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双性受爽到不停的喷水BL_性饥渴的麻麻乱小说

2022-05-07 15:08:28【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陆离川躺在床上,心里冷哼,不知道这女人又耍什么把戏。前后的态度差别太大,饶是现在他也清晰的记得当时她流泪的情景。实在想不通,陆离川也懒得费心思去想,翻了个身看着躺在地上的

陆离川躺在床上,心里冷哼,不知道这女人又耍什么把戏。

前后的态度差别太大,饶是现在他也清晰的记得当时她流泪的情景。

实在想不通,陆离川也懒得费心思去想,翻了个身看着躺在地上的女人问:“简安然,你这是在欲擒故纵?”

安然睁开眼睛,刚好跟陆离川的视线相接,不解的问:“什么意思?”

“故意吊我口味?”

在陆离川的心中,简安然就是这么有心机的女人。

“你想多了。”安然的语气显得很疲惫,她哪里有那个心情。

“不承认?”陆离川一双黑眸深深的看着她。

简安然窝在被子里,头深陷在软软的枕头里,只露出一只眼睛:“你就当我是一时冲动,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她想过,既然不能离婚,那就尽量相安无事的相处吧。

陆离川闻言眼睛双眸一寒:“你把我陆离川当作什么了,你高兴了就扑过来,你不高兴了,事后就可以不负责不承认,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安然没想到他会为这事咄咄逼人,他一个大男人需要负责?

“那你想我怎么负责?”安然问。

难道他还真要她负责不成?

陆离川看了他半晌,竟然没从她的眼中看到任何他想看到的情绪,不由得皱眉:“负责就不用了。”

安然没想到他这么好说话,刚刚松了口气,又听到他说:“你得还回来。”

他陆离川是随便谁想睡就能睡到?!

自从他成年后,从欧洲到亚洲,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借机上位,有哪个成功了?

竟然被这女人给算计,不睡回来岂不是很吃亏!

安然大囧,没想到他竟然报复心这么强。

又不是小孩子过家家,还可以这样的吗。

“不说话就当你同意了。”

陆离川一双黑眸定定的看着她,眼中透着猎人盯上猎物的幽光,仿佛单靠眼神就能将她生吞活剥。

安然囧的立即用被子蒙住了自己的头,他的眼神让她无比慌张。

看到她窘迫的样子,陆离川才满意的挑眉,这女人就是不能让她太嚣张,时不时的要打磨打磨她的棱角。

不然,她以为他治不了她。

不知是换床,还是换了陌生环境的原因,陆离川翻了几个身都没办法入睡。

他又看了看睡在地上的女人,一动不动,心想,她捂着被子睡觉不怕憋死吗。

“喂。”

陆离川叫了一声。

“……”

“简安然。”

还是没有反应,陆离川伸出一只脚过去,随意的踢了一下。

安然这才拉下被子,没好气的回道:“干嘛。”

一双好看的桃花眼透着明亮,分明就是没睡着。

“既然没睡为什么不回答我,想死吗!”陆离川恶狠狠的瞪眼。

这女人胆子越来越大,态度越来越嚣张了。

“你叫我干嘛?”安然没理会他的霸道,反正都习惯了。

“没事,我睡不着。”陆离川将胳膊枕在脑后,悠然的看着她。

安然气的咬牙:“你睡不着,就叫醒我?”

“我都睡不着,你凭什么睡。”

态度那叫个理直气壮!

简安然无语的看着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能让一个人嚣张到如此地步?

其实安然也睡不着,她的脑子一直都是乱乱的,只要闭上眼睛,都是和爷爷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过了一会。

“简安然。”

“又干嘛?”这次安然的语气没那么不耐烦,反而有点慵懒。

“明天你去给我买睡衣。”

说起来也是这女人的责任,收拾行李竟然不给他带睡衣。

所以他才怀疑这女人是故意想看他裸替的!

“好。”安然想,他可能是真的睡不着,这都开始没话找话了。

“简安然,你这床不舒服。”陆离川又翻了个身。

安然心塞,这男人真够挑剔的,这床是她上大学之前买的,好多年了,一直没换过,自然跟他欧洲进口的按摩大床没法比。

可是,她觉得也不至于到不舒服的地步吧,爷爷当时也是给她选的最好的呢。

“你就在这两个晚上,凑合一下吧。”

安然想,这几个晚上过后,他再也没有机会来了吧。

这次如果不是爷爷逼着他来,他打死都不会跟她一起回来的。

“你让我凑合?”陆离川不满的看着她。

他陆离川怎么可以凑合。

“不然你想怎么样。”

“换!我明天就打电话让欧洲那边空运过来。”陆离川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态度也很是霸道。

“用不着吧,你要是觉得不舒服,我们明天去商场买一个回来就是了。”知道大少爷难伺候,安然觉得不给他换一个,是不可能的了。

陆离川傲慢极了:“那怎么能一样,我的床是王室专用的血龙木做的,到欧洲拜访的时候带的礼物,欧国王又送给我的,你买的那些垃圾能跟我的比?”

