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如何去安慰自己越黄越好_边缘控制玩到哭的感受

2022-05-10 15:20:00【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孩子,孩子……”他嘴唇颤了颤,脸色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苍白。   “你给本殿戴了绿帽,还想要本殿认这个孽种做水神嫡子?!”   当初他说了

“孩子,孩子……”他嘴唇颤了颤,脸色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苍白。

 

  “你给本殿戴了绿帽,还想要本殿认这个孽种做水神嫡子?!”

 

  当初他说了什么?

 

  在青禾苦苦求他放过那孩子时,他说了罪不可恕的话,做了惨绝人寰的事!

 

  是啊,他怎么一直忘了孩子的事。

 

  就连母后都对青禾坚信不疑,他却还在犹豫徘徊。

 

  选择相信那个女人说的话,想着百年前那刻骨铭心的患难与共,觉得他还有改变这一切的能力。

 

  死掉的,不过是一个仙娥和影卫,所以他还有机会补偿的。

 

  只要找到那个女人,只要平安带那个女人回来,给她重塑肉身,一切都还有机会。

 

  可是他怎么忘了……孩子呢?

 

  她说,那是他们的孩子,求他不要伤害那小小的一团生命。

 

  可是他做了什么?

 

  他犯了这个世界上最不能被原谅的错!

 

  他亲手杀了他们的孩子!

 

  思及那些,慕尧的心猛地一阵揪痛,让他跪都跪不稳。

 

  他瘫坐下来,驮着背,低着头,抬手捂着左胸口的位置大口喘气,像缺水的鱼。

 

  “母后……您早就知道,为何不阻止我……”慕尧颤声问向天后。

 

  天后猛地一拍金椅的扶手,颇是气愤:“孽子!若本宫提前知晓,又怎么会让你做出那禽兽不如之事!”

 

  听到母后大怒的话语,慕尧连忙跪着爬到了她脚边,重重磕头。

 

  “母后息怒,是儿臣一时慌乱说了糊涂话……”

 

  天后站了起来,金丝云珊裙摆拖地,划过慕尧放在地上的手背,带着一丝锋利。

 

  “看在母子情分上,本宫提醒你一句,嫁来天族的青禾公主的确已死,但属于狐族的青禾帝姬却还活着,往后水神殿是血雨腥风还是门可雀罗,本宫和你父王盖不会干涉。”

 

  “倘若你处理不好这丢人现眼的儿女私情烂账,水神一职,你父王随时都会收回!包括你的水系术法,也妄想再用!”

 

  天后说完,拂袖离去,未再看地上跪着的慕尧一眼。

 

  慕尧的头依旧重重磕在冰冷的地板上,久久没有抬起。

 

  有水滴落在地上的轻微声响,是他留下的悔恨眼泪。

 

  伤了救命之人,负了心爱之人,还让父母对自己大失所望,他的确混账之际,死一万遍都不足以偿还自己的罪过!

 

  回到水神殿,慕尧的情绪也渐渐冷静平息了下来。

 

  他回想母后最后对自己说的话,也清楚她老人家还是在关心自己。

 

  撤不撤职,慕尧并不在乎。

 

  他在乎的是,母后说的头一句话。

 

  青禾公主已死,但青禾帝姬还活着,到底是什么意思?

 

  若帝姬还活着,那殿外驻守的十万狐军又是个什么情况?

 

  慕尧拿出那沾血的玉扳指,眉宇间锁着的纹络久久没有平展开。

 

  他想起九天界有一人上知前世,下通今生,若是寻得他的帮忙,了解一下青禾的具体情况,那自是再好不过。

 

  只是他平时少与各路神仙联络感情,这会儿冒然去找,怕是会吃个闭门羹。

 

  但不管怎样,还是要一试。

 

  慕尧正要再次出门,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殿下,水神妃头疾又发作了,您快去看看吧……”

 

  听到水神妃三字,慕尧呼吸顿了顿,但慢半拍才反应过来那是惜水宫的仙娥说话。

 

  “婚事已作罢,谁准你这样称呼她的?”

