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高中生高h湿透纯肉放荡文,老扒翁熄系列40

2022-05-10 15:18:31【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  青禾脸色大变,原本平静如死水的情绪在刹那间分崩离析。  他不是带着孩子离开了吗,怎么会被关在这里?!  “阿奴!”她大喊着朝血泊中的男人奔去,旁边的天兵却用长

  青禾脸色大变,原本平静如死水的情绪在刹那间分崩离析。

  他不是带着孩子离开了吗,怎么会被关在这里?!

  “阿奴!”她大喊着朝血泊中的男人奔去,旁边的天兵却用长矛将她拦住。

  慕尧负手站立,本来沉郁的神色在看到她后愈发阴冷。

  “你来干什么?来看本殿如何处置你的情人吗?!”

  青禾从未料想过阿奴会被慕尧的人抓到,她颤声道:“阿奴只是我的影卫,你不能这样污蔑他……”

  “那日本殿亲眼所见,何来污蔑?!”慕尧嗓音中带着渗人的怒气,“要不是他又来与你私会,本殿亦抓不住他!”

  他说完,直接以掌幻术将地上的血渍化作血刃刺进了阿奴的伤口中,让阿奴痛到在人狐形态中痛苦转变。

  “不,你不能这样——”青禾苦苦哀求,踉跄着跪到了地上。

  她已经失去了小雀,不能再失去阿奴了。

  一阵清脆铃铛声响起,漫烟缓缓而来,惺惺作态地将青禾扶起。

  “殿下正在气头上,姐姐就别再为了别的男人而火上浇油了……”她‘好心’说着,故意在别的男人几个字上咬重了几分。

  青禾情绪已濒临崩溃,一把推开那个女人。

  “啊!”漫烟痛苦倒地,手肘都蹭破了皮。

  慕尧大怒,大步走来将漫烟扶起,心疼地护在臂弯中,像参天大树护着缠在身上的藤蔓一般。

  “青禾,你敢再次伤烟儿,这便是后果!”他怒声说着,运转灵力笼罩在奄奄一息的阿奴身上。

  只听得阿奴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他的内丹从天灵盖中生生拔出,落入了慕尧手中!

  “不——!”青禾嘶声尖叫,不顾长矛刺身,踉踉跄跄朝阿奴跑去。

  阿奴口吐鲜血,气若游丝地看着她。

  “帝……姬,属下无能……孩子……”他的声音弱到几不可闻,尚未说完便散成星尘消失在了青禾眼前

  “阿奴,阿奴……”青禾整个人仿佛被掏空了一般,浑噩喊着。

  可是,已经再也没人回应她了。

  慕尧看着青禾因那个男人的死而痛苦的模样更是恼怒,他自袖中拿出一物,扬至半空中。

  “处置完那个男人,该处理这个孽种了!”

  青禾原本空洞的神情,在看到半空中悬浮着的灵蛋后,唰地惨白。

  她嘴唇轻颤着,却一个字都说不出。

  “殿下手下留情……”漫烟媚眼中闪过一丝阴鸷,惊呼着劝阻,“虽然这是姐姐和那男人的孩子,但毕竟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她的话,火上浇油地让慕尧的怒气暴涨。

  “我水神殿,容不得这孽障的存在!”

  说罢,他大掌一挥,将那灵蛋握于掌心,五指的力道将那蛋壳抓住了道道裂痕!

  “不要!”青禾嘶声大喊,痛苦和无措全都哽在喉头,“那是我跟你的孩子,你不要伤害他……求你,求你……”

  慕尧冷嗤一声,脸色愈发阴沉:“你给本殿戴了绿帽,还想要本殿认这个孽种做水神嫡子?!”

  他大掌用力,狠狠捏碎手中的灵蛋——

  霎时,灵光四泄,那小小的一团在空气中飘荡着跌落到地上化成一滩血水,再无生机。

  “不!!”青禾的惨叫带着撕扯血肉的狠厉。

  她崩溃地跪爬到那血水边,颤抖地用手护住,但已经无济于事。

  她用毕生最后灵力护住的小生命,还未成型就没了,被他的父亲亲手杀害!

  “为什么,为什么……”

  支撑着她活下去的所有信仰,在这一刻全都无法挽回地崩塌。

  慕尧看着青禾崩溃的样子,突然觉得胸口涌上一阵细密的烧灼感,怀中漫烟软若无骨抱紧了他,让他飘散的情愫收敛清醒。

  “即日起,将狐族青禾永囚刑罚祠,永生不得踏出一步!”

  “烟儿为新水神妃,择日本殿将昭告天下,行大婚典礼!”

  慕尧对着水神殿上下宣布处置后,最后冷冷看向那浑噩狼狈的女人。

  “你的命珠,就当做送给本殿和烟儿的新婚贺礼……往后你的生死,听天由命。”

  众人散去,冷清阴森的刑罚祠只有青禾一人还跪在地上。

  她小心翼翼地拢起地上的血水,用帕子包好放至腰际缠着的香囊袋中。

  指尖触到那冰凉的玉扳指,青禾微微恍了神。

  丢了心脏,没了命珠,失了孩子,她要这稳固神魂的玉还有何用?

