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纯禽小叔别太猛免费阅读&朋友的尤物人妻李婷全文阅读

2022-05-10 15:14:03【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坐在沙发上的莫筱筱却有些局促不安,她揉捏着自己的双手,紧张地看着钟腾。  “阿腾,三年前我说想做你女朋友,你同意了,后来我说想结婚了,你就安排了订婚仪式。”  莫

坐在沙发上的莫筱筱却有些局促不安,她揉捏着自己的双手,紧张地看着钟腾。

  “阿腾,三年前我说想做你女朋友,你同意了,后来我说想结婚了,你就安排了订婚仪式。”

  莫筱筱突然顿住,神色不明地看着钟腾。

  钟腾也没有出声,淡然看着莫筱筱,似在等她后续的话继续道出来。

  “我只想问,这三年间,你对我可有一丝丝喜欢?”莫筱筱的声音带着一丝哽咽,眼神中饱含期待。

  “我只是想报你六年前那个夜晚的舍身相助之恩。”钟腾没有揭穿她,但也没有给她一丝希望。

  莫筱筱的眼底闪过一丝痛楚,她不甘心地深呼吸一口,正准备继续说什么,旁边的儿童房突然打开,里面跑出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莫筱筱的脑子在看到他的一刻惊得一片空白。

  如果说莫筱筱看到清宝那张酷似钟腾的小脸只是惊住,那清宝嘴中说的话则让她仿若五雷轰顶。

  “爹地!妈咪来电话了!”

  清宝把手机递给钟腾,然后贴着他坐在沙发上,警惕地看着莫筱筱。

  刚才泽哥叔叔只告诉了自己如何让爹地妈咪和好,没传授如何对付情敌的招数呀。

  清宝有些苦恼,只能往钟腾的怀里钻,无声地宣誓自己的主权。

  “地址我已经发短息给你,你自己过来找儿子,我不会送下去。”

  不知电话那头的莫小默说了什么,钟腾的语气并不太好,冷冷说完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你妈咪……是谁?”莫筱筱不甘心地问道,或许没有亲耳听见或者亲眼看见,她永远都无法相信。

  “难道你不知道吗?”清宝没打算回答,钟腾已经率先开口。

  莫筱筱脸色又白了几分,她咬住下嘴唇,拼命不让眼泪落下来。

  “阿姨,没人告诉你大晚上不要在别的男人家坐着不走吗?等下我妈咪会误会爹地的!”

  清宝皱了皱眉,主动催莫筱筱离开,俨然一家之主。

  “他不是别的男人,他是我……”莫筱筱狠狠地瞪了清宝一眼,差点就要说出来。

  “够了!”钟腾阴沉着脸,直接打断她。

  “你走吧,好好做你的形象代言人。”钟腾握住清宝的小手,将他整个人护在怀中,对莫筱筱说的话足矣让她心碎成渣。

  这话的意思,是她莫筱筱只有形象代言人一个身份了?

  “阿腾……”莫筱筱的泪终于滑落了下来。

  “以后,还是叫我钟总吧。”钟腾想了想,肃声说道。

  莫筱筱泪如雨下,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个一脸漠然的男子,他的视线从未在自己身上停驻,他的人更没有为自己敞开过心门。

  “我这些年的陪伴,算什么?”莫筱筱从沙发上站起,心如刀绞。

  这一刻莫筱筱似乎忘记,这一切的源头都只是钟腾的报恩,而她只是窃取了莫小默的劳动成果。

  钟腾没有说话,只是冷漠地看着她,那眼神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一般。

  眼皮突然一跳,不知是受不了一个女人在自己眼前哭得这般梨花带雨,还是对莫筱筱有丝歉意,钟腾从茶几上拿起一张纸巾递给莫筱筱。

  莫筱筱却在这一刻直接扑进钟腾的怀中,放声大哭。

  “坏女人,放开我爹地!”清宝脸色大变,直接从桌上拿起抽纸盒准备砸到莫筱筱身上。

  原本尚未关紧的大门被猛然推开,莫小默站在门口惊讶地看着钟腾和莫筱筱暧昧的姿态,眼眸深处有束光瞬间熄灭。

“妈咪,是这个坏女人主动摔到爹地怀里的!爹地没有抱她!”

