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用药水控制老师让其服从的作文,公交车NP粗暴H强J玩弄

2022-05-07 15:14:43【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你、你……”见林老太太又开始质疑林静漪的身世,李氏气得浑身发抖,险些昏了过去。就在这时,其他几房的人也陆续回来,大房钱氏轻咳一声,首先站出来道:&ldq

“你、你……”

见林老太太又开始质疑林静漪的身世,李氏气得浑身发抖,险些昏了过去。

就在这时,其他几房的人也陆续回来,大房钱氏轻咳一声,首先站出来道:“我说弟妹啊,你这可就不对了,咱们已经收了地主老爷家的聘礼,哪儿有退婚的道理?这要是传出去,让我们老林家以后还怎么见人?静香她们几个姐妹以后还是要嫁人的!坏了名声可不好!”

“就是啊,婶婶,这可是一件大喜事,你快起来吧,别再惹奶奶生气了。”

站在钱氏旁边的林静香也道:“静漪妹妹是我们林家的人,难道我们还会害她不成?那齐家有钱有势,妹妹嫁了进去,就是掉进了福窝里,以后我们林家都要跟着沾光呢!”

林静香是钱氏的女儿,也是原主的堂姐。

她在林家过着和原主完全不一样的生活,就跟千金小姐似的,什么好吃的好喝的,全都紧着她来,只有她挑拣剩下的,才能分给其他姐妹,反倒是脏活累活从来都不插手。

林静漪走上前,将李氏扶了起来,才道:“既然静香姐如此喜欢齐家,那不如你嫁给齐家少爷如何?刚才大伯娘也说,这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亲事,想来大房不会拒绝的吧?”

见林静漪居然想着把自己的宝贝女儿林静香许给地主家的傻子怪胎,钱氏顿时怒了:“你这贱人,再敢胡说仔细老娘撕了你的嘴,我们家静香以后可是要做官太太的,你……”

她说到这里,忽然意识到最关键的问题,不由瞪着林静漪愕然道:“你……你不傻了?”

经钱氏一提醒,林老太太和李氏也陡然意识到林静漪身上发生的改变。

虽然仍是那副脏臭不堪的样子,但明显整个人的精神气都不一样了,尤其那双眼睛,睿智冷冽,里面藏着的可全是精明主意,说话做事也拎得清,哪儿还是以前那个傻子啊!

“你……”

李氏也面带迟疑,待反应过来,登时惊喜地握住林静漪的袖子问:“静漪,你好了?”

林静漪微微一笑:“娘,我今日不小心掉进河里,差点被淹死了,可是河里的龙王老爷说我命不该绝,就把我送了回来,那龙王老爷还看我可怜,顺便把我的疯症治好了。”

李氏激动得直抹眼泪:“这可真是因祸得福,我们家静漪果然是个有福气的人!”

见此,院子里的人神态各异,林老太太和钱氏相视了一眼,脸上闪现出些许不甘。

片刻,林老太太才发话道:“既然如此,可正好了,齐家定聘礼娶你过门,就是为了给齐少爷冲喜的,你嫁进去,说不定能把福气带给那齐少爷,没准儿齐少爷的病就好了呢!”

说着,还看向钱氏吩咐道:“等老大回来,让他去跟齐家的人说叨说叨,让他们加钱。”

知道她恢复过来,不仅不肯解除婚事,还想着加钱,林家这老太太可真是好算计!

林静漪又是一笑:“奶奶说错了,自古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奶奶虽是静漪的长辈,却不是我的父母,根本无权做主我的婚事,娘亲不同意我嫁进齐家,你怎么把持也没用。”

“所以,跟齐家的这门婚事……”

她顿了顿,一字一顿地宣告道:“不算数!”

“啥?你一个小娃娃家的,说不算数就不算数?那我们收了齐家的聘礼怎么办?”

