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班主任说考好了就做一次,被绑在机器上强行高潮的视频

2022-05-07 15:16:35【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林静漪其实早有打算,既然想揽生意,自己穿得破破烂烂的可不行。就像她在现代做服装设计师一样,只有把自己打扮得时尚前卫,客户才会相信自己的审美,这是一张行走的广告和名片,也是说

林静漪其实早有打算,既然想揽生意,自己穿得破破烂烂的可不行。

就像她在现代做服装设计师一样,只有把自己打扮得时尚前卫,客户才会相信自己的审美,这是一张行走的广告和名片,也是说服客户相信自己最有力的理由。

所以,昨天晚上,她又将林氏的这件衣服加工了一下,看起来更加精致秀丽。

望着林静漪裙摆上的荷花和荷叶绣花,冯夫人瞪大了眼睛,刚才林静漪出现的时候,她也注意到林静漪裙摆上的绣花,但是如今离得更近了,才发现这刺绣简直精美到极点。

“好,那我就把衣服交给你了,三两银子的工钱,做得好了,本夫人再赏你一两!”

冯夫人望着手中的衣服思忖了一下,又道:“十天之后,在这家裁缝铺子交货如何?”

裁缝铺子的老板和伙计听此,眼睛都直了,三两银子的工钱,做得好了,还赏一两?

冯夫人这是真的不差钱啊!而且,还把他们家的店铺当作交货的地点……

老板心里有点发苦,总觉得自己不仅心疼,而且脸上也有点疼……

“用不了这么久。”

林静漪淡淡一笑:“三天就可以交货。”

“三天?”

冯夫人微微咋舌,以这衣服上绣花的繁复程度,她说十天时间已经很赶了。

“我看这上面的绣花挺难的,你可不能为了赶工就怠慢了手艺……”

冯夫人有点纠结:“衣服何时做好都没有关系,只要能做出来就行。”

她是真的喜欢这件衣服,简直爱不释手,所以才能如此退让,毕竟现在已是初春,再过段时间就要入夏了,衣服就不能穿了,不过没关系,她坚信这衣服到明年都不会过时。

林静漪宽慰道:“夫人放心,衣服做出来,保准比图纸上要好,否则你扣我工钱。”

她顿了顿,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旁边的老板和伙计道:“实不相瞒,这刺绣虽然看起来复杂,但我祖传有一种独门的绣花技艺,刺绣起来很容易的,不过是熬一些眼的功夫罢了,三天的时间足够了,再晚一些时间,夫人可就要等明年才能穿出去这身衣服了。”

虽然,她刺绣的功夫是很厉害,可是三天的时间,确实有些勉强。

不过,为了跟林老太太的打赌,更为了能争取到自由,只能辛苦一些了。

见林静漪跟她的心意居然不谋而合,冯夫人更加高兴:“好,那就辛苦姑娘了!”

她带着林静漪在店里挑选不料和绣线,这裁缝铺子虽然是为人做衣服的,不过也卖布料绣线等物,而且成色还非常不错,望着冯夫人挑选的东西,林静漪微微咋舌,真是有钱任性,这么多布料和绣线,做两套衣服都足够的了!突然的,她有个想法冒了出来……

“不知夫人府上可有少爷或者小姐?”

林静漪敢这么问,自然是有理由的。

冯夫人时值中年,如果不是有特别的疾病,不可能没有孩子,她在铺子里看到冯夫人买的东西,里面就有给小孩子准备的吃食,糖葫芦什么的,大概是个六七岁的女儿吧。

冯夫人回答道:“有个丫头,今年七岁。”

林静漪微笑道:“夫人挑选的布料和绣线,还会剩下许多,不如我给您做母女装如何?”

冯夫人疑惑问:“何为母女装?”

见冯夫人很感兴趣,林静漪清了清嗓子道:“所谓母女装,就是专门设计给母亲和女儿的衣服,若是将这种衣服穿了出去,旁人一看就知道你们是母女,肯定招人羡慕。”

冯夫人眼睛一亮:“还能这样设计?”

林静漪点了点头,又把刚才画的草图比给她看:“夫人请看,这衣服即便是孩子穿也很适合,不过绣花采用牡丹富贵呈祥不太合适,就绣几株小型的兰花和蝴蝶怎么样?”

冯夫人赞赏地点了点头:“不错不错。”

富贵呈祥都是她这种年纪的人穿的,小姑娘家,还是兰花啊蝴蝶啊之类的俏丽一点。

不得不说,林静漪的眼光真的非常好,完全踩在她喜欢的点子上了。

冯夫人心满意足地将布匹和绣线交到林静漪的手上:“那就麻烦姑娘了,若是做得好,我的那身工钱不变,我们家丫头的那身,我再额外结算,就除去赏钱,总共五两如何?”

