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强壮的公么把我弄得好爽——掀起少妇的裙子挺进去短篇小说

2022-05-07 15:10:00【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无法呼吸的温南枳本能的抓着浴缸的边缘,将自己的半个身体趴在浴缸上用力的喘息着。不等她缓过劲来,面前出现一声黑色打扮的宫沉,他的嘴角永远噙着邪气的笑意,危险的让人无法靠近

无法呼吸的温南枳本能的抓着浴缸的边缘,将自己的半个身体趴在浴缸上用力的喘息着。

不等她缓过劲来,面前出现一声黑色打扮的宫沉,他的嘴角永远噙着邪气的笑意,危险的让人无法靠近。

宫沉抬手压住了温南枳的肩头,手温竟然与这冷水差不多,修长尖细的双手带着迷惑人的烟草味,蛊惑之下又如利刃一样杀人无形。

他的指尖稍稍用力,便在温南枳的肩上留下红痕。

温南枳恐惧的瞪着眼前邪魅的男人,好不容易恢复的呼吸,下一刻又被宫沉压入了水中。

她无措的尖叫着,“啊!”

等整个浴室都充满了温南枳的尖叫,宫沉才收手。

宫沉往后站了一步,挺拔修长的身影犹如一道拉长的魅影,带着戾气。

他抽出一支烟点燃,微微吐出云雾,漆黑的眼眸缀满了快意。

“进来给她洗干净。”

女佣机械似的走了进来,一把抓住温南枳的手臂用毛巾擦拭着肌肤。

温南枳的手臂上除了绳子捆绑的痕迹之外,还不满深深浅浅的红痕,全身都是如此,像是被宫沉送她的印记。

“好,好冷,能不能给我一点热水?”温南枳冻得说话都带着颤音,身体都蜷缩了起来。

女佣依旧面无表情。

宫沉却饶有兴致的一笑,“热水?冷水受不了,那就开水,要吗?”

温南枳盯着宫沉的脸,立即摇头,不敢再说话。

女佣用力的擦拭下,每一下都疼得她眼泪直冒。

可是她不敢在宫沉面前哭,只能咬紧牙关忍着。

“站起来。”女佣毫无感情的开口。

温南枳看了看宫沉,不愿起身。

女佣却眼神一凶,拧紧温南枳手臂上的伤口,让她不得不疼得站了起来。

温南枳立即捂住自己的胸口和下身,女佣却更用力的拧她,双手在她身上肆意的触碰。

麻木的温南枳闭上了眼睛,眼角的泪水混着冷水滴落,浑身上下冻得更显苍白。

温南枳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她更加不敢睁开双眼,她害怕看到一个残破不全的自己,更害怕看到宫沉眼中含着恨意的嘲弄。

可是至今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洗好后,女佣给温南枳裹上浴巾,将她拉出了浴缸。

温南枳脚下根本就站不稳,头疼得比刚才更加厉害,整个人都摇摇晃晃的。

宫沉扫了她一眼,掐了手里的烟,转身向外走去。

女佣推了一把温南枳,让温南枳跟上宫沉的脚步。

她头发还在滴水,滴滴答答的落了一地,揪紧身上的浴巾踩着木质的长廊跟着宫沉进了书房。

宫沉十分随意慵懒的坐在,一手托在那张迷人魅惑的脸颊,双眸似笑非笑的看着站在书房中央的温南枳。

温南枳因为高烧发冷,只能瑟瑟发抖的站着,房间站着的老管家让她更显急促,呼吸都变得断断续续的难受。

宫沉扫过温南枳泛白的身体,冷声道,“我觉得书房有点闷。”

管家立即看向女佣,女佣快速的将一排窗户都打开了。

外面的冷风吹进来,将温南枳几乎快吹倒在地上,吹得她已经有些神志不清。

宫沉满意的看着眼前虚弱的温南枳,仿佛看到温家即将倒塌的样子。

管家递上温家送来的求和合同,宫沉一眼都没有看。

他刻意当着温南枳的面,拨通了助手的电话,冷笑一声,“温家胆子真不小,送个这样的破烂货给我示好,看来是觉得我太好欺负了,我给你半个小时,我想看到温家半边天都塌下去。”

温南枳听闻略微有了感知,目光模糊的看着宫沉。

“怎么怕了?温家现在不过强撑而已,倒了一半的工厂后,剩下的根本不用费力,自己都能散成沙。”宫沉笑了出来,带着报仇的快意。

温南枳用力吞咽着,湿润了一下干哑的喉间,“为,为什么?”

