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被宠物开了苞高H怀孕,掀起少妇的裙子挺进去短篇小说

2022-05-11 15:45:38【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 一路上车开得飞快,他不知道自己在发什么疯。  可就像是有块大石头压在心里一样,让他喘不过气来。  转眼就到了陆家,一通电话将陆漫文叫出来。  外面虽然没有风,可还是带

 一路上车开得飞快,他不知道自己在发什么疯。

  可就像是有块大石头压在心里一样,让他喘不过气来。

  转眼就到了陆家,一通电话将陆漫文叫出来。

  外面虽然没有风,可还是带着冷意。

  陆漫文几乎是雀跃着从里面出来的,只是在看到周宴辰抽着烟,脚步缓了下来。

  “宴辰,你怎么这时候来了?”

  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半,陆漫文心里隐隐有了些期待。

  周宴辰的声音足够平静,里面的内容却石破惊天。

  “今天在小意的病例里,我发现了一份亲子鉴定。”

  这句话让陆漫文心里咯噔一下:“什么?”

  “小意是我的孩子,是不是?”

  周宴辰的眼神突然凌厉起来:“是你动的手脚对不对?”

  陆漫文知道事情败露了,再不承认,恐怕只会让周宴辰对自己失去信任。

  于是她突然抽泣起来:“对,是我。”

  周宴辰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宴辰,你知道我当时看到着结果的时候心里多难过吗?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大度的。”

  话是真心话,却也打了感情牌。

  “我知道你之前一直喜欢姐姐,可是姐姐先抛弃你的,那段时间你那么难过。”

  “现在姐姐回来了,我真的害怕失去你。”

  看着陆漫文声泪俱下,周宴辰听着,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可这件事你不该瞒着我的。”

  “我知道这件事是我做错了,我也很后悔,我没想到会这样收场的。”

  陆漫文适时的露出了悔恨的表情,随后说道。

  “宴辰,你别忘了,我们都快要结婚了,你还想和姐姐纠缠吗?”

  周宴辰抽烟抽的更狠了,一句话没说。

  良久之后,他才缓慢的说道。

  “这事到此为止,以后谁也不要再提。”

  陆漫文知道,自己赢了。

  随后,她转身回了陆家,才舒了一口气。

  而门外的周宴辰没在去医院,坐在车里抽了一宿的烟。

  对于小意,他其实没怎么好好的看过她,回想起来乏善可陈。

  唯一印象深刻的是第一次见到小意的时候,她手里拿着一颗气球,满脸笑容的朝他跑过来喊他爸爸。

  他并不喜欢孩子,却莫名的,在看到那个孩子的时候,心里软了下。

  却在看到身旁站的夏陌熙,柔软的情绪戛然而止。

  他从来没想过这孩子会是自己的,毕竟他们分开四年了。

  之后不管小意怎么讨好他,他却从来没有什么好脸色。

  一直到最后,小意的最后一面,他都没有见到。

  这样想着,手突然拍在了方向盘上,在空寂的街道上发出一声刺耳的声响。

  他现在才敢承认,现在他心里的情绪,叫做后悔。

  一直呆坐到天亮,他才开车去了医院。

  第一件事就是去医生那里,以父亲的身份签署了死亡通知书。

  拿笔的手沉重的几乎抬不起来,上面的一字一句,刺痛了他的心。

  小意,明明是之前他和夏陌熙商量好的名字,为什么他从来都不肯相信这是自己的孩子呢?

  “先生?”

  医生似乎等了好久才出声催促,周宴辰猛然回神,一笔一划下笔却都太狠。

  一张纸,寥寥数行,他便失去了他的第一个孩子。

  周宴辰来到了太平间,里面阴暗森冷,只有机械的声音在响。

  他几乎是一眼就看到被白布盖住的一个小小身影,心中顿时大恸,满眼的哀伤。

  “麻烦,”周宴辰叫住了一个工作人员,声音艰涩道:“我想请个入殓师。”

  他想认真的看一看小意的样子。

  一个小时后,入殓师给小意收殓好,周宴辰一看,神情有些涣散。

  入殓师技术很好,小意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周宴辰仔细的看着小意,她的鼻子有些像自己。

  他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在鼻尖上点了一下,冰冷的触觉让他心中一颤。

  “小意,我是爸爸。”

  话刚说出口,却是一声苦笑。

  小意恐怕不想有他这样一个混账父亲。

  他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眼眶酸涩。

  “抱歉,我不配做一个父亲。”

  他是多么高高在上的人啊,现在却对着一具尸体,满脸痛楚的道歉。

  周宴辰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呆了多久,直到工作人员硬着头皮进来询问。

  “先生,请问这孩子,是要带去火化,还是……”

  周宴辰这才眷恋的看了眼小意,声音里都是疲倦。

  “先不用,等她母亲醒过来再说吧。”

  夏陌熙要是醒过来,肯定是想看小意最后一面的。

  说完起身,双腿都有些麻木,他却无知无觉。

  撑着身体起来,周宴辰才用温柔的声线说道。

  “小意,爸爸很快会带妈妈过来看你,别害怕。”

  说完转身离开了入殓室。

  ……

  “妈妈是全天下最好的妈妈。”

  “妈妈,小意好痛,不化疗了好不好?”