这时,钱氏急忙出声,眼神中还闪现出一丝的慌乱和紧张。

这也难怪,齐家给的十两银子,有一大半花在他们大房身上,就原主知道的,大房家的林子源去私塾读书,交了三两银子,还有钱氏和林静香的衣裳,也全是新置办的。

“不能退婚……”

林静香也沉不住气了,道:“静漪妹妹,十两银子对咱们家来说不是小数目,哥哥们寒窗苦读这么多年,你忍心看着他们因为没钱放弃读书?那齐家少爷人是傻了点儿,但齐家家大业大,只要妹妹嫁了进去,肯定能享一辈子的清福,你就当是为了哥哥们……”

林静香咬了咬唇,一双眸子中噙着泪水,如同被雨打过的梨花,惹人怜爱。

林静漪在心中冷冷一笑,很好,强硬的不行,现在给她来道德绑架这一招。

上网这么多年,什么样的杠精没有见识过?她只能说林静香的段位还太低级。

林静漪看向她故作惊讶道:“咱们家没钱?不会吧,看大伯娘和静香姐这身衣裳,怎么也得二两银子,难道在大伯娘和静香姐的心中,给你们做衣裳比送哥哥们读书还重要?”

“我……”

钱氏和林静香词穷了,总不能说她们身上的衣裳就是用林静漪的聘礼钱置办的吧。

“你这小贱人胡说八道什么呢!你大伯娘和静香姐置办衣裳的钱,是我给的!”

就在这时,林老太太恼怒道:“你静香姐年纪到了,是时候该谈论婚嫁了,给她置办身新衣裳,留着相看的时候穿的,也能给人家留下个好印象,给静香找一门好的婚事。”

听到林老太太的说辞,林静漪差点都笑了,低低地哦了一声:“奶奶你让我嫁给齐家少爷,给咱们家换钱,却把钱留给静香姐做好看的衣裳,让她嫁给好人家,是不是太偏心了呢?”

钱氏和林静香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神色有些不自然,不敢接这句话。

这时,林老太太怒骂道:“好你个作死的蹄子,居然还敢跟我们家静香比,静香懂事,长得又好,是你能比的么?这聘礼的钱已经花出去了,今儿你是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见林老太太完全舍了脸面,林静漪也不再跟她客气:“奶奶,这事儿即便闹到官家那里,你也讨不到好处,我这儿倒是有个提议,奶奶若是应了,我们就此打赌,可以么?”

不等林老太太开口,林静漪接着道:“这十两银子,我认下了,就当是孝敬给林家长辈的,三天之后,我再拿出十两来归还齐家的聘礼,这门亲事就算是退了,不过我有个条件,一旦我把银子还了,你们以后谁也不能再插手我的婚事,我们三房也必须分出去。”

“啥?你还想分家?”

林老太太摸到被她丢掉的拐杖,怒道:“不孝的玩意儿,老娘今儿非打死你不可!”

拐杖落下来,却被林静漪拦住,往后一甩,林老太太一个趔趄没站稳,差点摔了。

林静漪眯起眼:“奶奶是不敢赌么?还是连这三天都等不及,非要把我赶出去?”

“好!三天就三天!”

林老太太原本是不想答应的,可一想到就三天的时间,反正这门亲事被李氏把持着,自己也左右为难,不如所幸赌一赌,最终咬了咬牙:“老娘倒是要看看,你能有什么天大的本事!

