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清纯校花的被CAO日常NP-高H喷水荡肉爽腐男男

2022-05-10 15:16:16【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呀——这可如何是好,姐姐的心脏,摔得五马分尸了……”漫烟一脸惋惜,“这琉璃心的所有灵力和修为都被我吸收,碎成这样姐姐还能用吗?&rdqu

“呀——这可如何是好,姐姐的心脏,摔得五马分尸了……”漫烟一脸惋惜,“这琉璃心的所有灵力和修为都被我吸收,碎成这样姐姐还能用吗?”

 

  琉璃心已经枯竭,脆弱似冰晶,再无用武之处。

 

  青禾将袖中的五指蜷紧,强迫自己稳住情绪。

 

  “出去。”她就知道这个女人绝对不安好心。

 

  漫烟挑了挑柳叶眉,原形毕露:“臭狐狸,我叫你姐姐是念在你救过我的情分上,你要再这么一脸高高在上的样子,我有的是方法让殿下折磨你!别忘了,你的命珠也在我这里,你的生死可全看我的心情……”

 

  漫烟甩袖扭腰离去,临走前还不忘用法术碾碎那碎裂的琉璃心,连渣都不剩,什么都没给青禾留下。

 

  青禾蹲跪在地上,看着琉璃心刚才摔落的地方。

 

  那里已经一片虚无,但她却好像还看得见一般。

 

  “对不起,没有保护好你……如果有来生,一定不会再把你弄丢了……”她喃呢道,胸口空缺的地方一阵阵悸痛。

 

  想起腹部流淌的新生命,青禾下了决心,拿出盘在青丝中的发簪,取出里面的珠子摔碎至地。

 

  霎时有星光飘向窗外,随风而逝。

 

  夜深人静,水神殿守卫松懈。

 

  一个黑影悄无声息地飞进了听雨阁,跪在了青禾面前。

 

  “阿奴拜见帝姬。”

 

  青禾示意他起来,甩袖间带着与生俱来的尊贵。

 

  “我说过出了狐族,我便只是个普通公主,别再叫那两个字。”她提醒道。

 

  阿奴本是奴隶市场的一只杂毛狐,被青禾救后成了她的影卫。

 

  战斗力虽不强,但隐身术和追踪术却颇有天分。

 

  阿奴起了身,拂去黑袍上的寒气,认真看着青禾:“公主,属下以为您屈身下嫁到此,会过得幸福,没想到……”

 

  青禾摆手示意他别再往下说,她不想再自揭伤疤再撒盐了。

 

  她运转掌中灵力,从腹部逼出一枚灵蛋,交给了阿奴。

 

  “别让人知道他的存在,好好照顾他。”青禾虚弱说道,额间有细细汗珠。

 

  这灵蛋是她用自己体内仅剩的灵力炼化而成,让他离体成长,才是唯一的活命机会。

 

  阿奴见青禾虚弱无比,连忙给她渡灵力,却发现她早没了命珠根本无法承受!

 

  “公主,您到底为他付出了多少?!”阿奴震惊不已。

 

  青禾未解释,只是晦涩摇头:“都是命,只是苦了这孩子……阿奴,待他破蛋而出,别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世,就算认你做爹都行……”

 

  绝不能让慕尧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这是青禾心底唯一的担忧。

 

  阿奴不敢拒绝青禾的吩咐,但是也不忍让她这般苟延残喘。

 

  “帝……公主,属下是低等狐没有命珠,但我的内丹能助您重新修炼,我一定要救您!”

 

  阿奴说着,就要将自己的内丹逼吐出来,但被青禾制止。

 

  “你要好好活着,把他抚养成人,这是我的命令!”

 

  “可是……”

 

  两人僵持不下之际,四周突然传来喧嚣声。

 

  砰——

 

  原本门窗紧闭的听雨阁蓦地四面裂开!

 

  寒风四起,无数天兵天将涌了进来,将青禾与阿奴团团包围!