安然瞪目结舌,一个床而已,竟然这么大有来头,原来她在A市睡了两年的床是王室特供的。

真是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简家以前也辉煌过,也算B市的豪门之一,她见识的也不算少,可跟陆离川这个正宗的皇室贵族一比,才知道什么叫井底之蛙。

“简安然,你爸妈呢?”他到了简家一天,没有看到她爸妈不说,也没有人提到他们。

安然沉默了片刻,很平静的回答:“死了。”

陆离川感到意外,怪不得她那么依赖她爷爷和简政。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不用同情我,我对他们没什么印象,我很小的时候,他们就不在了。”她从来没觉得没有父母就缺失了什么,相反的,爷爷和哥哥给了她更多的爱。

“自作多情,谁同情你。”

深夜。

睡的正沉的陆离川被一阵哭声吵醒。

听到哭声的陆离川睁开眼睛,看向床边地铺的位子。

地铺上空空如也,他循声看了过去,发现简安然坐在窗边的椅子上,看着窗外。

听她的哭声,陆离川想到四个字,伤心欲绝。

他拿起床边的手表看了眼,凌晨三点,也就是说她这一夜都没睡……

陆离川起身坐在床边看了她半晌,借着月光能看到她耸动的肩膀,见她如此悲伤的情景,他心里竟然动了恻隐之心。

简安然沉静在悲伤之中,并没有察觉陆离川的动静,直到有人拍她的肩膀,她才吓的一抖。

安然惊讶的回过头,发现陆离川竟然站在她的背后,她尴尬的立即擦掉眼泪。

“你怎么醒了。”安然问。

陆离川面无表情的说:“被人吵醒的。”

“对不起。”

白天,她在哥哥面前不敢哭,只能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伤心自责。

她的脑子里都是爷爷的身影,越想越伤心,越伤心越想哭。

只是没注意到自己哭的那么大声,竟将陆离川给吵醒。

陆离川其实没有怪她的意思,只是他不知道如何安慰人。

想了想,陆离川走回床边,安然以为他要回去睡觉。

没想到,他很快又折返回来,手里拿着一杯水递给她。

“干嘛?”她不渴啊。

“流了那么多水分出去,补补。”

陆离川的确很不擅长安慰人,说出口的话听上去别扭极了。

但安然却听明白了他想表达的意思,接过水说了句:“谢谢。”

陆离川挑眉,这女人吃错药了,第一次对他这么客气,习惯了她浑身带刺的样子,突然这么温顺,他还有点不适应。

“水是你晚上睡前倒的,谢我干什么。”

陆离川一副很不领情的样子,故做傲慢。

安然双手握着水杯,垂眸浅笑,这男人不发脾气的时候虽然还是那么傲慢,但稍微有点可爱。

随后便是长时间的寂静,安然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漆黑的夜,陆离川站在她的身后,静静的看着她的头顶,只有月光笼罩在他们身上,窥探着他们二人的内心。

陆离川是个极度敏锐的人,即使他不问,他也能感觉到此刻她身上的情绪有多悲伤。

因为,单单是一个背影,他都能在她身上看见无限的孤独。

不知过了多久,简安然突然开口,只是因为哭的嗓子有些哑:“陆离川。”

“嗯。”陆离川轻轻的应着。

“世界上没有哪个父母是不爱自己孩子的,或许他们是太忙了,才会疏忽了孩子的感受。”安然的目光依然看着窗外。

陆离川的身子一震,虽然她说的很隐晦,但他听得出来,她这话是说给他听的。

他对父母的怨恨从很小的时候就有的,他一直将这份怨恨隐藏于内心深处,没想到竟然被她短短几天的时间识破。

 

对于他的沉默,简安然并不意外,像他这么骄傲自大的男人,怎么可能在一个女人面前承认自己内心的漏洞呢。

“你听过一句话吗?”

