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撕开校花的奶罩揉娇乳 老头玩小嫩奶陈晴晴老刘

2022-05-11 15:43:31【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  “夏陌熙,看来你还是将我的警告当成了耳边风!”  夏陌熙的脸被打偏,火辣辣的疼。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陆漫文恶声道:“我要是不来,你是

  “夏陌熙,看来你还是将我的警告当成了耳边风!”

  夏陌熙的脸被打偏,火辣辣的疼。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陆漫文恶声道:“我要是不来,你是不是还想和我爸来一场父女情深的把戏,你果然和你母亲一样,骨子里都是下贱的种!”

  夏陌熙神情渐冷,狠狠的将巴掌还了回去。

  “谁允许你说我母亲的?”

  她的逆鳞有三,一是养育她长大的母亲,二是小意,三是……

  她抿唇,哪一个都不能触碰!

  身后却传来一道冷并带着怒意的男声。

  “夏陌熙,你还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夏陌熙回头,周宴辰直直略过她,将陆漫文拥在怀里,眼神裹着锋刃。

  她现在才知道,原来寒风侵蚀的多了,就会习惯的。

  “是她先出言不逊,诋毁我母亲的。”她麻木的解释。

  陆漫文立刻装成了柔弱的表情,捂着脸楚楚可怜。

  “宴辰,我没有。”

  周宴辰声音微沉:“我知道你不会。”

  夏陌熙终于笑了,只是眼神空洞:“行,就当是我故意的。”

  大概就这样了吧,她累了。

  周宴辰嘴唇微勾,笑意嗜血且残忍。

  “你怎么对漫文的,我要你付出十倍的代价道歉!还是你想让那个野种为你的行为买单?”

  夏陌熙心下顿时慌乱起来,她还真是不自量力,竟然敢惹怒周宴辰。

  “不要!我道歉就是。”

  她抬头,看着陆漫文挑衅的嘴脸,只觉得难堪。

  可想到小意,她那么可爱的孩子,已经不能再折腾了。

  为了小意,她也没什么豁不出去的。

  闭了眼,良久,她还是妥协。

  扬手就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陆小姐,抱歉。”

  随后又是一巴掌,一下一下,直到脸上开始红肿,嘴角甚至渗出血迹。

  周宴辰眼神里似乎要喷火,却只是冷笑一声,警告道。

  “以后你若是再敢对漫文做什么,事情就不止是这么简单了。”

  说完拥着陆漫文相携而去。

  夏陌熙颓丧的跌倒在座位上,脸上发麻,她却像是一点都感觉不到。

  扑面而来的悲痛和绝望,几乎要将她压垮。

  但她只是拢了拢衣服,然后消失在街道尽头。

  现在已经没有时间留给她自怨自艾,她需要钱去救小意的命!

  凭着夏陌熙的姿色,很顺利的找到一份在酒吧做服务员的工作,工资高,并且是日结。

  只是拿到发的工作服,夏陌熙愣了愣,是一件兔装服。

  领班看到她在犹豫,冷嘲:“都来这里工作了,还装什么纯,快点,你若不去,后面可有人等着这工作呢!”

  夏陌熙不敢再纠结,穿好衣服连看一眼自己的勇气都没有,深呼吸一口气,就端着盘子进了包厢。

  包厢里吵闹非常,夏陌熙希望没有人注意自己,放下酒水就走,却突然被一只手拉进怀里。

  “这个服务员倒是没见过,新来的?”

  是个油腻的中年男人,手还不停的在她光滑的肌肤上流连。

  夏陌熙强忍着恶心感,咬着牙道:“这位先生,请放开我!”

  不知是谁惊呼:“这不是周少的人吗?”

  夏陌熙顿时脸上一僵,顺着众人的视线往角落看去。

  她瞬间浑身冰凉,周宴辰竟然也在这里!