誓约一成,生死无悔。

林老太太料定林静漪不可能在三天之内赚到钱,因此幸灾乐祸地带着众人离开了。

破屋内,李氏拉着林静漪坐在床沿上直抹眼泪:“静漪,是娘对不住你,是娘没用……”

林静漪怔了怔,随后莞尔一笑:“娘,别这么说,你已经为我做了很多了。”

和地主家的这场婚事,若不是有李氏拼死拦着,原主早就被送进地主家冲喜了。

但是李氏自己在林家的地位也不高,经常被林老太太和钱氏排挤欺负的,因为阻拦婚事,更加受到林老太太等人的不满,饶是如此,李氏为了原主,还是拼了性命地坚持下来了。

而且,根据原主的记忆,她以前在林家备受嫌弃,也就只有李氏愿意维护她,照顾她。

林静漪心中感慨,李氏虽然不是她的亲生母亲,但以后必会像对待母亲一样孝顺她。

想起林静漪和林老太太的打赌,李氏的眉目间,不由浮现出一抹忧虑:“静漪,那十两银子,你真能挣来么?要不娘再去跟你奶奶说说,就是拼了娘这条命,也不会让你嫁进齐家!”

“娘,你放心吧。”

林静漪淡淡一笑,反握住李氏的手安慰道:“我既然把话说出去了,就一定能做到。”

李氏欲言又止,最终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林静漪又向李氏问:“娘,咱们家有给我换洗的衣服么?我想洗洗澡……”

原主的身上实在是太臭了,也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洗澡换衣裳,衣服的袖口都发霉了,连林静漪自己都受不了,也难怪村子里的人如此嫌弃原主,甚至原主落水都没人肯下去救她。

李氏一怔,以前林静漪还是傻子的时候,最怕洗澡洗头了,每次都要她从后面追好久,还哭闹喊叫不肯配合,如今却要主动清洗了,看来女儿这是真的长大变聪明了……

李氏一时间心中五味杂陈,激动高兴的想哭:“娘这就去给你找,你先在屋里歇歇。”

原本以为女儿永远都是痴傻的样子,却没想到,苍天有眼,让她的女儿恢复过来了,还变得如此听话懂事,这样的日子过起来才有盼头!李氏觉得自己终于苦尽甘来了!

李氏出去后不一会儿,就拿了一件衣裳回来,但面色有些尴尬:“这是娘还没出嫁的时候穿的衣裳,还算半新的,颜色挺艳,适合你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就是样式有点老……”

林静漪看了看,李氏拿回来的是一件水桃色的长裙,颜色确实是挺艳的……

不过原主现在才十五六岁,正是青春年少的时候,穿这样的颜色出去也没啥。

她笑了笑:“没事,挺好的,谢谢娘。”

见林静漪喜欢,李氏也高兴起来,向她道:“娘现在去给你烧热水,马上就好!”

李氏走后,林静漪拿起那件衣裳在身上比划,样式确实有点老,还有点胖,她以前接过设计古装的项目,对古代服饰的样式还是挺熟悉的,因此修改衣服对她来说并不难。

她拿着衣服,在屋子里寻找,果然在床头的位置发现放在竹筐里的针线。

李氏回来的时候,却看到林静漪正拿着针线在缝补些什么,不由愣住:“静漪你……”

林静漪放下针线,不禁打了个呵欠,才看向李氏微笑道:“娘,你看这衣服怎么样?”

将长裙拿起展开,在宽大的地方缝制了褶皱锁边,看起来不仅显瘦,而且样式版型很好看,还有几块被老鼠咬出来的破洞,被她用绣线绣出的荷花和荷叶盖上,一点都看不出来破损,新荷绣花配上水桃色的颜色,不显艳俗,反而更添了几分清雅和俏丽。

李氏的眼睛直了:“闺女,这是你做的?”

林静漪点了点头,微笑着回答道:“是根据娘你的衣服修改的。”

李氏将衣服拿在手中爱不释手:“你这花和叶子是咋绣的,居然比娘的手艺都好。”

“呃……”

林静漪语塞起来,她这绣花的功夫还是当初专门找刺绣大师学的,花了五六年的时间,绣出来的作品还曾在国际的展览上获奖,不过这种事情,她当然不能让李氏知道。

于是微微一笑,回答道:“我以前经常去二婶屋里玩,看二婶刺绣的时候学的。”

