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男男攻用肠道震动串珠PLAY 捅了语文老师一节课

2022-05-12 15:47:46【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简思弦扯着嘴角笑了笑,没接话。 她和厉景川的关系太畸形了,并不光彩,她又如何说的出口。 “抱歉,让你们久等了。”赵雨霏坐着一辆出租车过来了,挥着手让两人赶紧上车走

简思弦扯着嘴角笑了笑,没接话。

 

她和厉景川的关系太畸形了,并不光彩,她又如何说的出口。

 

“抱歉,让你们久等了。”赵雨霏坐着一辆出租车过来了,挥着手让两人赶紧上车走了。

 

回酒店的路上,赵雨霏嘴巴就没有停过,叽叽喳喳特别能说,逗得简思弦和顾明朝好几次都笑了。

 

简思弦阴郁的心情,也因此减轻了许多。

 

“老顾啊,小时遇到一些事心情不太好,你这两天可要好好陪她玩一玩哦。”赵雨霏扭头,对后座的顾明朝眨眨眼睛。

 

顾明朝一愣,“小时怎么了吗?”

 

他的脸上里写满了担忧,一双眼睛在简思弦身上打量,看到她略显苍白疲惫的神色,便猜出她不止心情不好,还经常胡思乱想。

 

赵雨霏义愤填膺的挥了两下拳头,“说起这个我就来气,小时之所以这样还不都是那个厉……”

 

“雨霏!”简思弦蹙着眉头打断她的话,“别说了。”

 

“就没见过你这么傻的。”赵雨霏怒其不争的哼了一声,虽心有不甘,但还是顾及闺蜜的面子没说话了。

 

顾明朝侧头深深的看了简思弦好一会儿,她低着头,头发形成阴影挡住了她的半张脸,他看不清她的表情,却也知道她这会儿心情就像赵雨霏说的那样并不好。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她变成这样的?

 

顾明朝很好奇,想了想还是没有问出口,温和的笑着回答赵雨霏刚才的话,“好啊,正好我也准备在Y市拍一些风景名胜的照片回去。”

 

回到了酒店,顾明朝开了一房间,巧合的是就在简思弦的隔壁,他将行李放到房间里后去了餐厅。

 

三人一边吃饭一边议论下午去哪儿玩,赵雨霏一个劲儿的问顾明朝Y市有哪些好玩的地方。

 

顾明朝是个自由摄影师,经常在外奔波拍摄,就像一个行走的地图,问他那里好玩准没错。

 

只有简思弦明显不在状态,没怎么掺和进去跟他们一起讨论,她吃两口饭,就失神的看两眼手机,好像在等什么消息。

 

“小时,我说你是不是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啊?那个姓厉的都跟别的女人走了,你还期待他会联系你?醒醒吧,有点骨气好不好!这个世界上的男人,可不只有他厉景川一个。”赵雨霏沉着脸,一把抢过简思弦的手机掐灭,摇晃着她的肩膀大声说道,企图把她摇醒。

 

“抱歉……”简思弦垂下眼睑无话可说,其实她心里也挺看不起自己的,明明昨晚都已经看到厉景川和江清携手离去的画面了,也安慰自己这样结束挺好,结果现在却还在期待他会联系她。

 

真是……贱啊!

 

先爱上的人先输,这句话真的很适合现在的她。

 

赵雨霏气的头痛,松开简思弦,“我是说不听你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嗯。”她点头,捏着筷子默默无声的吃饭。

 

顾明朝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赵雨霏,最终还是忍不住问了,“你们说的厉景川是谁?是那天我们聚餐时出现带走小时的男人吗?”

 

简思弦抿唇不语,赵雨霏气愤的回答,“就是他,一个渣男。”

 

渣男……

 

顾明朝心里泛酸,脸上一贯的笑容缓缓的沉淀了下去,他紧盯着简思弦,“小时很喜欢他吗?他真的不是你男朋友吗?”

 

那天晚上,她和那个男人的相处模式,分明就是一对闹别扭的小情侣,可是她却说那个男人不是男朋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看得出来,她的眼睛很清明,不像是撒谎。

 

简思弦端起水杯假装喝水来掩饰自己内心的难过,语气低落的回道:“嗯,我喜欢他。”

 

“那他呢?”顾明朝不由得捏起拳头,紧张万分。

 

“他应该对我没感觉吧,而且他前女友回来了。”

 

他要是对她有感觉,那么在她问起她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以及他和江清的关系时,他就应该立马回答亦或是主动坦白,而不是闭口不谈,态度暧昧。

 

甚至,这三年来,他从来不和她说关于他的一切,她爱着他,却对他一知半解。

 

其实他从来都对她很冷漠,她完全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这样啊。”顾明朝微不可及的松了口气,捏着的拳头也松开了,阳光温和的微笑重新爬上他帅气的脸,“没关系,小时会遇到那个真正爱你的人。”

 

“谢谢。”简思弦对他莞尔一笑。

 

赵雨霏听着这两人的对话呵呵了两声,大翻了个白眼,得,这顾朝阳也是个画风清奇的人物,把那什么爱在心里口难开演绎的是淋漓尽致。

 

要她说,爱就直接表白了,干脆一点,把该说的都说了多好,什么误会也不会有。

 

偏偏要搞什么暗恋守护,明明爱的很深,就是不开口,到最后失去了才后悔莫及。

 

赵雨霏在桌子底下踢了顾朝阳一脚,对他鄙夷的做了个口型,“直接表白上啊混蛋!”

