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啊快进去好深用力啊使劲岳&她被揉得开始呻吟起来

2022-05-10 15:13:23【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呜呜呜……”  清宝被这架势吓得嗷嗷大哭起来,被莫小默攥得过紧也让他有些生疼。  “当年的事我可以解释!你先冷静……”

“呜呜呜……”

  清宝被这架势吓得嗷嗷大哭起来,被莫小默攥得过紧也让他有些生疼。

  “当年的事我可以解释!你先冷静……”

  钟腾怕清宝受伤,只得率先松开孩子的手,但莫小默根本不听他的,直接抱着清宝疾步走出了病房。

  “怎么会这样——”钟泽愣在病床上,没料到这一家三口居然会不欢而散。

  “瞧你干的好事!”钟腾气愤地瞪了钟泽一眼,然后急忙追了出去。

  待钟腾追到酒店时,莫小默已经收拾好行李在前台退房结算。

  “莫小默,我们谈一谈……”

  钟腾拉住她的行李,语气中带着一丝恳求。

  “爹地……”清宝小声地喊了一声,见莫小默依旧垮着脸,他只好缩着身子躲在莫小默腿便不去看钟腾。

  “清宝,到爹地这来。”莫小默不搭理自己,那他只能从清宝下手。

  清宝刚迈出半条腿,忽的想到什么,继续缩着身子拼命摇头。

  钟腾愣住,冷眼扫过一眼前台的工作人员,前台的几个姑娘立马明白大老板的用意,放下手中的清点速度故意拖延时间。

  “就十分钟,我们到那边坐下,好好谈谈。”

  钟腾抬手想拉住莫小默的手腕,但她的手缩得更快,只让钟腾扑了个空。

  “求你。”钟腾已经将自己的姿态放至最低。

  莫小默弯腰将清宝抱在怀中,冷漠地走到大厅的沙发上坐下。

  钟腾见势也明白她终是愿意给自己这个交谈的机会,立马跟了过去。

  “当年我在客户酒席上喝错了点东西,本想赶回家找医生处理,看到你时大脑就已经不听使唤……”

  “我要你第二天来腾飞大厦找我,你为什么没来?”

  钟腾紧张地双手交叉紧握着,目不转睛的看着莫小默,生怕错过她的一个细微神态。

  “第二天我去了法国。”

  莫小默看着怀中的清宝,挣扎一翻,她终是轻声回应了钟腾。

  “为什么要把腕表扔了?”钟腾最想弄清这一点,为什么那腕表最后会在莫筱筱手中。

  “没有为什么,我不想跟一个罪犯有任何联系。”

  当年莫小默整个脑袋都是一片混乱,她没有选择报警将钟腾抓进监狱就够仁慈了。

  “那为什么……生下清宝?”钟腾的心一揪揪地发疼着,嘴里一片苦涩。

  “这是我的自由,你无权过问。”莫小默整张脸都写满了不耐烦。

  “我当然有权利,我是清宝的生父,他体内流有我的血,我要对他负责!”还要对你负责,末尾这句话,钟腾卡在喉咙不敢轻易道出来。

  “你有权利?你除了贡献过一颗子弹你还为清宝做过什么?他只是我一个人的孩子,跟你没有一点关系!清宝不需要你负责!”

  莫小默冷笑一声,觉得钟腾的每一言都是无稽之谈。

  “那可不是只有一颗子弹,而是三亿五千万颗子弹!只不过清宝最厉害,赶跑了其他的罢了……”

  钟腾回复得一本正经,但缩在莫小默身侧的清宝听到自己这里已经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直接问了出来:“爹地,什么是子弹?”

  “这子弹就是……”钟腾正有些大舌头地找词汇给清宝做教育,但莫小默已经厉声打断了他。

  “钟腾!”她的眼神几乎能将钟腾五马分尸。

  “现在国外幼儿园早就给小孩做启蒙教育了,你没必要这么紧张。”钟腾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故作镇定说道。

  “我的儿子我自己教育,不要你管!”莫小默冷声说着,抱着清宝就准备起身,钟腾连忙拦住她。

  “别走,让我补偿你们……你就这么忍心让我跟清宝父子相离吗?清宝需要爸爸……”

  心口莫名有些泛酸,回想起这几日清宝在钟腾的陪伴下变得更加懂事和快乐,她也有些不忍心让清宝继续没有父爱。

  可她怎么能够原谅钟腾对自己犯下的罪行!

  更何况,他和莫筱筱马上就要举行订婚仪式,自己和清宝的存在,根本就是天大的笑话!

  “我会给清宝找爸爸,但那个人绝不可能是你,妹夫。”

  最后两个字,莫小默几乎是咬碎牙齿唤了出来。

  钟腾愣住,在他还没有处理干净和莫筱筱的关系前,自己好像没有资格说去补偿他们母子两人。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钟腾掏出来接听,电话的内容让钟腾神色大变,他顾不得其他一把拉住莫小默。

  “放开我!”莫小默挣扎。

  “钟泽按照你的治疗方案突然休克正在抢救,你现在必须跟我回医院!”

