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老扒与淑蓉夜夜春宵——丝袜好紧…老师我要进去了

2022-05-07 15:11:11【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温南枳醒来时天才亮,发了一身汗,整个人都虚脱了,干得嗓子都发痒。她扫视了一眼杂物间,又看了看身上的被子,面前还多了一杯水和吃的,几乎没有多想她就抓起骨盘中的面包吃了起来。因

温南枳醒来时天才亮,发了一身汗,整个人都虚脱了,干得嗓子都发痒。

她扫视了一眼杂物间,又看了看身上的被子,面前还多了一杯水和吃的,几乎没有多想她就抓起骨盘中的面包吃了起来。

因为她饿,实在是太饿了。

从上了飞机到现在,她什么都没有吃。

但是放了一晚失水的面包又干又硬,像是吞刀片似的刮擦着本就不适的喉咙。

她抓起水杯灌下水,地上扬起了一层灰,迷得她眼睛都眯了起来。

小窗外的晨曦已经透了进来,整个杂物间的灰尘细密的分布在每一道亮光中。

看了看周围,温南枳捂住了嘴,才想起自己的处境,她揉了揉发酸的眼眸,阻止自己的眼泪落下。

盯着墙角钱慧茹给她带来的行李,温南枳想起身走过去,膝头却一曲,没有一点力气,只能爬到了行李箱旁。

箱子很大,但是里面没有什么东西,除了一些衣服之外,只有妈妈留给她的一把琵琶。

温南枳的妈妈是个大家闺秀,画画写字弹琵琶,温柔如水,却嫁了个两面三刀的男人开始了悲惨的一生。

她抱着琵琶,瘫坐在地上,窗外的光束打落在她的身上,她垂下眼帘,仿佛一尊毫无生气的娃娃,带着凌虐后的嫣红伤口,仿佛随时都会化成这一室的尘埃,灰飞烟灭。

美得清素干净。

她低语着,“妈妈,妈妈我一定会救你的。”

咚咚两声敲门声,不等温南枳应声,门外女佣已经走了进来。

女佣不屑似的扫了她一眼,扔下一把扫把,“自己收拾,宫家不留吃闲饭的。”

温南枳点点头。

女佣想起什么似的,补充道,“早上宮先生会睡到十点,十一点用餐,你动静小一点,吵醒宮先生有你好受的!”

面对女佣的警告,温南枳立即想到了那个危险邪魅的宫沉,不禁身体都打颤一下。

女佣临走的时候又看了看周围,一手捂住口鼻,一手挥了挥扬尘。

温南枳吃力的起身,身上已经擦了一身的灰,显然这里根本就没有人来打扫过。

打开小窗,外面的冷风灌了进来,让她激灵一下。

窗外种了几棵樱花树还有橘树,樱花树的枝丫有几枝正巧压在了窗口,风一吹,便飘进来一阵浅香和花瓣。

温南枳捻了两片花瓣,转身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深吸一口气便将箱子都垒起来堆在了墙角充当了柜子,擦了三遍才把自己的琵琶小心翼翼的放在柜子上。

铺满灰尘的地也擦了好几遍才干净,翻了一下旧箱子,只有一个箱子里有一床没拆的羽绒被,其他都是零散的杂物。

温南枳略微庆幸了一下,将被子铺在地上就当床了。

随即她便躺了下来,鼻间还带着羽绒被上淡淡的霉味,但是她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浑身都像是要散架一样,一动不能动。

就连房门被敲了三下,她才艰难的撑起身体拉两步之外的门。

门外站着的是宫家的管家,管家依旧面无表情的走进来,将手里的被子垫子一块塞进了她手里。

温南枳摸了摸,感激的看着他,“谢谢你,管家先生,还有昨天晚上也……”

管家看了她一眼,她立即闭上了嘴。

她知道一定是管家帮了他,之前给她披外套的也是他,昨天给她送水送药的也是他。

看上去很严肃的管家其实是个好人。

“管家,你放心,我不会连累你的,我只是想谢谢你。”她解释着。

管家摇摇头,看了看时间,“宮先生,叫你五分钟以后上去,去二楼,三楼谁也不能去。”

带上门,温南枳抱紧手里的被子和床垫,明明那么厚实,却无法给她一点温度,只因为管家嘴里的宮先生。

说是五分钟后,温南枳却一分钟都不敢耽搁,放下东西就跑了出去,上了二楼,虚弱的身体在偌大的宫家踉踉跄跄的疾步着。

她在像迷宫一样的长廊里饶了半天。

结果,不小心撞了从房间里出来的女人。

女人啧了一声,拍了拍自己被温南枳碰到的裙子,“有没有眼睛?不想干了是不是?”