宫沉笑得更大声,竟然拍了拍手,残虐的表情带着危险,“竟然问我为什么?你那个好爸爸利用下三滥手段毁了我宫家的时候,都没有给我们机会问为什么。”

温南枳抬手撑着昏沉的头,努力的去理解宫沉的话。

想起宫沉提起温家人三个字都像是沁入骨血的恨意,一定是她那个表面慈眉善目喜欢暗箭伤人的爸爸做了什么事情。

可是为什么要她来偿还?

温家人明明都不喜欢她,也不喜欢她妈妈。

想着,她眼中便发酸,身上疼,心里更疼。

眼前一黑,温南枳直接晕了过去。

宫沉盯着倒在地上的温南枳,她本就皮肤白,眼下肤色透着透明感,仿佛随着虚弱的呼吸,她随时都会被窗外的风吹散。

“闻到了吗?”宫沉皱眉,“很淡的香味。”

管家和女人摇头。

管家以为宫沉生气了,立即指示女佣,“拉出去。”

宫沉目不转睛的盯着地上的人,片刻后,那股锋利的笑意又显现。

毫无怜惜道,“带着合同,把她送回温家,立刻,马上!告诉温家人,我用的不爽!”

一辆车停在了温家的大门外,管家从车上下来,规矩的摁了门铃。

身后两个高壮的男人将昏迷的温南枳扔在了门口,她身上就裹了一件浴巾,湿漉漉的头发被这冷风一吹都僵了。

管家皱眉,脱下了身上的长外套盖在了温南枳的身上,然后面无表情道,“走吧。”

听到温家响起脚步声,管家带着人上车走了。

钱慧茹一副小憩后的慵懒模样,听到大门外的声音,一边骂着家里佣人耳朵聋了,一边走来开门。

钱慧茹看到倒在地上的温南枳,整张脸都变得煞白,心头咯噔一下,抓起温南枳身边的文件就翻了两页。

看到原本宫沉应该签名的地方空白一片,她立即尖声道,“不好了!不好了!”

的确是不好了,楼上的温父温祥也刚好接到了电话,宫沉居然逼得他手下一半的厂都瘫痪无法运作。

温祥将手里的电话砸在桌面上,闻声站到窗边,望着钱慧茹惊慌失措的模样,顺势便看到了地上躺着的温南枳。

温祥气不打一处来,锤了一下窗户,厉声道,“叫人把她带进来!”

钱慧茹嫌弃的看着地上的温南枳,“死家里了怎么办?外头都说宫沉对女人可狠了,真的是名不虚传,送去还好好的,回来都半死不活了!”

温祥懒得听钱慧茹的废话,回身就打电话给了宫沉,电话一遍又一遍,宫沉像是故意挑衅一般,让他着急了才接通了电话。

“宮先生,我已经按照你的意思,把我女儿送过去了,你用完了把人扔在门口算什么?咱们现在可是一家人了,你是不是太不给面子了?”

宫沉那头笑得十分嚣张,“你送个烂货来,我还没问你诚意在哪里,我听说你还有个小女儿,不如一块送来我试试?”