  “妈妈,小意也想好好的活在这世上,照顾妈妈。”

  夏陌熙只看到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可周围都是小意的声音。

  “小意,你在哪,出来见见妈妈好不好?”

  她哭声哀求,可周围却是死一般的寂静。

  “妈妈,我不想死。”

  夏陌熙突然从梦中惊醒,窒息般的疼痛从梦中蔓延到现实,她大口大口的呼吸,但是眼泪却从眼角流入发间,留下浅浅的水痕。

  只是梦,她安慰自己,梦醒了,小意就会乖乖的朝她笑,奶声奶气的叫她妈妈。

  “小意呢,我的小意去了哪了?”

  夏陌熙猛然从床上起身,连鞋子都忘了穿,惶然失措的往外跑。

  却在门口碰到了周宴辰,“你怎么下床了?”

  语气竟带着些久违的关怀和不易察觉的愧疚。

  夏陌熙却只是绕过去,就像失心疯一样,嘴里只是嘟囔着小意的名字。

  周宴辰看着她,心中再次隐隐泛起痛意,

  “陌熙,那个孩子,已经不在了。”

  夏陌熙却狠狠推开他:“走开,我要去找我的孩子!”

  周宴辰没想到她会这样,心里又痛又急。

  “好,你别乱动,我带你去见他!”

  说着拉着她去了太平间,离的越越近,夏陌熙开始剧烈的挣扎。

  “你挣扎什么,你的孩子就在这里,你不想看看她吗?”

  语气带着苦涩,手上的力道却不容挣脱。

  太平间里到处都是阴冷的气息,夏陌熙的神情有些崩溃。

  没有什么让母亲直面孩子的身死更残忍的事了。

  可周宴辰却一步步逼她认清这个事实,根本避无可避。

 她昏迷了三天,小意就在冰冷的太平间躺了三天。

  “既然你醒了,还是尽快让孩子下葬吧。”

  周宴辰的目光根本不敢往小意那里瞟,这三天,他时常会梦到小意,可里面的孩子,却总是哭着看向他。

  小意一定是怨他的,不然不会在梦里都在哭。

  夏陌熙却甩开了他搀扶着自己的手,踉跄的跪在地上,却没敢翻开头上的白布。

  “请问你们是死者家属吗?”

  工作人员刚问出口,一个“死”字却极大触动了夏陌熙。

  她一个冰冷的眼神让那人瞬间噤声。

  周宴辰叹气,问道:“什么事?”

  工作人员显然对那个眼神很忌惮,声音立刻小了很多。

  “这孩子,在这里停留了很久了。”

  意思不言而喻,希望他们能尽快做出决定。

  一时间谁都没有再开口,悲伤弥漫在空气中,随着夏陌熙的动作开始凝滞。

  她的手停了又举起,最后还是垂然而落。

  “火化吧。”

  夏陌熙还是没有勇气直面一次小意的死亡,不如就这样吧,小意的面孔会鲜活的印在自己脑海里。

  她一个人来参加仪式的,周宴辰想来,被她拒绝。

  “你没资格。”

  硬邦邦的话,冷漠的不带丝毫感情。

  周宴辰很想说,我是她父亲,可是话到嘴边,却不敢说出来。

  没抱过小意一次,没尽过一次父亲的责任,甚至让小意离开的时候都带着遗憾。

  他确实没资格。

  夏陌熙一个人站在小意的遗体前,默哀,鞠躬,然后退场。

  一言不发,沉默的压抑。

  直到工作人员将一个小小的骨灰盒递到她手上,紧绷的弦终于断了。

  夏陌熙隐忍的难过终于爆发出来。

  “小意,我的女儿。”

  她捧着骨灰盒,身形像是再也受不住支撑一样,跪地痛哭。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是那么大一个人,为什么会变成一个方盒子?

  明明之前小意还会心疼她,怎么就消失在这世上了?

  眼泪不停的滚落,绝望且哀伤。

  周宴辰想抱抱她,却被她悲怒交加的眼神刺痛。

  “滚开!”

  夏陌熙强撑着起来,身上带着强烈的恨意离开。

  周宴辰皱眉看她:“你要去哪?”

  夏陌熙没有回答。

  “小意,妈妈一定会让伤害你的人付出代价!”

  ……

  半个小时后,她来到陆家,崩溃却又平静盯着陆家别墅,然后按响了门铃。

  保姆过来询问了她的名字,就再也没有出来过,显然是被拒绝进入。

  她不急,现在她有大把的时间等。

  外面寒风凛冽,一直到下午四点。

  夏陌熙感觉全身都冻僵的麻木,终于等到了姚悦出门。

  她死死盯着姚悦,就是因为她,害死了小意!

  越想恨意越浓,突然从身后拿出水果刀。脸上都有些狰狞。

  一步步的跟着,只等最好的时机。

  姚悦感觉有人跟在她身后,刚想回头,就看到夏陌熙手握着刀,直接刺了过来。

  她顿时一声惊呼,被吓的腿都软了,只是因为求生的本能,死死的握住了刺下来的水果刀。

  “夏陌熙,你在干什么,你疯了!”

  夏陌熙神情都是凶狠:“你害死了小意,我要你血债血偿!”

动漫关键词:被宠物开了苞高H怀孕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