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小婕子的第一次好紧,别揉了宝贝~都出水了

2022-05-11 15:42:19【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深冬,周宴辰公司地下车库。  夏陌熙在这已经等了大半天,终于等到了周宴辰出来。  她手指冻得青白,头低垂着,却死死的扯着周宴辰的衣袖。  “宴辰,求求你借我一百万,救

深冬,周宴辰公司地下车库。

  夏陌熙在这已经等了大半天,终于等到了周宴辰出来。

  她手指冻得青白,头低垂着,却死死的扯着周宴辰的衣袖。

  “宴辰,求求你借我一百万,救救我们的孩子吧!她再不治疗的话会死的!”

  周宴辰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里却盛满了寒意,嫌恶的侧开一步,语气凉薄。

  “不过就是个野种,死就死了。”

  夏陌熙惊愕的抬头,“不是的!小意是你的孩子。”

  周宴辰眼底,瞬间翻滚起浓厚的暴戾。

  “当年你以为我破产,为了钱,你毫不犹豫跟一个老男人翻云覆雨,我可是亲眼所见!”

  “我没有,是陆漫文设计我……”

  话还没说完,就被周宴辰粗暴的打断。

  “后来,你还和那老男人双宿双飞了!”

  他的情绪显然有些波动,看着夏陌熙渐渐惨白的脸,心中只有报复的畅快。

  周宴辰勾了勾唇讥诮道。

  “被人玩腻了才回来,莫不是你以为,我是垃圾回收站?”

  夏陌熙顿时僵在了原地,却用力摇头,只是语言显得干涩苍白。

  “我从来没想过背叛你!真的是陆漫文……”

  “够了!”

  周宴辰眼神凌厉,额头青筋暴起,脸上带着盛怒,耐心告罄。

  “漫文好歹是你妹妹,你到底是多歹毒,才将脏水往她身上泼!”

  他不信的。

  可她的小意还等着她拿钱去救命!

  夏陌熙喉咙发紧,眼眶却泛了酸。

  “那你可不可以先借我点钱,要我怎么还账都可以。”

  夏陌熙抛弃了自尊,说出了这句带有暗示的话。

  声音很低,压抑着泛滥成灾的难过,也将自己姿态放的极低。

  周宴辰却轻蔑的嗤笑,“像你这样的货色,我看着都觉得恶心!”

  一句话,轻松击垮夏陌熙。

  她身形摇摇欲坠,紧紧的攥了拳头,嘴唇咬的发白,像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极艰难地从牙关里挤出几个字。

  “可以……便宜点。”

  周宴辰陡然抬眸,眼底是更汹涌的怒意!

  “夏陌熙,你就这么下贱吗?”

  夏陌熙很怕周宴辰拒绝,她拿不到钱,小意就只有等死了。

  她彻底抛弃了自尊,主动上了周宴辰的车躺下。

  周宴辰气红了眼,被夏陌熙拉扯衣衫的动作刺激到。

  “夏陌熙,你真是人尽可夫!”

  他用着最粗鲁的话,最蛮横的动作,做着最亲密的事。

  夏陌熙咬紧了唇,紧盯着车顶的双眼泪水蔓延。

  脑海里不知觉的想起之前的回忆,和耳边男人沉重的喘息声渐渐融合。

  曾经,周宴辰说过她就是他的肋骨,有她在,他才是完整的。

  那时的夏陌熙,是周宴辰的命!

  而此时,周宴辰厌她辱她,恨不得要了她的命!

  夏陌熙只能承受着,腹部却开始作痛。

  一个月前查出的淋巴癌,在平时不怎么显痛,但是痛起来,恨不得让人撞死了才好。

  眼泪蛮不讲理的滴落在车垫上。

  没人知道,她曾受伤深重。

  云散雨歇之后,被周宴辰轰下了车。

  随后一张张鲜红的百元大钞从车窗里丢出来,散落的满地都是。

  周宴辰没再说一句话,开车绝尘而去。

  交合,付钱,银货两讫。

  夏陌熙颤着双手将钱一张一张的捡起。

  没关系的,拿到钱就可以帮助小意治病了,不要哭。

  可眼泪终于是开了闸,落入尘埃,就像她遗落的自尊。

  时间容不得她自怜自艾,小意那边还需要钱。

  她几乎是颤着身子,连车都不敢打,跑去了医院。

 今天是小意化疗的日子,若是交不上钱,医院就再也没办法救治小意了。

  夏陌熙将钱交给医院的时候,医院显然不满意只有两万,却还是安排了这次化疗。

  病床上的小意头上缠着棉纱,看到她来脸上尽是忧虑。

  “妈妈,你是生病了吗,脸色怎么这么差?”

