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娇妻互换享受高潮嗷嗷叫-乡野俏媳妇全文阅读

2022-05-10 15:11:59【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 莫小默羞得急忙从床上爬起,翻身之际,指尖不小心触到钟腾的小腹,更让她慌得差点摔下床。  还好钟腾凌晨才入眠,这会睡得比较沉,根本不知道莫小默的窘态。  越想越乱,越想越不

 莫小默羞得急忙从床上爬起,翻身之际,指尖不小心触到钟腾的小腹,更让她慌得差点摔下床。

  还好钟腾凌晨才入眠,这会睡得比较沉,根本不知道莫小默的窘态。

  越想越乱,越想越不安,莫小默跑进厕所,压根没勇气出来,脑海里一团浆糊。

  忽然想起今天还有正事要处理,她不得不走去床边拿起手机回到厕所拨通江琴的电话。

  今天莫小默要去本市法资贵族医院报道,最迟中午要到。

  所以她得先给清宝找一个合适的托儿所才能安心上班。

  江琴只联系到了几个常规的托儿所,但以清宝那混世小鬼的架势,只怕能将这些地方闹个底朝天。

  莫小默有些头疼,自己总不能带着清宝去上班吧?

  “如果你信得过我,我来带清宝一天吧……”

  门口传来钟腾的声音,莫小默拿着刚挂断电话的手机回头一看,他正站在门口。

  他都听到电话内容了?

  “这,恐怕不合适……”莫小默都未细想就直接拒绝。

  “清宝喜欢我,你家人也认识我……孩子跟我在一起,你应该更放心!”

  钟腾不想用自己和莫筱筱的关系当做照看清宝的定心丸,话语中也只表达出模棱两可的意思。

  但入了莫小默的耳,她却只记得钟腾即将成为自己妹夫的事。

  她若有所思一番后点了点头,自动屏蔽掉晨间和钟腾相拥而眠的事实。

  清宝醒来后得知今日一整天都可以跟爹地在一起,兴奋得像个小猴子一样上蹦下窜。

  安顿好清宝后,莫小默赶到医院报道。

  院长正和几个教授级别的医生,共同探讨刚入住医院不久的特殊患者病情。

  莫小默自告奋勇制定出治疗方案,并将新颖的治疗理念分析给众人。

  最后院长让莫小默做患者的主治医生,全权按照她的方案进行治疗。

  当在病床上的钟泽得知缠绕自己多年的疾病终于有医生愿意接受治疗时,他兴奋得直接打电话给哥哥钟腾,向他分享这个好消息。

  “哥……”

  “我爹地在上厕所,你是谁?”清宝正在玩钟腾的手机,他大大方方接了电话。

  “你爹地?”钟泽吃了一惊,老哥什么时候有了私生子?

  “爹地电话!”清宝跑去洗手间直接推开门,钟腾坐在马桶上一脸无语地接过手机。

  “喂……”

  “哥,你什么时候有儿子了?”钟泽早已忘了自己打电话的初衷。

  “几句话说不清,你找我什么事?”钟腾不想解释这个话题,尤其是自己还在马桶上。

  “你来医院吧,我当面跟你说,是个天大的好消息!”钟泽顿了顿继续说道,“把你儿子也带过来,让我验验货!”

  钟腾嘴角抽了抽:“他不是我儿子……”

  “反正要带过来,否则我立马打电话告诉老妈!”

  一个小时后医院中,钟泽坐在病床上看着躲在钟腾身后那肉呼呼的一团,心情复杂。

  “哥,他怎么长得这么像我?”

  “少胡思乱想,他出生时你还没发育!”钟腾神色微怒,但依旧刻意压制。

  “那他怎么长得这么像你?”钟泽目不转睛打量一番两人,脑海里已经上演了无数个版本的狗血言情剧。

  “……”这个问题钟腾也无法解释,决定转移话题,“你要跟我说什么好消息?”

  “我的主治医生是刚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年轻教授,院长等下亲自带她过来……”

  聊起这个,钟泽神情也有些激动。

  病房门再次被打开,身穿白大褂的莫小默跟着院长走了进来。

  还没来得及看清病人,就看到虎头虎脑的清宝朝着自己狂奔过来。

  “妈咪!”