  青禾摘了系在香囊上的玉扳指,随手扔到了地上,就好像是随手扔弃这段无疾而终的感情。

  她摇摇欲坠地站了起来,一步步走出水神殿。

  长裙坠地,荡起一地涟漪。

  在走出水神殿的那一瞬,她的身影慢慢散做星尘,消失在了广阔无边的天际……

  流星划过,九重天上的天府宫传来一声低沉哀鸣。

  司命星君拂袖看了一眼洞天镜,重重叹气。

  “这场情劫,她终究没能过啊……”

  ……

  百花凋零,漫天飞雪落个不停。

  水神殿大红灯笼高高挂起,门匾上飘逸着喜气洋洋的绸带。

  今天,是水神慕尧迎娶漫烟的大喜之日。

  天后人未到,但给慕尧送来了一件上古神器——能洞察前尘往事的水月鼎。

  “你先回看百年前蛮荒谷的一切,再决定要不要让婚事继续……儿啊,你错了百年,母后不愿让你一错再错……”

  慕尧紧拧着眉,接过水月鼎却迟迟不敢开启记忆。

  他总感觉,不能看。

  若看了,自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殿外军鼓喧嚣,连带整个地面都颤了三颤。

  慕尧一惊,凌空飞去。

  数以万计的狐族铁甲兵包围了整个水神殿,高挂在门匾上的红绸带已经被他们乱剑斩断。

  “水神殿大喜之日,你们来此作甚?!”慕尧怒问。

  为首的狐族铁甲将军一身战袍,手中的长剑泛着嗜血的寒光。

  “听闻水神另娶新妻,十万狐军!来此恭迎我族青禾帝姬回家!”

慕尧心头一颤,有些僵硬地伸手接过那玉扳指。

 

  那个女人没了命珠,只有这玉才能维系稳固她的神魂,可玉上已无她一丝一毫的气息!

 

  “发动天兵天将,找到她……”

 

  他的声音有些忽闪,带着自我质疑的凌乱。

 

  仙使愣了愣,似乎不太明白慕尧的指示。

 

  毕竟他也知晓青禾没了命珠,又没了这护身的玉扳指,怕是早已灰飞烟灭,如今要怎么去找?去哪里找?

 

  “殿下,是去九幽之地……找吗?”仙使迟疑问道。

 

  毕竟,神仙死了都会去往那再无回头路的炼狱之地。

 

  慕尧瞪了他一眼,他立马闭嘴退了下去。

 

  眼下狐族众兵将前来寻青禾,可那个女人却没了,这样的情况实在棘手。

 

  事到如今,慕尧还未想通,青禾一个公主怎么就摇身变成了帝姬。

 

  只是此刻的他根本就无暇多去思考,因为前面的狐军个个都将手中的兵器指向了他,指向了整个水神殿。

 

  “青禾如今未在水神殿内,本殿已派天兵去寻,一有消息立即通知诸位。”慕尧语气放缓了些,尽量让自己情绪保持稳定。

 

  为首的狐军将领崇孖冷哼一声,直接运转充沛灵力将手中长剑重重刺进了殿前的青石白玉地砖中。

 

  “既是如此,那我十万狐军就地驻扎!何时寻到帝姬,我们何时离开!”

 

  崇孖一声令下,所有铁甲兵尽数将长剑狠狠捅进地面,顿时整座水神殿都晃动不止。

 

  慕尧未料想到他们会如此执着,但他们未因青禾不在而当场发怒已让他微微喘口气。

 

  他收敛心思,难得放下一身傲骨,对着崇孖颔首拱手做了低姿态。

 

  回了殿内,他脱下一身大红喜衫,换上了常穿的墨蓝素袍。

 

  正要去惜水宫找漫烟说清楚情况,需要把婚事延后,但手腕上传来的一阵束缚感让他猛地记起了什么。

 

  水月鼎化作镯子已经缠在了他左手手腕上,力道隐隐带着压迫感。

 

  母后说,这里有他应该看一看的前程往事,还说他错了百年。

 

  他因为莫名的害怕面对,没有即时开启。

 

  现在青禾的事情让他一时难以消化,看着这水月鼎更是没法再排斥。

 

  挣扎了一会儿,他左手握拳,闭目屏神,静静感受水月鼎的心通之术。

 

  一阵天旋地转,慕尧的神魂进了水月虚境。

 

  百年前,蛮荒谷内。

 

  黄沙漫天,枯骨遍地。

 

  奄奄一息的慕尧被黄沙掩盖,气若游丝。

 

  一个清瘦的白衣女子徒手挖着黄沙,一点点将慕尧从沙土中拖扯出来。

 

  她太瘦,重伤的慕尧却沉重无比。

 

  女子没办法只得脱下外衫撕扯成布带条儿,然后拖拽着他艰难往前行走,寻找可以栖身的地方。

 

  终是找到一个背风的洞穴,两人也有了一个落脚处。

 

  女子整理着慕尧身上的伤痕,听得他干裂惨白的唇瓣微微张开,虚弱喊着‘水’。

 

  这黄沙遍布的蛮荒谷,何处寻水?