  清宝大声解释着,小手已经奋力将抽纸盒甩了出去,砸在莫筱筱身上,并没有太多痛意,但却顺利分开了他们两人。

  钟腾理了理有些褶皱的衣裳,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

  有儿子这个神助攻,他还怕踏不平莫小默的心房?

  只是,那凭空冒出的爸比,到底是何方神圣?

  想到这里,钟腾又有些丧气,看了看莫小默和莫筱筱之间怪异的气氛,他清了清嗓子,拉着清宝准备往儿童房走。

  女人的战争,还是女人自己去处理吧。

  “站住!”莫小默气息有些紊乱,“清宝留下!”

  她只想带儿子离开,钟腾和莫筱筱的事,她不想沾染。

  “妈咪……”清宝抽了抽鼻子,“清宝想睡觉了……”

  莫筱筱觉得自己的存在太过尴尬,她已经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但她依旧稳住情绪扯出一丝淡笑:“姐,有空回家坐坐,让爸也看看孩子……”

  不待莫小默做出回应,莫筱筱就狼狈地捂着脸奔了出去,钟腾大步走了过去,似是要追她,莫小默冷哼一声,正欲开口讽刺。

  却看到钟腾直接将门关进并上锁,然后一脸轻松地走向自己。

  “你锁门干什么,我跟清宝还要出去!”莫小默冷声质问。

  “以后你们住这儿,三间房,我们一人一间。”钟腾将儿童房门打开,让莫小默看到里面的布置。

  “我跟清宝不想跟你扯上关系,请不要做这种无谓的行动。”莫小默伸手想去拉清宝,但清宝已经扭身躲进了儿童房中。

  “我不要我不要!清宝要睡这里,清宝就要睡这里!”

  清宝使出浑身解数直接在泡沫垫上肆意打滚,嗷嗷叫得震耳欲聋,仿若屠宰场的小羊羔在做垂死的挣扎。

  他的撒泼可是杀手锏,历来都能让妈咪无条件妥协的,但愿这次不要失策。

  “等阿泽的病情稳定,我一定不强留你们,你就不要再推辞了。”钟腾轻声说着,瞳眸中闪烁着一种看不明的光束。

  莫小默叹了口气,选择了妥协。

  清宝破涕为笑,直接扑到莫小默的怀中:“妈咪,你跟爹地一起陪清宝睡吧……”

  钟腾猛吸一口气,紧张地看着莫小默,生怕她被清宝刺激得一个绷不住再次滋生要离开的念头。

  “清宝,妈咪上班太辛苦了,今晚爹地陪你睡,听话……”钟腾一把将清宝抱在怀中,小心翼翼地绕过清宝走进儿童房中。

  莫小默站在客厅打量着这三室两厅的房子,装修精致,所有窗帘都是灰蓝色系,妥妥一个单身男人的气息,唯独这儿童房中冒出的五颜六色显得异常突兀。

  这是钟腾专为清宝准备的吗?还是为……他未来和莫筱筱的孩子准备的?

  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胡思乱想这些,莫小默揉了揉脑袋,走去浴室准备简单洗漱一番。

  “这是给你准备的睡衣和毛巾。”钟腾突然走到浴室门口,手中捧着折叠整齐的灰蓝色衣裳和毛巾。

  “是给我准备的,还是给这屋子的女主人?”莫小默看了看那和窗帘同一色系的衣裳,声音清凉。

  “都一样。”钟腾将衣裳放至衣架处,然后耐心地走进宽大的浴室教莫小默如何使用冷热水的开关。

  垂眸间扫到她从颈脖延伸至锁骨下的欢好印记,钟腾喉结止不住上下翻滚两下,眉眼间透着沉沉的内疚:“昨天晚上……对不起……”

  昨天药效太猛,钟腾无法控制自己像只脱缰的野兽般对莫小默攻城略地。

  但事后回忆起,他却清晰记得每一个细节,更无法忘记莫小默最后因为承受不住自己而直接昏睡过去……

  “不要再提了!”莫小默打断钟腾,将他推出了浴室。

莫小默褪去衣裳,看着镜中的自己,身上没有一处肌肤是原本的色泽。

  脑袋中不由自主回想起昨夜的疯狂,莫小默脸颊瞬间滚烫。

  就算心里抗拒,但身体却一次又一次地迎合了那个男人,她怎么这么恬不知耻!