  “宝贝你怎么来了?”莫小默惊讶地弯腰抱住清宝,一抬头便看到钟腾坐在床边惊愕看着自己。

  她想伸手捂住清宝的嘴巴,但清宝像小泥鳅一样又灵活地跑去了钟腾怀中。

  “爹地带清宝过来的呢!”

  “……”

  钟泽的嘴惊得大张,几乎能塞进一个鸡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哥,我的主治医生是……我嫂子?”

 钟腾拿起床头柜上的苹果塞进钟泽嘴中,淡声回应:“这是干儿子!”

  “……”

  有些滑稽的开场终是落幕,莫小默用眼神警告清宝不要再胡言乱语,然后稳住情绪拿起手中的病例册跟钟泽分析。

  待莫小默从病房中退出来,整个医院都在传她和钟腾的八卦。

  刚来医院上班第一天就成了“名人”,莫小默欲哭无泪。

  病房中,钟腾无奈地看着钟泽和清宝两人大眼瞪两眼。

  “叫哥哥!”

  “不叫,你是叔叔!”

  “我才没那么老!你只能叫我哥哥!”

  “你是爹地的弟弟,那就是清宝的叔叔,清宝不能乱喊……”

  清宝一本正经地掰着手指分析两人的关系,钟腾在一旁失声笑了出来。

  他抬手揉了揉清宝的栗发,瞳眸中满是疼爱。

  钟泽饶有兴致地看着那温馨画面,总觉得自己的存在有些煞风景,忽的想到了什么,钟泽抬手在清宝头发上猛地一扯。

  “啊!好痛!”清宝条件反射地挠了挠脑袋,一脸委屈和困惑。

  钟腾也不理解钟泽这举动:“你干什么?”

  “古有饮酒义结金兰,现有扯发认祖归宗,我这是对清宝小侄子表示认可!”

  钟泽一本正经地说着,然后抬手拍了拍钟腾的肩膀继续说道。

  “老哥,我是爸妈的老来得子,你可千万别背着他们少年得子啊。”

  “说了只是干儿子……”钟腾皱眉说道,只是莫名却有些没底气。

  “这头发颜色跟我们钟家的男人一样都是天生的栗色,我看不是干的,是真的!”

  钟腾不想再解释什么,他拉着清宝准备回去:“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看你。”

  在病房恢复安静后,钟泽拿起藏在枕头下的两根头发分别装进两个密封袋中,然后拨通一个电话。

  “喂,曾叔叔……我想要你帮我去亲子鉴定中心做一份头发DNA检测,一定要又快又保密……”

  夜深时,莫小默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酒店。

  此时钟腾已经将清宝哄睡,坐在床边正轻柔帮他盖被子。

  “我已经联系到一个外企托儿所,那里有很多国外小朋友,清宝应该能适应那边的生活。”钟腾扫了一眼莫小默,床头的台灯柔和了他眉眼间的深沉。

  “谢谢你。”一股难以言说的暖流在莫小默心底漫开。

  “我弟弟的病也麻烦你了。”钟腾低沉的声音让人辨不出其中的情绪。

  “我一定会尽我所能帮他,救死扶伤可是医生的天职。”

  莫小默的话让钟腾一愣,相同的话语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只是一瞬间他便收回了表情。

  那个晚上值班的护士明明是莫筱筱,怎么可能会是她!

  或许是姐妹两,所以说的话才会比较相似吧……

  一想起自己前不久答应要娶莫筱筱,钟腾就觉得胸闷,当年的舍身相助之恩,他也不能不报答。

  但是,他真的要把自己的婚姻和感情搭进去吗?

  “睡吧。”

  钟腾挥散开脑海中的杂念,脱掉外套躺进大床中。

  他的话和动作那般自然,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应当和顺理成章,莫小默再扭捏好像就过分了一般。

  她只能躺在大床的另一边,脑海中不断警告自己今晚不要睡得太沉,做出什么她大脑不知道的事……

  天亮,一阵酥痒感从莫小默的颈脖中传来,像有人在挠自己痒痒一般。

  莫小默抬手摸了摸,却抓到一只胖嘟嘟的小手。

  “爹地妈咪起床啦!”

  莫小默吃惊睁眼,惊悚地发现自己又一次睡到了大床的中间,并且和钟腾四肢相缠搂在一起!