李氏顿时吃瘪,好吧,二房家的孙氏绣功确实比她厉害……

不过仅是看过就能绣的这么好,甚至比孙氏还要好,自家闺女也是逆天了。

她乐得合不拢嘴,捏了捏林静漪的脸蛋:“最后几针,娘来给你收,你快去洗澡吧。”

农家洗澡不方便,就是用木盆倒上热水端进屋里擦洗,还是当着李氏的面,林静漪有点害羞,暗暗在心里发誓,等以后挣了钱,一定要有属于自己的房间和浴桶。

洗完澡,将衣服穿上,看到木盆里的脏水,黑得像倒了墨汁一样,林静漪不由脸红。

不过洗了个澡,全身就是轻松,像是掉了七八斤似的,一点都不痒也不难受了。

林静漪穿好衣服,开始擦头发,看着闺女焕然一新的样子,李氏激动得直抹眼泪。

这样的举动,倒是把林静漪吓了一跳:“娘,你怎么哭了,莫非我很丑么……”

“不丑不丑!一点儿都不丑!”

李氏喜极而泣,称赞道:“我们家静漪好看的就跟天上下凡的仙女儿似的。”

从穿越至今,林静漪还没看过原主的样子,不过以原主的邋遢程度,平时怕是连父母都不知道她的真实面目,这倒让林静漪好奇起来,自己现在到底长着怎样的脸。

走向屋子里的木盆,对着盆里的水照了一下,不由有点惊讶——

瓜子脸,杏仁眼,虽然很瘦,有点营养不良,但轮廓摆在家里,绝对是个美人胚子。

林静漪不由微微一笑,那个林静香不是向来自诩为这附近几个村子里的第一美人么?她突然很想知道,若是被林静香看到原主现在的脸,会是怎样的反应…

“你……”

看着眼前焕然一新的林静漪,林静香有点反应不过来:“你是谁?”

从三房李氏房间内走出来的小女孩,身上穿着桃红色的长裙,秀丽的像是春天新开的桃花似的,再看她白皙的脸蛋,和精美的打扮,林静香怎么也不敢相信她是林静漪。

林静漪微微一笑,故作亲昵地问:“静香姐昨日才见过我,怎么今日就忘了?”

林静香瞪大了眼睛,仍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目光注意到林静漪身上的衣服……

水桃色是很艳俗的颜色,别说是她们这种乡下人家,即便是镇子上的富家太太穿上了,也难免显得土气,可林静漪身上的衣服不一样,腰部故意缝制了几个褶皱,衣袖和衣领处还用淡绿色的布缝制了荷叶形状的锁边,正好跟裙摆处的荷叶和荷花相得益彰。

再对比她自己身上的衣服,林静香顿时不甘心起来——

为什么?明明她的衣服布料用得更好,偏偏却穿得仍像个乡下丫头,而林静香身上的衣裳,明明已经很旧了,甚至看得出来是她母亲那一辈人的衣服,偏偏却这么美……

美?不对!她才是这里的第一美人,林静漪不过就是个被人嫌弃的臭丫头而已!

哪次走出门去,村里的人不是对她称赞有加,还有些人在她面前恭维献殷勤?而林静漪呢?即便走在路上,都要被小孩子追着拿石头砸的那种,有什么资格跟她抢风头?!

她定了定神,强忍着心中的慌乱质问:“你这衣裳是从哪里偷来的?赶紧还回去!”

直到现在她都不肯相信,这衣服是属于林静漪的,明明连她都没有这样的好东西……

“偷?”

