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两根一起公憩止痒三十篇,公交车挺进朋友人妻的身体里

2022-05-14 16:17:52【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白思楚绷紧了身体,不敢出声,更不敢回头。叶定权脚步逼近,“白思楚,我在问你话。”白思楚还是没敢移动回头,死死抓着扫帚。“又是一个不识相的。”叶定权的副

白思楚绷紧了身体,不敢出声,更不敢回头。

叶定权脚步逼近,“白思楚,我在问你话。”

白思楚还是没敢移动回头,死死抓着扫帚。

“又是一个不识相的。”叶定权的副官上前来,一脚踹在围栏上,凶横粗鲁道,“少帅在跟你说话呢,马上转过身来!”

白思楚闭了闭眼睛,这才敢转过身,可她却不敢开口说话,只能摇摇头装哑巴。。

副官瞄了一眼叶定权的反应,见他面色阴沉,怒气隐现,很识相的冲进马厩里,抬腿一脚踢在白思楚后背上,力度极其大。

白思楚踉跄几步,扑通跪摔在叶定权的面前。

“叫你回答少帅的话!再不出声,信不信老子崩了你!”副官说着,又给了白思楚一脚。

白思楚本就虚弱,哪里挨得住这样两脚,痛得眼前发黑,几乎晕倒。

可柳轻眉警告过,她要是敢开口说话,那她哥哥就惨了。

白思楚死死咬着牙,就是不开腔。

副官越看越是火大,对着白思楚一阵拳打脚踢,而叶定权就站在白思楚面前,冷眼看着。

“住手,别打了。”柳轻眉的声音忽而响起,她今天穿了一身优雅的旗袍,美艳动人。

副官见是她,立即停手,恭敬的叫了一声少帅夫人。

白思楚听见了,捏紧手指。

“她是我带回来的。”柳轻眉走到叶定权的身旁,声线柔软的解释起来,“白城南病重,她求我帮忙,我若是不帮,她就要去死……”

柳轻眉一脸不忍:“我一时心软,就答应让她进府里帮工,我每月付她工钱,让她好去给白城南治病。”

说来说去,一切都是为了白城南。

叶定权的表情,十分难看。

“我府里,不需要这种人,脏了我的地方。”叶定权冷声开口,“马上把她给我扔出去!”

白思楚闭紧眼睛,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

柳轻眉不会放她走的,她还要继续折磨她。

“定权,要是我们真的不管她,她跟白城南都会死的。”柳轻眉果真开口求情,说着,她还转头对着白思楚道:“你快来求情,让定权看在往日恩情上,对你和你哥哥网开一面。”

叶定权本就误会白思楚跟白城南的关系,现在又让白思楚去求情,根本就是自找苦头。

可白思楚必须要听话,叶定权,柳轻眉,她谁都惹不起。

白思楚艰难爬起来,听话的对着叶定权开口道:“求你放过我,要不然我和我哥哥都会死。”

她许久不说话,嗓音沙哑得厉害。

叶定权死死盯着她,许久之后,他才阴冷道:“白思楚,你真让我恶心。”

话落转身便走。

这态度,是默许了?

白思楚松了一口气,柳轻眉却脸色难看。

她以为,叶定权会狠狠收拾一番白思楚的,没想到,竟然就这样放过了……

难道,叶定权对这个女人,真的余情未了?

这让柳轻眉瞬间警觉,不行,她必须要让叶定权

白思楚被调到了厨房,她本以为自己要做的事情会轻松一点,但进了厨房后,她又被直接安排去劈柴。

让一个左臂还带着伤的女人去劈柴,分明是刁难。

柳轻眉没那么容易放过她。

白思楚只有一只手可以用力,根本做不了这种事情,而她劈不完规定数额的干柴,就会没有饭吃,每天都饿着肚子,身形迅速消瘦,脸颊凹陷,眼底全是乌青。

再这样下去,她会被柳轻眉活活磨死的,哥哥的状况如何她也清楚,柳轻眉不允许她离开少帅府。

白思楚缩在柴房的角落里,咬紧下唇。

她必须要像个办法,弄到一大笔钱,然后带着哥哥马上离开。

但唯一能弄到钱的办法……只有偷了。

白思楚脸埋进膝盖里,就算这样做违背了她的教养,可深陷绝境里,除此之外,已经没了其他办法。

熬了三天之后,白思楚终于等到了可以离开厨房的机会。

叶定权应酬喝了酒,胃不舒服,他的小副官过来叫厨房煮粥送过去,白思楚趁人不注意,偷偷端了粥自己上前去。

这个小副官以前没见过她,也没起疑心,带着白思楚穿过层层的守卫,进了少帅府的主楼。

叶定权卧室里一股浓重的酒味,他靠在单人沙发里,单手盖着脸,似乎在小憩。

白思楚轻轻放下粥,没惊动他,起身往外退。

她本打算顺势摸到叶定权的书房去偷金条,但没想到叶定权却在这个时候忽然吐了,那副官立即叫住白思楚,叫她去清理那些污秽物。

白思楚不敢违抗,埋头清理。

处理干净地板,她到浴室里洗了个手,再出来时,那副官竟然离开了,卧室里,只有醉意不醒的叶定权。

落地台灯亮着柔和的光芒,洒在叶定权面上,显得他面容愈发俊美。

白思楚失神的看了两眼,咬紧下唇,快步往门口走。

她的目标,只有书房里的金条。

“楚楚……”背后,忽然响起叶定权的低唤,嗓音温和,甚至隐约含着深情的思念。

白思楚脚步猛然僵住,她想回头,但又忍住了。

不能管叶定权,她伸手去开门。

叶定权却猛然起身,朝着她逼近走来。

白思楚心脏一紧,再想跑时,已经来不及了。

叶定权圈住了她的腰,高热的身躯贴上来,嘴唇擦过她的耳廓。

“你别走。”他低低道,呼吸灼热滚烫。

白思楚心尖发颤,推拒道:“你放开我……”