  夏陌熙的情绪险些失控,却还是强打着精神:“没事,小意等会别怕,一会治病的时候妈妈就在身边。”

  小意却笑了笑:“有妈妈在,小意不怕的。”

  可对于一个四岁的孩子来说,到底是太难捱了。

  进入化疗室后,开始手术。

  小意一直忍着,毫无血色的脸色在看到夏陌熙的时候,还会朝她坚强的笑。

  夏陌熙看着小意的笑,心中只更加酸涩。

  她的小意,明明是这样懂事的孩子,为什么要经历这种苦痛!

  夏陌熙紧握着小意的手,若是可以,她宁愿替小意承受这样的病痛。

  等到结束的时候,小意痛的满头大汗,嘴里喃喃道。

  “妈妈,小意好难受……为什么爸爸不来看看小意?”

  夏陌熙的心被刺痛,却还是死死的咬着唇,泪眼模糊。

  她吻了吻小意的额头,轻柔的将小意抱起。

  医院里人群喧闹,夏陌熙却仿佛与世隔绝,与伤痛为邻。

  “夏陌熙!”

  听到声音的夏陌熙转身,却看到了一张阴狠的脸。

  她顿时脸色煞白,之前她一直都不愿意去回忆起的画面铺天盖地而来。

  那是漫无边际的黑暗,是无穷无尽的折磨,是没有出路的绝望。

  “竟然还真的让你逃回来了!”

  陆漫文的声音极度阴狠,脸上带着算计。

  夏陌熙将孩子紧紧抱住,警惕的盯着她。

  “你怎么会在这里?”

  陆漫文将自己刚才的情绪收敛,挑衅的笑。

  “自然是来做产检的,我怀了宴辰的孩子。”

  夏陌熙浑身一震,她怀孕了?!

  心突然骤停,呼吸开始变的稀薄,却不争气的想起之前周宴辰对她说过的话。

  我谁都不要,这一生我只要你一个就够了。

  她心里泛酸,却掩盖不了密密麻麻的疼痛。

  陆漫文一步步靠近小意,讥讽的看着她:“这个野种竟然还活着,看她这样子怕也是个短命鬼,活不长了。”

  夏陌熙眼神骤冷,这句话正好戳到了她的心口处。

  她情绪波动,愤然推开陆漫文。

  “当着孩子的面,你胡说什么?!”

  陆漫文嘴角勾起得逞的弧度,下一秒,她就顺势摔在了地上,装模作样的哭喊起来。

  “我的孩子!”

  听到这边的声响,周宴辰从转角处匆匆赶来。

  一阵兵荒马乱,陆漫文被医生护士簇拥着进了急救室。

  不到半小时,就传来她流产的消息!

  夏陌熙抱着孩子,被跟来的保镖团团围住。

  周宴辰冷眼看着夏陌熙母女俩,他的语气带着寒意,表情森然。

  “孩子没了,你开心了?”

  夏陌熙愕然抬头。

  “不可能,陆漫文身下并没有见血!”

  周宴辰眼眶逐渐猩红,她怎么就这么歹毒,竟然对一个孕妇动手!

  “竟然还想狡辩!你害了我的孩子,那就让你的孩子偿命!”

  夏陌熙立刻乱了手脚。

  “不要!这中间一定有误会,宴辰,你以前不是最相信我的吗?”

  说到后半句竟然微微哽咽。

  周宴辰心顿时抽痛了一下,可也因为这句话让他怒意更甚。

  她竟然还敢提到过去!

  他的手紧握成拳,冷冷道:“将她们给我赶出去!”

  一句话让夏陌熙顿时失了脸色:“宴辰,你不能这样,小意她不能离开医院。”

  周宴辰残忍的勾了勾唇角:“死就死了,与我无关!”

