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好硬好涨老师受不了了在线阅读;古代闺秀被强 高H

2022-05-11 15:46:15【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两个人没僵持多久,就惹来别墅门口的保镖。  夏陌熙寡不敌众,手里的水果刀终究还是被缴械,咣当一声掉落在地上。  陆漫文匆匆赶到,看到这一幕在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忍不住怒意。

两个人没僵持多久,就惹来别墅门口的保镖。

  夏陌熙寡不敌众,手里的水果刀终究还是被缴械,咣当一声掉落在地上。

  陆漫文匆匆赶到,看到这一幕在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忍不住怒意。

  “夏陌熙,你敢伤害我妈,信不信我让你在牢里待一辈子!”

  陆博清指责:“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但是这件事,你做的太过分了!”

  夏陌熙听着陆博清的话,先是难以置信,随后癫狂的大笑。

  “杀人偿命,本就是天经地义!”

  姚悦现在根本装不了善良,不顾形象的大喊。

  “她都要杀我了,你们还在这里跟她费什么话,把她给我抓起来送到警局!”

  陆博清赶紧说道:“别,这孩子还小,一时悲愤,并不是不可原谅的。”

  姚悦震惊的推开陆博清:“你什么意思,是不是想让我死在她手里!”

  “我不是这个意思……”

  “哈哈哈!”

  夏陌熙笑里都是嘲讽,看着陆博清。

  “你也不必假惺惺,你们陆家没有一个好东西!”

  陆漫文插嘴:“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爸,你就不该为她说话。”

  接着朝一旁的保镖吼:“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将人给我抓起来!”

  保镖听了令,夏陌熙却开始剧烈挣扎起来,只是她怀里还抱着骨灰盒,动作受限制,很快被保镖制服。

  “等等,把那个东西给我。”

  陆漫文指了指骨灰盒。

  夏陌熙心中顿时一紧,将骨灰盒紧紧抱在怀里。

  那保镖直接掰开她的手,抢走了骨灰盒。

  “把小意给我!”

  言辞激烈,但里面却听得出恐惧。

  陆漫文敏锐的察觉到了,笑的越发放肆起来,只是在接过骨灰盒的时候,神情厌恶。

  “你不是要这个骨灰盒吗,你跪下来求我!”

  夏陌熙神情一僵,手止不住的颤抖。

  她一生只给母亲一个人下跪,可现在却要给自己的仇人下跪。

  可小意的骨灰盒就在那个保镖手里,若是不跪……

  夏陌熙终于还是闭了眼,屈辱的跪下,耳边是陆漫文嘲讽的大笑。

  她紧紧咬着唇,直到咬的苍白,才缓声问道:“可以还给我了吗?”

  陆漫文神情倨傲戏谑:“这可怎么办呢,我突然改变注意了。”

  夏陌熙猛的抬头:“你说话不算话?”

  陆漫文语气透着乖张:“是又怎样?”

  夏陌熙终于反应过来,这个人就是故意羞辱自己,顿时怒极,直接扑了上去要抢。

  陆漫文当然不会给,却在她扑过来的瞬间,从保镖手里拿过骨灰盒,手一松,骨灰盒应声而裂。

  夏陌熙眼睁睁的看着里面的粉末纷纷扬扬的落下,顿时连反应都忘了,目眦欲裂。

  “小意!”

  她大吼出声,里面是浓的透不出来的的难过和悲愤。

  常听老人说,要是骨灰见了光,会影响投胎。

  她没能好好保护小意这辈子平安顺遂,可现在竟然让她安宁都做不到。

  夏陌熙扑倒地上,想要尽快捡起来,却突然吹来一阵风,骨灰被风扬起,眯了眼睛。

  她看着被风吹走的骨灰,猝然起身,趴在地上用手焦急的笼着一些残灰。。

  “不要带走小意,把小意还给我!”

  她边笼边哭喊,可努力了半天也只是徒然,小意的骨灰全部被风吹散。

  夏陌熙看着空空的手掌心,最后颓然跌倒在地,目光悲戚。

  直到听到陆漫文一声轻嗤:“真是无趣。”

  夏陌熙浑身都是戾气:“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陆漫文只当做是笑话在听:“就你?也配!”

