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嗯啊边走边做…h楼梯||我们还没试过在这里

2022-05-14 16:16:41【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叶定权嗤笑一声,往后靠在座椅上,满眸嘲讽:“白思楚,你可真够不要脸,三年前,舍身救我,给我挡子弹的人,明明是轻眉。而你,早跟你那个哥哥跑了!”白思楚终于明白了,原来从她三年

叶定权嗤笑一声,往后靠在座椅上,满眸嘲讽:“白思楚,你可真够不要脸,三年前,舍身救我,给我挡子弹的人,明明是轻眉。而你,早跟你那个哥哥跑了!”

白思楚终于明白了,原来从她三年前离开开始,这个男人,就误会了她。

看叶定权嘲讽的面容,白思楚放弃了解释。

他不会相信的,如果他对她,尚且还有一点点的情面,那第一次见面时候,他就不会对她那么残忍。

白思楚没再说话,可要她就这样空手而归,她更不甘心。

她已经付出了代价。

那根金条,就摆在桌面上。

白思楚心一横,扑过去动手抢。

叶定权看出了她的动机,反应更加迅速的抽出东西,抵住了白思楚的额头。

“白思楚,你敢拿,就别怪我不客气。”

冰冷坚硬抵在额头,可此刻白思楚眼里只有那根金条,拿不到,她跟哥哥就都得死。

反正都是死……

她什么都不顾了,一把抓起了那根沉淀的金条。

叶定权眸色一沉,抵着白思楚的额头越发用力:“你真在找死!”

白思楚抓紧金条,崩溃吼道:“那你就杀了我啊!叶定权,你打死我啊!”

叶定权狠盯着她,手指渐渐收紧。

白思楚双眼通红,抱着金条,步步后退,突然回身便往外跑。

后背绷紧到发麻,她不知道叶定权什么时候动手,但她知道自己必须要拼命的跑,马山刚离开这里,然后再也不回来。

叶定权绷紧面容,狠狠的对准书房地板,巨大的声响吓得白思楚跑得更快,一个守卫马上冲进来,问叶定权怎么了。

“去把那个女人抢走的金条,给我拿回来!”

“是。”属下应了一声,又问,“然后那个女人怎么处置?”

叶定权沉默,数秒钟之后,他才道:“给我打断她的一只手,然后,扔出去!”

“是。”

属下离开,迅速将这个命令传达下去。

白思楚刚跑到花园中间,就被前后的守卫给抓住,那根她死死护着的金条,也自然被扯了出来。

“还给我!”她嘶声力竭的喊叫。

那是她唯一的希望。

一个男人抓住她的左手,压住道:“把棍子拿来,少帅有吩咐,要我们打断她一只手。”

白思楚震惊:“不……”

随着木棍高高挥起,狠狠落下。

沉重的闷响声,混合着骨头碎开的声音一起传来。

“啊——!”

白思楚眼前漆黑一片,极大的痛苦下,她瞬间失去了意识。

迷茫恍惚间,她被濡湿的冷意惊醒,猛然睁开眼睛,这才知道,下雨了……

湿冷的雨水,扑打在她苍白的面容上,寒意刺骨。

天已经黑了,她就躺在少帅府外的一个街角里,周围一片漆黑,了无人烟。

白思楚费力的撑起身体,左边手臂断了,动一下就剧痛难耐,她小心翼翼的护着左手,摇摇晃晃的往破庙走去。

雨还在哗啦啦的下着,破庙里也全是积水,白城南脸色死白的躺在那里。

“哥哥!”

白思楚猛然清醒了几分,冲过去拼命摇晃白城南,“哥!”

白城南浑身冰冷,鼻息里只有薄弱的呼吸。

“不要死,哥哥……”白思楚崩溃的哭起来。

哥哥是她唯一的亲人了,他不能就这样离开。

绝望,灰暗,无助。

白思楚跪坐在积水的脏污里,放声痛哭。

“哟,哭得这么惨呢……”背后,忽而响起了熟悉的说话声,是柳轻眉。

白思楚猛然回头看着她,茫然的思绪里,抓住里一缕光亮。

她抓住柳轻眉的衣服:“救救我哥哥,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了,求你了,救救他。”

柳轻眉嫌恶的将白思楚的手甩开,往后退了两步,抬抬手指,让她身边的丫鬟上前去。

“白思楚,我现在来找你,的确是要帮助你的。”她说着,丫鬟也立即将一份协议送过去。

那是一份奴契,只要白思楚签字,那她以后的生死都得看柳轻眉的意思。

“你签字,以后我就每个月都给你一个大洋,让你有钱,吊着你哥哥的命。”

