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老扒与淑蓉夜夜春宵,色翁荡息肉欲小说合集

2022-05-12 15:47:04【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厉景川拿起衣架上的外套,穿好,冷冷看她一眼,“我去楼下餐厅等你。简思弦。我对你的纵容是有限的。” 房门被重重带上。 简思弦低头看着自己穿了一半的连衣裙,有些不是

厉景川拿起衣架上的外套,穿好,冷冷看她一眼,“我去楼下餐厅等你。简思弦。我对你的纵容是有限的。”

 

房门被重重带上。

 

简思弦低头看着自己穿了一半的连衣裙,有些不是滋味。

 

等她收拾好下楼到达餐厅,厉景川已经点了一杯咖啡坐在靠窗的位置,翻看着最新一期的财经杂志。

 

整个餐厅里无疑他是最耀眼的存在。

 

送餐的小姐有意无意的绕到他的跟前偷偷看他,简思弦不禁感叹,造物主还真是不公平。

 

舔了舔干燥的唇。

 

她走了过去,拉开椅子坐到了他的对面。

 

厉景川抬头看了她一眼,她化了淡妆,但依旧遮不住眼角的春色,他挑了挑眉问,“还疼吗?”

 

简思弦看了看四周,红着脸点了点头。

 

顿了顿,她抬起头看向他,不放心地嘱咐,“一会儿,她们回来,你……”

 

“我知道怎么做。”他打断她的话,黑眸幽深一片,“简思弦,你要是喜欢玩偷情游戏,那我就陪你玩到底。”

 

……

 

画报拍摄十分顺利,赵雨霏回了酒店,知道简思弦在餐厅,连衣服都没换就去找她了。

 

令她没想到的是,江清似乎也准备去餐厅。

 

江清为人高冷,今天一整天,赵雨霏也没跟她搭上话,虽说赵雨霏这些年跟各种各样的客户打交道,练的一手的厚脸皮。

 

但对于江清,她还是有些不敢冒犯。

 

两个人结伴到了餐厅,远远的就看见简思弦和厉景川坐在一起喝咖啡。

 

之前赵雨霏以为他们吵架了,但如今看也挺和睦的。心里也放下了块石头。

 

她正要过去,身旁的江清却先她一步迈着长腿先朝那边走了。

 

赵雨霏腿短,只能紧紧的跟在她身后。

 

谁知道,江清到了厉景川和简思弦跟前,第一句话就是,“景川,我们谈谈?”

 

赵雨霏有些傻眼,这……什么情况?江清和厉景川认识?而且看起来还很熟的样子。

 

她好奇的看向简思弦,却瞥见她脖颈处的青紫,甚至还有破皮的血丝,在她莹白的皮肤上显得格外触目惊心。

 

不由惊呼一声,“思弦,你脖子怎么了?”

 

她这一声打破了三个人微妙的气氛,江清下意识的看向简思弦,结果她的手更快一步,捂住了伤处,支支吾吾的解释,“可能是被虫子咬的吧,那个y市是春城,虫子很多……刚好,雨霏你陪我去医院买点药吧……”

 

“啊?可……”

 

“别可是了,走啊!”说完不等赵雨霏反对,就拉着她的胳膊朝餐厅外走去。

 

厉景川看着她的背影,眼底暗了几分。

 

江清顺势坐到简思弦刚刚的位置上,看向厉景川,小心斟酌道:“景川,你认识那位简设计师吗?送她去医院,现在还陪她喝咖啡……”

 

“不认识。”

江清低着头,俨然一副做错事的模样:“即便你一时间没有办法接受我,那么我们也可以从普通朋友做起的……”

 

普通朋友?

 

厉景川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一个冷笑来,他最近是人际关系走运了,一个两个的都想跟他做普通朋友。

 

“你说完了?”

 

江清愣了愣。

 

他放下报纸,神色难得认真,“江清,我们没有再继续下去的理由了,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梦想的权利,当年的事情我从没有在意过。以前我们不合适,现在也不会合适的。”

 

“景川……”江清有些不甘心,像是想到了什么,“或许……你已经有了新的女朋友?”

