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征服美艳馊子赵雪,打开双腿粗大噗呲噗呲白浊

2022-05-07 15:11:42【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随便玩。这三个字,就像是瞬间给温南枳判了死刑。温南枳不战而栗,想要转身逃跑时,被人从后面抓住了裙角,从背后拦腰抱起扔在了沙发上。“放开我!”温南枳大喊着,声音都破

随便玩。

这三个字,就像是瞬间给温南枳判了死刑。

温南枳不战而栗,想要转身逃跑时,被人从后面抓住了裙角,从背后拦腰抱起扔在了沙发上。

“放开我!”温南枳大喊着,声音都破了音。

“嘿嘿,小美人儿,真白真嫩。”

“不要!啊!!”

温南枳被压在沙发上,宫沉就坐在一侧,双腿叠放,无比矜贵。

她的视线绝望的扫过他那张满是阴寒的脸,她疯狂的挣扎,抗拒着那些在她身上乱摸的男人,全身的血液像是冲到了头顶一样。

此刻,她恨不得拉着他一起下地狱去!

肖蓝讨好似的替宫沉点烟,宫沉面色阴霾,目光里倾泻着危险的气息,“温家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宮先生,你放心,你照应我们,我们自然是会帮宮先生整垮温家。”其中一个男人奉承到,手却抚着温南枳细致的肌肤,露出了猥琐的笑意。

宫沉夹着烟的两指放在唇边,看着挣扎大喊的温南枳,“用温家的女儿,换一笔整垮温家的生意,不亏。”

温南枳唇上的血色退的干干净净,看着坐在对面面无表情的宫沉,呼救的声音像是被人掐了,卡在喉间。

她抓起桌上的洋酒瓶砸在桌角,碎渣扎进她的手背,殷红的血迹比身上红裙还要显眼。

她挥动着尖锐的碎片,撑起身体躲开靠近自己的男人。

这些男人已经迫不及待的脱了大半的衣裳,露出肥硕的肚子,一个比一个恶心。

“……别,别靠近我。”温南枳艰难的吐出一句话,一张脸上全是泪痕。

身体却被卡在了男人们和宫沉中间,她踩着沙发,后背已经贴上了玻璃窗。

宫沉起身,眼底依旧没有任何波澜,“滚过来。”

“不!我不!!”

温南枳手掌心被玻璃瓶割破了,鲜血滴滴答答的从手里滴落。

她嘶吼着回答着宫沉的要求,脑子明确的只有一个想法。

那就是——要她伺候这些男人,她不如去死!!

“宫沉,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怎么可以这么无情!!”她都已经卑微到极点了,为什么他还要这样变本加厉的侮辱她。

难道只是因为温家跟宫家的仇恨!!

“呵,收起你那虚假的眼泪。”宫沉无情冷哼。

无情么?

比起当年温家打压宫家的时候做的那些事儿,他现在做的这些“无情”的事情,只是千万分之一的皮毛而已。

“还愣住干什么?不喜欢女人么?”

宫沉扭头,阴沉质问那些肥肠满肚的男人。

这些男人瞬间惊醒,快速的围拢,将温南枳包围了。

温南枳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她逃不过宫沉这个恶魔一样的男人。

她看着满手的血,“妈妈,对不起。”

她绝望的看了一眼宫沉,眼里全是绝望的憎恨。

宫沉脸上表情鲜少的一怔。

“宫沉!你凭什么这么对我!温家凭什么这么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尖叫吼出这句话,下一刻,温南枳推开窗户,直接跳了出去。

宫沉手里的烟被攥进手心,烟头滚烫,他却毫无知觉,只是盯着眼前的窗口。

肖蓝捂着脸尖叫,“啊!死人了!”

