他的底线。

“定权,我爱你啊!你就不能回头看看我,我爱了你这么多年,为什么你就是看不见!”柳轻眉哭喊,状若癫狂,“白思楚已经死了!她死了!”

“住口!”叶定权凶狠的将她狠狠甩到地上,双眸狠厉,脸上布满寒霜,“你再多说一个字,我就杀了你!”

柳轻眉重重的摔在地板上,痛的她倒吸一口冷气,心中更加恨的要滴出血来。

“为什么你宁愿喜欢那个背叛你的践人,都不肯回头看我一眼!难道你忘了她跟白城南苟且的丑事吗?那样的践人,你为什么还忘不了,为什么?!”柳轻眉爬过来,抱住叶定权的腿,歇斯底里,“只有我才是真正爱你的,只有我才不会背叛你啊!”

柳轻眉的每一个字都像是钉子,字字钉在他鲜血淋漓的心上,霎时,他像是被戳破了气的气球,凄惶破败。

是啊,她爱的是白城南,即使是向他低头,也是为了白城南,可是,即使如此,他该死的还是爱惨了她。

可现在,纠结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她死了,和白城南一起死了,再也不会来纠缠他了。

明明是该高兴的,可他,只感到满心的荒芜,世界一片灰暗,再也透不进一丝光芒。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不要再耍什么小手段,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叶定权疲惫的闭了闭眼,冷漠不带丝毫感情的斜睨她,“好好当你的叶太太,我保你荣华富贵,若是再肖想些不属于你的东西,莫怪我狠心,这几年,我欠你的也该还清了。”

说完他抬步毫不留恋的摔门而出。

一出房门,就看到副官正从楼梯上来,“这么晚了,有事吗?”

副官飞快的从门缝看到嘤嘤哭泣的柳轻眉,收回视线,道:“少帅,中央发来加急电报,总统病重,怕是时日无多了。”

叶定权蹙眉,神情凝重,沉声道:“有人不安分了吗?”

副官垂首,肃然,“少帅英明,总统病重的消息一出,其他几个地区的军阀都蠢蠢欲动,私下暗自练兵,怕是,都有一争那个位置的心思。”

叶定权眸色更加深沉,眼神凌厉如刀,嗤笑:“总统没有子嗣,什么阿猫阿狗都想来分一杯羹。”

“除了那几个人,还有什么人?”

“是有其他消息,可是还不准确,属下不知当讲不当讲。”副官愣了愣,迟疑道。

“说。”

“据我们的线人反馈回来的情报,清室余孽似乎也蠢蠢欲动,私下联系一直想恢复皇权的旧派老臣。”

叶定权揉了揉发痛的额角,冷笑:“不知死活,怕是他们还是做着当皇帝的白日梦,乌合之众,不足为患,不用管他们,派人盯着就是,有什么事及时汇报。”

“是。”

“再有,传我的令,让军队都操练起来,备战!”叶定权冷肃着面容,铿锵沉声道。

副官应了一声,瞄了眼叶定权,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事?”叶定权疑惑的看他。

副官抱拳垂首,低声道:“少帅,这本是您的私事,属下本不该多说,可是,如今属下不得不以下犯上,劝少帅一句。”

叶定权挑眉,神色冷下来。

副官头皮发麻,硬是盯着他压迫的眼神道:“少帅乃一方霸主,护我万千将士周全,可是,到如今却是连一个子嗣都无,底下的将士,怕是心有惴惴。”

他的话没说完,余下的意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叶定权回头,朝房间里望了一眼,又转回头玩味的打量着副官,冷冷道:“清朝都亡了,什么子承父业的老思想也该改改了,副官,你这手是否伸的有点儿长了。”

副官诚惶诚恐的跪下请罪:“少帅,属下逾矩了。”

“下不为例,如果再让我听到这种话,你这个副官就换个人当吧,本帅手下不需要替本帅拿主意的兵。”叶定权徒然冷声呵斥,毫不留情面。

副官冷汗顿时渗透了脊背,心里暗恨自己多事,暗暗祈祷太太不要把他给供出来。

“属下还有一事禀报。”幸亏他留了一手,转移话题,“刚刚收到消息,上任总统之子,找到了。”

叶定权惊讶,“在哪儿找到的,是真是假?”

