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打开双腿粗大噗呲噗呲白浊&大爷你的东西太大了

2022-05-12 15:43:06【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反正他们三个之前也吃过好几次饭,而且她对晗晨也挺放心的。 许诺雅欣喜的点头,过去挽着她的手:“只要你们不嫌我打扰就行啦!” 几分钟后,盛晚星和许诺雅一起离开电视台

反正他们三个之前也吃过好几次饭,而且她对晗晨也挺放心的。

 

许诺雅欣喜的点头,过去挽着她的手:“只要你们不嫌我打扰就行啦!”

 

几分钟后,盛晚星和许诺雅一起离开电视台。

 

远远地,盛晚星就看到路边的车子,还有倚靠着车门的陆晗晨。

 

“晗晨。”盛晚星喊了他一声。

 

不知道是不是盛晚星的错觉,她好像看到陆晗晨在看向自己这边时,有抹心虚神色从脸上滑过,身子也明显僵了一下。

 

“晗晨,不介意诺雅和我们一起吧?”

 

“当然不介意!”

 

“那就好。”盛晚星笑着点头,想起方才他的异常问:“你刚刚好像不太好,是不是哪不舒服?”

 

“没事,站太久腿有些麻而已。”陆晗晨淡淡笑,习惯性的摸了摸她脑袋,打开后车门,“进去吧。”

 

盛晚星弯腰上车,浑然没发现,许诺雅往这边走来时,手指无意滑过陆晗晨的手背,冲他抿唇笑了一下,然后才提着包上车。

 

十几分钟后,车子在西郊某家乔家小楼门前停下。

 

盛晚星算是这里的熟客,刚进门,老板立刻热情的上来招呼他们,给他们安排到角落一个被盆景遮挡,不易被打扰的位置。

 

“你们先点,我去洗手间。”盛晚星将包放下后,起身往洗手间走去。

 

盛晚星前脚离开,拿着菜单假装翻看的许诺雅就忍不住了,倾身,直接拽着陆晗晨的领带把他拉过来,狠狠吻了上去。

 

“不要闹!”很快陆晗晨就将许诺雅给推开,四处看了看,小声道:“这地方晚星经常来,熟人太多,让人撞见可不好。”

 

“我想你嘛!”

 

许诺雅撇了撇红唇,撒着娇埋怨,桌子下的腿还在往他裤管上蹭,“你就知道晚星晚星的,这几天都没有理我。这几天我老是吐,吃不好又睡不好,你呢,一点都不关心我!”

 

“乖,再忍忍。”陆晗晨去握住她放在桌子上的手,温柔道:“今晚我就去你那,陪你跟宝宝。”

 

“我要你亲我。”

 

许诺雅不等陆晗晨开口,又把他拽过来吻住。

 

陆晗晨由着她的小性子,这次没推开,只是拿餐单遮住,两人忘情的吻了好久好久才分开。

 

吻了这许久,陆晗晨身体有了反应,轻轻刮了刮她的鼻子:“小妖精,看我晚上回去怎么收拾你。”

 

“当我怕你呀?”许诺雅娇笑,半会后嘟着唇问:“对了,你跟晚星到底什么时候摊牌,总不能这么把我们母子扔在外面吧?”

 

“再等等。”提到这事陆晗晨也有些犯难,说:“爷爷和妈都在逼我跟晚星结婚。”

 

闻言,许诺雅脸色一冷,“你要娶晚星?那我呢?”

 

“乖,别生气。”陆晗晨哄着她,无奈道:“娶是肯定要娶,你知道,她爸爸持有博森不少股份,而且承诺,我跟晚星结婚,这些股份都是我的。”

 

自从老爷子退位后,博森的最大控股人就成了陆慎行,那么多年,陆晗晨一直只是个总经理,手里的股份也少的可怜。

 

陆家这一代就他这个独苗,怎么说博森都该是他的,偏偏老爷子次次都说他阅历不够,陆慎行也不愿意交出股份,陆晗晨心里当然不平衡。

上一章

陆晗晨说:“如果我拿到盛天成手中的那些股份,再花钱从其他股东手中收一点,当上副总裁不是板上钉钉吗,甚至想要完全掌控博森也不是不可能的事?难道你不想看到那一天到来?”