“对不起。”温南枳立即道歉,因为她惹不起眼前的女人。

这个女人她见过,在电视上见过。

昂贵的香水广告里都是这个女人的笑容。

明星,肖蓝。

肖蓝望了温南枳一眼,宫家的女佣她都见过,唯独眼前这个太扎眼。

温南枳立即低头敲了敲房门。

里面的宫沉声音低沉不悦的应了一声,“进来。”

温南枳觉得背后肖蓝的目光一直到她进门才消失,像是一排绵针刺进了背上的肌肤,沁了一背的冷汗。

温南枳稍稍抬起眼皮,看床上的人起身,吓得立即将目光放在了脚尖的地板上。

宫沉毫不遮掩的起身,随手抓起一件睡袍便搭在了肩头,连袖子都没有穿好。

“滚过来。”

充满戾气命令的声音落下,随即便是咯哒一声,宫沉的指间多了一支烟,烟头晃晃上下移动着,走过温南枳面前时刻意吐了一层云雾。

温南枳呛得想咳嗽,但是在猛兽面前,她除了臣服战栗之外,只能憋着一切的不适。

她迟疑一下,跟上了宫沉的脚步,脑海里那些不堪的画面折磨着她身上所有的感官,下身的不适越发明显,身体摇晃一下,略微抬起比常人生病后更加苍白的脸颊。

房间配套的浴室很大,帝王般的按摩浴缸横在窗前,里面的水翻滚着热气。

热水覆盖了宫沉身上每一道肌肉纹理,像是抹了一层油一样光亮,剑拔弩张,势头骇人。

温南枳站在一旁,头低得后颈都绷直了,呼吸压得很低,深怕惹到宫沉。

眼前的男人对她而言,像个恶魔,阴晴不定,黑暗危险,却有着一张性感邪魅的脸。

恶魔的双眸扫过窗外的樱树,嘴里压了一口烟,猛然瞥向温南枳。

“服侍我。”

三个字像把利刃一样贯穿温南枳的身体。

但是一想妈妈的命还在温祥和钱慧茹的手里,她只能战战兢兢的走到浴缸前……

可她不知应该做些什么,只能抬首看向宫沉,却对上了他那双阴沉的眸子,她抬起的手来不及缩回就被他抓住了手腕。

宫沉几乎没有用力,就把虚弱的她拉进了浴缸里。

温南枳不如肖蓝美艳,身材也不如肖蓝丰满,却是宫沉见过女人中最白的一个,因为皮肤白,所以身上别的颜色显得特别明显,哪怕是指腹稍稍用力揉擦,那红印都像是娇艳的花朵一样,催人采撷。

温南枳如今身上除了被温祥用鸡毛掸子抽打的红痕,就属他留下的印记最多,像是白瓷上点缀的朱砂,勾人回味。

宫沉抬起温南枳煞白的脸颊,双眸黑白分明却异常的恐慌,这是他想要看到的眼神,温家的人看到他就应该害怕。

因为皮肤白,所以唇色才显得红润,也因为皮肤白,眼眸上上下睫毛漆黑根根分明,比别人擦了睫毛膏画了眼线还要浓郁,带着楚楚可怜的颤动。

如果温南枳不是温家的人,或许他会对她温柔一些,偏偏她是!

想着,宫沉比女人还要尖细的手指已经在温南枳胸前落下了红色手印。

温南枳疼得呜咽一声,抓着他向下的另一只手,用力摇着头,“疼,真的疼。”

宫沉却一笑,眼角流转着致命的笑意,“疼就对了。”

而此刻房门外的一双高跟鞋微微跺了一下地面,怨恨的面容直勾勾的瞪着里面的一对人。

“用点力!”宫沉愠怒的开口,一手随意的搭在边沿,肌肉随着怒气发紧。

温南枳强撑着意志,用力的擦拭着他的肩头。

宫沉稍稍一动,露出了肩头的纹身。

见状,温南枳浑身发怵,纹身上的鹰眼像是活了一样,直勾勾的盯着她,像是睥睨微贱的猎物,目光阴鸷冰冷。

像极了眼前的宫沉。

宫沉起身走出浴缸,露出了整个背上的纹身。

刚才温南枳一直低头,如今却看得十分的真切,手里的毛巾掉进了水里。

宫沉看了她一眼,她立即抓起干毛巾替他擦干身上的水渍,动作不敢有一丝怠慢。

栩栩如生的鹰纹身上有些凸起感,她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才发现鹰身上布满了纵横交错的伤口,遮盖下变成了鹰的羽翼,每一道都特别的鲜活。

纹身只是遮盖伤痕吗?

