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小东西我们两个一起c好不好,高雅人妻被迫沦为玩物

2022-05-10 15:20:48【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漫烟嘶声说着,眉眼中的恨意深刻至骨。   慕尧从不知道漫烟和青禾之间还有这种血恨家仇,这些是漫烟更悠久之前的记忆,他刚才没有去探寻。   但是听着她此刻的口吻,他觉得不像

漫烟嘶声说着,眉眼中的恨意深刻至骨。

 

  慕尧从不知道漫烟和青禾之间还有这种血恨家仇,这些是漫烟更悠久之前的记忆,他刚才没有去探寻。

 

  但是听着她此刻的口吻,他觉得不像是假。

 

  只是,真的是狐族不分青红皂白地将貉族赶尽杀绝吗?

 

  这一点,慕尧不信。

 

  “所以,你这是把本殿当成了你的棋子?”慕尧眯了眯眼。

 

  漫烟收敛脸上的戾气,笑得依旧好看:“殿下说笑了,烟儿对您可是一见倾心,二见误终生……何况这百年来,我一只弱小的狐狸都能被你宠得无法无天,您说……像您这样的男人,烟儿化成人形还不爱得死去活来吗?”

 

  “你的爱,还真是杀人于无形。”慕尧讥讽。

 

  事到如今,他已经知道这个女人的真面目,自是不会让她再留在自己身边。

 

  只是……

 

  青禾的命珠在她身上。

 

  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取出,现在若要强行拿回,只怕会玉石俱焚。

 

  “你且在这惜水宫好好反省思过,没有本殿的命令,不得踏出一步!”

 

  慕尧下令,随即挥袖布上结界,把整座惜水宫变成了如同囚笼般的存在。

 

  “烟儿全听殿下做主,只望殿下能在闲暇时间再来看望烟儿,毕竟……烟儿一个人可是孤枕难眠,需要殿下的怀抱来温暖……”

 

  漫烟似乎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安危,看向慕尧的眼神依旧透着浓烈的爱慕和深情。

 

  慕尧拧着眉拂袖离去,在这惜水宫中一刻都不愿多停留,直接腾空而起,骤然消失在天际。

 

  看着他离去的方向,漫烟渐渐收敛自己脸上的神情,恢复成了阴霾神色。

 

  “知道真相又如何,你依旧不敢把我怎样,不是吗?”漫烟自言自语说着,眸底闪过一丝阴鸷,“是你自己把我认错又把我带回来的,我们貉族别的本事不大,缠人的本领可从未败下阵过。”

 

  ……

 

  慕尧从惜水宫离开后,直接去了寒冰池。

 

  池子的水冰凉刺骨,荡漾着刺肤的冰渣,带着隐隐的痛意。

 

  慕尧将整个人泡在冰水里,久久没有将头探出。

 

  此时的他,内心备受煎熬,却无力发泄。

 

  甚至是手撕漫烟那个女人都做不到……

 

  慕尧从未想过,自己会有如此无助的一刻。

 

  于大局而言,他若直接杀了那个女人,那青禾的命珠也会随之消散,他想找回她重塑肉身更是渺茫无希望,到时候狐族天族之间的矛盾定会难以解决,父王母后对自己更会失望透底。

 

  于他个人而言,他想找到完完整整的青禾,把命珠还给她。

 

  那世间仅有的五彩琉璃心,已经被漫烟毁掉,他终究还是欠了青禾一颗心。

 

  泡了许久冰水,慕尧混乱的心境也缓缓平息下来。

 

  他用灵力烘干衣袍,直接去寒冰池飞跃至了九重天的天府宫。

 

  眼下,就算他和司命星君交情不深,但也只有那里能找到点消息了。

 

  慕尧在天府宫门口站了足足一夜,门童才放他入行。

 

  天府宫内,硕大的命格星宿仙卷放满了整个藏书架,司命星君正整理着所有册子,忙得应接不暇。

 

  慕尧不忍打扰,默默站在旁边,想等着他忙完后再开口提自己的请求。

 

  未料司命星君一边忙着手中的事一边跟他打说话。

 

  “水神想打听的消息,我已转告天后,她不曾告诉你吗?”

 

  慕尧怔住,回想起母后曾对自己说过的那些讯息,他才意识到那些都是母后自司命星君这儿打探来的。

 

  “小神还想请星君明示,青禾人在何处?”