 

厉景川想起简思弦的抗拒,片刻,皱了皱眉,却是没有回答。

 

赵雨霏被简思弦强行拉出来,一直到出了酒店,上了出租车,才有机会开口问她。

 

“思弦,你干嘛拉我出来,厉景川和江清是怎么回事?他们认识吗?”

 

简思弦被她炮仗一样的连环提问,问的有些难受,眼睛一闭,疲惫至极,“江清是厉景川的前女友。”

 

“什么?!”

 

知道自己再也瞒不下去了,简思弦干脆把自己和厉景川这些年的关系如实的告诉了赵雨霏。

 

谁知道她听完半天没回过神,好半晌才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所以,你这些年和厉景川就是……就是那种关系?”

 

简思弦知道她不愿意说出炮友俩字,但事实摆在那,她也不反驳,“所以你知道了,现在他前女友回来了,还是一个那么优秀的女人,我应该结束这段感情了。”

 

“这个渣男!”赵雨霏气的一拍大腿,“亏我之前还那么看好他,啧啧,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她的声音太大,连开车的司机都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们一眼。

 

简思弦觉得问题主要还是在自己这边,犹豫了一下,“其实,厉景川他对我挺好的,这三年我自己也是抱着做了一场梦的想法,而且,这段时间我真的很开心,你应该知道我是喜欢他的……”

 

赵雨霏愣了愣,也不好说什么。

 

感情这种事冷暖自知,简思弦对厉景川确实是一往情深,当年她们大四实习,简思弦实习被领导骗到外地陪客,幸好还算机灵才逃了出来。

 

但所有证件甚至连钱都丢了。

 

要不是被旅游的厉景川救下来,恐怕她早就死在外面了,赵雨霏知道,厉景川救得不是简思弦的命,更是她一颗心。

 

但毕竟是三年的青春,赵雨霏还是有些不舒服,“既然你也说了厉景川对你很好,那你们之间真的只是你一厢情愿的单相思吗?你有没有问过厉景川是什么想法?”

 

“他……应该是不喜欢我的。”

 

眼瞧着简思弦的情绪越发的低沉,赵雨霏叹了口气,“算了,语气没有把握的去经营一段感情,结束也好,而且咱们现在马上就要飞黄腾达了,什么优秀的男人找不到,我看顾明朝就挺好的,长得也帅,性格也好。实在不行,你就和他在一起算了……”

 

越说越扯,简思弦忍不住打断她:“你别乱点鸳鸯谱了,我现在都快烦死了,你还开玩笑。”

 

赵雨霏见她不当一回事,脸色一沉,“谁说我开玩笑了,我是认真的,你等着,我现在就叫顾明朝来Y市,就许他厉景川有前女友陪着,你简思弦怎么就不能有个追求者跟着呢?”

 

“你别乱来……”

 

简思弦还没来得及拦住她,她早把电话拨了出去,电话那头接得很快:“喂?”

 

“老顾,是我,问你个事,你这两天有工作吗?”

 

电话那头的顾明朝正在做后期,听到赵雨霏这么问,愣了愣:“没有,怎么了?你们不是在Y市吗?”

 

“是呀,这风景特别好,要不要过来玩玩?思弦也在,刚她还说你如果也来就好了。”

 

“是吗……”

寥寥几句,顾明朝居然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还说会订最快的一班飞机过来。

 

赵雨霏很得意,总觉得自己做了一桩善事,说不定会成就一段好姻缘。

 

她扶着额,头疼极了。

 

但赵雨霏显然还不准备就这样放过她,目光落在她脖子上那碍眼的青紫,皱了皱眉,“我说,你这一下午,就和厉景川在房里那什么吗?”

 

简思弦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指的是什么,脸色不由一红。

 

“干嘛,问这么详细……”

 

“什么干嘛!”赵雨霏瞪了她一眼,“我是担心你傻不拉唧的,不知道保护自己,你们做措施了没?”