为什么他身上会有这么多伤痕?

宫沉察觉到了温南枳停留的目光,抽过她手里的浴巾,随手一围,“滚。”

“好,好的。”

温南枳像是巴不得一般,立即冲出了房间。

几步之外,肖蓝等着她,讥笑道,“哟,舍得出来了?现在宫家的女佣都这么胆大了吗?连主人的床都敢爬?”

温南枳抿唇,瑟缩的想要避开肖蓝靠近的身体。

肖蓝抬手赏了她一巴掌,重重的一巴掌落在温南枳白嫩的脸上,声音脆响。

肖蓝揉揉掌心后,冷笑着盯着她警告道,“也不照照镜子自己是什么货色,还敢勾引宮先生?”

温南枳捂着脸颊,苍白的脸上立马留了掌印,嘴角渗出鲜血触目惊心,她却咬紧牙关,逼着自己吞回眼泪。

房门一开,已经穿戴整齐的宫沉看着眼前的两个女人。

肖蓝美目巧笑的贴着宫沉,“宮先生,难道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吗?找个女佣恶心我?”

宫沉一笑,随肖蓝刺激温南枳,他只是伸出手指挠了挠肖蓝的下巴,笑言,“她怎么惹你了?”

言语暧昧,仿佛充满在意。

温南枳不敢吱声,捏紧了手中的随时都会敞开的衣服,半垂着脑袋,脸上除了苍白之外,更多的是无神,眼角的泪水悬着就是不肯落下。

宫沉见温南枳不哭,心有不满。

会看脸色的肖蓝见宫沉皱眉,似乎有些明白了,上前挽着他笑道,“这么一个不会做事儿的女佣,惹到我就算了,不过我看她好像是惹宫先生不高兴了呢。”

“今晚上宮先生不是有个应酬吗?我看她嫩得很,长得也还凑合,说不定很合那些老总们的口味呢。我可是替宫先生的生意着想,玩个女佣总不会让宮先生心疼吧?”

宫沉明白了肖蓝的意思,目光落在温南枳身上,唇角勾起弧度,“好。”

肖蓝看宫沉没有一点犹豫,就知道温南枳也不过如此,今晚上就让那帮男人玩死她算了,也算是替她分担了。

温南枳贴着墙,浑身没有一丝温度,僵硬的比旁边的绿植都要笔直。

她只看到肖蓝贴在宫沉的耳朵边上有说有笑,并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

不过很快的,宫沉就发话让她滚了。

回到杂物间,温南枳又开始发烧,身体的温度起起落落,睡了一觉又一觉,大量出汗让她像是泡在水里一样。

傍晚的时候,两个女佣冲进来架着她,替她换了一身衣服又将她推到了宫沉面前。

宫沉正要出门。

挽着宫沉的肖蓝,看到温南枳一身红裙,肤质细腻凝白,心生一阵妒意,不等宫沉看清温南枳就拽着上了车。

温南枳昏昏沉沉被带进了灯红酒绿的场所,推进房间后,看清眼前的状况,她脸上立刻煞白一片。

七八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起身恭敬的对着宫沉喊了一声,“宮先生。”

肖蓝仰着高贵的头,贴着宫沉坐下,像是宣誓她的身份一般,拨弄了两下红色的指甲,点了点红唇,目光指向温南枳,“这次宜市的工程能顺利拿下来,大家都辛苦了,这是宮先生的心意,虽然比不上往日小明星,小嫩模,胜在会玩,懂吧?”

男人的目光在视觉上已经把温南枳扒光了,温南枳恐惧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不停的退后着。

她的后背贴在冰冷的墙面上,身上的每一寸皮肤都在颤抖。

男人们在宫沉面前还不敢乱来,都有些胆怯的望向宫沉,就等着命令一般。

“不要,宮先生,不要……”

温南枳哀求的看向宫沉,吓得双腿发软。

“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我保证,我保证以后听你的话,呜呜呜……”

温南枳想要跑过去求宫沉,却被房间里的保镖给拦下来了。

“我给过你离开的机会,是你自己跪着求我要留在我身边的,温家的小姐,这样的小场面,就受不了么?”

黑暗里,宫沉的嘴角蓄着微笑,眼眸之中,全是寒冰。

“不是的,宫沉,我……”她是为了妈妈才留下来的。

没有人跟她说过,宫沉还有把自己的女人送给一群男人享用的癖好。

宫沉看到了温南枳的惶恐,捏着盛着酒的水晶杯,微微挑眉,整个人都隐匿在了昏暗的灯光下。

唇瓣微启,“随便玩。”

动漫关键词:老扒与淑蓉夜夜春宵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