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幸福的一家1—6阅读小说*白天叫儿子晚上叫老公

2022-05-14 16:20:27【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医馆的大火,第二天凌晨才被扑灭,并且上了当天的日报。详细的报道了这场大火的发生的过程,结局,结尾还配上了火灾现场的照片,并且说明,这场意外失火,一共造成三名医师受伤,以及一对白

医馆的大火,第二天凌晨才被扑灭,并且上了当天的日报。

详细的报道了这场大火的发生的过程,结局,结尾还配上了火灾现场的照片,并且说明,这场意外失火,一共造成三名医师受伤,以及一对白姓兄妹过世。

但这个意外插曲,并没有激起什么水花,就这样被其余的新闻无声淹没了。

生活就这样继续着,少帅府里,一切如旧,平静无波。

除了柳轻眉。

虽然白思楚与白城南都死了,她不用再担心叶定权的心绪受人影响,但她在叶定权心中的地位,却也没有因此而拔高或者改变。

叶定权待她温和有礼,但也仅限于这样。

而这些,都只是因为她在三年前,侥幸为叶定权挡了一颗子弹,他为了还清人情,才这样纵容宠爱柳轻眉。

柳轻眉少帅夫人的名号,其实只得到了叶定权的默认,并未公开承认。

九月入秋,柳轻眉的生辰快到了。

入夜,柳轻眉端着燕窝,轻轻敲开叶定权的书房门。

“定权,已经很晚了,你还不休息吗?”她缓步走近,眉眼温柔,满含担忧。

叶定权翻阅着公文,并未抬头:“你先睡吧,我处理完这些再说。”

柳轻眉放下燕窝:“你先吃点东西吧,最近你都瘦了。”

叶定权合上文件,按了按眉心。

最近其实并没有什么公事需要他立即处理,一切太平,他本该放松休息的,可人一清闲下来,脑中就止不住的冒出关于那个女人的事情。

尤其是,他醉酒的那一晚的缠绵恩爱。

那一夜发生的事情,是真的吗?

如果是,跟他在一起的那个纤瘦得过分的女人,又当真是她吗?

这些念头,像是种在他心里的藤蔓,在无声无息的发芽壮大,密不透风的纠缠着他。

“嗯,我一会再吃。”他应付了一句,“你先出去吧。”

柳轻眉咬咬唇,并没走,而是替叶定权揉按着肩膀。

“我的生辰,快到了……”她言辞未尽的道。

叶定权接话道:“你想怎么庆祝,直接吩咐下人就是,随你,还有生辰礼物,想要什么,尽管去买。”

又是这样,看似无尽宠溺,其实根本就是漠不关心。

柳轻眉今年不想这样了。

“我不想要那些,我想要你。”柳轻眉抱着叶定权,“我想为你生下子嗣,我想成为你名正言顺的的叶太太!”

她想要叶定权在宴会上承认她的身份。

叶定权没有接话,他握住了柳轻眉细嫩的手腕。

柳轻眉心中大喜,水眸湿润娇羞,软软道:“定权……”

可叶定权,却是将她的手臂,从肩上拨了下去。

“你该休息了。”他扔下这样一句话。

又是这样推脱!

柳轻眉不肯甘心,直接往叶定权的怀里钻去,拉扯他的衣服:“我不要,定权,你就不能要我一次吗?我求你了!让我给你生个孩子,好不好?”

衬衣被扯开,露出叶定权结实的胸口。

柳轻眉放下一切形象,贴上去亲吻勾.引。

叶定权皱眉,掐住柳轻眉的手臂,狠狠用力将她推开,嗓音加重,寒意隐约:“我叫你休息了。”

柳轻眉后背撞到书柜,发型微乱,模样狼狈。

叶定权就是不肯碰她。

“为什么我就不行?”柳轻眉情绪失控,“为什么你宁愿去碰一个瘦得成皮包骨的践人,也不肯碰我!”

叶定权猛然盯住柳轻眉的眼睛:“我喝醉的那天晚上,跟我在一起的人,果真是白思楚!”

