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军婚高干双腿打开H_男朋友下面好硬弄得我好疼

2022-05-07 15:09:11【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洗手间里还弥漫着欲望笼罩下滚烫,烧灼着温南枳的每一寸肌肤,她贴着洗手台边缘,身体犹如破布摇摇欲坠。男人的身影却继续压迫着她。“你,你是谁?”她环抱着胸口,缩了起来

洗手间里还弥漫着欲望笼罩下滚烫,烧灼着温南枳的每一寸肌肤,她贴着洗手台边缘,身体犹如破布摇摇欲坠。

男人的身影却继续压迫着她。

“你,你是谁?”她环抱着胸口,缩了起来。

男人讥笑声响起,似乎透视一般,精确无误的抚摸上了温南枳的脸颊,轻佻的撩起一缕汗湿的发丝,有意无意的轻滑她的脸颊和唇角。

“或许你再让我尝一下滋味,我就会告诉你。”

即便是黑暗之中,温南枳还是能感觉到男人唇角勾起的毫无感情的坏笑。

温南枳浑身发抖,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妓女一样被人侮辱着,她手掌颤抖得挥去,无意之下打中了男人的侧脸。

“无耻!”

瞬间洗手间的温度骤然下降,甚至带起一片冰寒。

温南枳趁机推开男人,冲了出去,飞机又开始颠簸了起来,男人冲出来的身影被合上的洗手间门阻挡。

她立即蹲下身体躲进了位置,抓过座位上的毯子,将自己完全包裹,可是身上一点暖意都没有。

身边的乘客拍了拍她的肩头,担忧道,“小姐,你没事吧?”

“别碰我!”温南枳不由得抬高声音,反复的重复着,“别碰我,别碰我。”

而此时洗手间的男人走出来扭动了一下发酸的脖子,接近一米九的身高不走近便带着迫人的气势。

半阖的双眸狭长邪气,宛若子夜星辰的黑眸睥睨着经济舱的方向,性感的双唇勾起,转身走向VIP室。

门外的黑衣人正着急的寻找着他的身影,“宮先生,你……”

“没事了。”

宫沉带着危险的笑容,解开衬衣的扣子,直接脱了下来,背上一半的肌肤纹了一只栩栩如生的鹰,鹰眼目光阴鸷,翅膀缠臂,随着男人肌肉紧绷而动。

“宮先生。”

宫沉背对着手下,咔一声点了一支烟,微微侧首呼出一口烟雾,烟雾中的黑眸与肩头的鹰眼如出一辙,阴鸷黑暗。

他缓缓道,“下飞机之前,把下药的人给我找出来。”

“是。”

“顺便找到刚才那个从厕所里跑出来的女人,应该在经济舱。”

说罢,宫沉夹着烟的手微微一松,露出手心上印着的唇印,还沾了一点血迹,他的舌尖扫过手心,卷起血腥味。

仿佛又看了那个女人在他身下惊慌失措的挣扎。

……

飞机缓缓降落,温南枳裹紧身上的毯子,稍稍一动浑身都疼痛不已。

现在的她只想快一点离开这里,把这一切都当做是一场噩梦。

但是当她捏紧手中的包时,却看到几个黑衣人四处张望着,一个一个打量着准备下飞机的乘客。

温南枳甚至听到了黑衣人用英文询问几个乘客,“有没有看到一个黑色长发,穿红色条纹长裙的女人?年纪不大,大约二十左右。”

温南枳扯开毯子看了看身上已经揉皱的条纹红裙,刚才不过是逃出洗手间的时候被男人扫到一眼,他居然看得这么清楚?

她确定周围没有人和她穿得类似,这样下去一定会被抓住的。

她只能蹲着身体快速的向后面跑去,正好看到空姐在疏导下飞机的乘客。

趁着有乘客询问空姐问题,她躲进了飞机的员工备餐间,气血凝结让她觉得身体沉重不堪。

目光看到餐盘上的剪刀,她立即冲了上去,抓起剪刀闭上眼睛把长发全剪了,然后有把身上的裙子剪短一些,围着薄毯走了出去。

她低着头走过了搜查的黑衣人身边,他们只是扫了她一眼,看到她是短发便将目光放到了别处。

温南枳一路跑出了机场,余光看到一个鹤立鸡群的男人被人簇拥着走出出站口。

……

宫沉不耐烦的扫向身后的人,清场居然连个女人都找不到。

“宮先生,这是在洗手间找到手串。”黑衣人颤巍巍的开口。

宫沉接过手串,红玉髓的底料,半透明的红色,触手冰凉,末端挂了一个银质的细小熏球,凑近一嗅,便能闻到与那女人身上一样的味道。

他直接套在了自己的手上,有点紧。

身后的人凑近宫沉耳畔低语道,“下药的人抓到了,要怎么处置?”