 

  既然自己揣摩不透的那句话,是从司命星君这儿得来的,那问他是再合适不过。

 

  司命星君微微摇了摇头:“水神,老仙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已经说了,这里没有其他信息能再给到你,请回吧,一切皆已有定数。”

什么是定数?我不懂,我只想找到她,我们之间有太多误会需要解释清楚,请帮我这个忙……”慕尧没想到自己什么都没问到就要打道回府。

 

  即使如此,那自己在天府宫守了一夜又是何苦?

 

  司命星君不再说话,慕尧亦不死心地留在此处,势要问出点什么才肯罢休。

 

  他真的,已经穷途末路了……

 

  霎时,天边响起一道惊雷。

 

  书架上的册子都颤动了几番,司命星君的神态也微微波动。

 

  他袖中的手暗暗掐指算着,又听得那雷声轰轰响个不停。

 

  九天玄雷,足足响了整整四十九道。

 

  “成了!”司命星君突然念叨了一句,神色带着一丝震撼和激动。

 

  一旁的慕尧看的糊里糊涂,但眼见司命星君朝偏殿走去,他也连忙跟了过去。

 

  本以为偏殿也是藏着凡间无数生灵的生死命格册,跨过门槛后才发现是别有洞天的一番景象。

 

  仙雾缭绕,有水流叮咚的声响。

 

  绕过假山,慕尧看到了一池莲花。

 

  但在众多绿叶粉色花瓣的莲花中,唯独有一朵显得独具特色——花瓣透明,如流水般轻轻晃动。

 

  慕尧正要问那是什么品种的莲花,司命星君已经舀了起来,递给了他。

 

  “好生用灵力养着这水莲,百年后可瓜熟蒂落。”司命星君说道。

 

  “这是……”慕尧不解,但是顺从接过。

 

  司命脸上多了丝人情味,语重心长地拍了拍慕尧的胳膊。

 

  “这是你和青禾的孩子,被天后所救,放在老仙这里疗伤巩固魂魄。”

 

  司命的话,让慕尧呼吸猛地一顿,手中原本轻飘飘的水莲一瞬间仿若千斤重。

 

  孩子……

 

  孩子不是被他亲手……

 

  他的反应,司命星君尽收眼底。

 

  “这会儿狐族的人应该已经陆陆续续从水神殿撤离,放心吧,你水神殿安宁了。”

 

  “什么?”慕尧一惊,掌中的水莲一阵晃动,吓得他连忙屏息凝神,手忙脚乱的样子有些狼狈。

 

  司命指了指宫门外的方向:“水神,老仙这里真的没有能再给你的东西了。”

 

  慕尧顿了顿,点头对着司命鞠了一躬真诚道谢后,小心翼翼护着手中的水莲飞跃离去。

 

  虽然此行没有问到青禾的讯息,但是却收获颇多。

 

  慕尧使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和青禾的孩子能依托在这水莲之上得以续命。

 

  这种悔恨不已后的失而复得的心情,让他久久难以平息。

 

  定要好好护着这水莲,百年后等待孩子的出世!

 

  只是回了水神殿,看着殿外空荡荡的四周,慕尧再次愣住。

 

  司命星君说的果然没错,那十万狐军全都撤退了!

 

  这是为什么?

 

  他们不是一直还嚷嚷着见不到青禾救一直不走吗?

 

  难道……

 

  另一个念头在慕尧的脑海中跳出,让他心跳都有些急速。

 

  慕尧招来门使问询,听到的消息让他更是坐立不安。

 

  “方才响起雷声,那些狐军都警惕躁动,后来好像有只九尾赤狐踩云而来,对着他们狐叫了一番,那些人便陆续撤走了。”

 

  “九尾赤狐?不是九尾白狐?”慕尧反复追问,“那狐狸朝哪个方向走了?为何她回来了你们不立马跟本殿禀报?”

 

  “回殿下,您行踪一直都是来无影去无踪,属下们想着等您回来就第一时间禀告给您听……但我们也想着,狐军撤退是好事,自没有将那九尾赤狐放在心上……再者,青禾公主不是白狐吗,您为何这般激动……”门使紧张打量着慕尧神态,生怕自己说错话。

 

  慕尧没再接话,他左思右想,觉得那九尾赤狐定是带着十万狐军回了狐族之境。

 

  虽然不确定那九尾赤狐是青禾,但他的直觉告诉他,一定是狐军们知道了青禾的消息,所以才会离开。

 

  这也验证了母后曾告诉过自己的一句话——

 

  青禾公主已死,但青禾帝姬还活着!