  她对钟腾,到底是怎样的感情?

  带着混沌的思绪,莫小默沐浴一番便去了侧卧躺下,松软的大床带着一股薰衣草的清香,一整天神经都处于紧绷的莫小默搭拢沉重的眼皮,沉沉睡去。

  迷糊间,好像有人进来帮自己盖了被子,脸上也有一种熟悉的炽热轻轻来回摩挲。

  莫小默想睁开眼看看,却又贪恋这种舒适,直到唇上盖过一阵带着胡渣的亲吻,她才皱了皱眉。

  那个男人,怎么又跑到梦中非礼自己呢?

  第二天早晨,莫小默是被清宝叫醒,他嘟囔着肚子饿了想吃自己煮的鸡蛋面条。

  莫小默宠溺地捏了捏清宝的鼻子,然后起身洗漱。

  “妈咪你要拉粑粑吗?”清宝站在洗漱台边一脸纯正地仰头看着莫小默。

  正在刷牙的莫小默鼓着满嘴泡沫点了点头,她每天的如厕习惯都是刷牙洗脸后,雷打不动。

  “好吧,妈咪多拉点!”清宝一溜烟跑出去,顺手将门带关。

  莫小默觉得儿子今天的问话有些诡异,但又觉察不出哪里怪。

  直到她上完厕所准备拿纸擦拭,发现钉在墙壁上的卷纸架上空空如也,她才明白清宝的诡异从何而来。

  纸呢?!

  “清宝!”莫小默发出河东狮吼般的叫喊。

  正在玩变形金刚清宝顿感后背凉飕飕,他怯怯地将身侧的卷纸塞到钟腾手中:“爹地,该你上场了!”

  钟腾神情莫测,接过原木卷纸的掌心异常滚烫:“儿子,这就是你们的大计?”

  “请保证完成任务!”清宝义正言辞地用左手敬了个军礼,然后将钟腾推至厕所门口。

  “那个……你怎么了?”钟腾轻咳一声,敲了敲门。

  “厕所没纸了。”里面传来莫小默近乎生无可恋的回应。

  “那……我送进来?”钟腾嘴角的肌肉弹了弹,放在门柄上的手已经做好了转动的准备。

  “……”莫小默没有吱声,钟腾权当她已经默认,他清了清嗓子,缓解气氛中的尴尬,然后缓缓将门拧开。

  “我真的进来了——”

  钟腾大声说着,里头传来经久不息的冲水声,半透明的垂帘中映出坐在马桶上的莫小默的身影。

  莫小默吸了吸鼻子,确定空气中并没有难以言说的气息,她才缓缓出声:“你家厕所为什么要这么大……”

  如果厕所小一点,她可以直接伸手从门缝中拿到纸巾啊!

  钟腾又干咳了两声,然后迈开步子走去垂帘边,伸出修长的大手探了进去。

  “给你。”

  话音刚落,原本半掩的厕所门突然传来“嘭”的一声,清脆又刺耳。

  钟腾眼皮一阵猛跳,他大步走回厕所门使劲一拉,发现门已经被从外面反锁。

  “清宝,你干什么?”儿子没跟他说还有这一出啊。

  莫小默整理好后黑红着脸冲了出来,使劲砸门:“莫清宝,你开门,我保证不打死你!”

  “妈咪,你保证不让清宝和爹地分开,清宝就开门!”门外是清宝铿锵有力的稚嫩声音。

  莫小默狠狠地扫了一眼钟腾,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从自己身上滚下来的这坨肉,居然对这个只撒了种的男人这么情深义重,难舍难分!

  钟腾被莫小默的眼神扫视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原地团团转:“不是我……”

  他有这心,但没这胆去带着清宝坑亲妈呀!

  “清宝,如果爹地和妈咪之间,你只能选一个,你选谁?”

  莫小默收回目光,清冷眼眸中闪过一丝酸涩,似是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动漫关键词:朋友的尤物人妻李婷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