林静漪失笑道:“我是看在夫人给的布匹和绣线太多,根本用不完,才想着给小姐做一身的,孩子的衣服小,不费事的,就算做是给夫人和小姐的礼物,夫人若真想谢我……”

她顿了顿,试探地看了一眼裁缝铺子的老板:“就多介绍给我一些客人如何?”

“好,好……”

冯夫人立即笑得合不拢嘴,她自然知道自己给的绣线和布料很多,不过不管剩下多少,她也不太在意,原以为林静漪会像以前的裁缝那样隐瞒下来,却没想到,这丫头居然如此仁义,不仅没有私藏留给自己,反而给他们家闺女做了一身,这真是意外之喜。

见冯夫人欢天喜地的离开,铺子的老板垮下脸来:“这位姑娘,你这就不仁义了吧……”

林静漪看向铺子的老板道:“是你们自己留不住客人,怎么能怪我?”

“你……”

铺子老板咬了咬牙,但也没有办法,谁叫他的眼光和手艺没这小姑娘好呢?

却听林静漪接着道:“我刚刚看过了,你们这家店位置不错,里面卖的东西也不错,不过就是做出来的东西缺少新意,我这里有笔生意,不知道老板愿不愿意跟我合作?”

“合作?”

老板眼神一定:“不知姑娘想怎么合作?”

“很简单。”

林静漪淡淡道:“我每个月会给老板一些图样,当然老板也可以根据客户的需求,从我这里定做图样,前者可以批量制作衣服贩卖出去,所得的银钱除去你的本金和工钱,余下的利润我要参与分成,后者,就按设计图样的质量和复杂程度,让老板自己定价如何?”

老板被林静漪说的心动了,上下打量了她几眼,问:“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林静漪淡淡地道:“我姓林,老板以后喊我林姑娘就可以了。”

老板点了点头,问:“林姑娘,不知道你说的前一种合作,想抽成几分?”

林静漪回答道:“除去做衣服需要的本金人力,纯盈余的利润抽三成如何?”

“三成?”

老板瞪大了眼睛,在他看来,林静漪不过就是用纸笔画画而已,哪儿值这么多?

做裁缝的裁减衣服,绣娘绣花可比这个劳累多了,张口就要三成,这小姑娘真胆大!

林静漪微微一笑,问:“敢问老板,刚才那位冯夫人做衣服,给店铺多少工钱?”

“我……”

老板悻悻然地道:“一两。”

而且还是出于冯夫人有钱任性,出手比较阔绰的缘故……

林静漪接着道:“为何同样是衣服,冯夫人愿意给我三两,还愿意付出一两的赏钱?”

老板不说话了。

为什么,还不是林静漪做出来的衣裳好看呗!

林静漪又道:“所谓衣服,卖的就是款式和花样,同样是布料和绣线,我做出来的衣服比老板你贵了几倍,原因就在于此,更何况图样的话,只要不是客人特别定制,可以同时制作多套挂在店里售卖,还能根据季节及时更新,老板是聪明人,应当知道该怎么赚钱吧?”

说到这里,林静漪不由在心中叹了口气,古代知识产权就是难啊……

想当初她在现代的时候,给人设计一件衣服,少说也得十几万,哪儿像现在。

老板被她说得动心了,最终咬了咬牙:“好,三成就三成!我店里还有一批订单,客人给了绣线和布料预备做成品的,不知姑娘现在可否设计几个图样给我,我给你结钱。”

林静漪想了想,她现在最缺的就是现银,有了这笔钱也好,不用处处受到林家限制。

于是,点了点头:“可以,不过老板要把顾客们的外貌尺寸特征和喜好详细告诉我。”

林静漪打听到,这家裁缝铺子名叫秦记裁缝铺,老板姓秦,是个挺勤劳本分的人。

他的布料和绣线,都是从很远的地方进购的,品质好,价格低廉,所以受人欢迎。

另外,这位秦老板的手下还有多个裁缝和绣娘,绝对能够完成批量生产衣服的任务。

总而言之,由她来设计图样,秦老板负责制作衣服并且售卖出去,这个流程是没有问题的,一旦这个计划实施成功,将来依靠分成带给她的收入也是非常可观的。

林静漪帮秦老板设计了十几个衣服的图样,秦老板看后全都非常满意,最终给了她七两银子的工钱,另外,为了表示合作的诚意,还额外送了她几匹布料作为见面礼。

看着这些做工精细,质地柔软的布料,林静漪的眼中染上了些许热切……

新衣服啊新衣服,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把这些布料变成衣服的成品了!