深冬腊月。

  夏陌熙抱着孩子被人轰了出去,周宴辰就站在医院门口冷眼看着。

  小意似乎是被冻醒了,身子缩了缩,在看到周宴辰的时候笑的满足。

  “妈妈,我梦见爸爸来看我了。”

  夏陌熙却是心倏然一酸,含泪恳求的看着周宴辰,希望他不要这么残忍。

  周宴辰却仿若未觉,冷言道:“去跟各大医院打个招呼,哪家医院敢接收她们,就是和周家为敌!”

  在庆阳市,周家一手遮天,又有谁敢跟周家为敌。

  夏陌熙无奈,只得转身离去,准备去别的医院碰碰运气。

  当夏陌熙被第三家医院拒绝后,抱着小意在医院门口苦苦哀求。

  “请你救救我的孩子吧,她还这么小。”

  医生被她抓着袖子,似乎有些不忍,可还是叹了口气:“我们也没办法,你还是去别的医院看看吧。”

  说完甩开她的手转身离开。

  外面的风霜还夹着雪花,夏陌熙只觉得这冷意似乎要钻进骨子里,弥漫到四肢百骸。

  “妈妈……”

  小意身上裹着厚厚的衣服,意识不清的呢喃。

  夏陌熙探了探她额头的温度,已经开始发烫。

  她顿时慌了慌,急忙说道:“小意别怕,妈妈带你回家。”

  匆匆拦了辆车回家,是一间很小的出租屋。

  夏陌熙将小意放在床上,一层一层的棉被给她盖上,语气慌张。

  “别怕,有妈妈在,你不会有事的。”

  小意咳了咳,脸上带着病态的潮红。

  “妈妈,我是不是快死了?”

  “怎么会,小意是妈妈的小天使,会健康的活着。”

  小意虚弱的笑了笑,是毫无力气,也是难过的轻喃。

  “我要是死了,妈妈该怎么办……”

  夏陌熙顿时泪流满面,心里满是心疼,却只能紧紧抱着小意。

  “小意乖,睡一会儿,睡醒了,就会好的。”

  小意已经昏睡过去,没有再搭话。

  夏陌熙就这样抱着小意,好像一旦她放手小意就会消失一样。

  这两天她东奔西走,腹部的疼痛她一直都尽力忽视。

  可在这时,静的只有小意清浅的呼吸声,好像就连她淋巴癌的痛意都开始放大。

  她捂着肚子,给小意捏好被角,明明是简单的动作。

  可当她做完时,整个人都虚脱的滑落到了地上,头上都是冷汗。

  宛如一瞬间被所有的遭遇击垮,夏陌熙蜷缩在地上。

  她一向坚韧,就算被陆漫文折磨的那几年,她都可以挺着一身傲骨连半分痛都不说。

  可现在,自己身患绝症,旁边是救助无门的女儿,而将这一切推入深渊的,却是她最爱的男人。

  夏陌熙眼泪扑朔而落,却寂静无声。

  等捱过了这阵痛意,夏陌熙才从地板上爬起来。

  小意的烧还没退,她一刻也等不下去了。

  能解决这局面的,只有周宴辰。

  在颐景园门口等到周宴辰的时候,她的身体还有些虚软,面色苍白如纸。

  周宴辰看到她这幅模样的时候,心里陡然一颤,面目却依旧冷。

  “宴辰,你救救小意吧,只要你愿意救她,我什么都愿意做的。”

  周宴辰目光比寒风凌冽:“为了那个野种?”

  语气里充满了怒意和危险。

  夏陌熙眼底全是苦涩,当年那个无条件相信她的人,终于还是不在了。

  “小意是你的女儿!你若是不相信,可以做亲子鉴定,你是我唯一的男人。”

  周宴辰阴鸷的盯着她,他亲眼见到她和别人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让自己怎么相信!

  “夏陌熙,你还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往我身上凑!是不是嫌她的命太长?”

  痛!太痛了!

  说不清是心里痛还是身体痛,痛的夏陌熙眼前的人都开始模糊不清。

  她抿了抿唇,才道:“我知道你恨我,可小意是无辜的。”

  “那漫文流掉的孩子不无辜吗?你害死了我的孩子!那就为他送葬哭坟吧!”

动漫关键词:小婕子的第一次好紧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