……

温南枳也以为她死定了,但是她的身体却落在了花哨的雨棚上,弹了一下,砸在了满是草的草丛里。

只是腿撞在了花坛上,钻心的疼让她冒了一身的汗。

她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仰着头是那被砸得摇摇欲坠的雨蓬。

再往上,便是探出脑袋的宫沉,他目光深幽冷血,即便是隔着三层楼的高度,在霓灯下都带着不战而栗的锋利。

宫沉对着身后的人说了什么,温南枳忍着剧痛害怕的在草地上滚了一圈,整个人滚到了人行道上。

她对宫沉的恐惧,光是想都觉得比这腿上的痛要恐怖百倍。

在温南枳的认知里,她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矛盾的男人,可以邪魅随性,也可以嗜血成性。

前一刻笑得人心神摇曳,后一刻便残虐暴戾。

宫沉,是个极度危险又阴晴不定的男人。

温南枳意识到后,她拖着受伤的腿,一路蹦到了别处,在力气耗尽的时候,一双手托住了她。

她抬头便看到一双充满担忧的眼眸,没有多想她便开口求救,“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我不能被他抓到!”

“小姐,你冷静一点。”男人略微诧异的盯着眼前惊恐的女人,受惊之下,女人浑身都苍白像白瓷,伤痕点点却十分的诱人。

男人看了一眼她,将她塞进了就近停靠的车里,然后自己上了车。

男人没有着急离开,而是掏出手机拨通了某个电话,“我有点事,今天不聚了。”

温南枳缩在后座位下,双目瞪大的看着驾驶位上的男人,带着几分恳求,声音也跟着哑然,“救救我。”

男人看了看车后面靠近的几个大汉,一脚油门把车子驶了出去。

温南枳在男人车上确定远离了宫沉,就晕了过去。

等她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了病床上,腿也打上了石膏。

救她的那个男人,眉目温柔的望着她,轻声道,“你的烧已经退了,但是腿骨折,只能打石膏。”

温南枳盯着眼前穿着白大褂的男人,皱眉回想发生的一切,最后才发哑的吐出两个字,“谢谢。”

原来救她的男人是个医生,还有一个特别适合他的名字,顾言翊。

温柔潇洒。

顾言翊低头看着病例上的字,眼前的女人几乎全身上下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帮她处理伤口的护士都差点想要报警。

最后还是他阻止了护士的冲动,打算等女人醒过来问清楚再做决定。

“因为你身上没有任何身份证明,所以没有登记你的信息,请问你叫什么名字?”顾言翊轻柔的开口,尽量不吓到她。

即便是在医院,温南枳依旧是一副惶恐的神色,目光总是一惊一乍的盯着每一处。

“我,我叫温南枳。”温南枳吞吐的说出名字。

顾言翊落笔写字时,不由得一顿,“你姓温?”

巧合吗?顾言翊的脑海里闪过三个字。

温南枳点点头,并还没又发现顾言翊拧起的眉头。

顾言翊继续询问道,“你有想要联系的家人吗?”

家人?温南枳一愣,她只有一个被温家不知道藏到哪里去的妈妈,除此之外,她只能……

想到此处,她立即摸了摸身上,才想起自己一回温家,手机什么都被钱慧茹拿走了。

顾言翊看出了温南枳的窘迫,掏出了自己身上的手机递给了她,“打吧。”

温南枳捏着手机,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可以找的人,她的男朋友,周瑾。

对,她有一个男朋友,从高中时代就在一起,她无奈被送出国,周瑾许诺过一定会想办法把她接回来的。

她是相信周瑾的,因为周瑾对她很好。

可是当她将周瑾的号码一一输入手机时,她的手指在拨通键上来回的颤抖着。

现在的她还有什么资格让周瑾帮她?