  陆博清看到这里眼神有些不忍:“漫文,出出气就可以了。”

  陆漫文这才有所收敛,警告道。

  “这次就看在我爸的面子上放你一次,若是你还敢对我妈做什么,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陆漫文说完似乎要走,却突然想起了什么,折了回来。

  “对了,忘了告诉你,宴辰已经知道那个孩子的身世了。”

  夏陌熙立刻抬头,漆黑的眸子里面情绪错杂。

  “你是不是以为他会惩罚我,毕竟当时的亲子鉴定是我动的手脚。”

  陆漫文施舍般弯下腰,说道。

  “可惜,他什么都没说,这件事就这样揭过去了。”

  夏陌熙的瞳孔顿时睁大,表情有些龟裂。

  “以后我会和宴辰生下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才是名正言顺的。”

  “你应该庆幸,那个贱种已经死了,不然她就会像你一样,永远都见不得人。”

  夏陌熙终于忍不住胸中的怒意,爆喝道:“给我滚!”

  陆漫文轻蔑一笑,像是逗弄小丑一样。

  “该滚的是你吧,你现在没有任何的防抗能力。”

  说完这句话心满意足的看着夏陌熙眼神里衰败,才高高在上对身旁的保镖吩咐道。

  “行了,你们将她扔远点吧,不要脏了我家的地方。”

  ……

  漫天风雪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侵袭的。

  夏陌熙因为疼痛缩在墙角,脸上都是淤青,嘴角还渗着血迹。

  她呆愣愣的看着雪花飞扬,就像是一场无声的祭奠。

  夏陌熙咬牙看着远处的陆家大门,在心底暗暗发誓,她一定要陆漫文母女付出代价!

  还有周宴辰!

  他竟然残忍至此,连亲生女儿都能这般铁石心肠。

  地面上在也分不出是骨灰还是雪花,彻底的和天地融为一体。

  眼泪被风干,良久她才起身,彷如是风烛残年的老年人,步履蹒跚的往回走。

  却在回去的路上,碰到了周宴辰。

  他看到夏陌熙脸上的伤时皱眉。

  “你的伤是怎么回事,谁打的?”

  语气里的急躁泄露出的关心,手都抬到空中似乎想抚摸伤疤。

  夏陌熙往旁边一躲,讥讽的看着他。

  “你知道小意的身世了是不是?”

  周宴辰的手立刻停滞在空气中,无力的点头。

  夏陌熙的神情十分冷酷。

  “陆漫文做了假的亲子鉴定,姚悦害死了小意,你身为小意的父亲,打算怎么做?”

  周宴辰面对咄咄逼人的夏陌熙,紧蹙的眉头没有松下来过,只是沉默。

  夏陌熙对眼前的一切早就有了心里准备,只是当真看到的时候,心里还是一痛。

  “周宴辰,小意在临死的时候跟我说,她没有父亲。”

  说完直接绕过他,背道而驰。

  夏陌熙住在一间简陋的出租屋,带着小意逃回国内的时候,孑然一身,本就没有什么家当,就连照片都只有寥寥的几张。

  现在除了几件衣服,她甚至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怀念小意的地方。

  茫然四顾,冷清的可怕。

  她抱着小意的衣服,眼睛无神,突然从里面掉出来一个钥匙扣。

  夏陌熙还有印象,这是她们刚刚稳定下来的时候,带小意去逛街的时候买的,小意说想送给尘鄞。

  对了,还有尘鄞!

  他们也算是患难之交,夏陌熙和小意被陆漫文关了四年,期间曾趁他们不备逃出过来一次,结果没逃出多久,就在拐角处捡到了双目失明的原尘鄞。

  因为多加了一个人,行动受阻,很快就又被抓了回去,只是不再是母女两个,还有原尘鄞。

  后来在原尘鄞的帮助下,他们才得以逃回国。

  如果她一个人报仇势单力薄的话,那么尘鄞一定会是强有力的帮手。

  虽然不知道他的背景,但是他很聪明,一定会有办法的。

  可现在她要去哪找尘鄞,从他们逃回国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只知道他姓原,名尘鄞。

  夏陌熙心中有些绝望,现在她没钱,没人脉,到底要怎么在人海茫茫里找到原尘鄞。

 傍晚时分。

  周宴辰一直等在楼下,这还是第一次,他出现在这种类似于贫民窟的地方。

  他知道夏陌熙的生活一直很窘困,但是没想到竟然到了这个地步。

  他靠在车上,眼神有些担忧。

  没过多久就看到夏陌熙从楼上下来,手里还拿着什么。

  一路跟着,发现她在张贴寻人启事,上面竟然是一个年轻男人!

