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色翁荡息肉欲系列小说,好好感受我是怎么要你的

2022-05-10 15:19:14【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慕尧想将昏迷过去的她叫醒,但是奈何自己只是神魂在此虚境,根本没有办法触碰到她。   胸口传来一阵绞痛,紧接着便是一阵天旋地转,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将他推出了水月虚境!   &ldq

慕尧想将昏迷过去的她叫醒,但是奈何自己只是神魂在此虚境,根本没有办法触碰到她。

 

  胸口传来一阵绞痛,紧接着便是一阵天旋地转,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将他推出了水月虚境!

 

  “青禾——”慌乱中,慕尧喊出了那个女人的名字。

 

  神魂归体,骤然睁眸,入眼看到一身鲜红嫁衣的漫烟正在使劲摇晃他的胳膊。

 

  “殿下,殿下……”漫烟一脸泪痕,在娇媚妆容的的衬托下愈发显得楚楚可怜。

 

  若是从前的慕尧,在看到她这模样后,会第一时间将她紧紧搂在怀中,又心疼又怜惜。

 

  可现在,他依旧心疼,却不再是因为眼前这个女人而心疼。

 

  “何事?”他沉声问道。

 

  有些事情还没彻底弄清楚,他不能如此之快将愤怒情绪表露出来。

 

  尤其是在这个敏感时间段。

 

  尽管慕尧尽量将情绪控住好,但漫烟还是第一时间觉察到了异样。

 

  毕竟,他的语气实在太过冷淡。

 

  “宫中仙娥说婚事延期,我看到门外都围着狐族铁甲军,到底怎么回事?”漫烟故作未看透,急切问道。

 

  “他们要带青禾回去,但那个女人现在不在水神殿。”慕尧看着她,想从她的表情中看到一些倪端。

 

  但漫烟一脸惊讶,神情中隐隐带着担忧之情。

 

  “怎么会这样……不是让姐姐在刑罚祠中待着吗,她命珠在我这里,离开水神殿又能去哪里呢?”漫烟说着说着,眼眶微微泛红,“都是我不好,不该拿姐姐的命珠……若狐族那些人要为难殿下,烟儿难咎其责……”

 

  慕尧胸口堵得慌,也根本无心再与她继续这般聊下去。

 

  “你先回去,待我处理完所有事情后再去找你。”慕尧忍着情绪拍了拍漫烟的胳膊,招呼来一个仙娥让她送漫烟回惜水宫。

 

  “殿下……”漫烟哭啼啼的,一脸不情愿要和他分开。

 

  慕尧看着她在妆容衬托下精致的脸庞,脑海中不自觉想起了青禾那张苍白憔悴的脸。

 

  “待日后安稳下来,我会想办法将你的内丹归还于你,你把命珠还给青禾,这样也不必内疚伤心了。”

 

  漫烟的哭声戛然而止,有些错愕地看向慕尧,但是立马掩面点头说好。

 

  “若是可以这样,我们三人都平平安安的再好不过……”

 

  她只是随口一说,慕尧怎么能真的要她将命珠归还给那个女人?!

 

  只是眼下,她也不能将自己的真实情绪表露出来。

 

  不然,她就会破坏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善解人意的形象了。

 

  待漫烟离开后,慕尧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他挽起墨蓝祥云袖口,露出手腕上的水月鼎,蹙紧了眉。

 

  若在蛮荒谷照顾自己的女人是青禾,那漫烟是怎么回事?

 

  回想起青禾和漫烟第一次见面,青禾那震惊的样子,还有那咄咄逼人的质问语气,慕尧渐渐将一系列问题连贯了起来。

 

  青禾早就认识漫烟,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可当时的自己,却没有重视这一点。

 

  慕尧想再进到水月虚境中去看看蛮荒谷后续的事情,毕竟自己走火入魔第二次昏迷再醒来,漫烟就陪在了自己身边,青禾却不见了身影。

 

  他想弄清楚,自己昏迷那阵子,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有掌握了那段时间的信息,他才能彻底改变自己对漫烟的印象。

 

  毕竟,百年光阴,他将所有的感恩之心和宠溺之爱全都给到了只是狐狸形态的漫烟,几近将她宠成了整个天族最得宠的灵宠。

 