她真的成了宫沉嘴里的烂货,曾经幻想嫁给周瑾,将一切美好都献给他的画面顿时在脑海里碎成了千万片。

“需要我帮你吗?”顾言翊伸出手,看她战栗不止的缩了起来,叫人看了很心疼。

温南枳摇头,闭上眼摁下了通话键。

嘟嘟嘟几声之后,电话终于通了。

“你好?请问是……”周瑾礼貌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

温南枳一听到他的声音,眼底的水花便涌了上来,但是她还是控制着眼角的最后一道防线,深呼吸后才开口。

“周瑾,我是南枳,你能来一下医院吗?我有话对你说。”

周瑾立即着急了起来,“南枳!你怎么会在医院?你不是说回国了,为什么我这两天找你你,你都是关机的?我去温家找你,他们说也不知道你去哪儿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温南枳能听出周瑾对她的紧张,心底的愧疚就更深了,她现在根本就配不上周瑾。

越想,她的头低得越底,想到眼前还站了一个顾言翊,她更是咬得嘴里腥甜都没有落泪。

周瑾问了地址,便匆匆挂了电话。

温南枳将手机递给了顾言翊,顾言翊上下扫了她一眼,交代一声好好休息便走出了病房。

……

离开病房的顾言翊,对着路过的护士投以温柔的笑容,走进办公室笑容便荡然无存,手里的手机也贴在了耳畔。

“宫沉,你说你回来娶了一个老婆,叫温什么?”

宫沉的声音很有特性,随意慵懒,但是此刻却多了一丝愠怒,“温南枳!温家的大小姐。”

“你到医院来,我有事要问你。”说完,顾言翊停顿片刻,“她在我医院。”

“等着。”宫沉阴沉沉的回了一句,直接挂了电话。

顾言翊低头看了看病例上的几行字,阴道明显撕裂伤……

宫沉做事快狠准,从不留余地,温南枳要是真的落进了他手里,八成也难逃一劫。

作为宫沉的好友,顾言翊知道关于宫沉和温家的仇恨,但是显然温南枳什么都不知道,她弱小的都不够给宫沉塞牙缝。

顾言翊深沉的坐着,手指在病例上敲击着,似乎在思考什么。

随即,顾言翊想到了什么,着急的起身。

刚才温南枳打电话的人显然是个男人,言语上多少存在依赖,要是让宫沉撞见了,温南枳又要羊入虎口。

顾言翊光想着温南枳,竟然把宫沉的脾性给忘记了。

野兽对自身的猎物有着强烈的占有欲,他高兴起来可以与人分享,若是不高兴的情况下,还有人染指,下场就是猎物死的更快,还会波及他人。

顾言翊倒是第一回犯这种低级错误,竟然把祸头子招上门了。

顾言翊急匆匆的跑出去,却和一个也急匆匆跑进来的男人撞了一下。

男人说了一声对不起,带着身后一个年轻的女人跑进了温南枳的病房。

顾言翊皱眉,暗自道还是晚了一步,只能转身去堵宫沉了。

……

温南枳裹紧身上的被子,一个翻身动作都能牵扯身上说不清的疼痛,她只能僵硬的保持一个动作缩着。

听到开门声,她带着期盼盯着进门的男人。

“周瑾。”她低声喊了一句,委屈没有忍住,眼泪直接扑了出来。

周瑾上前就搂住了温南枳,“南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温南枳刚想开口,却看到了周瑾身后的女人,她的眼泪立即收住。

“看到男人就能哭得楚楚可怜,看到我就把眼泪收得这么干脆,姐姐你可真厉害。”

温允柔暗暗嘲讽了一句,快步上前走到了周瑾身侧。

温南枳盯着她,即便是再想哭,她也不愿意在钱慧茹的女儿温允柔面前哭。

温南枳和温允柔同父异母,但是在温家却是天差地别的待遇,温允柔深得父亲温祥的喜欢,过得一直是无忧无虑小公主般的生活。

“干嘛?哑巴了?周瑾也来了,怎么不敢说下去了?”温允柔咄咄逼人的望着温南枳。

温南枳便知道温允柔肯定也知道了宫沉的事情,她望着一身光鲜的温允柔,心底一阵厌恶。

如果宫沉要拿温家的人报仇,为什么不选温允柔?她才是温祥的心肝宝贝!