 

顾朝阳摇头,“小时现在心情不好,我表白只会徒增她的烦恼,等她心情好了再说吧。”

 

呵呵,那黄花菜都该凉了。

 

……

上一章

玩了一下午,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酒店房间里,简思弦把已经没电关机了的手机充上电,开了机之后,一下子跳出来的诸多条未接来电提示,惊得她腾地一下站起来,差点没把手机拿住。

 

简思弦心跳很快,紧紧地盯着屏幕移不开眼,看着这些未接电话都是厉景川一个人打来的,心中百味陈杂。

 

“不是都已经走了吗?还给我打电话发消息做什么,不去陪你前女友……”简思弦嘴上这么嘀咕,手却不听使唤的解开了锁,数了一下,打来的电话竟然有二十多条,时间刚好是她手机没电关机了之后到十分钟之前的。

 

十分钟之前?

 

简思弦大脑当机一顿,呼吸都提了起来,该不会……

 

刚想厉景川会不会又要打电话来过来,手机倏地立马就响了,来电提示果然是他。

 

要接吗?简思弦这么问自己。

 

挣扎了两秒,最后她还是不争气的接通了电话。

 

“你下午做什么去了?”厉景川他一贯低喑淡漠的声音传进耳膜,并带着一丝质问,依旧苏的简思弦半边身子如电击过,她暗暗苦笑,这就是他,这就是厉景川,光是声音就让她无法抵抗,更别说是他整个人了。

 

深吸了口气,简思弦调整了一下心态,努力平复自己现在的各种心情,平静地回道:“我出去散心了,手机没电所以没看到你打的电话,抱歉。”

 

“嗯。”

 

男人只回了这么一个音节,没说其他的,听不出来他这通电话打来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

 

于是电话双方的人就都这么沉默了。

 

简思弦撰紧手机自嘲的勾勾唇角,什么时候和厉景川讲电话变得这么没话说了?好像就是这次江清出现才开始的吧,以前江清不在,她至少可以和他聊上几个话题,哪像现在,几句话不到,双方皆是沉默。

 

过了半晌,简思弦受不了这种低压尴尬的气氛,主动打破了寂静,“你找我,有事吗?”

 

她其实好想对着电话那头的男人说一句‘我好想你’,但她想,他并不需要。

 

“后天我换班,不飞S市的行程,改飞Y市,你可以在Y市多玩一天,到时候跟我一起回去。”在简思弦看不到的电话那头,厉景川清冷的脸上浮起了淡淡的温色。

 

他没有提今天发生的一切,好像完全不知道一样。

 

“……”简思弦怔了怔,所以这算什么?

 

他和江清离开酒店之前在房间里对她说的那些伤人的话又算什么?

 

厉景川,耍人好玩吗?

 

简思弦闭了闭眼,感到身心好疲惫。

 

“怎么不说话?”厉景川的声音开始染上了危险的意味儿,分明就是不高兴她迟迟不回答了。

 

这种情况以前也有过,所以她很了解。

 

而他不高兴的结果,往往都是她下不来床。

 

简思弦撇了撇嘴,正要回答,就听到了电话里传来一道动听悦耳的声音,“景川,你在打电话吗?我已经洗好澡了,你可以去洗了。”

 

轰!

 

简思弦如遭雷劈,身子晃了晃,脑子里一片空白,脸上的血色也瞬间褪去,嘴唇颤抖着。

 

那声音她听过,是江清的,她说洗好澡了……

 

洗好澡,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成年人都懂。

 

简思弦接受不能,胃里翻腾的厉害,对着电话吼了一句,“厉景川,你让我恶心!”

 

然后掐断电话跑进了洗手间里趴在洗漱台上干呕。

 

厉景川抿了抿薄唇,又把电话打了回去,结果竟然关机了。

 

霎时,他脸黑的可怕,眯着眼睛危险的看着穿着一身性感睡衣,正在擦头发的江清,“谁准你开口说话的?”

 

江清手中动作顿住,无辜委屈的眨了眨眼,“景川,我说了什么?”

 

厉景川没回应,只冷冷的警告她,“我只收留你这一晚,明天一早赶紧给我离开。”

 

说完,他踱步往房间走去,一个眼神也不给她留。

 

江清不甘的咬了咬下唇,眼中精芒一闪而逝,紧接着她脚步动了,追着小跑了几步从后抱住男人的腰。

 

“我不走,景川,我说了我这次回来是为了重新和你在一起,我在国外已经和经纪公司解约了,为的就是回国在S市发展离你更近,你不高兴吗?”