 她可以忍下所有的冷嘲热讽,但是没办法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周宴辰面前自取其辱。

  周宴辰在看到夏陌熙的时候,面无表情,只是眼底满是讥讽。

  “既然是周少的人,那我……”

  那油腻男表情讪讪,似乎要放开夏陌熙。

  随后,就听到周宴辰凉薄道。

  “杨总随意,这位夏小姐,最喜欢杨总这一款。”

  本来不该有希冀的,可看到他这般冷血,夏陌熙的心还是坠落到了谷底。

  杨总这才放心,动作越发肆无忌惮起来。

  “照顾好爷,这钱就是你的。”

  说着从皮包里抽出十几张红钞,塞进了她的兔装内。

  夏陌熙只感觉到屈辱。

  她忍无可忍,抄起旁边的酒瓶朝杨总砸了下去,拢好衣服,推开杨总转身狼狈而逃。

  等夏陌熙跑出包厢,才对着灯红酒绿的世界泪流满面。

  只是她没跑多远,就被人堵在了拐角处。

  抬头一看竟然是周宴辰,他冷着脸,冷冷嘲讽。

  “夏陌熙,你还真下贱!”

  夏陌熙眼尾悄悄红了,淋巴癌的疼痛再次席卷而来,让她整个人都开始痉挛,可疼的多了,也慢慢能忍了。

  也许是因为今天受的刺激太大,夏陌熙竟然有了回讽的勇气。

  “是啊,周少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周宴辰的脸色阴沉的可以滴出水来,却见夏陌熙一步步靠近。

  “还是说周少也想一起玩玩?”她嘲讽的勾起唇角,伸出手攀上了周宴辰的胳膊。

  周宴辰狠狠拽住夏陌熙的手腕,只听咔嚓一声,她手腕处传来一阵剧痛,手腕竟然被他生生的折断!

  他语气都带着冷凝:“我嫌脏!”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夏陌熙这才托着自己的手腕,痛的额头上都泛起密密的汗。

  她狼狈的靠在冰凉的墙壁上,却是长长的舒了口气。

  这样好多了,身体痛了,心里的痛就没有那么难以忍受了。

  她再也不想为周宴辰心痛了。

  今天的工作泡汤,夏陌熙艰难的换好衣服,才拖着那伤手往医院走。

  只是刚到医院,就感觉头昏昏沉沉的,她没太在意。

  看到小意睡的正熟,夏陌熙才捂着肚子,蜷缩在旁边的椅子上,昏睡过去。

  再醒过来的时候,是医生在给她量体温。

  “夏小姐,你终于醒了。”

  夏陌熙这才感觉全身难受,声音都有些沙哑:“我怎么了?”

  护士叹了口气:“你淋巴癌一直都没有吃药,昨天还受了凉,现在病情更加严重了,还是尽早治疗吧,不然小意可怎么办?”

  夏陌熙这才惊觉:“小意呢,她知不知道我的病?”

  护士摇头:“我们没说。”

  夏陌熙舒了口气:“谢谢了。”

  护士只是摇头叹息,没再说什么离开了。

  只是刚到门口,就看到一脸泪痕的小意死死的咬着唇,见护士出来,才擦了擦眼泪。

  “姐姐,你别跟妈妈说我知道。”

  护士突然有些心酸,点点头,小意才红着鼻头进了病室。

  “妈妈,你怎么跑这里来睡了,小意醒过来发现你不在差点哭鼻子。”

  夏陌熙看着小意这红红的鼻头,才强打着精神,想要抱起她,才发现一动就痛的厉害。

  “这应该是已经哭过鼻子了,鼻头都是红的。”

  小意看到了,紧紧圈住她的脖子,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怎么又哭了,小意是不是小哭包?”

  明明是很温柔的话,却偏偏惹得小意哭的更厉害了。

  “妈妈,你手怎么受伤了?”

  “是妈妈贪玩,不小心弄伤的。”

  小意只是用一双纯净的眸子看着她,问:“痛不痛?”

  夏陌熙眼眶顿时发酸,举起伤着的手,“小意呼呼就不痛了。”

  小意小心翼翼地捧着那只手,轻柔的吹了吹。

  夏陌熙将小意抱紧:“小意真厉害,妈妈不痛了。”

  小意这才破涕而笑。

  “还真是一副母慈子孝的画面,好让人感动!”

  门口处突然传来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就见一位贵妇模样的人大摇大摆的闯进来,跟来的保镖站在门口。

  “陆太太,有何贵干?”