林静漪从裁缝铺子出来,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趁着还未散市,在街上逛了一会儿。

三房实在太穷了,所有的好东西都被林老太太克扣给大房家了,原主什么都吃不上,身子还那么弱,由于长期营养不良,她现在走路都是气喘吁吁的,以后还怎么干活?

林静漪在街上买了点鸡蛋和糖,又花了几十文买了点肉包子,本来还想割点肉的,可是想到林家那一大家子,以林老太太的偏心程度,即便将肉做了出来,端到饭桌子上,也会悉数落到大房家的肚子里,她和三房的人连个肉沫子都见不到,所以就打消了念头。

出于这种考虑,她买得鸡蛋也是全部煮熟,根本不用经过厨房的。

让她辛辛苦苦赚来的钱送给大房吃,做梦!林静漪在心里打定主意,一定要分家!

只有分家了,才能摆脱林家那些奇葩,即便有任何的好东西,也能摆到明面上来。

买完东西,林静漪仔细清点一遍,发现没落下什么,就急匆匆地回家了。

回林家村的小路上甚是安静萧条,林静漪有点心慌,很怕从哪里窜出来个劫财的,毕竟古代的治安不好,时常有杀人劫财的事情发生,不像现代,到处有监控摄像头。

正在心中忐忑着,却见前方不远处的岔路上,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宋公子?”

辨识出那人的样子,林静漪有点不敢相信,居然这么巧能遇到他。

同时又觉着奇怪,林子源和林子睿也在镇子上读书,只是他们都是住在私塾中的,也不会回来家中吃饭,看宋衍深这个样子,似乎每天都要辗转回家和去私塾一个来回?

这也太辛苦了吧……

宋衍深回过身来,看到林静漪有点疑惑:“姑娘是……”

难怪宋衍深认不出她,毕竟昨日从河里救出她的时候,原主还是个脏兮兮的傻子。

林静漪淡淡一笑,回答道:“昨日才得公子的救命之恩,没想到今日又遇见了公子。”

经过她的提醒,宋衍深这才回想起来,收敛神色,向她微微点头:“林姑娘。”

目光注意到林静漪怀中抱着的东西,几匹布料,手指里还勾着几个盛放东西的布袋。

他默了默,还是走过去:“我来吧。”

想把林静漪怀中的布料接下来,给她分担一点,不料却被林静漪连忙拒绝。

“不用不用,这东西不沉……”

林静漪看向他背上的书篓道:“公子的书已经很沉了,我不碍事的。”

但宋衍深仍是坚持伸出手,把布料接了过来,微微抿唇:“没事。”

两个人走在路上,由于宋衍深的存在,倒是让林静漪放心不少。

但是这个人的性格也太内敛了吧,一直默默地走路,也不跟她说话……

林静漪悄悄地打量了一眼宋衍深,发现不知何时,他的耳根子居然都红了,不由在心中觉得好笑,古代人就是保守。

她想了想,开口道:“不知公子身长尺寸,我给公子做身衣裳当作谢礼如何?”

宋衍深愕然地看向她,林静漪暗道糟糕,古代女子送男子衣服,好像是倾慕的意思!

她急忙解释道:“我今日去镇子上买东西,得了几匹布料,昨日公子救了我的命,我还不知道该怎样报答,不如给公子做件衣服聊表心意,不然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宋衍深温声答道:“举手之劳而已,姑娘不必记在心上,只要姑娘没事就好。”

“更何况……”

他将头撇过去,别别扭扭地道:“我的衣服向来由姨娘和家妹费心,不敢劳烦姑娘。”

宋衍深有个后妈,后妈还带着一个拖油瓶妹妹,林静漪还是知道这点的。

不过仔细想想,即便新衣服做出来,怕是也会被家人询问,到时候真解释不清了。

林静漪暗暗后悔,这还真是职业病,张口就来,现在却搞得气氛如此尴尬。

只能另想别的话题:“宋公子昨日为了救我,却被村人嘲讽议论,真是抱歉。”

宋衍深淡淡答道:“君子持身立正,但求问心无愧,何须理会他人言语?”

“可是……”

林静漪忧虑道:“我听家中的哥哥说,你们读书人最是爱惜名声了,我们村里的人就是嘴坏,别因此误了公子的前程。”

宋衍深却失笑道:“君子在于修心,而非于名,所谓名声都是自己挣来的,并非他人给予的,若要我避免招人话柄,就对姑娘的死活不管不问,即便真能获得旁人口中的名声,那也只是沽名钓誉而已,何况这一切也并非是姑娘的错,姑娘又何须致歉?”