青禾一惊,瞬间感知到了慕尧的水系气息。

 

  “快走!”她推开阿奴,急切命令道。

 

  阿奴护着怀中的灵蛋,挣扎着隐身遁走。

 

  “属下定当不负所托——!”他的声音随风而逝。

 

  一半天兵顺着阿奴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慕尧自半空中徐徐落地,带着滔天怒气。

 

  “若不是烟儿告知,我居然不知道你竟敢在本殿的地盘夜会情夫!”

 

  青禾不怒不恼,看向慕尧的眼眸毫无波澜。

 

  “她说什么你便信什么,这便是天族水神的风范?”

 

  慕尧神情冷冽:“青禾,我说过百日后便放你自由,你就这般耐不住寂寞?!”

 

  “我们已经和离了。”青禾淡漠提醒。

 

  她的冷淡让慕尧恼羞成怒,尤其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只要你一日住在听雨阁,你便依旧还是水神妃!”

 

  尚未昭告九天六族之前,他绝不能容忍这个女人给自己带来一丝一毫的污点。

 

  慕尧发动所有天兵去寻刚才那男人的下落,再次给听雨阁布了结界。

 

  青禾根本不在乎他禁不禁足,只要阿奴顺利带着自己的孩子平安离开天族,她便心安。

 

  这一次,听雨阁的结界足足布了半月有余。

 

  若不是天后寿宴,慕尧需带水神妃前去贺喜,青禾依旧出不了听雨阁的门。

 

  天马云轿,水蓝色的云锦门帘象征着水神的身份。

 

  慕尧看着青禾苍白的脸色,抬手在她腰际系着的玉扳指上渡了几分灵力。

 

  “今日,你且安分些……母后一直期盼天狐两族交好,我们的婚事也是她钦点的。”是提醒,也是警告。

 

  青禾未说话,一张淡如潭水的脸庞就那样静静看向云轿外。

 

  云霄殿。

 

  众神仙驾云入殿,带着从九天一张各地寻到的奇珍异宝献给天后做寿礼。

 

  酒足饭饱,歌舞绕厅。

 

  天后将视线转向坐在身侧的慕尧和青禾二人,笑容可掬:“下次众仙齐聚一堂,本宫可盼着天孙降生……”

 

  青禾呼吸微微一滞,低着头没敢直视天后。

 

  慕尧神情闪烁的敷衍:“儿臣会努力的。”

 

  众仙散去,殿中只剩他们三人,天后拉住了一直寡言少语的青禾。

 

  “慕尧身边有只红毛狐狸,百年前救过他一命,慕尧想娶她做侧妃,你是怎么想的?”

 

  慕尧未料母后会直言不讳地问向青禾,让他有些尴尬。

 

  “母后,这种事只要您首肯就行……”

 

  他话未说完,一声不吭的青禾突然开了口:“我不同意。”

 

  慕尧脸色瞬间僵住,天后也微微诧异地挑眉看着她。

 

  “天狐两族联姻不过三月,水神殿下就要大张旗鼓迎娶侧妃,视我狐族威严何在?”

 

  青禾嗓音淡而寡冷,没有一丝多余情绪。

 

  “甚是有理,你是水神妃,这事由你定夺。”天后淡淡一笑,对着一侧颇有不满的慕尧摆了摆手,“你且去陪你父王说说话,我跟青禾再聊聊……”

 

  慕尧眼神锋利地扫了青禾一眼,甩袖离去。

 

  殿中只剩他们两人,天后看向青禾的眸光多了一丝怜惜:“委屈你了,孩子……”

 

  听着她那慈母般的柔情细语,青禾的鼻头抑制不住的酸涩。

 

  这天族中,怕只有天后一人认可自己是水神妃。

 

  “你们成婚这些日子,他的心思只在惜水宫,我做母亲的都看在眼里……但水神妃的位置是你的,任何人都夺不走,你不要灰心,也不要对他失望,我会好好教育他的……”天后语重心长说道。

 

  “谢母后,青禾心中有数,定不会冲动行事。”青禾低声道。

 

  她早已心灰意冷,无法再继续失望了。

 

  天后似乎看穿了青禾的心思,微不可闻地叹息一声,随后让她回去。

 

  天后唤来了无脸仙,将漫烟的名字写于他掌心。

 

  “去调查这个女人的前世今生,包括百年前在蛮荒谷的经历。”

 

  想借百年前的恩情做水神侧妃,也得看她是不是名正言顺!

