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车上乱肉合集乱500小说,真的可以把人c哭吗

2022-05-10 15:15:33【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昏昏沉沉。   一阵浓郁的药香弥漫在整个听雨阁。   青禾躺在床榻上,浑身的骨头都断裂了几根,无法动弹。   慕尧用灵力治愈着她胸口的剑伤,随即往她嘴中塞了药丸。   &l

昏昏沉沉。

 

  一阵浓郁的药香弥漫在整个听雨阁。

 

  青禾躺在床榻上,浑身的骨头都断裂了几根,无法动弹。

 

  慕尧用灵力治愈着她胸口的剑伤,随即往她嘴中塞了药丸。

 

  “这是续命舒筋丸,能让你恢复得更快。”

 

  青禾看着他:“不是要杀我吗,为何又要救我?”

 

  方才她只是为了拿回属于自己的琉璃心,这个男人却毫不留情地用水剑伤她,足足损了她半条命。

 

  “天族狐族关系还没稳定,你现在还不能死。”慕尧冷漠说着,从床榻边起了身,“但你若是再对烟儿动手,本殿有的是方法让你生不如死。”

 

  生不如死——

 

  自己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换来的却是他的如此对待。

 

  青禾嘴里蔓延着苦涩:“在你眼里,我到底算什么?”

 

  “我眼里?你何时入过本殿的眼?”慕尧厌恶看着她,讥诮反问。

 

  青禾毫无血色的脸又白了几分,她第一次感受到言语能伤人不见血。

 

  “我知道了……”她蜷紧五指,心底做了决定,“和离吧,我会让帝姬跟天君禀明一切……两族交好,无需联姻也能做到……但走之前我要拿走属于我的东西。”

 

  慕尧刚要抬脚离开的步伐一顿,有些狐疑地转眸看向床上那个虚弱的女人。

 

  “你的什么?”

 

  青禾直直看着他,眸带痛楚:“我放在你那里的心脏,。”

 

  慕尧冷哼:“一派胡言!本殿不屑你的任何东西!”

 

  “五彩琉璃心整个九天上下只有一颗,我给了你,你却给了漫烟那只貉妖……我知道你不信我,但你只要去狐族调查一番便知……”

 

  青禾的话还未说完,便再次被慕尧打断。

 

  “你说出这种话,那整个狐族上下断然已经跟你串通一气!你是公主,烟儿只是一只被流放至蛮荒谷的普通狐狸……她斗不过你,斗不过狐族,但只要有我在,整个九天界都没人能欺负她!”

 

  慕尧眼神凌厉地扫了她一眼,带着意味十足的警告。

 

  眼见他拂袖离去,青禾空洞的眼神逐渐变得苍凉。

 

  两行泪落在床榻上,溅起朵朵水花……

 

  修整半月有余,青禾的身子才勉强好转。

 

  这些天慕尧从未来过听雨阁,她也适应了一人独守空房的日子。

 

  傍晚的夜,带着一丝凉意。

 

  青禾正绣着手中的鸳鸯帕,房门被人猛地推开,慕尧带着一身酒气走了进来。

 

  “你不去惜水宫,来我这作甚?”青禾站了起来,眼中早没了前几日的期盼和柔情。

 

  慕尧看着她,带着醉意的眼神有些迷离。

 

  在青禾还未反应过来之际,他已经将她拦腰横抱到了床上。

 

  “烟儿,烟儿……”他深情似水地喃呢着,将吻落下。

 

  听着他唤出的名字,青禾脑中炸过一道惊雷,肆意挣扎。

 

  “慕尧,你看清楚我是谁?!”

 

  慕尧禁锢住她的手,掌控了全部。

 

  “不……”青禾嘶声痛哭,却根本无比反抗,“你可以不爱我,可以忘了我,但你不能这样侮辱我……”

 

  餍足,已是天亮。

 

  青禾看着飘逸的床幔,眼底是漫无天日的彻骨绝望。

 

  迟来的洞房夜,绞碎了她残余的梦。

 

  清醒后的慕尧看到床上凌乱的一切,看向青禾的眼神带着怒火。

 

  “啪!”一个巴掌甩去,让青禾猝不及防。

 

  “践人!你居然幻成烟儿的模样勾.引本殿——!”