安然扭头看向他,因为他是欧洲皇室的贵族,从小生活在欧洲,中国一些有内涵的话,他可能没听过。

“说来听听。”

得到他的回答,安然又转头看向了窗外漆黑的夜:“所谓的母子父女一场,不过是一场渐行渐远的告别。”

停顿了片刻,安然又接着说道:“我从小就没了爸妈,我不记得他们长什么样子,从我记事的时候开始,爷爷和哥哥就是我的靠山,在我心里,他们就像大树一样,无论我在外面闯祸还是惹事,我都不害怕,因为我知道只要我一回头,就有两棵大树在我的背后给我依靠,可是……”

说道此处,安然的声音开始发抖,眼泪不受控制的唰唰往下落。

虽然她没有回过头,但陆离川知道她又哭了。

陆离川不会安慰人,更不会安慰一个哭的女人。

他抬起手伸了过去,在她的肩膀上停顿了一下,最终落在她的肩上,轻轻的拍了拍,以示安慰。

这样的动作过于温柔,只是安然没有察觉。

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安然,平息片刻之后,带着浓重的鼻音又接着说道:“可是爷爷却被我害成了这样,他竟然不记得我了,我好害怕,好害怕他有一天会离开我。”

她认定爷爷是被她害的,因为她的事受了刺激,才得了阿尔茨海默症。

“我就是个扫把星!”她害了好多人,害了爸妈,害了爷爷,害了简家,害了哥哥,害了陆离川……

说道这,安然已经哭的泣不成声。

简安然是一个很要强的女人,她最不喜欢的就是服软,可这一刻她再也绷不住了。

陆离川上前一步,站在离她更近的位子,将她拉向自己。

按在她肩膀上的大手紧了紧,盯着她头顶的双眸越发的深邃。

令陆离川惊愕的是,看到简安然哭,他的胸口竟然有种像被大货车碾过一般的难受,憋闷至极。

安然就着他的姿势,一张满是泪痕的脸埋在他精壮的腰间哭泣,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或许是太累了,竟然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陆离川发现她没了声音,低头看过去,发现她歪着脑袋竟然睡的正香,只是满是泪痕的小脸儿,看上去有些楚楚可怜。

他站着静静的盯了她片刻,这女人睡觉的时候,可比醒着的时候温顺的多。

“这也能睡着,你倒是会图方便。”

陆离川刚要推醒她,让她回去睡,可大手刚要用力,便收回了力道。

算了,他就发发善心,让她好好睡一觉。

陆离川看了她一眼,心想,虽然自己的肌肉刚刚恢复,但抱她应该不成问题吧。

这个念头只是在心里一闪而过,下一秒陆离川已经将简安然从椅子上抱了起来。

咿?这女人这么轻?

看上去并不是瘦的一把骨头,没想到抱起来竟然没什么重量。

也不知道是不是怕吵醒她,陆离川走步的动作竟然不自觉的放轻。

直接将她抱上了床。

飞机颠簸了一下,将温南枳的思绪拉了回来。

她看着窗外的恶劣的天气,犹如此刻焦急的心情。

她低头看了一下手中的手机,给妈妈发的短信还是没有收到回复,也就是从昨天开始,妈妈的就中断了。

最后一条信息是求救的——“南枳,救救妈妈。”

所以她只能回来,回到那个吃人的温家。

温南枳耳边响起了空姐甜美的声音,“还有一个小时,飞机即将抵达宜市国际机场,行驶过程中遇到气流,会产生颠簸,请各位乘客系好安全带,不要离开自己的座位。谢谢。”

温南枳抬起手机照了一下自己,一夜未眠的双眼空洞无神,眼下更是黑青一片,苍白的脸颊没有一点血色。

她咬了一下唇瓣,想起温家的人,更不想让他们看自己笑话,于是就摸出化妆包等飞机平稳了就起身去洗手间化妆。

扑了一点粉,抹了腮红才让脸色看上去没那么苍白,擦口红的时候,头顶的灯闪了一下。

温南枳仰头看了一眼,飞机突然又颠簸了一下,洗手间的灯便暗了下来。

外面一阵嘈杂吵闹的声音。

恐惧袭上心头,她收好擦了一半的口红,摸黑慌张的解开了洗手间的门,但是她还没出去,门口就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

不等她出声,对方已经捂住了她的嘴,伸手牵制住了她……

“唔唔唔。”温南枳挣扎着。

他是谁?

难道飞机上还有变态?!

“别动。”

男人的声音低沉嘶哑,飞机持续颠簸,“乖一点,你会好受一点。”男人稍微停顿一下:“第一次?”

“不,不要。”温南枳察觉唇上的手微微松了一下,她立即开始反抗,声音带着哭腔,眼底通红,噙着泪双眸再一次变得空洞绝望。

她的双手无力的抬起压着男人的肩膀挣扎着,双脚乱蹬着,不知踢了他多少下,但是这一切对于眼前的猛兽而言根本就构不成任何的威胁。

温南枳很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的双颊上全是泪水,喉间呜咽声断断续续快要喘不上气。

温南枳咬破唇瓣,咽了一口腥苦的血,双手握拳对着男人的脑门就锤了下去。

男人吃痛的捂住头,温南枳立即向外跑去,却被人从身后拦腰抱起。

“想跑?”嘲意不羁的声调充满了冷漠。

温南枳还未逃跑,就被人压回了洗手台。

动漫关键词:性饥渴的麻麻乱小说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