 

“我当然想!”许诺雅说,还是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只是想到你要跟其他女人结婚我就好不舒服,你就应该是我的。”

 

“是你的,是你的。”陆晗晨吻了吻她的手,保证地说:“跟她结婚只是形式而已,等我拿到股份后,立刻找理由去离婚,然后娶你进门。你看,你戴的钻戒还是我亲自买的,还不信我吗?”

 

这话似乎把许诺雅哄高兴了,她看了看手指上的鸽子蛋,有少许得意,娇嫩嫩的说:“那你可不能让我等太久,不然我就欺负你儿子,哼!”

 

“好,都听你的。”

 

盆景之后,一双眼睛一直紧紧盯着他们,两人却浑然不觉。

 

等那两人打情骂哨闹完后,戴着鸭舌帽的男人才收回视线,看向手中还没关的录音笔,从兜里掏出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

 

“我知道了,把地址发来。”

 

落地窗前,握着手机的男人留下一道肃杀的背影,居高临下俯瞰着窗外的风景,脸色阴沉。

 

这几天私家侦探送来的资料简直在陆慎行脸上狠狠打了一巴掌,让他怀疑自己当初费了那么大力气才出国是为了什么!

 

他拼了命想得到,却得不到的女孩,拼命希望她得到幸福的女孩,竟被她被喜欢的人耍的团团转,为的不过是拿到她家那点股份。

 

有团火在陆慎行心里烧着,让他愤怒,怒不可遏,紧紧捏着手机,眼中的戾气也越发浓重了,整个人可怕极了。

 

“咚咚咚!”两声敲门声过后,宋特助进来,抱着一沓文件,“陆总,还有一个小时便是和加拿大那边的国际会议了,材料我已经整理好了。”

 

“通知他们,会议推迟。”陆慎行转过身刚要去拿办公桌上的车钥匙,忽然想起车子拿去保养了,“还有打个电话,叫司机来接我。”

 

“……”宋特助一脸懵逼。

 

要知道陆慎行可是个把工作看的比什么都重的人,接手加拿大家业五年也没有迟到早退过一次。

 

这是怎么了?

 

陆晗晨正低声和许诺雅说着话,似乎听到有人喊自己。

 

抬头就看到陆慎行从餐厅的正门进来,他脸都变了,餐厅外停靠着一辆黑车,司机就坐在车内等着。

 

“三……三叔。”

 

陆晗晨清了清嗓子,声音有些僵硬,他不确定刚刚和许诺雅的亲密举动,陆慎行有没有看到。

 

陆慎行点头,走过来站住,眉头微挑,“这么巧,你们也在这吃饭?”

 

然后扭头,看到对面的许诺雅,“这位是?”

 

许诺雅赶紧站起来,伸出手,盈盈笑道,“您是晗晨的三叔?你好,我叫许诺雅,是晚星的闺蜜,今天跟他们一起出来吃饭。”

 

“正好,我就一个人,跟你们凑一桌吧。”陆慎行直接忽略许诺雅,在陆晗晨旁边坐了下来,还开玩笑的和陆晗晨说:“不会嫌弃三叔蹭饭吧?”

 

人都坐下了,陆晗晨也不好说什么,硬着头皮说:“三叔说这话太见外了,我求之不得。不过三叔,要不你还是去对面坐吧,这是晚星的位子。”

 

陆慎行淡淡道;“我不喜欢跟女人靠太近,就坐这边了。”

 

陆慎行的针对让许诺雅心里有些火气,接触到陆晗晨的眼神,只好撇唇,将手收回,不情不愿的坐了下来。

 

不一会,盛晚星就回来了。

 

看到陆慎行时,她心里咯噔一跳,没由来有些心慌,似乎怕陆慎行跟陆晗晨说起那晚她住在他家的事.