  顾不得吵醒钟腾,莫小默慌忙从他怀抱中挣脱出来,脸上已经泛起难以言说的红晕。

  居然被孩子撞见了,太丢脸了!

  钟腾睁开布满血丝的双眼,看到莫小默的红脸和清宝的偷笑,他瞬间明白了什么。

  “大人睡觉,小孩不准偷看!”

 清宝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然后蒙住眼睛钻进被窝中闷声说道:“爹地妈咪继续睡吧,清宝什么都没看到!”

  “……”莫小默无语地拍了拍拱起的被子,然后火速从床上爬起去洗漱收拾。

  钟腾的心情却异常好,翘起的嘴角上扬的弧度帅得让人窒息。

  昨夜莫小默翻身钻进自己怀中时他是半睡半清醒的,但她身上的体香实在让钟腾移不开,迷糊间他反手将莫小默搂紧了继续睡,直到醒来。

  待莫小默上班后,钟腾也带着清宝去托儿所报道,并答应清宝下午一定亲自接他放学。

  中午时分,忙完工作的钟腾带着午餐去医院看望钟泽。

  “哥,我有一个大事要告诉你!”钟泽神秘兮兮地拉着钟腾,脸上翻滚过各种情绪。

  “先吃饭……”钟腾熟稔地将饭盒打开放到钟泽跟前。

  “清宝真是你儿子,你知道吗?”钟泽一边吃着饭,一边打量钟腾的神色。

  “这就是你要说的大事?”钟腾哭笑不得。

  “他真是你儿子,我拿你们头发做亲子鉴定了!”

  见哥哥并不引起重视,钟泽不服气地将枕头底下的鉴定报告单拿了出来。

  “你确定?”

  钟腾一脸狐疑地接过报告单,直接将视线锁定到最末一行“存在父子关系”。

  钟腾整个脑袋都炸开了花。

  “这怎么可能?!”他蓦地从床边站了起来,再仔细看了看报答单的内容,脑袋里一片混乱。

  自己这些年一直洁身自好,清宝怎么可能是他的孩子?

  回想起每每见到清宝时,自己的心都会有莫名的悸动,如果不是血脉相连,自己真的会对一个陌生小孩随叫随到吗?

  清宝5岁,六年前……

  六年前那个夜晚帮助自己的女人,不是莫筱筱吗?

  怎么可能!!

  “哥,看来弟弟我有必要帮你一把了!”钟泽双手抱胸,眼珠子飞快转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帮什么?”钟腾只想去找莫小默问个清楚。

  “帮你们一家三口团聚啊!”钟泽神神秘秘地说着,一个巨大的计划已经在他心底成型。

  “你好好养病,不要乱来,这件事我自己去调查!”钟腾说完就从病房中大步走出。

  天色渐渐被墨色笼罩,莫小默揉了揉发胀的胳膊准备下班。一个值班护士突然跑进办公室喊她去钟泽病房。

  莫小默没有多疑直接往病房走,刚开门进去,一个白色手帕就捂上了她的口鼻。

  莫小默嗅到了怪异的气息,是迷·魂·药!

  但她还来不及做出反抗,就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莫小默终于恢复一丝意识,她费力地睁开双眼却发现四周一片漆黑。

  摸索一番后,莫小默发现自己躺在钟泽的病床上,这是怎么回事?

  她刚想起身,但四肢毫无力气,甚至连喊叫声都发不出来。

  病房门被人再次被推开,一个修长的黑影跌跌撞撞地闯了进来,步态有些凌乱。

  “谁?”莫小默感到一种巨大的不安。

  “莫小默?”传入耳畔的是钟腾的声音,听他口气似乎对自己在病房也感到意外。

  “钟泽呢……”莫小默咬了咬自己发麻的舌头,努力让自己恢复更多意识。

  钟腾还来不及向莫小默解释,身后的门就被用力反锁上,身体传来的燥热感让他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

  “那臭小子居然真敢乱来!”钟腾紧了紧拳头。

  方才钟腾带着清宝跟钟泽一起吃晚餐,他去上个厕所的功夫再回来就没看到清宝的身影。

  钟泽让他喝了一杯饮料才说出清宝去他病房拿东西去了,钟腾没有多想便火急火燎赶到病房,没想到在钟泽病房中的人不是清宝,而是莫小默!

  那饮料,被钟泽下了料……

动漫关键词:娇妻互换享受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