慕尧一身怒火无处发泄,直接给了门口那仙娥一掌。

 

  太过猝不及防,仙娥吐血倒地,整个人诚惶诚恐。

 

  “殿下,奴婢知错了……”她战战兢兢求饶。

 

  “尚且跪在这里待命,本殿处理完手中之事随你去惜水宫。”慕尧冷声命令道。

 

  仙娥立即带伤跪好,一句话都不敢说。

 

  慕尧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将情绪稳住。

 

  活了五万年,他第一次感到心力交瘁。

 

  住在惜水宫的那个女人尚且还没妥善处理,他又怎么能放心去弥补自己犯下的错呢?

 

  挽起左臂衣袖,水月鼎依旧如镯子般缠在他手腕上。

 

  慕尧将右手相握,缓缓闭上双眼,再次进了水月虚境。

 

  这一次,他看到青禾是如何在自己苏醒后易容相伴的整个过程,也看到了自己在走火入魔后,狐族中人寻到了蛮荒谷,四处寻找她的画面。

 

  青禾带着昏迷的自己躲藏,随手救了一只奄奄一息的貉妖,赠与她部分灵力,让她得以幻成人形。

 

  慕尧看的清清楚楚,那只貉妖,正是漫烟!

 

  漫烟在青禾走后,剜出了自己胸口的琉璃心,然后以内丹相换,她所有歹毒的神色都被慕尧尽收眼底!

 

  如此一来,青禾说的没有一句假话。

 

  她的心脏的确是给了自己,但却被漫烟拿走。

 

  他,弄丢了她的心。

 

  后面的回忆画面,慕尧不用在水月虚境看,也记得清楚。

 

  他将神魂收回躯体,大步走出房门,让那仙娥跟着自己到了惜水宫。

 

  仙娥经过那一伤,自是清楚慕尧此刻前来身上带着杀气,大气都不敢出。

 

  “漫烟仙子……”仙娥正要跟漫烟禀报,但这个称谓引得她极其不满。

 

  “前几日便要你们改口,活得不耐烦了吗?!”漫烟冷声呵斥,大步走出来想教训仙娥一番,却看到不远处正站着负手而立的慕尧,她立马转变脸色,变成一副温婉的模样。

 

  “殿下,你过来了……”她想起自己还在假装头疾发作中,连忙扶着门露出一副虚弱的样子。

 

  想起刚才自己训斥仙娥的另一面已经被慕尧听见,她绞尽脑汁想办法解释。

 

  狠狠瞪了仙娥一眼,她正要楚楚可怜的弱声说话,慕尧已经大步走了过来。

 

  “殿下……”漫烟软绵绵唤着,就要假装站不稳往他怀里倒。

 

  可就在她倒下的那一瞬,慕尧却侧开了身,让她直挺挺往地上栽倒。

 

  眼看就要和坚硬的地面来个亲密接触,漫烟只得尴尬地用了一小点儿灵力让自己重新站稳。

 

  “咳咳……”为了掩饰尴尬,她故作病态地轻咳了两声。

 

  “五彩琉璃心在哪?”

 

  慕尧突如其来的发问,给了漫烟一个措手不及。

 

  “什……么?”她眼神一阵闪烁。

 

  “本殿想起了一些事,青禾放在本殿这里的琉璃心被你拿走了,还给本殿。”慕尧看着她,神情中再无昔日一丝柔情。

 

  漫烟错愕不及,条件反应地想否定,但看着他那笃定的样子,便知事情并不简单。

 

  只怕,她什么谎都不能撒了。

 

  “烟儿听不懂殿下在说什么,殿下若要兴师问罪,还请直言。”她平静开口,脑子却在飞快运转。

 

  慕尧朝她走进,抬起她的下巴,让她直视自己的凌厉眼神。

 