最后偏偏却抓了她送进了宫家这个炼狱。

温家人不喜欢她,宫沉也恨她,她却还要像个狗一样求着两家人,一想那些苦楚便让鼻间泛酸。

温允柔轻哼一声,看着焉了的温南枳,心底扬起一丝畅快,“姐姐,你不说,那我帮你说,免得周瑾一直被你蒙在鼓里。”

周瑾不明白的看着温南枳,“南枳,你们俩到底在说什么?”

温南枳不敢看周瑾,只能低头,“对不起,周瑾。”

“周瑾,我姐姐她一回国就迫不及待的嫁给别人,她就是欺骗你感情,她根本就不在乎你!”温允柔声声像讨伐,觉得言辞不够犀利,又补了一句,“我可听说了,她是求着宮先生娶她的,姐姐你说是不是?”

温南枳身体一颤,抬头瞪着温允柔,温允柔的目光却是你敢说不吗?

身为亲人,却像是捏着她的命门一般得意,温南枳悲哀的坐着,面如死灰。

“周瑾,我们分手吧。”温南枳面无表情的开口。

“你胡说什么?南枳,我不会相信你是这样的人!”周瑾一改温顺的脾性,大声的开口。

可是,她如今就是这样的人了,她回不去了。

这几天就想是噩梦一样纠缠着她,无论她怎么摆脱,宫沉两个字就像是刻在她身上一样,挥之不去。

她只能闭上眼,咬牙再一次重复着,“周瑾,我喊你来,就是想跟你分手,我……我嫁人了。”

温允柔满意的转身安慰周瑾,“周瑾,我都和你说过了,你偏偏不信,现在我姐姐都亲口承认了,你总该相信了吧?”

周瑾推开温允柔,用力抓住温南枳的双肩,“我不信!”

温南枳肩头还有宫沉留下的掌印,被周瑾一压,疼得背上出了一身汗,细汗附在背上细小的伤口上,有些疼有些痒,叫人浑身难受。

温南枳只能皱眉,忍受着周瑾的气愤。

周瑾离开也好,他值得更好的女人,以后他会遇到的。

周瑾见温南枳也不解释,心底愈发的乱,他爱着眼前的女人,爱她的恬静,爱她的春风笑意,明明是定了终身的人,突然之间嫁给了臭名昭著的宫沉,他根本没有办法接受。

“南枳,我不会同意分手的,我只当你现在病着说了糊涂话,我先走,你冷静一下,我明天再来看你。”

周瑾说完,就失魂落魄的向病房外走去。

“周瑾!”温南枳顾不上自己的伤痛,想下床追上去。

却被温允柔掐着一把肉压回了床上。

温允柔带着淡淡笑意,“姐姐,现在你和周瑾没有任何关系了!他用不着你管!你有空还是想想该如何取悦宮先生,免得……”

温允柔刻意没有把话说完,转个身就笑着走出去追周瑾去了。

温南枳望着苍白的病房,这白色瞬间将她吞噬,通红的眼眸里翻滚着晶莹,除此之外再无血色,那扇空荡荡的门,明明只有几步之远,却像是够不着的天涯海角。

平静的表面,皮肉之下却翻滚着所有的酸楚,她把身边唯一一个可以依靠的人也赶走了,她只剩下了自己。

她只是想和妈妈安静的生活下去而已,为什么这种事情要让她去承担?

她颤抖得揪紧了手下的被子,冷汗阵阵晕湿了被子,却还是无法让她平静下来。

她想逃,越远越好……

她立即站了起来,死死盯着那扇门,拖着沉重的腿向前。

一步,两步,三步……还有一步就能逃离了。

可是,当她的手伸向门框的时候。

高挺的黑色身躯遮挡了她的去路。

那唇角的邪笑嗜血的绽放着,低沉的声音像是锋利的刀刃,“我一不在,就迫不及待的找男人?”

温南枳心口一窒,呼吸顿住,眼前一黑。

她还是逃不掉。

动漫关键词:征服美艳馊子赵雪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