脸上火辣辣的,青禾却似感觉不到疼痛般一脸平静。

 

  她的脸上没有惊愕不甘,也没有悲伤委屈,只有沉寂如水的淡然。

 

  慕尧像碰了瘟疫般匆匆离去,青禾则不顾一身的酸痛支撑着起床,去盥洗苑狠狠冲刷了自己的身子。

 

  这场欢好,不该属于她。

 

  整理好后,青禾走到书桌前,研墨提笔,写下了‘和离’二字。

 

  “奉天之作,承地之合,一堂缔约,良缘永结。”

 

  这是两人婚书上的誓言,青禾却提笔在和离书上一笔一划写了出来。

 

  看着那刺目而又亲昵的词句,她喉头一阵翻涌直接吐了一口血——

 

  “噗”血染宣纸,模糊了情字。

 

  青禾旁若无事地拿起帕子擦了擦嘴角的血渍,然后换了张宣纸继续书写。

 

  “狐族青禾与天族水神慕尧,今缘尽于此,一别两宽,各自欢喜,特此昭文,告于九天。”

 

  落笔,指尖彻凉。

 

  如今的她,终是断了残念。

 

  没了修为,没了心脏,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

 

  当初她信誓旦旦说不后悔自己选的这条路。

 

  可眼下,她后悔了……

 

  “小雀。”青禾唤来了小雀,让她收拾两人在听雨阁中的行李,“明日我们便启程回狐族,回我们自己的家。”

 

  小雀看着郁郁寡欢的青禾,心底又是一阵酸涩。

 

  想起昨夜慕尧殿下留宿于此,她还以为两人能有质的进展,没想到只是镜花水月一场空。

 

  小雀气不过,瞒着青禾偷偷去了惜水宫……

 

  傍晚时分,青禾一直没看到小雀人影,心底隐隐有些不安。

 

  她正要出去寻,便听到北边天际传来一声小雀的凄惨哀嚎声!

 

  青禾呼吸一窒,连忙闻声飞去,在惜水宫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瘦小身影。

 

  “小雀!”青禾如遭电掣,踉跄着奔过去将她抱在怀中。

 

  小雀胸口插着一柄锋利冰剑,整个身躯渐渐被冰封住,浑身冰冷刺骨。

 

  “公主……奴婢本想拿回您的心……”小雀已经气若游丝,但依旧努力将视线落在青禾身上,“对不起,不能陪您回去了……”

 

  她的话还未说话,便彻底化作冰人,了无声息。

 

  “不……”青禾想用自己的体温焐热小雀,融化那厚厚的一层冰,但无济于事。

 

  她看着站在不远处紧紧护着漫烟的慕尧,什么都顾不得地嘶声哀求:“求你,求你放过小雀……”

 

  “这贱婢居然想挖烟儿的心脏,死有余辜!”慕尧还在气头上,见青禾不分青红皂白求饶,更是怒火燃烧,“放了她?你视我水神殿的威严何在?!”

 

  音落,他大掌一挥,小雀冰封的身躯瞬间震碎成冰渣,再散成雾气飘散无影。

 

  “不——!”青禾嘶吼道,手足无措的想抓住一丝小雀的气息,但掌中一片虚无。

 

  看到狼狈跪地的女人,慕尧心头莫名烦躁,可一想起怀中人还在瑟瑟发抖,他便收敛了心思扶着漫烟往殿内走。

 

  “来人,带水神妃回去休息,没有本殿的允许,不得出来!”他下达了命令。

 

  青禾被禁足了。

 

  整个听雨阁被结界困住,连风都吹不进来。

 

  青禾浑浑噩噩的看着昼夜交替,无法相信小雀就那么没了。

 

  明明说好的,两个人一起回去,怎么只剩她一人了呢?

 

  仙娥送来的饭菜,青禾连着几日都一口未动。

 

  下人们没了办法,只得禀报慕尧。

 

  结界一阵涌动,带来丝丝凉风。

 

  慕尧看着坐在窗边的青禾,拧起了眉头:“不吃不喝,想死在本殿这里?”

