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老师上课跳d突然被开到最大 客厅乱H伦交换

2022-05-10 15:11:27【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听得莫筱筱对这女人的称呼,钟腾才清楚二人的关系。  原来她就是莫筱筱那在法国留学至杳无音讯的姐姐莫小默。  “生日快乐,妹妹,够惊喜吧!”  莫小默隐去无数想

听得莫筱筱对这女人的称呼,钟腾才清楚二人的关系。

  原来她就是莫筱筱那在法国留学至杳无音讯的姐姐莫小默。

  “生日快乐,妹妹,够惊喜吧!”

  莫小默隐去无数想要质问莫筱筱的话,浅笑着举了举手中的蛋糕,然后大摇大摆走进屋子。

  钟腾接过她手中的蛋糕瞟了一眼还惨白着脸的莫筱筱,没说什么。

  “我……我去叫爸爸回来,他看到你一定会高兴坏了!”

  莫筱筱慌忙拿起车钥匙夺门而出,脚下的咖啡渍留下一串凌乱的脚印。

  莫小默不理解,为什么莫筱筱见到自己像见到鬼一样害怕和惊慌?

  她拿起抽纸蹲在地上轻轻擦拭那些污渍,心口依旧像压了一块巨石让她喘不过气。

  “你是筱筱的姐姐,莫小默。”钟腾语气淡淡。

  “嗯,你是我妹夫?”这一声妹夫出口,莫小默自己觉得怪异。

  “叫我钟腾。”

  明明莫小默说的没错,但钟腾却非常排斥那一个称谓。

  “好,钟腾,昨天晚上谢谢你。”

  “理解。”钟腾未多言,他不想给自己找不必要的麻烦。

  两人都沉默着,莫小默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掏出手机一看,是清宝发过来的视频电话。

  “妈咪!清宝想你了!”清宝的小奶音从扬声器中传了出来,击碎了压在莫小默心口的巨石。

  “妈咪也想你,你要乖……妈咪吃完中饭就回来……”

  “妈咪,清宝想爹地了,你把爹地变出来!”

  “这……”莫小默有些尴尬地瞅了钟腾一眼。

  “爹地在上班……”莫小默揉了揉鼻子,尽量让自己的语气看起来是常态。

  “妈咪骗人就挠鼻子,清宝就要爹地,现在就要看爹地!”

  清宝在视频中摇头晃脑一副撒泼状,莫小默顿时手足无措,她有些无助地看了看钟腾。

  身侧的沙发往下凹陷一块,钟腾已经靠着莫小默坐下,将头探入镜头范围。

  “清宝,爹地在这。”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柔软,适时地止住了清宝的闹腾。

  “妈咪真的把爹地变出来啦!”清宝兴奋地将粉嫩软糯的小嘴巴对着屏幕不停吧唧,晶莹剔透的口水也沾上了摄像头。

  “好了,挂电话吧,妈咪等下就回来……”她僵硬地抬手对着视频挥了挥手,想跟清宝告别。

  “爹地等下会和妈咪一起回来吗?清宝要爹地妈咪一起陪我玩陪我睡觉觉!”

  清宝吐了吐舌头,清澈的瞳眸中满是

“小默,真的是小默吗?”莫雄大步跨进屋内喊道。

  “爸……”莫小默声音有些哽咽,任由莫雄粗糙的大手紧握着自己。

  “回来就好……今天我们一家人好好聚一聚……”莫雄走去厨房,眼眶中的激动消散一半。

  莫筱筱走到钟腾身侧,柔柔地挽上他手臂,互相给两人做介绍。

  “这是我一直在法国留学的姐姐莫小默,这是我未婚夫……钟腾。”

  尽管订婚仪式在三个月以后,目前还未对任何人公开,但莫筱筱此时还是迫不及待地想表明自己和钟腾的关系。

  她像刺猬一样防备着莫小默,更是不顾已经面露不悦的钟腾,紧紧挽着他的胳膊不愿松开。

  “恭喜你啊妹妹。”莫小默淡声说着,转身走去厨房帮父亲做下手,只是脸颊上被钟腾轻啄过的那一块依旧烫得发麻。

  这顿饭吃得有些尴尬,每个人都各怀心事。

  钟腾匆匆吃了几口便说要回公司处理事情直接离开。

  他一走,莫筱筱和莫雄明显松了一大口气。

  “多亏了小钟咱们家才有今天,只是筱筱如今不再学医,她和小钟马上要结婚,很多事情就帮不上小默你的忙了……”莫雄语重心长地说道。

  他话中的深意,莫小默又何尝不明白?

  从小父亲就更疼爱莫筱筱,她努力地对这个妹妹好,凡事让着她,就是希望父亲可以将同样的宠爱给到自己。

  如今亲耳听到这话,莫小默鼻头微微泛酸,忍不住将心底的疑惑问了出来。

  “为什么搬家不告诉我?为什么我在法国时你们对我不闻不问?”

  莫筱筱眼看莫小默情绪变得激动,她连忙放下手中的碗筷缓和气氛。

  “姐……当时搬家我们给你寄了明信片你没收到吗?你也知道我这些年转行了,工作很忙,爸爸又老了……以后你常回家坐坐,我们的感情肯定没有淡的……”

  常回家坐坐?