 

  所以,他只要去狐族,就能看到青禾!

慕尧越想越激动,连忙用乾坤盒装好水莲,然后直接朝狐族飞去。

 

  “殿下,您这又是要去哪儿啊?”门使连忙追问,但是早已不见人影。

 

  ……

 

  同一时间,狐族发生了一件大事。

 

  闭关修炼的狐族帝姬突破境界,成为狐族上下数万年第一只修炼成神的狐。

 

  那七七四十九道九天玄雷便是上古天神给到她的洗礼。

 

  但成神后的帝姬封锁了整个狐族,勒令不许所有生灵进出,与外界种族有任何交流。

 

  而她自己在下达此项命令之后,陷入了沉睡中,不知何时会醒来。

 

  一时间,狐族众生灵也不知道他们该欢喜还是该悲伤,但依旧听从帝姬的命令,在狐族的领地中安然生活。

 

  而狐族众将士则驻守边界,加强结界的封印。

 

  这样的一件大事,传遍了整个九天界,但还有另一个八卦消息也成为众神仙饭后茶与的闲谈——

 

  天族的水神慕尧在狐族边境建了一座小水屋,隔三差五就从天族过来住上十天半个月。

 

  这个时候,大家都还不知道原来的水神妃摇身一变成了狐族帝姬,全都以为是帝姬的这道命令让水神和原水神妃被迫分开两地。

 

  各种八卦闲谈都有,但慕尧全都充耳不闻。

 

  他每天用灵力养着水莲,看着水莲的花瓣一点点充实饱满起来,然后掐指算着时间一点一滴过去。

 

  百年光阴,不过弹指一挥间。

 

  到时候让他们的孩子在这水屋中降生,也算是他的一种自我安慰吧。

 

  至少,可以让她第一时间知道——

 

  他们的孩子,还在。

 

  九天界沧桑变幻百年,整个狐族众生灵皆在结界中安稳度日,未曾有过任何怨言,亦未生过任何事端。

 

  月圆夜过,烈阳明媚。

 

  帝栖宫宫门骤然开启,轰隆的声音让整个狐族的结界都微微晃动。

 

  正带领将士巡逻的崇孖将军觉察到了异常,匆匆朝帝栖宫奔去。

 

  青玉石台阶上,一身红袍的女子静静站立,三千青丝垂顺于腰,随着微风轻轻晃动。

 

  崇孖看着她,神情中闪过欣喜,拂袖跪地行叩拜礼。

 

  “属下恭迎帝姬出关!”

 

  青禾缓缓回首,她指尖站立着一只灰色的雀鸟,也跟着一并歪头朝地上跪着的人看去。

 

  “崇孖将军辛苦了,本帝闭关这两百年,九天界可有异样?”她淡声说道,抬手示意他起身,

 

  一颦一笑中,皆透着雍容气派,让人甘愿俯首称臣。

 

  崇孖想起青禾百年前沉睡前,墨阳狐君的嘱托,他眼眸中划过一丝闪烁,随即沉声道:“回帝姬,九天六族一切安好,盛世太平。”

 

  “那便好,本帝还以为两百年前天狐之战,会没个终结,如今能一派祥和,定离不开墨阳那只老狐狸的统治……看来我这帝姬继续闭关也无妨啊……”

 

  青禾笑着说道,似乎对这两百年间发生的事没有太多细细探究的想法。

 

  崇孖看着她,忍不住问道:“帝姬,您就不想知道天狐两族战争终结的方法是什么吗?”

 

  “无非是两族联姻,自古以来天上地下都是这种方式。”青禾懒洋洋说道,抬起另一只手逗着手背上的小雀鸟。

 

  崇孖未说话,与此同时天际一道人影闪现,白衣飘飘自天而落,温润如玉。

 

  崇孖见来人,立马行礼退下。

 

  “老狐狸,你可来了……快和我说说,两百年前咱们狐族派谁去天族联姻了?”青禾看到墨阳,连忙挥手。

 

  墨阳面容复杂地看着她:“你这闭关睡一觉,倒是把一切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动漫关键词:高雅人妻被迫沦为玩物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