副官摇头:“这上任总统之子十分神秘,只听说是在我们管辖下找到的,生了重病,还不知能不能活。”

“我知道了,底下兵先操练着,以备不时之需,依我看,如果此消息属实的话,那几个再有野心,恐怕到头来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叶定权思量了下,蹙眉冷笑,“咱们就看着他们折腾吧,按兵不动。”

副官领命,胆战心惊的匆匆退了下去,出了门,才感觉到自己后背出来一身冷汗,发誓再也不乱插手少帅的家务事,太可怕了。

此时政局未明,平静的表象下暗流涌动,就算是不为了自己,为了手下跟着他卖命的士兵,也不容许他再颓废下去。

强打起精神,叶定权联系了本地几大豪强去饭店共商大事,这些个豪强,平时看起来只是有些钱,手中并无权势,但只要一打起仗来,没有他们资金的支持,想成事也难。

眼看战乱将起,他得去敲打敲打他们,不至于后院起火。

叶定权一连是数日未归,城里的百姓照常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舞厅夜夜笙歌,纸醉金迷,总统的离世,权力中心的震荡仿佛对寻常百姓没有什么意义。

除了报馆每日关于哪里又打仗了,谁和谁和谈了的新闻,一切如旧。

只有柳轻眉夜不能寐。

那日之后,叶定权再也没有回来过少帅府,她从一开始的愤愤不平,到现在惴惴不安,后悔像是一颗种子在她心里生根发芽。

她还是太着急了,明知道叶定权的心思全都在白思楚那个贱人的身上,她只要再等等,等到他忘记那个贱人。

午时,阳光正好,柳轻眉踩着高跟鞋从车里下来。

好话说尽,她才从副官那里打听到,今日,叶定权在这御膳斋请客。

“你们回去吧,三个小时后来接我。”她抿了抿唇,挥挥手打发了司机。

其实她心里没底,不知道叶定权会不会给她面子,让她留下来,她只能赌,赌他还心存愧疚,不忍在外人面前落她的脸面。

柳轻眉走进酒店,叫来了经理,“叶少帅今日请客,不知是在哪个包厢?”

酒店经理却不耐烦的招来了保安,嗤笑她:“以后碰见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直接轰出去,少帅是什么人,什么阿猫阿狗说见就见的?”

柳轻眉脸色骤变,难看的像开了染坊,怒道:“瞎了你的狗眼!我是叶太太,少帅的夫人,你不想要命了!”

“你是少帅的夫人?呵,你是少帅的夫人会不知少帅在哪个包厢请客?”酒店经理冷笑连连,十分不耐烦的挥手赶苍蝇似的,“赶紧轰出去,别扰了少帅兴致。”

柳轻眉脸色乍红乍白,张了张嘴竟是说不出辩驳的字眼来。

她虽然名义上是叶太太,可叶定权从未在公开场合承认过她的身份,没有人认识她,只空担了一个名头。

穿着红色制服的阿三钳住柳轻眉的手臂,把她向外拖,柳轻眉狼狈的柳眉倒竖,正要呵斥。

“对不住对不住,我家小姐思慕叶少帅成疾,脑袋出来问题,我这就带她回去。”

一个低眉哈腰,仆从打扮的男子连连道歉,架住柳轻眉就往外拖。

“脑子有问题就把人看好了,别放出来吓人。”

“对不住对不住……”

柳轻眉一脸懵比,被陌生男子看似搀扶实则拖拽到外面的小汽车上,她才反应过来,心中大骇,她根本不认识这个人!

“你们要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竟敢绑人,还有没有王法了,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柳轻眉慌乱的厉呵,色厉内荏,心内却怕的咚咚跳。

“知道,叶少帅的新夫人嘛,想当年也不过是个伺候人的丫头罢了,老子抓的就是你!”男子一改刚刚低眉哈腰的模样,眼神凶狠轻蔑。

“住口!”柳轻眉大怒,她平生最恨的就是被人提起曾经是白思楚贴身丫鬟。

那个女人已经死了,她是叶少帅的太太,再不是那个给白思楚端茶倒水的卑微侍女!

柳轻眉被蒙上眼睛,一路颠簸,不知过了多久才被人毫不留情的推下车。

她踉跄几步,膝盖被狠狠的踹了一脚,跪在地上,“少爷,柳轻眉带到。”

“做的很好,回去找财务多支一个月的工资,说是我吩咐的。”

一道凛冽的男声从柳轻眉的头顶传来,她心跳如擂鼓,莫名的觉得这声音异常熟悉,好似在哪里听到过。

难道是仇家?

柳轻眉来不及细思,惊恐的求饶道:“这位壮士,我是叶定权叶少帅的太太,我有很多钱,我给你们钱,你们放过我吧。”

男声冷笑一声,声音离她更近了一些,一把冰冷冷的匕首贴在她的脸上,“钱?我可不缺钱,我缺的,是你的命。”

男人的声音越发的熟悉了。

动漫关键词:我的好妈妈1中文字幕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