 

她这么一说,简思弦才反应过来,从前段时间起,她和厉景川这几次都没有做措施,可……不会这么倒霉吧?

 

她的脸色变得愈发难看,赵雨霏也明白过来了,伸手戳了她脑袋一下,“你呀,真的是糊涂!”

 

车子停在就近的药店,赵雨霏帮她买了一盒紧急避孕药,又给她买了一瓶矿泉水,盯着她喝完,“这些药也不是一定就有效果,你最近注意点。”

 

“知道了。”

 

天色已经很黑了,简思弦把没喝完的药顺手装进口袋里又和赵雨霏在周边逛了逛,算着厉景川差不多已经走了,才打车回了酒店。

 

但她回了房间一开门,却看到厉景川坐在房间的客厅里,在看球赛,桌上还放着一桶爆米花。

 

简思弦觉得自己如果把这一幕拍下来,一定能引起轰动。

 

谁能想到一向严肃认真的机长大人,其实也是个会抱着爆米花看球赛的普通人呢。

 

她关上门,脱下外套,丢到沙发上,小心翼翼地试探,“你怎么还没走啊?”

 

这话落在厉景川的耳朵里,有些刺耳,他挑了挑眉,“我说了我请了假,你是听不懂还是越发不拿我的话当话?”

 

简思弦真的累了,拉锯战她是打不过他的,叹了口气,她认了,“那要不要给你订一间房?”

 

“不需要,折腾什么。”

 

简思弦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最后她还是认输了,转身朝卧室走去。

 

厉景川看着她的背影,嘴角微扬,看了看她丢在沙发上的外套,他挑眉,拿了起来,想去挂好。

 

结果却被她口袋里露出的药盒吸引了目光,等到看清上面的字后,脸色顿时变了。

 

沉默了些许,他站起身,走向卧室。简思弦躺在床上比这样,像是睡着了,但任何人都清楚,短短的时间,她不可能睡着。

 

他低头细细打量她的五官,柔和但倔强。

 

意识到他走到了床边,简思弦没有睁开眼,只是攥紧了身上的被子,嘟囔道:“厉景川,我真的很累,很疼……”

 

“如果不愿意,就应该懂得拒绝。”

 

他的语调清冷,简思弦察觉出不对,眼睛动了动,慢慢睁开,这样近距离里的对上那双黑宝石般深邃的眸子。

 

她有片刻的恍惚,两人靠得那么近,呼吸都弥漫在彼此的鼻息间。

 

“我一会儿会回S市。”

 

简思弦全身僵硬地躺在那,他的手落在她的发梢上,眼底却不同刚刚的柔和,反倒带了一丝疏离。

 

她愣了愣,“不是请假了吗?”话一说完,简思弦就觉得自己实在有点婊,刚刚还想让他离开,现在他说要走,她竟然又开始舍不得。

 

不由皱了皱眉有些自我厌恶的垂下了眼眸,殊不知,她这个表情却像是对厉景川的不屑。

 

果然,他嘴角噙起一个讽刺的笑来,“简思弦,你这样不累吗?”

 

她有些茫然。

她低头看了一眼,却看到顾明朝发来的第二天一早的航班号。

 

心里一滞,明白厉景川可能误会了。

 

咬了咬唇,她掀开被子下床,慌乱中连鞋子都没穿,追了出去。

 

结果厉景川已经走了。

 

看着空荡荡的客厅和正在直播的球赛,简思弦胸口一阵刺痛。

 

这明明是她想要的结果,可是为什么,会这么难过?