水神殿。

 

  青禾下了云轿,便径直朝自己的听雨阁走去。

 

  慕尧没有去惜水宫,跟在了她身后。

 

  “你这样处心积虑毁掉母后给我和烟儿赐婚,你到底想要什么?”他厉声问道。

 

  青禾停下了脚步,冷冷转眸扫向他:“我想要什么?我什么都不想要……只是有些东西,不属于她的,她不配得到。”

 

  慕尧双眸充满怒气:“她不配,难道你配?别以为我没有找到那个野男人就无法治罪于你,这水神妃的头衔,迟早有一天我会名正言顺地给到烟儿!”

 

  “我拭目以待,等着你知道所有真相的那一天。”青禾冷冷说着,走进听雨阁便要关闭房门,未料慕尧一推,大步走了进来。

 

  “夜已深,还请殿下回你该回的地方。”青禾站在门口,示意他出去。

 

  “你借母后之手让她命我与你尽早诞下仙儿,现在又玩欲擒故纵的把戏,这狐媚手段还真是高超!”慕尧讥诮道,反手将门锁上,便将青禾步步逼至软塌边。

 

  青禾脸色微变,连忙抗拒:“我们已经和离,你想生孩子去跟那貉妖生!别碰我!”

 

  那梦魇般的一夜让她不堪回首,如今的她已伤痕累累,不想再和这个男人有任何交集。

 

  “你想要的,不就是这个吗?!”

 

  慕尧眸光犀利,一把撕裂了青禾身上的薄衫。

 

  香肩沁肤,白若初雪,嫩如婴肌,看得他一时恍了神。

 

  锁骨下的位置隐隐有一朵桃花形状的胎记,让慕尧瞳孔骤然一缩——

 

  当初烟儿在蛮荒谷易容照顾自己时,锁骨下也有这样一朵桃花。

 

  她怎么也会有?

 

  慕言正要再靠近些看仔细,一道亮光自他眼前划过——

 

  青禾手中握住一柄锋利的匕首,直直对着眼前的男人:“慕尧,别逼我恨你。”

 

  一字一顿,仿若泣血。

 

  慕尧收敛住心猿意马的念头,紧抿薄唇。

 

  自己居然对这个女人有不可控制的邪念,真是荒唐!

 

  他拂袖离去,步态微微有些凌乱……

 

  青禾放下匕首,瘫坐在床榻上。

 

  她曾最渴望的,如今避之不及。

 

  倘若没有那个女人,他们的婚姻会不会是另一番景象?

 

  青禾将手轻轻放在平坦的腹部,幻想着孩子还在里头。

 

  她什么都不敢再奢想了,只愿自己能扛过这没有命珠护身的百日光阴,然后去找阿奴和孩子。

 

  百年前的海誓山盟,婚书上的执子之手,都抵不过她心死后的遍体鳞伤。

 

  ……

 

  入夜,硕大的水神殿沉寂无声,透着诡异的沉闷感。

 

  一阵喧嚣声骤然响起,随即传来狐狸的哀嚎声。

 

  青禾手中的茶杯猛地滑落,有些踉跄的起了身。

 

  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水神殿只有自己一只狐狸,还有漫烟那只假狐狸,那惨叫声是谁的?

 

  青禾刚要御飞而行,却发现自己体内薄弱的灵力根本不足以腾飞,她只得顺着刚才的声音一路小跑寻找。

 

  刚出听雨阁,便看到天上飞过数百天兵天将,全都朝刑罚祠方向飞去,青禾也赶忙过去。

动漫关键词:高H喷水荡肉爽腐男男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