“这么喜欢在飞机上动手,包架飞机送他上天,将他丢下去。”宫沉唇边带着邪笑,丝毫不像是在讨论他人的生死。

“是。”

宫沉满意的继续向外走,冷声道,“温家的人如何了?”

“温老已经同意了宮先生的提议,只求宮先生放他们一马。”

“有趣。”宫沉讥笑一声,已经迫不及待想看温家人的脸色了。

温南枳急匆匆的跑回温家,还没进门就被一个穿着花哨的女人挡在了门外。

“南枳,你这副鬼样子是从国外逃难回来的?咱们温家也没有亏待过你吧?”

温南枳拉了拉头上剪得参差不齐的短发,盯着眼前的女人,她的小妈。

温家有两个女主人,这是公开的秘密,最得宠的就是眼前的女人,钱慧茹。

钱慧茹戳了戳温南枳的脑门,“啧啧,真是丢人!和你那个半天闷不出一个屁的妈,一个死德性,看了就晦气。”

温南枳猩红的眼眸含着眼泪,质问着眼前的人,“我妈呢?你们把她怎么了?你们不喜欢我把我扔到国外去,我都认了,为什么要对我妈动手?她吃斋念佛哪里碍到你了?”

钱慧茹拨弄了一下手腕上的玉镯子,“你妈就知道装清高,难怪连自己的老公都收不住,菩萨都懒得搭理她。”

温南枳气愤不已,双手握拳就想冲上去。

一个男人跨着大步子冲里面走出来,对着她便是一通吼,“都给我滚进来,像什么样子?”

钱慧茹轻哼一声,扭着跨,讨好似的向男人走去,一把挽住男人的手臂,“老公,你别生气,我这不是怕南枳这幅样子吓到了人吗?”

男人嫌弃的看向温南枳,然后对钱慧茹道,“叫人来给她收拾一下,这样送过去,谁吃的下去?”

温南枳听到了重点,快速的跑上去,“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面对眼前这个嫌弃她和她妈妈的男人,她这一身爸爸喊得喉咙都发苦。

从小到大,温南枳和妈妈都没有在温家得到一个好脸色,反倒是人人都巴结着钱慧茹。

钱慧茹顶着二太太的名号进门,她妈妈也只能忍气吞声,与世无争的闭门不见。

只有她知道妈妈的心到底有多痛,对着手中佛珠流泪的样子,她看了多心疼。

温父拧眉不悦的盯着温南枳,“我给你谈了一门婚事,今天你就嫁过去。”

温南枳倒吸一口凉气,看着钱慧茹得意的笑意,就知道这件事她没有少掺和。

钱慧茹笑嘻嘻的走到了温南枳的身边,“南枳,你爸爸不会害你的,你嫁过去就等着享福好了。”

温南枳避开她的触碰,根本就不相信她的话。

钱慧茹慢悠悠的转到温南枳身后,望了一眼温父温祥,立即叫一直等候在左右的人上前将温南枳捆了一个结实。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温南枳大声叫喊着,身体的不适让她毫无抵抗力。

温南枳被压在椅子上,进来一个女人替她重新整理了一下头发。

“南枳,你妈妈生病住院了,你爸正找人救她呢,你要是这样不听话,那我们可就无能为了。”钱慧茹阴笑一声,“乖乖嫁过去,好好让宮先生消气,或许你妈妈还有救,不然……你恐怕再也看不到你妈妈了。”

温南枳愣住,想到自己的妈妈,她只能顺从的垂下双肩,“你们……太恶毒了。”

钱慧茹不生气竟然掩嘴一笑,目光依旧是得意的,“带她下去换身衣裳,像什么样子,真是丢人。”

换好衣服的温南枳被人蒙上眼睛,绳子用力收紧,手腕的骨头发疼的一响。

“放了我妈妈,求,求你们了。”她绝望的哀求着。

却得不到任何的回应。

……

宫沉刚下车,宫家的管家便踩着着急的步子迎了上来。

管家接下宫沉手中的东西,规矩道,“宮先生,温家把人送来了。”

“真心急。”宫沉阴冷的笑了笑,眉梢卷起直白的嘲讽。

管家将夹在臂下的文件递了上去,“温家人希望先生能现在签了字,放过他们。”

宫沉盯着文件上的字,落下手中的笔,但是突然停下。

“不验货,谁知道温家耍什么把戏,送个烂货来?叫他们等着!”