 

犹豫了片刻,她拽起外套走出房门,想要追上他。

 

可她追到大堂,却看到江清亲密的挽着他的胳膊,似乎在说什么,她听不清,但她却看到厉景川没有推开她。

 

胸口疼的厉害,她嘴角微微煽动,然后转身回了电梯,按了自己房间的楼层。

 

或许她和厉景川这样的误会也挺好的。

 

第二天一早,Y市的天气晴朗。

 

可简思弦却如同阴天,当她顶着两个更深的黑眼圈出现在餐厅,赵雨霏却吓坏了,拍摄工作昨天就已经结束了。

 

MOMO杂志的工作人员今早都已经回了S市。所以只剩下赵雨霏和简思弦两个,没了顾忌,赵雨霏说话也放开了。

 

“你这怎么回事?又失眠了?是不是因为昨天厉景川和江清一起走的,心里难过了?”

 

简思弦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一起走的,反正昨天看到他们在一起,难过是肯定难过,她也没打算装。

 

“不是我说你,你不就是想要这个结果吗,现在人家在一起,你凭什么难过?你是厉景川的谁啊你?”

 

“哎,你这话也太扎心了吧……”简思弦抬了抬头,她知道赵雨霏说的是实话,可她就是烦。

 

“扎心才能让你清醒。”赵雨霏实在看不下去了,“好了,别摆着一张怨妇脸了,顾明朝就要到了,你和我一起去接他,阳光点,树林子那么大,你还就为了厉景川那棵树,不看别人了?”

 

简思弦叹了口气,神色有些萎靡。

 

顾明朝是坐最早一班航班来的,早早的就已经到了,出了机场在马路边等着赵雨霏。

 

但他没想到,简思弦也会来接他。远远的就看到她一身浅蓝色小裙子,在形形色色的旅人中,仿若一朵含苞待放的睡莲。

 

摸了摸挂在脖子上的相机。他忍不住打开镜头盖,快速拍了一张。

 

简思弦还没有看到他,一双眼睛四下张望着,忽然肩膀被拍了一下,她吓了一跳回过头,就见顾明朝笑意盈盈的看着她:“找什么呢?”

 

他拉着行李箱,一身休闲,就像是大学生,简思弦愣了愣,反应过来,“你终于到了,再晚点就赶不上吃中午饭了,雨霏去出租车扎堆的地方找你了。我给她打个电话。”

 

“嗯。”

 

电话很快接通了,简思弦报了位置,伸手想帮他拉行李,结果被他给按住了手:“我自己来吧,你看起来脸色不好,身体不舒服吗?”

 

简思弦不着痕迹抽回自己的手,摸了摸脸颊,干巴巴地笑,“有吗?可能水土不服,有些休息不当。”

 

两个人之间的氛围实在有些冷。

 

要说之前她和顾明朝之间也没有这么尴尬,但昨天赵雨霏一说拉红线的话,她再看顾明朝就怎么不是滋味。

 

顾明朝似乎也看出她的局促,换了话题,“那天聚餐,来接你的男人是你……男朋友吗?”

 

简思弦愣了愣,她不想过多的和别人说关于厉景川的事情,加上那天喝多了她虽然记忆很片段,但当时有多尴尬她却记得清楚,想了想,“他……他不是我男朋友。”

 

“是吗?”顾明朝眼睛亮了亮,又担心自己的语气显得太开心,不由咳了一声,“我就说,我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了,也没听你提起过

恰好手机信息响起,她想拿起来看一眼,结果一只手却比她更快。

 

厉景川点开信息,看了一眼,冷冷地笑,“你的小白脸要来看你了,简思弦,你可以正大光明的红杏出墙了。”

 

简思弦不明白他的意思,他把手机递给她,转身朝外走去。走到门口,又停了下来,冷笑道:“简思弦,你真作的可以。

 

厉景川抿了口咖啡,耐性不佳,“不是想和我谈谈吗?说吧。”

 

“啊?”江清咬了咬唇,手心微微冒汗,半响她看向厉景川,道:“我这次回国,是为了你,景川,这些天我想了很久,你怪我是应该的,当年我为了事业不辞而别,是我的错,现在我后悔了,我想改了,你可以再给我们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吗?”

 

厉景川抬眸看向她,脸上的神色却没有多大的变化。

动漫关键词:老扒与淑蓉夜夜春宵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