  来人正是陆漫文的母亲,姚悦。

 姚悦看着夏陌熙还有站在旁边的小意,笑容意味不明。

  “听说你找过老陆,我来替他问问,有什么事?”

  夏陌熙并不见有什么情绪波动,语调平淡。

  “没事,请你离开。”

  夏陌熙永远都不会忘记,就是这个女人插足母亲的爱情,让母亲失去一切,只能郁郁而终。

  姚悦笑意算得上温和,只是话语有些冷。

  “听说你现在很缺钱,但是有一个正在烧钱的女儿,你找老陆应该是想借钱吧。”

  夏陌熙表情微冷,并没有搭话。

  姚悦只是笑,然后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

  “我并不是不通情理的人,这钱你拿着,就算是私生女,好歹也是老陆的血脉。”

  这温和的话中带刺,然后姚悦将卡甩在她脸上,转身就走。

  夏陌熙胸中有怒意,但现在她确实需要钱。

  犹豫着将卡拿到手里,就听到外面一阵吵闹。

  “老陆,你怎么才来,刚才陌熙竟然抢了我的银行卡!我们本来就是来给她钱的,她怎么还这样做?”

  姚悦的哭喊极大声,似乎要整个医院的人都听到。

  夏陌熙看着手里的银行卡,才冷冷一笑。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呢!

  然后就听到陆博清安慰的声音,脚步声也离病房越来越近。

  转眼,就看到陆博清出现在门口,一脸的为难。

  “陌熙,你是不是抢了银行卡?”

  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夏陌熙手里拿着的银行卡,顿时语塞。

  “我说这是她主动给我的,你信吗?”

  夏陌熙看着陆博清的眼神就明白自己问的多余。

  陆博清看着她皱眉,最后还是叹了口气。

  “陌熙,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那个一直说愧疚母亲,想要补偿自己的男人,就被这女人的三言两语骗了。

  呵!失望吧!

  当年母亲又何尝不是在失望和怨恨中度过余生的!

  一旁的小意却见不得妈妈受委屈,指了指姚悦。

  “是她,将这个东西给妈妈,你们不许伤害妈妈。”

  姚悦脸色立刻沉了下来,嫌恶的反手一推:“陌熙,你怎么教孩子说谎?”

  下一秒,夏陌熙就看到小意一个没站稳,踉跄的退后了几步。

  小意的头,狠狠地撞到了桌子的角上!

  她恐惧的喊了一声“妈妈”,便当场倒地。

  夏陌熙心漏了一拍,浑身血液仿似开始倒流,僵在原地!

  直到看见小意头上的血流到脚边,她才惊慌失措的喊叫起来。

  “医生!医生!”

  她将小意抱在怀里,手上都染着小意的血,眼眶迅速泛红!

  “小意,你睁开眼看看妈妈!”

  小意蹙着眉,连哭都没力气,只是轻声呢喃:“妈妈,爸爸为什么不保护我们?”

  小意呢喃完这句话之后就昏迷了过去,被赶过来的医生护士推进了急救室。

  姚悦两人跟着夏陌熙守在了急救室的门外。

  夏陌熙看着紧闭的手术室门,心中繁杂。

  她以为她做的已经足够,但是她错了,小意其实从来没有停止过渴望父爱。

  是她每天都在给小意讲她的父亲,告诉她爸爸一定会在她们危险的时候保护她们。

  在小意的心里,周宴辰父亲的地位根深蒂固。

  但却没想到,当她回来,一切都变了。

  小意从满心欢喜的想要爸爸,到小心翼翼的讨好,最后只能隐藏在心底。

  夏陌熙眼泪沾了满脸,指尖颤抖着拨通了周宴辰的电话。

  “不好意思,宴辰正在试婚礼礼服,请问有什么事,我可以帮忙转达。”

  说话的人是陆漫文,让夏陌熙如鲠在喉。

  她怎么忘了,那个男人,已经决定娶别人了。

  幸好,那边周宴辰很快出来,从陆漫文手里接过电话:“谁?”

动漫关键词:撕开校花的奶罩揉娇乳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