林静漪看向他,只觉得宋衍深在笑着的时候,眉目间都含着一种和煦的温柔。

说起话来慢吞吞的,有点一本正经,但让人感觉很儒雅,声音也是绵软斯文的那种。

同样是读书的,原主的堂哥林子源就不一样,觉得林家穷,觉得原主丢了他的脸,都不许林家的人出现在私塾找他,见到原主都是绕道走,恨不能把自己的姓氏都改了。

林家村距离镇子上还是很远的,两人走到村口,都已经接近傍晚了。

夕阳西下,一轮残阳悬挂在天际,像是秋日里的柿子似的,将晚霞染得红通通的。

宋衍深将东西交还,就告辞离开了,林静漪抱着东西回家,不由感慨,今日幸亏遇到他,不然这么多东西,她非得累个半死。

回到三房的屋中,将布料和绣线藏在李氏的房间内,还在柜子里用东西盖住放好,毕竟根据原主的记忆,林老太太霸道强横,钱氏诡计多端,看到好东西就直接开抢不说,四房的赵氏也是手脚不干净的,别到时候东西被她们偷了去,还泼得自己一身脏水。

将东西藏好,正打算在屋中歇歇喝口水,却听到林老太太在外面骂骂咧咧的声音——

“你个贱人野种,还不快给老娘滚出来!连这种不要脸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林静漪愣了愣,在林家唯一能让林老太太如此动怒辱骂的,怕是只有自己了。

只是不知道,她又哪里得罪了这老太太,还是老太太的哪根筋又搭错了?

她迎了出去,正好遇到林老太太和钱氏林静香,林老太太由于生气发怒,脸上的褶子都变得狰狞可怕起来,钱氏和林静香则站在她的身后,一副幸灾乐祸看好戏的样子。

林静漪笑了笑,问道:“这是谁又惹了奶奶生气了?该不会是我吧?”

见林静漪出来,林老太太眯了眯眼睛:“去!把这小贱人的衣裳给我扒下来!”

钱氏和林静香得令,朝向林静漪走来,林静漪淡淡问:“不知我哪里又得罪奶奶了?”

林静香望着她身上的衣裳,简直嫉妒到喷火,表面却装出善良柔弱的白莲花样儿:“静漪妹妹,你就认错吧,别再惹奶奶生气了,你偷盗衣服的事,都给奶奶给知道了……”

林静漪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你说啥?”

林静香将她的这番举动视为心虚,掩饰着心中的兴奋,装出痛心疾首的样子道:“妹妹,我们林家是穷,但是也不能偷别人东西啊,这要爷爷奶奶和林家的脸面往哪儿搁?”

钱氏也在一旁附和道:“就是啊,我们家静香就从来不做偷鸡摸狗的事儿!”

林静漪在心里冷呵一声,大房一家是不偷鸡摸狗,但会明里暗里地硬抢嘛!

她依旧冷静问:“不知奶奶和大伯娘说我偷盗,有什么证据没有?”

“证据?要什么证据?”

林老太太好不容易抓住她的把柄,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若不是偷的,那你这身衣裳是从哪里来的?小野种平时干活不行,手爪子倒是挺利索!老娘今日非要剁了你的爪子!”

说着,又向钱氏和林静香催促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快把她给我抓起来!再去三房的屋里搜一搜,指不定这小贱蹄子又偷了什么好东西,全都藏在她那贱娘的屋子里呢!”

见钱氏和林静香向自己走来,林静漪怕被她们发现放在屋子里的针线和布料,连忙拿起竖在墙根的锄头对峙着她们:“我看你们今天谁敢过来?反正我在这个家也受够了,临死也得拉个垫背的,要死大家一起死,左不过就是一条烂命,拉上你们我还算是赚了!”

钱氏和林静香被她的气势吓到,连忙退回去躲在林老太太的身后不敢嚣张了。

“你……你这是要反了天了……”

林老太太也不敢上前,指着林静漪气得直哆嗦,随后一屁股瘫倒在地上,哭天抢地的喊:“老天爷啊,看看这个贱人都嚣张成什么样子了!连自己的长辈都能喊打喊杀,你个野种,亏得我们林家把你养这么大,你过来把我打死吧,我看你今儿敢动手……”

林静漪被惊得目瞪口呆,若不是怕杀人犯法,她还真想给这老太太一锄头!

就在这时,院中传来愤怒斥责的声音:“这一个个的都在干什么!反了天了不成?!

动漫关键词:班主任说考好了就做一次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