“你!”温祥攥了一手的冷汗,宫沉言语间的强势,让他这个老狐狸都有些却步。

宫沉不给面子的挂了电话。

温祥将现在的局面怪在了温南枳的身上,路过打扫的佣人身边,直接夺下鸡毛掸子冲进了温南枳的房间。

温南枳浑身发冷,感觉自己躺在床上时,本能的扯过身下的被子围了起来。

但是这样的温暖不过维持了片刻,身上的被子被温祥掀开,鸡毛掸子便砸了下来。

她裸露在外面的肌肤,没有一处是好的,疼得只能在床上打滚,揪紧了身上管家给她的外套滚在了床下。

温祥打得手里鸡毛掸子都断了,才稍稍小气。

外人都觉得温祥是个祥和的人,却不知道他这身和气的皮囊下其实是个奸诈狡猾的小人心。

“我送你出国不是让你去和男人鬼混的!现在居然送上门都被退货,你让我老脸往哪里搁?”

温祥咆哮一声,震得温南枳睁开眼缩着身体。

一旁的钱慧茹笑笑走上前,“老公,别气了。眼下就是想个办法糊弄过去,也好让宫沉消气。”

温南枳挣扎着扶着床沿撑起上半身,咬着牙才吐出一句话,“我……我没有鬼混。”

声音一哑,接连发生的事情让她崩溃,泪眼婆娑的强调着。

钱慧茹哎哟一声,拧了一把温南枳的嘴皮子,专挑最痛的地方下手,温南枳嘴上一麻,话都说不清楚了。

钱慧茹又拧了一把,“南枳啊,看来情况你还是不太了解,你妈妈这命啊都在你手里,你如今被宫沉送回来,咱们温家都受牵连,谁有那闲工夫去救你妈妈?”

温南枳忍着眼角的泪,仰着头看着得意的钱慧茹。

钱慧茹见她怕了,便继续吓她,“别说我不帮你,我给你想个办法,让你回去给宮先生赔罪,只要你留在宮先生身边,我立即找最好的医生救你妈妈,不然的话……你懂了吧?到时候你妈妈最多算是病死,和我们可没什么关系。”

温南枳觉得钱慧茹不会那么好心,整个温家巴不得她和她妈妈死的人就是她,所以温南枳只能将目光放在温祥身上。

看到父亲温祥一副赞同的模样,温南枳就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

她咬紧牙关,“我要见我妈妈,不然我不会去求宫沉!”

“你这小贱人居然学会谈条件了,事成之前,我是不会让你见你妈妈的,让你听听声音倒是可以。”

钱慧茹掏出手机拨通了某个号码,让人把手机给温南枳的母亲。

听到妈妈的声音时,温南枳立即调整了声音,让自己听上去很平静,“妈妈,你没事吧?”

她妈妈传了两道咳声,声音也有气无力,但还是为了让她安心开口道,“没事,南枳你千万不要做傻事,妈妈没事。”

“妈妈,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的,我……”

温南枳话还没说完,手机就被钱慧茹抢走了。

温南枳脸色苍白,眼中血红一片,怨恨的盯着眼前的温祥和钱慧茹。

却又只能垂下脑袋,顺从道,“一定要治好我妈妈,我去求宫沉,我一定求他留下我!”

屈辱的说完这番话,温南枳的嘴角又渗出了血,浑身上下已经每一处能看了。

温祥和钱慧茹没有给温南枳喘息的机会,拽着她便上了车前往宫家,甚至没有给她穿衣服的时间。

温南枳揪紧了身上的外套,昏沉沉的脑袋煎熬的垂下抬起,剪断的发丝沾着泪水糊了一脸。

钱慧茹让人送了一份伪造的报告来温家,一路上都在不停的和温祥讨论如何让宫沉对这份报告深信不疑。

到了宫家,门外的管家皱眉扫了温南枳一行三人,并没有开门,而是进了房子告诉了宫沉。

宫沉放下了手里的酒杯,勾唇一笑,“让他们进来。”

温南枳像破布娃娃一样被押到了宫沉面前,还未站稳,钱慧茹便上前一脚踢在了她的腿窝里,让她膝头一曲跪在了站立的宫沉面前。

宫沉站在阶梯上,身形本就高挺,一手插着口袋,一手夹着烟,凤眼一挑,邪气丛生下带着迫人的气势。

钱慧茹笑嘻嘻的上前,抽出了报告,“宮先生,我们家南枳啊小时候学自行车把那层膜给弄没了,这还有报告证明呢,你这都用过了,再不认账,叫南枳以后怎么做人呢?”

