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摄政王含着玉势跪撅挨打臀缝,两根一起公憩止痒三十篇

2022-05-12 15:46:12【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厉景川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伸手摸了摸她被冷汗打湿的碎额发,沉声道:“等会儿我和你一起下去,直接去医院。” “我不用,我已经好多了,我是来Y市工作的,去什么医院啊&he

厉景川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伸手摸了摸她被冷汗打湿的碎额发,沉声道:“等会儿我和你一起下去,直接去医院。”

 

“我不用,我已经好多了,我是来Y市工作的,去什么医院啊……”

 

说完她就要站起身,结果却被他按住了肩膀,带着温度的掌心透过她雪纺的衬衫熨烫了她的肌肤。

 

她抬起头,就对上他不容抗拒的眼神:“简思弦,作为你乘坐的这架波音747的最高负责人,我要对我的每一个乘客负责,知道吗?”

 

他这明明就是冠冕堂皇。

 

“可是我没事……”

 

他没说话,而是低头盯着她,简思弦看着他制服上袖子上的四道杠,最终还是妥协了:“那我给雨霏打个电话吧。”

 

厉景川给她倒了一杯水,看着她喝下去,道:“我已经让空乘组的人通知她了,不用担心这些了。”

 

知道他是吃定了自己,简思弦咬着嘴角,看着他想问他江清怎么办?但最终没问出口,干脆换了话题:“可……你的工作呢?我是不是影响你了?”

 

厉景川笑了笑,凤眼微眯:“简思弦,你一直都在影响我。”

 

……

 

在医院折腾了半天,厉景川恨不得让简思弦把孕检也做了,最后医生连药都没给开,就嘱咐了一句不过是低血糖,好好休息,注意补充营养。

 

厉景川松了口气,简思弦却看着各种检查费的账单肉疼。

 

“我就说我没事,一趟检查下来花了这么多……”

 

厉景川见她皱着眉头,伸手把她手里的收费单拽出来,丢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去吃东西吧。”

 

简思弦现在身体基本已经没有任何事了,所以有些犹豫:“可是杂志那边还在等着我,我想先回酒店去。”

 

“简思弦!”他喊她的名字,控制不住地有些生气,“你是故意在躲我?我们有必要好好谈一谈,你到底在别扭什么?嗯?”

 

她被问的一愣,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不想当他的炮友,想当他名正言顺的女朋友,这种话她说不出口,舔了舔唇,她问:“江清是你的前女友吗?”

 

“什么?”厉景川皱了皱眉。

 

她深吸了口气,道:“现在她回来了,我本来就应该退场了。这三年来我真的很开心,可厉景川,你呢?这些年你从来不谈我们之间的关系,是因为你心里的位置不是属于我的。”

 

“嗯?”

 

“厉景川!”她眼眶微微发红,可怜兮兮地抽噎,“我们就做回普通朋友吧。”

 

她的话说完,两人陷入了沉默,厉景川看着她红着眼睛,一幅委屈巴巴的样子,突然有些想笑,然后他真的笑了,“那做普通朋友,是不是也该吃一顿散伙饭?”

 

“啊?”

 

简思弦没想到他是这幅态度,可一琢磨这句话又没有毛病,不由怔怔的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他到底是担心她低血糖的身体,深吸了口气,“先去吃东西,就算你不饿,我也饿了。”

 

最后简思弦还是被他拉到了一家私家菜馆里,强灌了一顿饭。

 

酒足饭饱后,她整个人都精神了,厉景川似乎就没怎么吃,而是一直监督着她吃东西。

 

最后还送她回了酒店。

 

简思弦下了车,没想到他也跟了下来,她吓了一跳,惊讶道:“你不回机场吗?”

 

谁知道他瞥了她一眼,神色淡淡:“请假了。”

她以为是自己耽误他工作了,连忙摆了摆手,“我已经没事了,你回去吧,咱俩这样,很容易被误会,而且万一撞上江清就更不好了……”

 

话没说完,厉景川泛着寒意的眼神就瞥了过来:“我们有什么好误会的?而且你为什么总是担心江清?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我……”

 

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结果远远的就看到杂志社的一群工作人员簇拥着江清从酒店出来。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简思弦正准备和厉景川拉开距离,结果江清先一步看见了他们,快步走了过来。

 

“景川?!”

 

厉景川没说话。

 

她也不在意,目光撇到一旁的简思弦,脸色却有些微变,“简设计师?你怎么会和景川在一起?”