叶定权手臂愈发收紧,大手更是直接往白思楚身体里探。

“不要……”白思楚挣扎起来。

“瘦了……”叶定权低声叹了一句,同时温柔的在白思楚的侧颈落下一吻。

白思楚敏感的一颤,身体僵硬,竟然忘记了挣扎。

叶定权手指寸寸抚过,将白思楚压在一旁的墙壁上,一边啃咬她的侧颈,一边撕扯她单薄的衣料。

白思楚手指用力掐着叶定权的肩膀,使劲推攘。

叶定权动作强势,分开她的双腿,不容拒绝的挺身而入。

“疼!”白思楚难受呼喊。

“那我轻点……”叶定权亲吻她的下巴,果真放轻动作。

肢体纠缠,白思楚终于还是沉沦进去。

唯一幸好的是,叶定权醉意太重,只一次后便沉沉的昏睡过去,白思楚撑起疲惫的身体,披上衣服急忙往外跑。

现在去偷那些金条,正好……

可她一来开门,撞见的却是柳轻眉愤怒阴鹜的脸。

“白思楚,你违抗了我的命令。”她狠毒道,“你竟然敢违抗我的命令,离开厨房不说,还勾引了定权!”

白思楚急忙道谢:“对不起,我……”

“别给找借口了,我绝对不能饶恕你!”柳轻眉侧头,对着丫鬟吩咐,“现在去就医馆,给我挖了白城南的眼睛!

“不!”白思楚急忙上前去求情,“你别这样,你怎么惩罚我都可以,别动我哥哥!”

柳轻眉面色狠毒,毫不留余地:“白思楚,你还敢开口说话,去!把白城南的舌头,也一起给我割了!”

丫鬟领了命令,转身便走,白思楚惊慌失措,三两步追过去拉住她。

几个人拉扯喊嚷,吵到了里面睡着的叶定权,他翻了一个身。

柳轻眉害怕他会惊醒,急忙命人将白思楚带到楼下,免得吵醒了叶定权。

白思楚被人摁住,跪在柳轻眉的脚边,眼睁睁的看着柳轻眉身边的丫鬟带着两个男仆出门。

不要!

白思楚动弹不开,只能哭着摇头,内心一片绝望。

被派出去的丫鬟很快便回来了,表情凝重惊慌喊道:“夫人不好了,那个叫白城南的,快要病死了!我们去的时候,那医馆的人说,再不送他去医院,他就没救了!”

白思楚一听,猛然大惊,急忙撑起身来,跪行两步,对着柳轻眉连连磕头。

“救救我哥,我求你了,夫人!”她不顾一切的哀求,“我给你磕头,求求你出面,救救我哥。”

柳轻眉冷笑,狠毒的话已经到了嘴边,可余光却在这时瞥见了个某道身影,她立即改口,嗓音也变得温和无奈起来。

“思楚,你就这么爱你哥哥吗?为了救他,这样不惜一切。”

白思楚思绪已经乱了,满脑子都是哥哥快要死了的消息,她继续磕头,哭着道:“对,哥哥就是我的一切,所以,我求你救他。只要你愿意救他,就算是要我不得好死,要我千刀万剐,五马分尸我也愿意。”

柳轻眉一脸被感动到的表情,叹了口气道:“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又怎么可能不帮你呢。”

她从怀里掏出银票,递给白思楚道:“这些钱你拿去救命吧,好好医治你哥哥……”

白思楚立即接过银票,脑子乱得没办法思考柳轻眉为什么突然转变态度,她只是抓着救命钱,起身往外跑。

“拦住她。”叶定权的嗓音,陡然响起,威严冷酷,“把她给我拦住!”

守卫立刻上前,扣住白思楚的手臂,将她拽回客厅。

“放开我,我要去救我哥!”白思楚尖叫起来,不管不顾的拼命挣扎。

叶定权盯着她那张表情混乱的脸,神色晦暗。

他伸手,去抢银票。

白思楚也紧拽着不松手,满脸泪水:“不要,不要抢走我的钱……”

叶定权眸色一深,手臂用力一扯。

撕拉——银票断成两半。

白思楚的尖叫和挣扎,也瞬间停滞,她看着手中残缺的半截银票,好似被人踩碎了灵魂,成了失去生命力的木偶。

叶定权揉碎银票,扔在一旁,盯着白思楚的脸,字字清晰:“把她给我扔出去,以后,她若是再敢出现,直接枪毙!”

白思楚睫毛颤了一下,已经没有眼泪再落下了。

守卫们得令,拖着呆滞的白思楚,直接扔出少帅府。

白思楚重重摔在门口,膝盖磨破,她却感觉不到疼,脑中只有哥哥病得快死了这一个念头。

“哥哥……”她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朝着医馆跑去,“哥哥……”

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远远的看见了医馆,可那里,却已经被大火包围。

医馆,失火了!

附近围了不少百姓,对着医馆指指点点:“哎呀,火这么大,里面的人肯定死定了吧……”

“哥哥……”白思楚一脸木然,推开人群往里跑。

“哎!小姑娘!”有人拉住她,“你干嘛,火这么大,你进去就是找死啊!”

白思楚表情恍惚,脑中空白而又平静。

“放开我,我就要去找我哥!”

就算是被烧死,那要也死在一起!

她推开人群,义无反顾的冲进了汹汹的大火里。

纤细的身影,刚靠近火堆,燃烧的房梁就忽然轰隆倒塌,瞬间将白思楚淹没吞噬……

动漫关键词:两根一起公憩止痒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