管家立即低头,明白了宫沉的意思,“人在二楼的客房。”

“客房?温家的人配用客人之道相待吗?厨房旁边不是有杂物间,够了。”宫沉邪佞的大笑,高大的身躯气势骇人。

管家胆战心惊的点头。

……

房中的温南枳挣扎着从床上滚下,蒙住的双眼透不出一丝目光,双臂被捆绑着,她只能在地上滚。

却触碰到了谁的鞋尖。

“谁?”她害怕的声音都在发颤。

她的身体被轻而易举的拽起扔上了床。

“你觉得是谁?”

沙哑魅惑的低音,却像一条冰冷的蛇危险的缠绕在温南枳的身上,然后等待着下一刻的吞噬。

“不……不要。”温南枳艰难的开口。

男人的脸就在她的面前,她害怕的压下自己的呼吸,男人喷洒在她的脸上的气息炙热又危险。

她感觉脖子上的手渐渐开始收紧,一阵干呕在喉间蔓延,蒙着布的双眼都开始湿润。

“唔……放,放开我。”温南枳断断续续的哀求着,

男人却笑了出来,冷漠的嘲笑中竟然带着一丝玩心,更让人觉得恐怖。

在她觉得自己快要断气的时候,双眼上的布被人扯开了,让她看清楚了眼前男人的模样。

魅惑危险的面容,一双狭长的双眸充满了嘲弄,嘴角挂着坏笑,赤裸的上身结实又骇人。

这个男人就是钱慧茹嘴里的宮先生,宫沉。

她嫁过来只是为了平息宫沉的怒气。

“温家的人只配用这种!”

低哑的声音刚落,温南枳的身体就被宫沉翻了过来……

这时,温南枳才发现床头是一面大镜子。

温南枳的身体一直都在发抖,眼泪冲刷着脸颊,嘴里颤巍巍的喊着放过她。

宫沉却一脸兴奋的盯着悲惨的她,哼笑一声,“哭,继续哭。”

“温家人果然老奸巨猾,用了你来骗我!”

“不是,我不是。”温南枳脑中一片混沌,除了疼就只剩下各种求饶的话。

温南枳只是顶着通红的双眸,空洞的看着一切。

宫沉发泄一通后,直接把温南枳像是破布娃娃一样扔在了床上,扭动了一下脖子,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他指间夹了一支烟,吞云吐雾后,“来人!把这女人给我送回温家!我要温家知道欺骗我的下场!”

温南枳尚存的理智还记得钱慧茹的警告,要救妈妈就是要稳住宫沉。

“不要,求求你不要把我送回去!”

“求我?”宫沉捏住温南枳的下巴,“这就是你求我的样子?”

温南枳挪动了一下身体,感觉每一寸骨肉都在发疼,却还是只能跪在了宫沉的面前,低三下四的哀求着,“别把我送回去,求求你,宮先生。”

宫沉坐在了椅子上,沉默的等待着,显然是不满意她的求饶。

门外的人已经敲门,“宮先生,我们进来了。”

“不要!”温南枳赤身大喊,身形摇晃的起身艰难的走到了宫沉面前,膝盖一曲跪在他的面前,“宮先生,求求你,我……我会好好表现的。”

宫沉邪佞的一笑,整个人都被邪气笼罩,他让门外的人退下去,然后捏着手中的烟头靠近温南枳被绑的双臂。

温南枳手腕被烟头的火苗烧灼着,她只能咬紧牙关忍着,直到绳子一松,她的双臂才颓然的垂下,手腕处多了一个烟疤。

不等她撑起身体,身后有人将她拽起,一路拖拽扔进了盛满冷水的浴缸。

没顶的冷水,让她四肢发僵,又让她呼吸困难。

动漫关键词:军婚高干双腿打开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