 

  女子没有办法,只得用刀划破自己的胳膊以血做水喂给慕尧。

 

  站在不远处的墨蓝袍子的慕尧神魄,看着眼前的一幕微微恍了神。

 

  他知道自己在蛮荒谷昏迷了很长一段时间,醒来时陪在身边悉心照顾他的人是个面容普通的狐族女子。

 

  慕尧第一眼就看出那是易容术,奈何他灵力皆空无法看穿对方真实模样。

 

  那时候他身上的外伤已经好得差不多,只有内伤还需要慢慢修养,后来又在打坐修炼疗伤时急攻心切,差点走火入魔而再次昏厥。

 

  待再次苏醒时,身边女子已经是漫烟。

 

  慕尧未做多想,在枯骨遍地的蛮荒谷,根本看不到一个活人,他自然而然觉得她就是这数月来一直照顾自己的女子。

 

  可眼下自己进了这水月虚境,便是要听母后的指引,探寻一番所谓的真相。

 

  母后说他错了,那他到底错在哪里?

眼前,那白衣女子一直照顾着昏迷的慕尧,根本觉察不到另一个慕尧的虚影存在。

 

  慕尧想看看她的模样,但女子一直背对着他。

 

  他朝前走,绕到两人面前,但画面却突然跳转,带着他进了另一帧记忆场景。

 

  依旧是这山洞,地上躺着的慕尧依旧尚未苏醒,他整张脸有着不寻常的红晕,包括颈脖上的肌肤都变成了一片红色。

 

  那看不清面容的女子抬手在他脸上探了探,瞬间缩回了手。

 

  “怎么这么烫?一点汗都未出,这样烧下去可如何是好……”女子担忧说道。

 

  慕尧心猛地一沉,立马听出这是青禾的声音!

 

  怎么会——

 

  慕尧不敢去想,更不敢将那个女人对号入座,可这般看去,这白衣女子的背影和青禾的确如出一辙!

 

  不……

 

  慕尧摇头,想撇去脑袋里的胡乱猜测。

 

  余光看到白衣女子宽衣解带,一件件褪去身上的衣裳,然后运转灵力让自己身上冻得结了一层冰,随后抱住烫的快要炸裂的他。

 

  蛮荒谷自上古时期就被强大结界封印,只能用灵力做一些基本的小法术。

 

  女子没法提他快速疗伤,只能用这样最原始最直接的方法助他降温。

 

  画面再次转换。

 

  慕尧烧退,但依旧没有苏醒之势,整张脸透着濒死的青白色,模样甚是渗人。

 

  “慕尧,慕尧……你能听到我说话吗?你一定要坚持住,整个天族还有那么多天兵天将等着你回去,我们说好要大战三百回合,现在还差一半呢……你要醒来,一定要醒来……”

 

  女子的声音带着哭腔,瘦小的身子微微弓着,就那样跪坐在昏迷的慕尧旁,低头抹眼泪。

 

  那无措又必须得咬牙坚持的样子,看得背后的慕尧一阵心疼。

 

  就算知道自己昏迷期间是九死一生,可再次身临其境却多了一丝别样的情绪。

 

  尤其是还亲眼所见了这个女子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让他更觉得自己欠她太多太多。

 

  只是,她真的不是烟儿吗?

 

  慕尧还未给自己百年的坚持找借口,便看到白衣女子再次褪下衣裳,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刺进了她左边胸膛!

 

  “不……”慕尧一惊,慌忙要去阻止,但伸出去的手穿透了女子的身体,却没能阻止她。

 

  女子剜出了自己的心脏,那不是一颗普通的血红心脏,而是泛着五彩光芒的琉璃心。

 

  “慕尧,我的心脏有起死回生的能力……我把它给你,你要好好活着,好好善待我的心……”

 

  女子虚弱说着,强用灵力将琉璃心渡进了慕尧的左心口位置。

 

  一阵光芒闪过,慕尧吐出一口乌血,青白的脸色渐渐恢复了正常光泽。

 

  女子用灵力缝补好自己胸口的血窟窿,却因为太过虚弱而晕倒在了慕尧的身边。

 

  这一次,慕尧看到了她的脸。

 

  猝不及防,他的胸口一阵钝痛,连带着五脏六腑都抽搐着绞到了一起。

 

  慕尧抬手紧紧压着心脏的位置,但依旧喘不上气。

 

  青禾,青禾。

 

  真的是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真的把她的心脏给了自己……

动漫关键词:老扒翁熄系列40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