柳轻眉反应过来失言,连忙道:“那是因为她想通过勾.引你获取好处,然后去救她最爱的白城南!你也亲耳听见她说了她有多爱白城南的,她甚至为了救白城南,而被火烧死

“你说什么?”叶定权猛然僵住,“她被火烧死了?”

柳轻眉知道他还在意白思楚,但她更想彻底断了叶定权对白思楚的念头。

“对,她死了。”柳轻眉用力道,“她一听说白城南被困在大火里,就义无反顾的冲进了火堆里,也被烧死了!她跟白城南的尸体,就埋在乱葬岗里。”

叶定权死死盯着柳轻眉,好似在怀疑她话里的真实性。

柳轻眉站直身体,整理乱发:“你不信,你可以去查。我听说,她跟白城南的尸体,都是抱在一起的,他们可真是爱到了至死不渝。”

叶定权忽然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指着门:“你滚出去。”

柳轻眉咬唇,美眸委屈:“定权,你到底为什么就这样在乎她?明明我更爱你,我甚至为你挡了子弹!可那个女人呢,她在你身陷险境的时候,跟别的男人私奔了!”

叶定权猛然抬眸,带着狠戾的盯着柳轻眉:“闭嘴,滚出去!”

柳轻眉凄婉的落下泪,楚楚可怜道:“定权,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为了你,连命都差点丢了!”

叶定权闭上眼睛,不想再跟柳轻眉争论这些没用的事情。

既然她不滚,那他走。

转身,叶定权直接摔门而去。

一出书房,他马上叫来副官:“去给我查白思楚的下落,马上!”

副官表情微愣,迟疑道:“白思楚?那女人我听说她已经死了啊,被火烧死了,还上报纸了。”

叶定权浑身气势一凝,黑眸猩红:“什么时候的事情?”

副官回忆道:“一个月前了,好像就是她被赶出去的那天……”

因为这事情上了报纸,所以副官印象格外深刻。

叶定权僵了一秒,忽而暴走,狠狠一脚踹翻了茶几:“这件事情,为什么没人上报给我?!”

副官懵住,明明之前一副就是要弄死那女人模样的人,不就是自家少帅吗?

现在发怒,又是什么意思?

疑惑归疑惑,他面上却不敢出声,老老实实埋头认错。

叶定权又狠狠捏了一把眉心,思绪彻底被打乱,他简直无法镇定下来。

更无法就此相信,那个女人,死了……

“确定过尸体身份吗?”他红着眼睛道,“死了的人,当真是她吗?”

副官道:“应该是,在场很多人都亲眼看见白思楚冲进火里了,而且……那场火灾,一共也只死了两个人而已。”

叶定权身体忽然晃了一下,踉跄几步,跌坐在沙发上。

“少帅!”副官一步上前去扶住他,“您没事吧?”

叶定权抬手挥开副官:“重新给我查!我不信她就这样死了!”

副官为难道:“少帅,这事情已经过了一个月了,火灾现场也已经被推平,重新修建了……这件事情,根本没办法再查了啊。”

叶定权眼眸凶狠,满是凶狠杀意:“我他妈叫你们给我重新查!你再废话一句,我就一枪毙了你!”

副官再不敢再应,只连忙回是,立即安排下属,要重查一个月前的火灾。

叶定权僵硬的坐在沙发上,面色彻底的乱了。

柳轻眉站在二楼走廊上,垂眸看着失控的叶定权,眸光转了转,满是狠意。

她不会就这样认输,白思楚已经死了,她是唯一的胜利者。

叶定权身边,只会有她一个女人,叶定权的心里,也只会有她!

而白思楚那个死人,争不过她的!

夜黑风高,乱葬岗上一阵阴风吹过,竟是比别处的风都要阴冷上三分。

副官怀揣着一肚子的疑惑不敢问出口,沉默的看着前方已然呆立许久的男人,犹豫着是不是要上前提醒。

“挖。”叶定权沙哑着嗓音,双眸猩红疯狂,“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那个女人的尸骨给我挖出来。”

除非亲眼看见,否则他不相信,那个女人,死了。

没有他的允许,她怎么敢死!