  既是知道自己错了,那他便要将所有的错全都找出来,一并进行自我惩罚。

 

  一个天将行色匆匆跑了进来,给慕尧汇报情况。

 

  “殿下,我们的人找遍整个天族,都没有看到青禾公主的人影……”

 

  出去寻的天兵天将不知道青禾的身体状况,寻的都是生者有可能出没的地方。

 

  但慕尧知道,自己更应该去另一个地方找她。

九幽之地,神魂鬼魂妖魂皆囚于此。

 

  善者入六道轮回,恶者受修罗炼狱。

 

  但上下数万年,没有生者可以去那种地方。

 

  就算去了,也没人能活着回来。

 

  从天族去九幽之地,需要经过修罗河,河水幽暗诡异,由渡河人心境而定它的汹涌程度。

 

  很多心怀执念者尚未到达九幽之地,便命丧修罗河,断了今生再无来世。

 

  尽管如此,慕尧还是悄无声息自水神殿出发,去了那凶险之地。

 

  他心底清楚,狐族众兵将包围水神殿之事,定是闹得天族人人皆知,尤其是父王母后定会知晓。

 

  但他没有第一时间去解释或者说是寻求帮助,母后将水月鼎给到自己,也是希望自己能将青禾找回来吧。

 

  此时,慕尧对青禾的感情,是极其复杂的。

 

  有内疚,有愧对,隐隐还有别样的情绪。

 

  在没有找到青禾之前,他不敢去确定什么。

 

  越靠近修罗河,雾气更加弥漫。

 

  好在慕尧是水神,一切与水有关的存在都能为他掌控。

 

  他运转灵力,大掌一挥,缭绕的烟雾瞬间带着臣服灵性朝两侧退散,现出一条宽敞大道。

 

  绿光翻涌的修罗河,落入了他的眼帘。

 

  慕尧没有犹豫,加快速度飞到河边,正要寻一叶扁舟渡河,但一到金光自黑暗天空闪现,随即一只硕大的金凤凰从天而降。

 

  “啾——”大鸟鸣叫。

 

  金凤凰是天后的坐骑,怎会出现在修罗河畔?

 

  慕尧还未想通,那金凤凰直接一个爪子将将慕尧抓了起来,展翅翱翔。

 

  “凤凰,快放开我!”慕尧一惊,慢半拍才回过神来。

 

  凤凰未语,展翅速度却快如风,带着慕尧疾驰在天际。

 

  慕尧不忍伤了它,没能肆意挣扎,虽心急如焚但也清楚它定是受了母后的命令才强行要带走自己。

 

  “凤凰,你应该清楚我要去找谁,没有时间耽搁了……”慕尧对金凤凰大声说道。

 

  但金凤凰就好像听不懂他说话一样,啾啾叫唤着更是加快了速度。

 

  眼看离修罗河越来越远,慕尧心中暗暗道歉后开始了反抗。

 

  本以为一个灵力澎湃就能将金凤凰震开,却未料到它的爪子上居然沾了锁仙散,他此刻灵力尽封,跟个凡人无二样!

 

  如此看来,他根本挣脱不开金凤凰的束缚了!

 

  慕尧沉沉叹了口气,满腔复杂情绪尽在脏腑中翻滚烧灼。

 

  ……

 

  天族,冰梧宫。

 

  金凤凰将慕尧带到了天后的宫殿,便松开了爪子。

 

  慕尧踉跄着落地,体内的灵力渐渐解封。

 

  他无奈看着金凤凰展翅飞远,有些气恼地冲进了殿内。

 

  本以为这个时候,母后已经入寝休息,未料她坐在金椅上品茶看仙册,似乎一直在等他。

 

  也是,金凤凰能在他要过河之际,准确抓住他,然后带他回来,一切定是在母后的掌控之中。

 

  “母后,为何要金凤带儿臣回来?”慕尧焦急而又不解问道。

 

  天后看着他,一双能洞察一切的眸子久久落在他身上,最后停顿在他手腕的水月鼎之上。

 

  “你就这么确定她去了九幽之地?”天后不答反问。
 

“整个天族都已经找遍了,她……”慕尧不知道如何告诉母后,青禾的命珠被自己给了漫烟,她现在凶多吉少。

 

  尤其是唯一能护住她神魂的玉扳指也没有在她身边,慕尧唯一能猜到的画面便是她早就灰飞烟灭了!