  莫小默放在桌底的拳头紧了紧,事到如此,她莫小默在爸爸和妹妹眼里已经是外人一个,还好自己没有厚着脸皮说要住进来。

  稳住情绪,莫小默放下碗筷对他们道别,不顾他们的“再三挽留”直接扬了一辆计程车离开。

  屋里只剩下莫筱筱和莫雄两人,莫筱筱紧张地看着父亲,眼底全是混乱和焦急。

  “爸,姐是不是知道当年的事情所以回来找我了?”

  莫雄眸子闪了闪,若有所思地拍了拍莫筱筱的肩膀:“那腕表是她自己扔掉的,她没理由怪你,也没那资格!”

  听完父亲的话,莫筱筱紧绷的心才微微放松。

  刚才饭桌上钟腾从未正眼看过莫小默,莫小默也没有跟钟腾说过一句话,他们两个,注定没有缘分。

  这一切,命中注定都是自己的……

  入夜,钟腾坐在书桌前看着黑屏的手机发着呆。

  怎么还没来电话?那个女人今晚可以搞定清宝?

  钟腾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的等待和分析根本毫无逻辑,甚至令人作笑。

  “叮叮……”

  一个陌生号码突兀地拨了进来,钟腾定睛看了看,眼底闪过一丝连他自己都没觉察到的欢愉。

  “喂。”

  “爹地!!”是清宝奶声奶气的叫喊。

 钟腾赶到酒店时,一个清瘦的娇小身影正在房间门口焦急地四处张望。

  钟腾踱步走向莫小默,两人都有些尴尬。

  “你……不应该来的……”莫小默拘谨地捏着衣角,内心在做剧烈的挣扎。

  昨夜自己可以当他是陌生男人,今夜她无法不正视钟腾和莫筱筱的关系……

  “我只是单纯喜欢清宝,你不用想太多。”

  钟腾伸手想推开门,与近在咫尺的莫小默肌肤相触间,那莫名的酥麻感让他僵了僵身子。

  自己真的只是因为清宝吗?

  钟腾敛了敛情绪,随心的选择推门走向了清宝。

  “爹地!”清宝红着眼奔到钟腾怀中。

  莫小默无奈地扶额,就一天的功夫,清宝就如此粘钟腾,真让她头痛!

  清宝满意地在钟腾脸上吧唧两口,温润的口水沾在钟腾脸上,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夜深,闹腾的小屁孩终于安稳睡着,清宝依偎在钟腾怀中,手却不忘拉紧莫小默。

  看着清宝在酣睡中甜笑,钟腾出声打破了自己和莫小默之间的沉默。

  “他生父呢?”

  “死了。”莫小默咬牙切齿的回复。

  一种异样的情绪在钟腾心口划过,还没来得及捕捉就消失不见。

  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只是莫小默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弱,直到沉寂。

  钟腾探头一看,莫小默已经皱着眉头睡了过去,抬手帮她盖好被子,自己却没有一丝睡意。

  这个女人这些年都是一个人带着清宝吗?

  为何从她话中根本听不到对孩子生父的怀念,清宝的身世到底是怎样的?

  各种各样的疑问绕成蜘蛛网缠在钟腾脑海,让他无从思索。

  一阵窸窣声响,钟腾听见清宝嘟囔了一声,他睁眼一看,睡得迷糊的清宝正翻身睡到了莫小默身上。

  莫小默感觉到了压力,朦胧间随手将清宝拖下,然后调整姿态找到一个舒适的睡姿。

  钟腾整个人都僵住,他不可置信地低头看着缩在自己怀中的莫小默,脸上的肌肉止不住地抽搐。

  昨天晚上她就是这么推开清宝,爬到自己怀中的?

  一种难以言说的情绪在他心尖上起舞,钟腾咽了咽口水,想将自己的身子往床边挪一挪。

  但怀中的女人似是不满意钟腾的移动,直接像条八爪鱼一样缠到了他的身上。

  细长的腿架在自己腹部,他明显感觉那一处抬了抬头……

  该死的女人!

  莫小默鼻翼间温热的气息喷洒在钟腾的颈脖,那有规律的一呼一吸像猫爪挠过心头般酥痒。

  钟腾喉结滚了滚,再也不敢轻易动弹,只希望漫漫长夜早点结束。

  天亮了起来,一夜无梦的莫小默觉得昨晚睡得温暖踏实,刚想睁开眼睛撑个懒腰,腿上就明显感觉触到一个硬邦邦的物体。

  床上什么时候有棍子了?

  莫小默睁开眼一看,差点原地爆炸!

  她她她,她怎么在钟腾怀中?自己的腿怎么架在他腹部上了!

  那,刚才那硬邦邦的东西是……

期待和兴奋。

  莫小默犹豫着不知怎么开口,一旁的钟腾默默往自己手中塞了一张名片,用意明显。

  如果有需要,他还是会继续“委屈一下”自己。

  “嗯嗯。”莫小默含糊地点点头,希望清宝快些挂电话。

  “妈咪,清宝还没给你午安吻呢,爹地帮清宝亲亲妈咪!”

  莫小默惊得鼓了鼓眼珠子,这怎么可以!钟腾可是自己妹夫!

  可让莫小默怎么都没料到的是,钟腾居然已经凑头过来在自己脸颊上轻轻一啄。

  莫小默整个人像被电击了一般僵着身子无法动弹,那个气息和触感,怎么这么像今早梦境中的那个男人?

  大门在此刻突然被推开,莫小默吓得一弹,慌忙挂了电话,然后起身站得离钟腾远远的。

动漫关键词:客厅乱H伦交换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