 

  青禾有些迟钝地转动眸子,看向眼前的男人。

 

  水蓝抹额映衬着俊朗的容颜,墨蓝袍子修饰着高大的身形。

 

  依旧是她喜欢的模样,却不再是她心底的情郎。

 

  青禾将早已写好的和离书拿了出来,递给了慕尧。

 

  “放我走吧,我要带小雀落叶归根。”

 

  慕尧看着那透着墨香的和离二字,双眸微微有些刺痛。

 

  “你可以走,但你走之前我需要你一样东西。”他顿声道。

 

  “上次是心头肉,这次是什么?”青禾讽刺问道。

 

  慕尧看着她,面无表情地动了动薄唇。

 

  “你的命珠。”

青禾踉跄后退,毫无血色的脸上带着一丝不敢置信。

 

  剜了她心头肉还不够,还要夺走她唯一得以支撑活着的命珠?

 

  “什么?”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但慕尧瞬间打碎了她的误以为。

 

  “那贱婢伤了烟儿神魄,她只要幻成人形就会头痛欲裂,我需要用你的命珠去给她疗伤。”他用的是命令语气。

 

  那意思很明了,青禾不给,也得给。

 

  “我已经没有了心脏,若是没了命珠,我会死啊……”青禾看着他,已经无法组织语言。

 

  “狐族公主就这么贪生怕死?”慕尧讥讽道,丝毫没有怜惜之意,“放心,只要你的命珠在烟儿体内养足百日,届时便会还你。”

 

  “还?会还吗?”青禾觉得可笑无比。

 

  慕尧从袖中拿出一个玉扳指,以水化绳索缠在了她腰间的香囊上:“这玉能稳固神魂不离体,只要百日不离身,你就不会有性命之忧。”

 

  见青禾依旧不为所动,慕尧的耐心也几近耗尽。

 

  “本殿说过的话一向算数……更何况若不是你伤烟儿在前,那贱婢又雪上加霜来一击,烟儿也不会变成这样!这是你欠她的!”

 

  青禾的眼底泛起一团弥漫的雾气,但她生生敛了下去。

 

  “原来,眼瞎的人不是你……是我,一直都是我……”

 

  她深吸一口气,吐出命珠,交给了慕尧。

 

  “今日我把我的命珠给你,是偿还百年前两军大战时你救我险落崖之恩,从此以后我们两清。”

 

  “请你记住,我这只狐狸,再也不欠你什么了……”

 

  慕尧不知道自己是带着什么心情离开的听雨阁,青禾最后那句话,让他有些沉重。

 

  他撤了结界,解了那个女人的禁足令。

 

  只是如此,青禾依旧没有离开房间半步。

 

  腹部隐隐有些异样的感觉,青禾用灵力一探,感知到了生命力的涌动。

 

  她……怀孕了。

 

  那不堪回首的一夜,竟然有了意外的存在。

 

  是小雀回来了,换了一种身份陪在自己身边吗?

 

  青禾的心底忽的升起一抹暖意,连带着灰暗的眼眸都带着一丝光泽。

 

  可如今她没了心脏又没了命珠,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

 

  徒有一具残缺的身躯,根本不足以孕育这条生命……

 

  该怎么办才好?

 

  一阵清脆铃铛声响起,漫烟扭着婀娜身姿悠然进了听雨阁。

 

  “听闻姐姐没了命珠,烟儿过来看看……”漫烟一脸幸灾乐祸,手中把玩的珠子正是青禾的命珠。

 

  只要她用力一捏,命珠碎裂,青禾也会直接一命呜呼,灰飞烟灭。

 

  但她还不敢明目张胆地除去青禾,毕竟水神妃的头衔自己还没到手。

 

  青禾未搭理她,空洞的眸子依旧看向窗外。

 

  “我这里已经没有东西给你了。”

 

  漫烟掩嘴笑:“瞧姐姐说的,烟儿今天过来是特意把琉璃心物归原主的……”

 

  说罢,她自胸口幻出五彩琉璃心,一脸真诚地递给青禾。

 

  青禾一脸狐疑看着她:“这次你又想玩什么把戏?”

 

  “毕竟我已经有了你的命珠,再拿着你的心脏也没有用了。”漫烟说的坦然。

 

  眼见青禾还不伸手拿,漫烟干脆伸手递到了她手中。

 

  只是两手相触之际,漫烟却一个‘不小心’手滑,让琉璃心滑落之地摔得粉碎!

动漫关键词:真的可以把人c哭吗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