 

  那样可怕的结局,他更是提都不敢提。

 

  唯有去九幽之地探寻一番,才能确定她到底是生是死。

 

  “慕尧,你以为你瞒着不说,母后就不知道你做了多少蠢事吗?”天后一副早就看穿一切的神态,淡然看向自己的儿子。

 

  慕尧愣了愣,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接她的话。

 

  “狐族十万大军围守水神殿,扬言要接他们的狐族帝姬回家,这件事在整个天族已经闹得沸沸扬扬……大家议论的不是你水神废妃新娶,而是青禾由公主变帝姬的身份转变,你是如何看待?”天后继续问道。

 

  “儿臣……尚不清楚……”慕尧脸色有些难堪,这件事他的确还没有时间去探究,青禾身份的改变让他心底的愧疚愈发加重。

 

  他现在根本就没有去想青禾是公主还是什么更尊贵的身份,在他眼里,那个女人依旧是他的妻。

 

  “天族是仙,为九天界最重要一脉,狐族亦正亦邪,百年前那一战让他们以天族为尊,归顺九天界……你和狐族公主的联姻,是我和你父王多番思考后做的决定,当初本想亲自找狐族新任帝姬探讨此事,未料那帝姬听闻后二话不说立马确定了婚期。”

 

  “母后本还觉得奇怪,为何应得如此之快,没想到是她早就将心系于你,迫不及待嫁了过来……未能第一时间查明她的真实身份,母后有错……但你为了一己私心多次伤害她,便是错上加错。”

 

  天后说着,脸上的神色渐渐变得严肃,连带着语气都不再温和。

 

  慕尧低着头,没敢直视她。

 

  “儿臣知错,定会将她寻回。”

 

  “寻回又怎样?你杀她仙娥弑她影卫夺她命珠之事,她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天后叱问。

 

  慕尧跪了下来,没有说话。

 

  如若漫烟一直都在撒谎骗自己,那过去发生的事,全都会被推翻。

 

  “仙娥和命珠的事,儿臣没法辩解……但她和那影卫亲亲我我是被儿臣亲眼所见,她是水神妃就断然不该……”慕尧的解释很苍白。

 

  天后打断了他:“你亲眼所见?若不是那个女人告诉你,你会即时赶到听雨阁,然后看到不该看到的?”

 

  慕尧有些错愕抬头:“母后,您怎么什么都知道……”

 

  话刚问出口,他便反应过来,自己身边定有母后安插的人。

 

  “百年前她能剜心救你,又怎么会在嫁给你后还和别的男人纠缠?你也是糊涂啊,眼瞎到令母后大失所望……”天后叹息一声,“怪我没有早些调查出这些,任由事态发展成如今这糟糕的局面……”

 

  “母后,儿臣真的知错了……我一定要去九幽之地将青禾寻回来,不会让她入轮回转世……日后她要如何报复我,我都认了,但天狐两族断然不能再次开战,绝不能让九天界再次陷入动荡之中……”慕尧揪心说道。

 

  天后看着他痛心疾首的样子,脸上的失望神色依旧没有退散。

 

  “你口口声声说你知错,但你依旧不相信青禾对你的忠诚。”

 

  慕尧连忙摇头,语态急切:“我信,我真的信……我已经用水月鼎开启了记忆,看到了百年前发生的事……幸得母后提醒,我才能悬崖勒马,将婚事给暂停作罢……青禾当初苦苦求我信她和那个影卫之间是清白的,但我当时在气头上才会做糊涂事,现在我是相信她的……”

 

  慕尧一边回忆着前几天发生的事情,一边焦急解释。

 

  他说的语无伦次,脑海中闪过的画面也是错乱不已。

 

  “既然相信她,那孩子呢?”天后骤然问道,眸中闪过一丝威严,“我可是听说,是你亲手捏碎了那孕育仙胎的灵蛋……”

 

  慕尧呼吸一滞,脑袋嗡地一下变得空白。

动漫关键词:好好感受我是怎么要你的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