  钟腾的语气带着不容商量的口吻,在莫小默晃神之际,他一把握住她微凉的手直接拉进车中。

  “爹地……”清宝小心翼翼地喊了喊,委屈巴巴。

  “清宝乖,爹地爱你,不想跟你分开。”钟腾揉了揉清宝的头发,启动车子。

  “怎么会休克?”莫小默还没从钟腾刚才的话中回过神来,她在脑海中不停回忆自己当初的治疗方案,并未找到任何含有风险的步骤。

  车稳稳停在医院,莫小默吩咐清宝跟着钟腾不要乱跑,便火速跑去了急救室。

  看着莫小默离去的背影,钟腾的嘴角止不住上扬,握着清宝的手也紧了几分。

  “爹地,你为什么笑啊?”清宝不解问道。

  “爹地没笑,是皮痒。”钟腾紧绷着脸,缓缓说道。

  “皮笑肉不笑?”清宝学着钟腾的样子提了提嘴角,模样异常滑稽。

  等到天色暗下来,莫小默依旧没从医院出来,钟腾带着清宝大摇大摆回了自己家,家中他早已命人整理出一间儿童房,全是清宝喜欢的天蓝色和变形金刚。

  “哇!好酷啊!”

  清宝兴奋得不得了,光着脚丫子跑进儿童房好奇地打量着一切。

  “爹地,这是清宝的房间吗?”清宝将小脑袋探出来问道。

  钟腾点点头:“清宝还想要什么玩具,爹地安排人去买!”

  清宝的神色突然沮丧:“妈咪不会同意清宝住这里的……”

  “清宝喜欢的话,就跟爹地一起说服妈咪呀。”钟腾蹲下身子,揉了揉清宝的脑袋。

  清宝垂着脑袋沉默不语,手中的变形金刚被他放在了床上。

  “清宝,你喜欢爹地吗?”钟腾试探问道。

  “喜欢,喜欢得不得了……清宝每年的生日愿望就是想要一个爹地,现在终于有了。”清宝认真说着,清澈眼眸中不含一丝杂质,吐出的话语让钟腾异常心酸。

  “那以后每年生日,爹地都会陪你。”钟腾深呼吸一口,信誓旦旦的说道。

  “爹地保证?”清宝的黑眸中带着一丝雀跃。

  “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钟腾竖起手掌,做出发誓的姿态。

  清宝欢快地在钟腾的脸颊上重重一吧唧,微微冒出的胡渣让他有些皱眉,但依旧阻挡不住他满腔好心情。

  “太好了,以后清宝有爹地陪,妈咪就可以跟爸比去结婚了!”

  钟腾的笑容僵在脸上:“你还有爸比?”

清宝丝毫没注意到钟腾的脸色已经黑得像关公,他咿咿呀呀地奶声说道:“是呀,爸比在法国呢,每年的生日蛋糕都是爸比买给清宝的。”

  钟腾蓦地站起身子,久蹲后的猛站让他有些眩晕,他揉了揉闪金光的双眼,在沙发上坐下。

  怪不得那女人迫不及待想回法国,原来是在那边已经安了家!

  裤兜里的手机再次响起,钟腾掏出来一看,稳住情绪,走去阳台接电话。

  “哥,弟弟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今晚搞定嫂子你只能孤军作战……”电话那头是钟泽狡黠的声音,朝气蓬勃,丝毫没有一点进过急诊室的模样。

  “我警告你少想这些乱七八糟的馊主意……”钟腾紧缩的眉头微微舒展,但话语依旧透着不满,不知是刻意还是本意。

  “你这智商超群,情商为零的家伙,我还真不放心……这样,你把电话给清宝,我来交代一下……”钟泽俨然一个大人模样郑重其事地感叹着。

  钟腾想都没想只想拒绝,一侧身便看到清宝忽闪着黑宝石一样的瞳眸好奇地打量着自己。

  “是叔叔的电话吗?”清宝似乎有些期待。

  “嗯。”鬼使神差般,钟腾将手机打开扬声器递给清宝。

  “叔叔?”清宝脆声唤道。

  “叫泽哥!”钟泽在清宝面前很有大哥风范。

  “泽哥叔叔……”这是清宝的底线。

  “把扬声器关了,不要让你爹地听到我们接下来的对话。”

  似是早意识到钟腾会开着扬声器光明正大地偷听他和清宝的对话,钟泽谨慎地吩咐着清宝。

  钟腾脸色变了变,刚欲张嘴说什么,清宝已经捧着手机像小泥鳅一样钻进了儿童房然后将门关上。

  透过房门传出来的声音非常弱小,钟腾只能依稀听到清宝不停地说“保证完成任务”。

  他的眼皮跳了跳,感到一丝不安。

  钟泽那臭小子带着清宝干坏事,自己真的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

  不过,帮助缓和自己与莫小默之间的关系,这应该不算坏事。

  钟腾如此想着,仰躺在沙发上不停思考等下莫小默来家里要怎样跟她沟通未来的事。

  门铃被人按响,钟腾弹了起来,立马跑去开门。

  “你来做什么?”

  看到门外的莫筱筱,钟腾声音急速降温。

  “阿腾……我们好久没见面了……”莫筱筱楚楚开声,眼眶微微泛红。

  她不知道钟腾是否清楚当面的真相,可这些年自己的陪伴,难道没能在他心底留下一席之地吗?

  莫筱筱不信,但也不安,所以她只能赌一把。

  “最近忙,有事吗?”钟腾拦在门口,没有想放她进屋的意思。

  “我可以进去说吗,我想跟你聊一聊……姐姐的事。”莫筱筱的眼睛已经微微模糊,眼眶中的泪水即将溢出。

  莫筱筱的阴险狰狞一面,那日已被钟腾撞见,此时这楚楚可怜的样子并为让他有多动容,倒是她话中的内容,吸引了钟腾的注意。

  微微思索片刻,钟腾侧身放莫筱筱进屋。

  “你想跟我聊莫小默的什么事?”钟腾给莫筱筱倒了杯白开水,开门见山问道。

动漫关键词:她被揉得开始呻吟起来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