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淑芬又痒了把腿张开-两根一起公憩止痒三十篇

2022-05-10 15:12:39【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你怎么了?”觉察到钟腾的气息有些浮躁,莫小默担忧问道。  只是她的声音因无力而变得柔弱和软绵,此刻在钟腾耳畔中成了致命的毒药。  “不要说话……

你怎么了?”觉察到钟腾的气息有些浮躁,莫小默担忧问道。

  只是她的声音因无力而变得柔弱和软绵,此刻在钟腾耳畔中成了致命的毒药。

  “不要说话……”钟腾强忍住那异样的情愫,艰难地止住自己迈向莫小默的步伐。

  “帮帮我,把我扶起来……”莫小默用力仰了仰头,只想直起身子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血液在这一刻似乎沸腾到巅峰,钟腾的双目已经赤红,只剩脑袋中最后一根弦紧绷着才能勉强稳住。

  这药性,怎么比六年前的还要猛?钟泽那小子不会……用错剂量了吧?

  该死!

  “钟腾,帮我……”莫小默觉得心底的不安越来越剧烈,她隐隐觉得有事要发生。

  “帮我……”钟腾喃喃念了念,这两个字,六年前他曾对这个女人说过,如今却换她为主动,难道她也被下药了吗?

  莫小默怔住,这低哑的两字从钟腾嘴中道出为何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还没回忆起什么,一双滚烫的大手就已经覆上了自己的身子。

  “好,我帮你……”

  钟腾脑中的弦彻底断裂,他浑身滚烫得几乎能将身上的衣裳烧成灰烬,只有触到莫小默那微凉又娇软的身子才让他感到惬意无比。

  这样的语气这样的举动,让莫小默仿若五雷轰顶。

  她要的不是这种帮,这完全就是驴唇不对马嘴啊!

  脑海伸出被封存的黑暗过往突然炸裂闪现,莫小默顿感万箭穿心——

  六年前那个夜晚夺走自己清白的男人,是他?!

  莫小默大口呼吸着根本无法面对这个真相,直到自己的衣裳一层层被剥下,身体随着他的触碰渐渐升温,她才嘤嘤地哭了出来。

  觉察到床上的女人像提线木偶般任由自己摆控,钟腾意识到她并没有被下情药,只是他已经无法停下想要穿刺她身体的强烈欲念。

  “对不起,帮帮我……”

  钟腾的声音已经嘶哑,他慌乱地吻干莫小默脸上的泪水,再堵住她微微颤抖的双唇,直到双舌凌乱地纠缠在一起,他才重重地将身子沉下去,两具躯体紧密无缝地贴合在一起,仿若天造地设。

  “嗯——”钟腾咽喉中发出一声满足的重喘,他满脑子都被最原始的欲念包裹住,在莫小默身上进行着古老又粗鲁的掠夺。

  当莫小默从昏沉中清醒过来时,天已透亮,她整个身子都似被车轮碾压过一般酸痛无比。

  “你醒了?”钟腾瘫坐在地上,双眸带着浓重的愧疚和自责。

  莫小默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衣裳都已经穿戴好,若不是身上的气味和痕迹太过明显,她真想自欺欺人地安慰自己,昨夜只是一场歇斯底里的春·梦。

  “对不起,我……”钟腾逆光而站,像个做错事的大男孩,手足无措。

  莫小默依旧没有出声,她整理了一番身上的衣裳,然后默默地下床将床单扯了下来。

  “我来……”钟腾伸手想接过莫小默手中的床单。

  “别碰我!”简单三个字,饱含了莫小默深至骨髓的恨意。

  她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心情去面对钟腾,更不知道日后要怎样像清宝解释,怪不得清宝那么粘他,原来他真的是清宝的生父!

  可是那又如何呢,自己永远都不可能原谅他,她的清宝,也不能原谅这个男人!

  原本被反锁的病房门突然打开,值班护士惊讶地看了看屋内的两人,张了张嘴并未说什么,便立马退了出去。

  莫小默都未正眼去看钟腾一眼便直接推门离开,刚下楼走到拐角处,迎面而来撞上一个人,莫小默低着头刚想说对不起,一个耳光已经狠狠地落在她的脸颊上。

 莫小默捂着被扇痛的脸颊茫然抬头,满眼泪水的莫筱筱正愤恨地站在自己前面。

  “你干什么?”莫小默有些莫名其妙。

  “你又在干什么?”莫筱筱的牙齿咬得咯吱作响。

  莫小默被莫筱筱质问得有些心慌,想起钟腾和她现在的关系,自己心底突然有些愧疚。

  “我……”莫小默犹豫着要不要将真相说出来。

  “你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要毁了我的一切?为什么要去勾引钟腾!”

  接二连三的几个为什么让莫小默心如刀割,她抿了抿唇,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筱筱,钟腾不是你的良人,他……”

  要怎么说,说钟腾是人面兽心强了自己两次?

  “当年你自己把腕表丢了,现在为什么又要回到他身边,他现在是我的未婚夫,你怎么那么不要脸!”

  刚看到莫小默满脖子的吻痕时,莫筱筱的情绪已经奔溃到了极致,这些年她努力对钟腾好,甚至精心设计了数场停电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可钟腾依旧没有碰过自己。

  当有人告诉莫筱筱,钟腾和医院新来的女医生闹了绯闻还生了小孩时,她是不信的;可但她听到那女医生的名字是莫小默时,她整个人都惶恐不安感觉世界末日要来临了一般。

  怎么会这样,莫小默和钟腾怎么可能有了孩子!那一定是她知道了当年真相,所以随便找个小孩过来冒名认亲,想从自己身边夺走钟腾!

  “你说什么?腕表?”莫小默勉强扶着墙壁才让自己站稳身子,“当年你把腕表从垃圾桶里捡起来了?”