白思楚死死盯了那契约数秒,终于咬牙:“好,我签字。”

她接过契约,签字前,伸手道:“但你得先给我钱,让我哥哥可以住进医院。”

柳轻眉这次倒是爽快,抬了抬下巴,她的丫鬟马上掏出三块大洋,扔在白思楚的脚边。

白思楚捡起钱,死死攥在手心,然后一笔一划的,用力的在契约上签下了名字。

柳轻眉满意,扫了一眼旁边生死不明的白城南,用手绢捂着口鼻道:“我给你一夜的时间,明天一早,我要在少帅府门口看见你,要不然……后果自负。”

白思楚低头回道:“我知道了。”

柳轻眉转身得意洋洋离开了。

有了钱,白思楚立即出去,雇人帮忙,将白城南送到医院。

一番抢救,加简单的输液,就直接花光了两块半大洋,液一输完,白城南立即被赶了出去。

白思楚只能寻了一个环境糟糕医馆,让白城南暂时住在哪里,让医馆里的人帮忙照顾,价格刚好就是半个大洋,而这里面,还不包括白城南的药费和营养费。

她需要更多的钱……

白思楚守在昏迷的白城南的身边,坚定道:“哥,我一定会救你的……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一定会让你,继续活下去。”

至于她自己,反正都是这样残破不堪,尊严尽失。

如果以后死了,那也就死了。

天亮之后,白思楚按照柳轻眉留下的吩咐,等候在少帅府门口。

等了片刻之后,柳轻眉身边的丫鬟将她接了进去,让她换上下人的衣服。

“白思楚,从今天开始,你在少帅府里,不能说半个字。”她开口道,“这是少帅夫人的命令,不管你听见了什么,或者被人问起了什么,绝对不能说话。要不然……”

她往前走了一步,压低声音:“你那个住在医馆里的哥哥,可就危险了。”

白思楚猛然大惊:“你怎么知道我哥哥住在医馆里!”

那丫鬟挑眉:“白思楚,我刚刚才说,从现在开始,你不准说半个字!你敢不听话?”

白思楚明白现状,只能垂下眉眼,摇摇头表示自己不会在说话了。

丫鬟这才满意,指着少帅府最角落的马厩说:“从现在,你就负责清扫马粪。”

白思楚沉默的攥紧手指。

那个马厩里,住了二十多匹马,马厩也又长又宽,白思楚断了一只手,想要在规定的时间里打扫干净,就得毫无休息的连续工作。

白思楚颠沛流离了三年,不再像是以前锦衣玉食时那样爱干净,这份工作她适应得极快。

倒是出乎意料的,就这样安安分分的过了一周。

手臂愈合了些许,尽管断掉了骨头,让整个手臂看着有些扭曲,但至少没之前那么疼了,白思楚就不再在意,只想本分做事,拿到钱去救哥哥的命。

“咦,看那个女人……”有人忽然在马厩外说话,“是不是之前在客房里,被我们参观那个女的?”

白思楚后背猛然僵住,手里死死抓着扫帚。

“好像是哎,她怎么在扫马厩啊?这么臭……”

“不知道,不过那种女人,就应该做这些……”

几个人低声议论,对着白思楚指指点点。

“你们,在说什么?”议论之中,陡然响起了叶定权低沉的声音。

几个女佣被吓了一跳,连忙行礼:“少帅!”

白思楚绷紧后背,一动不敢动。

“我在问你们,刚刚在说什么?”叶定权眸光不着痕迹的划过白思楚僵硬的背影,随即又落在眼前的几个女佣身上,“谁的身体,被看光了?”

女佣被吓坏了,连忙指着一旁的白思楚说:“是她,她被我们看光了……”

叶定权眸光幽暗,冷沉如海:“你们,是哪些人?”

女佣老老实实道:“整个少帅府里的人,全都看了……当时她被绑着,什么也没穿……”

“闭嘴!”叶定权低声开口,每一个字里,都饱含寒意,“滚!”

女佣们不敢犹豫,低着头,迅速跑远。

马厩里,白思楚闭着眼睛,脸上,早已惨白一片。

“白思楚。”

叶定权的声音,却犹如恶魔低语,在她背后响起,“你还敢回来。

动漫关键词:我们还没试过在这里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