  周宴辰顿时怒意丛生,蛮横的拦住她,

  “你在做什么?”

  夏陌熙平淡无波的看着他,却只是缄默。

  她始终忘不了,这个男人,在小意的最后关头,都狠着心没有见她一面。

  就算知道了小意的身世,都能这般无所作为。

  见夏陌熙不说话,周宴辰脸上阴沉的快能滴出水来。

  “上面的人是谁?”

  夏陌熙依旧是缄默,这样的态度显然激怒了周宴辰。

  “我还以为你有多悲痛,还没过多久,就出来找男人了?”

  语气无不讥讽,态度恶劣。

  夏陌熙突然笑了,只是笑的凉薄。

  这个男人竟然在这个时候怀疑她,他当真以为所有人都跟他一样铁石心肠吗?

  只是夏陌熙没有解释,任凭误解吧,她已经不在意了。

  “我可以走了吗?”

  只是淡淡的说了这样一句,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周完成拧了拧眉,不知为何,心中陡然生出一种浓浓的无力感。

  他刚想说什么,就被夏陌熙猛的推开,直朝着前面去。

  周宴辰一回头,就看到她拉着一个男人的衣角,神情有些激动。

  夏陌熙没想到,这么巧合,居然在路边停车场见到了原尘鄞!

  “尘鄞,我终于找到你了!”

  刚打开车门的男人被这样的动作阻拦,疑惑的打量着夏陌熙,良久才问道。

  “你认识我?”

  夏陌熙的神情一僵,“我是陌熙啊,你不记得我了吗?”

  那男人似乎在思忖,没说话。

  “一年前我在美国救了你,后来回国是你帮的我,你忘了吗?”夏陌熙解释道。

  原尘沥这才恍然大悟,眼中闪过一抹异样,看样子眼前的女人,把他认成了他的双胞胎哥哥原尘鄞!

  他随后微笑着道“自然没忘,你找我有事?”

  周宴辰就眼睁睁的看着,夏陌熙对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男人眼泪涟涟,手紧紧握拳,粗暴的将他们拉开。

  “老情人叙旧,都叙到我头上来了?”

  说完之后才肆无忌惮的打量起眼前的男人。

  倒是长了一副好皮囊,就是那双桃花眼,实在是惹人厌!

  那男人好脾气的看着他,眼里多带审视,总感觉在哪见过。

  这时夏陌熙突然挣开周宴辰的手,冷冷道。

  “跟你无关!”

  周宴辰瞬间被气笑:“是吗?之前不还要死要活的跟我和好吗?现在一见老情人,就迅速投入他的怀抱?”

  不管周宴辰怎么误解她都可以,但是误解尘鄞,她不能容忍。

  就在夏陌熙想反驳的时候,那男人突然说道。

  “抱歉,我现在有点急事,等空了,我自会联系你。”

  说着不再参与他们两个之间的战争,只是刚上了车,那双桃花眼阴沉起来。

  “去查,刚才那女人和原尘鄞是什么关系!”

  夏陌熙皱着眉看着原尘沥扬长而去,感觉这个人的感觉有些不对劲。

  周宴辰冷哼讥讽:“自作多情!”

  夏陌熙一言不发,收敛了情绪往回走。

  周宴辰刚想拉她,一通电话阻断了他的行动。

  电话是陆漫文打来的,说要和他一起商量结婚事宜。

  他心不在焉的应了两声,挂断之后才发现夏陌熙已经走远。

  他没有去追,只是转头看向她的寻人启事。

  这个名字,似乎有些熟悉。

动漫关键词:古代闺秀被强 高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