 

又一想,陆慎行不可能是这种人吧?

 

陆晗晨说:“晚星,三叔恰好也在这家餐馆吃饭,一个人,就干脆和我们凑一桌了。晚星,你去诺雅那边坐吧。”

 

盛晚星皱眉。

 

为什么她觉得陆晗晨喊‘诺雅’喊的那么顺口亲密,像是喊了很多次一样?

可能因为陆慎行自带冷风,桌上的气氛超级尬,尤其是坐他对面的盛晚星,从没觉得哪次吃饭能这么紧张的,跟许诺雅聊天都极为不自然。

 

后来,许诺雅讲到以前读书的事,也勾起盛晚星的回忆,陆晗晨也偶尔插几句进来,气氛似乎好多了,陆慎行自成一个圈,不说话,脸色也是淡淡的。

 

过了大概十分钟,服务员将菜一一端上。

 

全是热门菜系,只是全是清淡的。

 

盛晚星看着一桌子愣了愣,随后和陆晗晨开玩笑的说:“喂喂,难道你忘记我喜欢吃辣的吗,怎么全那么清淡的?还有龙骨汤,你要给我补什么呀?”

 

“啊?你不喜欢吃吗?”陆晗晨似乎慌了一瞬,反应极快地说:“我想着这个天气热,吃点清淡的也好,免得上火,而且龙骨汤也挺有营养的。”

 

“哦。”盛晚星眉头明显皱起,心里有些不高兴。

 

以往每次出去吃饭,陆晗晨也是提前点菜,但全是她爱吃的。

 

怎么这段时间,她发现陆晗晨心不在焉,而且连自己喜欢吃什么都忘记了?

 

许诺雅也笑道:“这个天气吃清淡点确实好,来来来,我们吃吧。”

 

“我不喜欢。”陆慎行直接拂了许诺雅的面子。

 

许诺雅脸色微僵,而陆慎行抬手喊来服务员,重新点了一些菜。

 

很快,一桌子还没怎么动的菜就被撤下去。

 

桌子上的气氛更加尴尬了,盛晚星瞄了瞄陆慎行,心想这男人也太不为别人着想了,不过刚好她也不喜欢那些菜,没有吱声。

 

很快服务员重新上菜。

 

看着桌子上清一色色香味俱全的川菜,尤其是烤鱼还有麻辣小龙虾之类的,盛晚星眼睛都直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晗晨三叔竟然也喜欢吃辣的,还跟自己口味差不多!

 

盛晚星擦了擦筷子,夹了好大一块麻辣牛肉塞进小嘴里。

 

或者是忌惮陆慎行,陆晗晨什么也没敢说什么,只是朝许诺雅使了个眼色,许诺雅噘了下嘴巴,不情不愿的拿起筷子。

 

饭才吃到一半,许诺雅似乎想给自己找存在感,就感慨着:“晚星,我真觉得我们昨天才出校园,没想到这么快你就要结婚了。”

 

“没办法,养不起自己了。”因为都是熟人,盛晚星也没有那么拘束,开着小玩笑,“当然是等着我们家晗晨养我呀!”

 

说完后,盛晚星瞅了许诺雅两眼,笑道:“哎哎,不能一直说我。你看你,怀孕那么久,还没把男朋友带给我们看。不管,下次你一定要带你男朋友过来,让我跟晗晨见见,顺便帮你把把关。晗晨,你说是吧?”

 

陆晗晨身子似乎僵了一下,笑的有些发虚,“是。”

 

瞥了一眼盛晚星,陆慎行冷不丁开口,“人家要是真想给你看,早就把照片先给你看了。”

 

桌上其他三个人都朝他看了过去,尤其盛晚星,心里有些不舒服。

 

晗晨三叔什么意思,想挑拨离间吗?