“是,少帅。”副官挥手招了十几个士兵。

因为事先已经打听到了大概的方位,也没花多久的时间,便在不远处的一处小土包里挖出了两具紧紧抱在一起的尸体。

叶定权脚步踉跄的疾步上前,看到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的两具尸体,眼前发黑,险些一头栽倒。

“少帅!”副官眼疾手快的扶住他,“您保重身体啊。”

叶定权挥开副官的手臂,脚下像是灌了铅,想要上前去看清楚那人,腿却怎么也抬不动。

胸口像是豁出了一个大口子,汩汩凛冽的寒风鱼贯而入,似是要将他的血液都凝结冰冻。

“不……不会的……不是你,怎么可能是你……”叶定权低低的呢喃,上前蹲下,将那一具腐烂焦黑的尸体抱起来,“白思楚……没有我的准许,你怎么敢死……”

“少帅!”副官惊呼一声。

那尸体经过一个月的高温,不仅腐烂严重,且臭不可闻。

叶定权却置若罔闻,脸色惨白的可怕,紧紧的抱着腐烂的尸体,仿佛捧着什么稀世珍宝。

“你还欠着我的情都还没还清,你死了,我找谁去要。”

颤抖着不成调子的声音,蕴含着巨大的痛苦,他冷冽的黑眸里,终是无声的落下泪来。

绝望,灰暗。

从未见过少帅如此形状,眼看着似是要疯魔一般,副官暗叫不好,也再顾不上上下尊卑,上前一个手刀便砍在他的脖颈处,将他打晕过去。

叶定权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

头顶洁白的天花板上,吊着熟悉的西洋水晶灯,他怔忡了半晌,不想去面对的记忆又如潮水般涌来。

记忆定格在那具焦黑腐烂的尸体上,心口猛然一阵钝痛。

白思楚,死了。

她真的死了。

挣扎着想要起身,门却被推开了,柳轻眉一身月白色绣文竹的合体旗袍,端着一个托盘走进来。

“定权,你还发着烧,快躺下。”见他想要下床,柳轻眉赶紧放下手里的粥,柔声扶他道。

叶定权挥开她,沉声道:“把副官给我叫来。”

柳轻眉眸光微闪,声音更柔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你跟我说便罢了,你还病着,不宜操劳。”

若是平常,叶定权还会耐着性子跟她周旋几句,可现在,他一点点耐心都没有,身体里像是有一头野兽嘶吼着要冲出来。

“我让你把副官给我叫来,别他妈让我说第二遍!”叶定权双眸猩红狂暴,浑身寒气凛冽。

柳轻眉吓得不由退后两步,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这些年,他虽对她不亲近,却从未如此疾言厉色过,竟还口出恶言。

那个女人,真就在他心里那么重要吗?

咬着下唇,柳轻眉不甘心的攥紧了手心,却终是不敢再去挑战他的底线,慌乱的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叫了副官上楼,柳轻眉轻手轻脚的在门外听着里面的动静。

副官一进门就单膝跪地先是请罪,叶定权浑不在意,哑着嗓音急问道:“她的尸体,在哪里?”

看了昨日他的样子,副官哪里还不明白那个姑娘在少帅心里的位置,哪敢还继续留她的尸身在乱葬岗那种地方。

“卑职已经将白小姐的尸体安放在棺木之中,听凭少帅吩咐。”

即使已经明白她已经死了,听到这种话,他的心还是不可抑止的痛起来。

“带我过去。”强忍着悲痛,叶定权下床穿衣。

短短一晚,他像是老了十岁,面容憔悴,身形单薄苍凉。

柳轻眉站在角落里,看着叶定权下了二楼,朝停放着那个贱人棺木的方向走去,眼里满是狠毒。

她强压下去把白思楚那个践人的尸首剁碎喂狗的冲动。

不停的劝自己,那个践人已经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叶定权只会是她的,是她柳轻眉一个人的。

而她,还有几十年的时间,把那个践人从叶定权的心里赶走,直到他真心真意的爱上她。

可心里,却莫名其妙的有一种隐隐的不安。

动漫关键词:白天叫儿子晚上叫老公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