  回想起莫筱筱现在的身份是钟式集团的腕表形象代言人,莫小默恍然大悟,却又不敢相信。

  “当年,你拿着腕表去钟腾了?”莫小默感觉自己半边身子都凉透了。

  “是钟腾自己来诊所找拿腕表的女孩,他知道那晚值班的护士是我,所以带着我和爸搬家住了大房子,还让我做了代言人!莫小默,你有本事扔,怎么没本事不跟他相认!”

  莫筱筱的双眼已经被仇恨和怨憎填满,她愤愤地瞪着莫小默,誓要将她瞪出无数个窟窿出来。

  事已至此,莫小默全然明白了所有真相,可她依旧无法接受妹妹的隐瞒:“钟腾若知道你骗了他,他不会原谅你的……”

  “如果你不出现,他永远都不会知道!莫小默,你跟你妈一样下贱,专门抢有妇之夫,当面爸爸跟我妈两情相投,你妈非要横插一脚,你跟你妈一样不要脸!”

  “够了!”莫小默厉声打断莫筱筱难以入耳的话。

  “是你的就是你的,别人抢不走!你的男人我压根不屑!倒是你莫筱筱,不许再侮辱我母亲,你没有资格!”

  莫筱筱被莫小默身上的戾气惊住,她倒吸一口冷气强行稳住自己的情绪,当视线再次落在莫小默颈脖上的粗狂红印上时,她心口的怨恨再次喷发。

  “有其母必有其女,荡·妇!”

  “啪!”莫小默目光沉了沉,甩手在莫筱筱脸上落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偷来的食物,你吃得心安吗?”莫小默冷冷地推开莫筱筱,然后径直朝外头走去。

  拐角处,钟腾定在原地,半响回不过神。

  那腕表是她亲手扔掉的?她对自己,压根不屑?

 钟腾在窗台默默吸完一支烟才走去护士台问钟泽的藏身处。

  这家医院钟式集团也有出资,所以钟泽在医院胡作非为也有护士给他做帮凶,但昨夜这个事,罪不可恕。

  “嘎吱——”推开门,钟腾便看到钟泽和清宝两人坐在病床上正哈哈大笑。

  “爹地!”见到钟腾,清宝一骨碌从床上爬下来奔到他怀中。

  钟腾阴沉着脸冷冷地看着钟泽,浑身散发的寒意让怀中的清宝打了个冷颤。

  “谁给你的药?”钟腾稳了稳情绪,抱着清宝坐到凳子上,眼神依旧瞪向钟泽。

  “月下老人给的,专赐有缘人。”钟泽被自家老哥的气势惊到,但他依旧面不改色。

  “给你根火柴你就敢吃豹子胆了吗!居然阴我?”钟腾的语气又寒了几分。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况且下药的不是我是你儿子。”钟泽耸了耸肩,一本正经地将锅甩给清宝。

  钟腾挑了挑眉,低头看着怀中的清宝。

  “泽哥叔叔说清宝给饮料里放点东西,爹地和妈咪就可以给清宝生一个妹妹出来,清宝想要一个妹妹一个弟弟,所以清宝把那一整包都倒进去了。”

  清宝忽闪着大眼睛,一脸诚恳地看着钟腾,见爹地脸色愈发阴冷,他瘪了瘪嘴差点哭了出来。

  “清宝……”钟腾收敛情绪,心疼地抱住清宝,为这六年自己的缺席感到自责,更为他是自己亲儿子的事实感到欣慰。

  钟泽咂了咂嘴,正摇头晃脑地准确作诗一首,病房门再次被推开,是双眼红肿的莫小默冲了进来。

  “妈咪!”清宝高兴地大喊一声,准备蹦到莫小默怀中。

  “清宝,跟妈咪回家。”莫小默的声音中带着浓重的鼻音,像是久哭后的哽咽。

  她无心去了解昨日是谁迷晕了自己,此刻只想带着自己的孩子离开这里,离开钟腾的身边。

  “清宝的弟弟妹妹们呢?”清宝看了看莫小默的身后,疑惑问道。

  “什么?”莫小默不解地皱了皱眉头,床上的钟泽已经笑出了声,丝毫忘记自己罪魁祸首的身份,一旁的钟腾脸色终是挂不住,直接抬手捂住清宝的嘴巴放止他说出那“天真”的话。

  “唔……”清宝挣脱开,直接抱着莫小默的大腿嘟囔道,“昨天晚上爹地跟妈咪不是给清宝变弟弟妹妹去了吗?”

  莫小默一个踉跄差点站不稳身子,钟腾眼疾手快起身微扶了一下她,但莫小默像受到惊吓般立马避开,整个脸色都变得惨白。

  “别碰我!”她愿意给到钟腾的,只有这三个字。

  钟腾看着自己在她雪白颈脖上烙下的痕迹,一阵揪心。

  “别吓到儿子了……”钟腾将语气放柔,眼眸中翻滚着难以言说的情绪。

  莫小默不想搭理钟腾,她弯腰将清宝紧紧抱在怀中,拉门准备出去。

  “爹地……”清宝有些困惑此时的气氛,他条件反射地叫了叫钟腾。

  “不要叫他!清宝!”莫小默的脑袋快要裂开,她痛苦得声音都变了调,“妈咪带你回法国,给你找爹地,这个人跟我们没任何关系!”

  听得莫小默的话,钟腾心口像被无数根针刺过一般,他一把拉住清宝的胳膊,义正言辞道:“我就是清宝的亲爹,他的爹地只有我一个!”

  “你放手!”莫小默尖叫起来,“清宝是我的,清宝是我的!”

  这个男人,自己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他没有资格做清宝的父亲!

动漫关键词:淑芬又痒了把腿张开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