 

陆慎行用纸巾擦了擦唇,似笑非笑道:“我没什么意思,只是觉得男朋友这东西不用遮遮掩掩,更何况,你们还是闺蜜。”

 

刻意咬住的‘闺蜜’二字,让许诺雅和陆晗晨脸色都变了。

还是许诺雅反应快,立刻笑着说:“照片这东西,我还真没有,因为我男朋友不喜欢自拍,而且每次想跟他拍照,他都说自己不上镜,不给拍。”

 

陆慎行哦了一声,无意道:“那名字呢?”

 

“啊?这个……我好像忘了。”许诺雅脸上的笑容已经有些僵了。

 

“连自己男朋友名字都不记得?倒是稀奇。”陆慎行像是随意的一说,但对面的人已经快冒冷汗了。

 

许诺雅偷偷往陆晗晨那瞄了一眼,后者朝她使了个眼色,许诺雅忽然就很镇定了,说:“我平时都喊他小名,记不住也是应该的。”

 

怕陆慎行再节外生枝,陆晗晨赶紧岔开话题:“还是吃东西吧,这些菜凉了就不好吃了,等会吃完再聊这些也不迟。”

 

“不必,我吃饱了。”陆慎行将餐布扔在桌子上,站起身。

 

临走时,陆慎行还回头看了两眼,低沉道:“小情侣之间卿卿我我无可厚非,但有外人在还是收敛点比较好。”

 

许诺雅察觉到陆慎行说的是自己,脸色越发地难看了。

 

盛晚星:“……”

 

为什么,她觉得陆慎行脑子有问题呢?

 

她和陆晗晨什么时候卿卿我我了?

 

陆慎行走后,这场饭没吃多久就结束了。

 

盛晚星看着许诺雅坐上出租,然后才上了陆晗晨的车。

 

想着先前的事,盛晚星皱着秀气眉头,和陆晗晨说:“晗晨,我觉得你三叔好像不喜欢我,你看他临走的时候还指桑骂槐的,明显就是跟我过不去嘛。”

 

“别想那么多。”陆晗晨说,将她的手握在手心里,温声道:“三叔过不久就得回加拿大的分公司,你再忍忍,再说你不去陆家也见不到他。”

 

盛晚星点头。

 

其实她有些迷糊,晗晨三叔既然不喜欢她,为什么那晚要照顾她?要说不讨厌的话,但是为什么今晚吃饭又说那样的话?

 

被陆晗晨送到小区后,盛晚星和他挥手告别,转身上楼敲门。

 

“咦,怎么回来这么早?”盛妈妈开的门,见盛晚星回来,就问:“你不说今晚跟晗晨去吃饭吗?吃完饭没出去走走?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妈,这大热天的去哪走啊,他不怕热我还怕呢!”盛晚星哭笑不得,直接到客厅坐,从果盘摸了个雪梨来吃。

 

她一来,盛爸爸也不看电视了,问:“宝贝啊,你跟晗晨的婚期定下没?”

 

“还没呢!”咬着雪梨,盛晚星含糊的回着:“晗晨说这段时间公司忙,况且我也不急,等到时候再看看吧。”

 

盛爸爸拧了下眉,不高兴了:“他忙归忙,结婚也不是小事。你看你们也交往五年多了,时间也够久了,可不能一直这么耗着。”

 

摸着盛晚星的头发,盛爸爸叹气:“说实话,爸爸不喜欢晗晨,没有主见,也没什么担当,但是爸爸尊重你,也不会做出棒打鸳鸯的事,不过结婚这事,你还是得多催一催,迟则生变。”

 

“爸,我都知道。”盛晚星说,她知道父亲对自己的宠爱,“我跟晗晨交往这么久,他疼我宠我,我们彼此信任。”

 

盛爸爸也不好说什么,只是道:“我就你这么个宝贝女儿,你说好就好,爸爸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也不早了,去睡吧。”

 

“嗯,知道。”

 

客厅呆了没一会,盛晚星回卧室洗澡。

 

洗了澡躺床上,她满脑子都是先前陆慎行的态度,虽然四个人一桌,他却仿佛一个人,安静淡漠,基本没讲过几句话,除了走之前。

 

想到陆慎行说他在加拿大一直是一个人生活,盛晚星免不了唏嘘。

 

晗晨三叔固执是固执一点,长的跟男模一样禁欲,但是吧,有钱有颜啊,这样的男人身后不是该有很多倾慕的女人吗,他就不会找个?