 

简思弦不想引起麻烦,看了厉景川一眼,抢声解释,“我到酒店门口才和厉机长碰到的。”

 

听到这个解释,江清的脸色柔和了许多,看向厉景川,神色难掩欣喜,“景川,你看到我给你的酒店地址所以来找我了吗?”

 

厉景川挑了挑眉,看向简思弦,结果她却一副逃避的样子看向别处,胸口忽的升起一丝怒意,他眯起眼眸,嗓音岑冷,“就当是吧。”

 

江清听完他的话,脸上露出一个笑来,“我就知道你还是舍不得我的。那你先去房间等我,下午我要去拍几张照,等工作结束,我们好好谈一谈。”

 

她依依不舍的看了厉景川一眼,这才上了保姆车离开。

 

车刚开走,厉景川长臂一伸就将简思弦整个揽在怀里,箍得紧紧地,“你确定要我现在去她的房间里等她吗?”

 

这种情况应该说确定的。

 

可她却说不出口,死死咬着唇,耳朵一点一点红了。

 

见她这副样子,厉景川心里总算消了气,“算你还有些良心。走吧……”

 

简思弦怔了怔:“去哪儿?”

 

“你不是要入住?”

 

简思弦怎么也想不到,厉景川没有去等江清,反倒跟着她进了她的房间。

 

房门关上后。

 

简思弦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吻住了唇。她登时心跳停滞,伸手去推他,结果却被他攥住了手腕。

 

他的吻是粗暴的带着惩戒性的。

 

简思弦完全抗拒不了,亦或者可以说,她对厉景川就是做不到绝对的狠心。

 

渐渐的她软了下来,从最初的被动变成了主动。

 

她的变化厉景川没有错过,唇边勾起一个弧度,他松开她,弯腰将她抱起。

 

然后走到卧室将她丢到了柔软的大床上。

 

他俯下身子,手臂撑在她的两侧,发了狠似地吻她,“简思弦,别总是自作聪明,知道吗?”

 

她皱着眉,红唇微张,脸上的神色迷茫又无辜。

 

这样的简思弦是最好欺负的,像是要惩罚她这些日子的行为,他故意折磨着她。

 

肆意的在她身上点着火,看着她蒙上水汽的眼睛乞求似的看着他,乐此不疲。

 

很快她已经被他剥得精光。

 

而他却衣着整齐,机长制服连个褶子都没有。

 

活脱脱一个,衣冠禽兽。

“厉景川……”

 

“我和你呀,存在一种危险关系……”

 

简思弦的手机不适宜的响起,她急匆匆掏出手机。

 

是赵雨霏,深吸了口气,她尽力使自己镇定下来,按了接听键:“雨……雨霏?”

 

“是我,你好一些了吗?之前在飞机上空姐说你被厉景川带去医院了,刚江清过来说在门口看见你了,你一会儿还过来吗?”

 

“我……啊……”

 

厉景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到了她的身后,她哆嗦了一下,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

 

电话那头的赵雨霏被她这一声,吓了一跳,以为她还不舒服,不免有些担心:“思弦你还好吗?听你声音有些奇怪,是不是还不舒服,要不我回酒店吧……”

 

“你不用回来了,我很累了,挂了……”

 

说完,不等对面的赵雨霏的反应,她立马挂了电话。

 

窗外的天色渐渐沉了。

 

她在床上缓了一会儿神,打开手机,却看到赵雨霏铺天盖地的微信轰炸,最新一条是她告诉自己,拍摄成功结束,她们一行人已经回酒店了。

 

简思弦愣了一下,随即猛的坐起身。

 

但腰酸的厉害,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厉景川刚好从浴室出来,见她那副被人追债的模样,沉了沉眼色,“怎么了?”

 

简思弦抬起头看向他,有些手足无措,“雨霏说她们拍完照片了,现在在回酒店的路上了……”

 

“哦。”

 

哦??

 

简思弦不明白他为什么能做到如此的气定神闲,拖着两条发软的腿下了床,她一边胡乱的套着衣服,一边看向慢悠悠看国际报纸的厉景川,问道:“你……你不走吗?”

 

“嗯?”他抬起头,一双凤眸看的人有些发冷:“走去哪儿?”

 

简思弦噎了噎。

 

他冷笑着看她,语气不佳:“提了裤子就不认人,简思弦你还真有渣的潜质啊。”

 

“我……”

 

她被堵得哑口无言,尤其那句提裤子不认人,她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有点渣。

动漫关键词:摄政王含着玉势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