 

“我为什么要高兴,松开!”

 

江清不动。

 

厉景川毫无怜香惜玉的大力扯开她的手上了楼。

 

江清也不生气,认为他只是还在为她当年的离开而置气闹别扭呢。

 

另一边,简思弦吐了一阵,吐出了一些苦胆水,胃里瞬间就好受多了,她漱了漱口,看着镜子里憔悴的自己又洗了把脸,整个人才稍微提了些精神。

 

刚才她差点被厉景川气哭了。

他和别的女人共处一室,还给她打电话,他是想做什么?

 

守着真爱还不想放过她?

 

恶心,太恶心了!

 

想到这里,简思弦又想吐了,吐了一会儿什么东西也没吐出来,只好带着满腔心痛和愤怒出了洗手间躺回床上,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天花板,没有丝毫的睡意。

 

因为眼睛一闭,她就会忍不住想厉景川和江清鸳鸯交颈,水乳交融的画面。

 

一想到这些,心就一阵阵发痛。

 

……

 

翌日一早,简思弦又顶着一张熊猫脸出现在赵雨霏跟前,这次她不为所动,淡淡的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昨晚做什么去了?”

 

“没做什么,马上就换季了,在想下个季度的设计。”

 

“我不信!你肯定在想厉景川。”

 

“……”简思弦没吭声,点了一份普通的西式早餐,把菜单还给服务生。

 

赵雨霏一把抢过,“急什么,我还没点呢。”

 

大致翻开了一下菜单,最后点来点去,点了一份跟简思弦一样的。

 

服务生走后,赵雨霏往前俯了俯上身,“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想不想和厉景川结束目前这种……这种畸形的关系?”

 

简思弦嘴唇动了动,似乎在犹豫,半晌她才摇头低落的回了两个字:“……当然。”

 

“听你这语气,我就知道你舍不得。”赵雨霏叹了口气,靠回椅背上,环抱着手臂头痛的说道:“小时,你让我怎么说你好,你既然清楚你们是那种关系,为什么你就不能理智一点,还要一头扎进去?大家都是成年人,玩玩没什么,可你倒好,失身又失心,正宫回来了,你呢?乖乖让位?”

 

“不然呢?”简思弦耸了下肩。

 

不让位,等着被驱逐吗?

 

主动让位至少还能留下面子和自尊。

 

“你甘心?”赵雨霏翻白眼,被闺蜜这包子性格气的胃疼。

 

闺蜜其实什么都好,就是在感情上单纯了一点,懦弱了一点,不然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爱上厉景川。

 

当然,这其中也有厉景川这个男人实在是太有魅力的缘故。

 

简思弦放下杯子,姣好的容颜上露出一抹淡淡的苦涩,“老实说,我真的不甘心,可我能怎么办?江清一回来,他对我本来就捉摸不定的态度变得更加缥缈冷淡,而我也做不来当一个插在他们之间的第三者。”

 

“所以我昨天就说了森林那么大,可不只有他厉景川一颗歪脖子树,我看老顾就是个好男人,他对你的心思,你不会不知道,你完全可以考虑老顾。”赵雨霏提议。

 

简思弦等她一眼,没好气的说:“你就别乱点鸳鸯谱了,我对他只有对前辈的敬重。”

 

赵雨霏还想说什么,抬起眼皮一看,看到了正朝这边走过来的男人招了招手,“说曹操,曹操就到,老顾,这边。”

 

顾明朝也看到了她俩,脸上的笑容放大,加快脚步小跑了过来,拉开简思弦对面的椅子坐下,首先就是绅士般颔首打招呼,“抱歉,我来晚了,雨霏小时,早上好啊。”

 

简思弦因为赵雨霏的乱点鸳鸯谱,对顾明朝的态度有些微妙,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他,只局促的点了下头,小声的回了一声‘早上好’,就没别的了。

 

相比之下,赵雨霏就很热情了,哥两好的拍着顾明朝的肩膀,“不晚,我们也刚到,正说起你呢。”

 

“哦?说我什么?”顾明朝喝了口水,对她们说到自己有点好奇。

 

简思弦怕闺蜜会说出些什么语出惊人的话,比如刚刚那样,便抢先一步接话,“说你一会儿带我们去哪儿玩。”

 

真的?

 

顾明朝看向赵雨霏求证,他觉得她在撒谎。

 

赵雨霏摊了摊手,一脸的没辙。

 

顾明朝眼睛眯了眯,心底对简思弦这两天的转变升起了更大的疑惑,她到底在隐瞒些什么?以至于性子都变得沉闷,一点儿也没有之前活泼了。

动漫关键词:捅了语文老师一节课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