林静漪被她逗乐了,勾唇反问道:“静香姐现在是不是在想,这样的好东西,明明连你都没有,我这种人人唾弃驱赶的臭丫头,又怎么会有?那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

她挨近林静香的耳边,挑衅道:“以后我吃的穿的用的,都会比静香姐你好千万倍,不知道静香姐到时候会不会像现在一样,气得脸都变形了?不对,应该比现在更气愤吧。”

无视林静香变得青黑的脸,林静漪转身离去,今日她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跟林老太太的打赌只有三天,虽然是在古代,但她相信这里总会有她的一席之地。

林静漪直接去了镇子上,古代的城镇相比现代萧条了不少,不过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青石铺就的道路两边,建着木质的阁楼,每间阁楼都挂着一个招牌,有专门下棋的,有喝茶听曲儿的,也有给人量体裁衣缝制衣服的,林静漪这次来找到就是这种裁缝铺子。

站在铺子门口,只见一个身材肥胖的妇人眉头紧锁:“你们这是做的什么衣裳?”

“夫人赎罪!夫人赎罪!您不满意的话,我们马上改……”

店里的老板和伙计纷纷请罪,都不由在暗中抹了把冷汗,眼前这位是冯举人家里的妻子,这位夫人是出了名的身材圆润,而且对衣裳的要求也高,不能要太紧身的,不然嫌勒得慌,又不能要太胖的,这样显得她的身材很壮,一件衣服来来回回修改十几次了,还是不满意。

“还要改?你们有这个时间,老娘可没这耐心再耗下去了!”

冯夫人冷哼了一声:“这青石镇的裁缝多得是,你们做不出来,有的是能人巧手!”

林静漪站在店铺门口,观察着这位夫人的穿着,衣服都是上好的锦绣缎,头上戴着的簪子是金的,镯子也是金的,耳朵上还戴着青玉翡翠打造的耳坠,总之……非常有钱。

也非常想被别人看出来自己很有钱。

她在心里敲定主意,迈步走了出去:“这位夫人,可以把衣服借给我看看么?”

“哎,你是什么人啊,也敢在我们店里……”

老板和伙计被冯夫人骂了半天,心情烦躁,见到林静漪出现,明显是来挑事儿的,正要发作,却注意到她身上的衣服。

衣服的布料暂且不说,可这样式和绣花……

老板敢发誓,即便翻遍整个青石镇,都找不出来第二件如此精细好看的。

老板识货,冯夫人自然也识货,问林静漪:“姑娘,你懂如何裁剪做衣服?”

林静漪点了点头,回答道:“不瞒夫人,我身上的这身衣服,就是自己改着穿的。”

冯夫人平时没什么爱好,就喜欢做衣服穿,自然能看出来林静漪身上的这身衣服很老旧,是经过修改的,可即便如此艳俗的衣服,经过她稍微修整,就跟完全变样了似的。

冯夫人将衣服递了出去:“姑娘先看看,若是能做出来我喜欢的衣服,重重有赏!”

林静漪卡了一下,其实她对赏这个字是不太喜欢的,但身在古代,没有办法。

她笑了笑,将衣服拿在手中,又看向裁缝店里的老板问:“老板,有纸笔么?”

老板愣了一下,傻子也能看出来眼前这小姑娘是来抢他生意的,可有冯夫人在场……

刚在冯夫人那里触了霉头,他可不想再次得罪贵人,于是急忙下去拿了纸笔出来。

林静漪展开衣服看了看,随后将衣服还给冯夫人,拿起纸笔画出设计的样式草图,将墨汁吹干了,才拿给冯夫人以及店里的老板看:“夫人看看,衣服这样修改行么?”

冯夫人眼前一亮:“好看,只是……”

林静漪设计的衣服,虽然只是草图样式,但是明显能遮掩住她身材圆润的缺点,这点她非常满意,可是衣服上还画着很多牡丹花的绣花图样,如此复杂的花型能绣出来么?

她盯着衣服上的牡丹绣花,有点眼馋和不舍:“这花儿怕是绣不出来吧……”

林静漪愣了愣,又笑了一下,回答道:“可以的,而且保证比图纸上画出来的要好看。”

说着,还扯了扯自己的裙摆道:“夫人请看,我身上的绣花,就是自己绣出来的。”

动漫关键词:公交车NP粗暴H强J玩弄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