钱慧茹看似为难,开口吐出用这个字时,将温南枳贬得好像什么物件一样。

温南枳发颤的跪在宫沉面前,根本不敢抬头看他。

宫沉却笑了出来,整个旋转式的楼梯上都回荡着他嘲弄的笑声,“是吗?”

温南枳的头顶传来宫沉下楼的脚步声,她盯着眼前出现的双腿,笔直的线条,撑得黑色的西裤就留了一道熨烫的折痕。

宫沉尖细的两指抬起温南枳的脸。

温南枳望着他的笑容,不由得浑身一抖,邪魅的脸上明明带着笑,那双眼睛却像是载着一整个冬季的风雪。

温祥看温南枳不说话,赶紧上前推了推温南枳,“还不求求宮先生?”

温南枳脖子绷得很直,说话的调子都变了,带着哭腔开口,“求求你,宮先生。求求你,让我留下。”

宫沉眯着眼,显然并不满意这样的道歉。

宫沉站直身体,站回阶梯上,居高临下看着温家的三人。

“跪要跪的像样,让我看看你温家都怎么磕头认错的。”

温祥和钱慧茹原本讨好的笑意瞬间凝固,却又不敢惹宫沉,只能压着温南枳的脑袋磕在了地上。

温南枳闷哼一声,掌心朝下,头贴着地板,这一刻所有委屈的眼泪都落了下来。

钱慧茹看不惯她处处维护妈妈,十七岁就以留学的名义塞了一个行李把她扔到国外,让自生自灭,她没有哭,因为她怕自己垮了,妈妈没人照顾。

温家不给她生活费,她饥寒交迫还在打工,她也没有哭。

即便是飞机上那个陌生的男人侵犯了她,她都忍着跑回了温家。

可是这一刻,她觉得压在自己肩头的不是两双手,而是夺命的刀。

即便如此,她还是只能闷着声,哀求着宫沉,“宮先生,对不起。”

宫沉低眸扫了一眼温南枳,蓦然一怔,随即轻笑一声。

“温家都像狗一样了,不留下岂不是我不尽人意了。”

温祥立即笑着讨好,“宮先生喜欢就好,这合作文件……”

钱慧茹掏出文件递了上去。

宫沉随笔一挥,签了名,留下了温南枳。

温祥和钱慧茹长舒一口气,抱着文件就跑了。

宫沉冷笑,“愚蠢!”

看到继续趴在地上的温南枳,宫沉看了看手里钱慧茹塞过来的所谓检验报告,撕得粉碎扔在了温南枳单薄的背上。

“真以为我跟你们温家人一样蠢么?”

破处检验报告?呵!破鞋还需要解释的理由?

宫沉盯着温南枳,目光里有两个极端,恨得阴冷,又对将要展开的折磨充满灼热。

“这可是你自己选的。”

他冷哼一声,叫人将温南枳带进去“安置”。

温南枳已经无法直立,被女佣搀扶着扔进了堆满东西的杂物间,倒下时还扬起了一层灰。

她闭上眼,恨不得自己就这么死掉算了。

身体忽冷忽热让温南枳蜷缩了起来,在肮脏积灰的地板上翻滚了一下,撞倒了杂物,压得她更加无法喘息。

从她嘴里溢出的呻吟声断断续续,一直持续到了半夜。

当整个宫家都快忘记温南枳的存在时,杂物间的门露了一条缝。

下一刻,从外面踩进来一个急促的脚步声。

略微粗糙的手心摸了摸她的额头,将她的身体扶着靠在了杂物箱子上,然后她的身体上便裹上了厚厚的被子。

“渴……”温南枳双眼面前睁开一点,却看不清眼前的人。

她的嘴里被塞了一片药片,喝了两口水后,呛了几下才缓过来。

“谢谢。”这两个字用尽了她全部的力气,说完就倒了下去裹紧被子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她眼角含着泪,原来这个宫家还是有好人的。

动漫关键词:强壮的公么把我弄得好爽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