 

还是,晗晨三叔要求太高了?

 

想着想着,盛晚星猛然觉得不对,一拍脑门,嘀咕:“不对啊,晗晨三叔怎么生活跟我也没关系啊,我怎么跟八婆一样想那么多?”

 

盛晚星看手机,时间也不早了,拉过被子捂住,蒙头大睡。

 

无意想到刚刚盛爸爸说的话,细一想也有道理,决定明天去医院处理好事情后,再约陆晗晨谈谈,看能不能尽快定下婚期。

 

……

 

怕别人怀疑,周一早上盛晚星先去电视台打卡,借着要去外面收集一些材料跟台长请半天假,然后偷偷摸摸去医院。

 

私立医院在西郊,打的半小时。

 

遮掩密实的盛晚星从的士下来,飞快进去私立医院,丝毫没发现,的士后面还跟着一辆车子,车内一直有摄像机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盛晚星约的是专家,直接上六楼找医生,聊了两句后,放东西,换鞋跟着护士去手术室。

 

消毒水的味道,以及满屋子的医疗器材让盛晚星头晕目弦,她咬咬牙,还是躺上了手术台,紧捏着拳头,手心全是汗。

 

只要熬过这几十分钟就安全了,熬过去就可以了。

 

将近二十分钟后,手术室门被打开。

 

盛晚星跟着护士一起出来,刚做完手术的她步伐有些虚浮,脸色白的跟纸张似的。

 

旁边的护士将单子拿给盛晚星,嘱咐道:“下去拿药,回去按时服用,半个月内不能吃冷吃辣,不能坐浴,最好一个月后再行房事。”

 

盛晚星听的有些尴尬,将单子接了过来:“知道了,谢谢。”

 

盛晚星到医药窗口拿了药,人刚出医院,准备打的回去,就有电话打进来。

 

一见是陆晗晨的人,她差点把手机甩了出去。

 

晗晨怎么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

 

盛晚星让自己不要慌,镇定之后接了电话:“喂,晗晨。”

 

“晚星,你不在电视台吗?”陆晗晨问。

 

“你,你去电视台找我了吗?”猜测陆晗晨在电视台后,盛晚星整个人都紧张起来:“哦我出来找点资料,可能十点多回电视台。”

 

电话那端的陆晗晨笑了声,温声道:“好,那你注意点,我等你回来。”

 

“好。”挂了电话,盛晚星额头上全是汗。

 

陆晗晨去电视台找她了,而且还说等她回去?是有什么事吗,还是说,发现她来医院做这种手术了,是不是要质问她?

 

越想盛晚星心里越慌,一刻也呆不住,拦了的士迅速赶回电视台。

 

路上,盛晚星一直紧紧捏着裙摆,忐忑不安。

 

如果陆晗晨真知道那晚酒店的事,她就先道歉求原谅,况且那一晚她是真不知道怎么自己会在酒店里,又跟其他男人睡了。

 

全部坦白的话,或许陆晗晨能原谅她,这段感情还是能走下去的……

 

“小姐,到了。”

 

盛晚星出神时,车子已经到了电视台门口,司机好心提醒她。

 

盛晚星这才回神,付了车钱匆匆下车。

 

进了电视台后,盛晚星才发现陆晗在大堂等着,见自己进来,忙从沙发上起来,迈着沉稳的步伐走过来,她心里也越发紧张。

 

晗晨脸色为什么这么严肃,是不是全部知道了?

 

“晗晨,我……”盛晚星小脸上有些汗,挣扎着开口:“对不起,其实我是去……”

动漫关键词:大爷你的东西太大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