  “百年前蛮荒谷,是青禾照顾的本殿,还是你?”他问道。

漫烟脸色一变,扯开的嘴角似笑非笑。

 

  “殿下觉得是谁便是谁,烟儿无怨言。”

 

  她越说的模棱两可,慕尧心底的情绪就越难扼制。

 

  “漫烟,百年相伴,本殿不想把事情做太绝,你且说实话。”他拧紧了眉,耐心几近耗尽。

 

  “烟儿说的句句属实,未曾骗过殿下分毫。”漫烟眼睛都未眨一下,一丝闪烁都没有,“百年前蛮荒谷中,殿下醒来看到的也是烟儿,不是吗?”

 

  慕尧捏着她下巴的力道加重了一分:“之前易容成其他女子模样照顾我的人,也是你?”

 

  漫烟浅笑:“不是。”

 

  她坦然的承认,让慕尧一愣,随即更是滔天的怒火。

 

  “为何百年前撒谎?为何要骗本殿?!”他放在她下巴上的手挪至颈脖处,带着要拧断她脖子的狠劲。

 

  漫烟亦不恼,费力地出声提醒:“殿下从一开始就把我当成那个女子,未曾问过我也未曾质疑过,何来撒谎!”

 

  慕尧一顿,眼中闪过厌恶的情绪:“若本殿从一开始认错,你完全可以解释!”

 

  说罢,他一把推开她,大掌幻过一层水雾自掌心流淌,似是这只手碰过什么不该碰的脏东西。

 

  “既是殿下的错,为何要怪罪到烟儿身上?”漫烟反问道。

 

  慕尧呼吸一滞,一时间竟然找不到话来反驳她。

 

  是啊,从一开始就是自己认错了人,漫烟只不过顺水推舟接受了他的感激和宠爱罢了。

 

  他凭什么将一切错都怪到她头上?

 

  “那你自本殿身上偷走琉璃心一事又如何解释?”慕尧想起漫烟还有不可饶恕之罪。

 

  漫烟笑了笑,早就想好了自己该如何回复他这个问题。

 

  “殿下这般问,有证据吗?烟儿身上可只有姐姐的命珠,心脏可是烟儿自己的……殿下如实不信,烟儿便将自己的心脏挖出来给你看看……”

 

  漫烟说着,就要抬手自己自己胸口捅进去,但被慕尧制止。

 

  “够了!本殿要是未曾知道所有真相,不会这般找你兴师问罪!你还要谎话连篇,本殿带你一起回忆回忆!”

 

  慕尧说着,开启水月虚境,拉着漫烟一并跳了进去。

 

  带漫烟重回一次蛮荒谷经历,是慕尧的目的之一,但他的另一个打算,是看看在水神殿发生的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漫烟和青禾之间的事。

 

  因为水月鼎开启记忆,必须本人在才能看到。

 

  虚境中,慕尧看到了漫烟去找了青禾,自她胸口蓦地拿出琉璃心,逼得青禾情绪失控去夺,却反手被突然到来的他用水剑刺伤。

 

  再后来,漫烟又一次去找了青禾,然后将那琉璃心拿了出来,残忍地摔碎之地,残碎成渣。

 

  ……

 

  走完所有记忆之路,慕尧看向漫烟的视线,冷若冰霜。

 

  “事到如今,你可还有谎能圆?”他也不再恼羞成怒,而是用冷至骨髓的语气问她。

 

  漫烟神魂刚归体,整个人还有些恍惚,但转瞬她便恢复了过来。

 

  “你只看到了我拿走青禾的琉璃心,将自己炼化成狐狸,但你却不知道我们貉族一脉经历了多少惨痛!貉狐本一家,可我们貉族却被狐族赶尽杀绝,我东躲西藏到了蛮荒谷才得以活命……可活着又能怎样?能替我死去的家人报仇雪恨吗?我必须得让自己强大起来,才能把我们貉族有过的遭遇让他们狐族也一并尝尝!”

动漫关键词:边缘控制玩到哭的感受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