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新婚人妻沦为民工玩物,被粗汉H玩松了 娇妻两根一起进3p

2022-05-07 15:07:43【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简政抬眸看了眼陆离川,眼底忽明忽暗。简安然正处在伤心的情绪里,根本没听出陆离川这是在安慰她,只认为他是在说风凉话。“站着说话不腰疼。”安然抽泣着反驳。陆离川

简政抬眸看了眼陆离川,眼底忽明忽暗。

简安然正处在伤心的情绪里,根本没听出陆离川这是在安慰她,只认为他是在说风凉话。

“站着说话不腰疼。”安然抽泣着反驳。

陆离川墨黑的双眸一沉,一股火冲到胸口,但看到她满脸的泪水,嘴边的话竟硬生生的咽了回去,只是冷哼一声,不再理她。

“我觉得陆先生说的没错,爷爷现在活的特别简单,只要有人看着他,就没有危险,而且他也在接受治疗。”简政拍了拍安然的肩膀,希望她别太自责。

简安然温顺的点点头,擦干了眼泪问:“爷爷现在到什么程度了?”

爷爷都不认识她了,一定很严重吧。

陆离川见她突然这么听话,憋在胸口的气都开始上下起伏,他说的话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简政说的她就听的进去?!

“医生说爷爷的神经系统已经退化,记得以前的事,但经常会忘记现在的事,有时候还会记忆混乱,放心吧,我让萍嫂专门服侍爷爷一个人,不会丢的。”简政已经接受了爷爷病了的事实,所以说出来并没有那么难以接受。

只是,看到安然自责的模样,他会跟着心疼。

他这傻妹妹,吃了太多苦了。

安然点点头,虽然有哥哥照顾爷爷,她不必过多担心,可是她还是会伤心。

她更是后悔这两年为什么都没有给爷爷打一个电话,爷爷一定是因为太担心她,才会生这种病的。

如果她多给爷爷打电话,多跟他聊天,让他知道她过的很好,他一定不会生这种病的。

“陆先生第一次来,别一直在外面站着了,进去吧。”

简政对陆离川的称呼很生疏,没有直呼名字,也没有亲切的叫妹夫。

但陆离川倒不以为然,他来B市本来就是被爷爷强迫的,叫什么他都无所谓。

安然走进客厅,四处找了找,最后在厨房看到爷爷,忙来忙去的,指挥佣人做事。

“这个汤啊,要煲的久一点,安然最喜欢喝汤,那丫头嘴挑着呢。”

本来安然刚收拾好的情绪,在听到爷爷的这番话后,又红了眼眶。

“喝茶可以吗?”简政问陆离川。

陆离川一个人坐在正中间那张三人的沙发上,双臂架在沙发背上,看上去慵懒又霸道。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这是他家,他才是这个家的主人呢。

陆离川双眸打量着简宅的装潢,听到简政的话随意的回道:“可以。”

简政如今事业辉煌,走到哪里都是前拥后唤,已经鲜少有人在他面前这样摆谱了。

可是,陆离川这个人很特别,就算他目中无人的摆谱,也不会让人觉得厌烦,因为他身上就散发着一股与生俱来的贵气和狷狂的气质。

好像他这个人就该这样的态度才对!!

简政扬声对佣人说:“去把书房那盒百年普洱拿出来泡上。”

安然闻言,小声嘀咕道:“那不是给贵客喝的吗,陆离川算贵客?”

四处打量的陆离川将墨黑的双眸落在简安然的身上,瞳孔缩了缩,眼底藏着警告之意。

安然接收到他的目光马上闭嘴,这男人发起疯来,怕是谁的面子都不会给,她可不想在爷爷哥哥面前跟他吵架。

坐了一会很快就开饭了,大家移步到餐厅,安然自动坐到了爷爷的旁边。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好像看到陆离川瞪了她一眼。

安然心想,是不是怠慢他了?

于是,安然指着对面的位子:“陆离川,你坐那里吧。”

“用你说。”陆离川没好气的怼了一句,还是坐在了安然指的位子上。

“陆家是欧洲皇室的贵族,也不知道这一桌子的中餐合不合你的口味。”

这桌子的菜,是爷爷张罗着准备的,简政一看,都是安然喜欢吃的。

陆离川闻言,看了眼安然,语气不咸不淡的说:“比起营养液和葡萄糖来说,这算是很丰富了。”

安然尴尬的看过去,用眼神提醒他别太过分,他可是答应过她的。

陆离川理直气壮的用眼神看了回去,仿佛在说:我答应你不发火,可没答应你不说话。

简政也是个人精,陆离川的话里透露着什么,他自然是听的出来。

但简政没说话,他默默的观察着安然和陆离川之间的互动,他觉得他们之间很有问题。

好像……刻意在演。

“吃饭吧。”简政招呼他们二人。

陆离川倒是不客气,拿起筷子就先动了起来,味道倒是勉强合他的胃口。

咽下嘴里的食物,陆离川说:“怪不得简安然白白胖胖的。”

看到简政和安然兄妹俩投过来的目光,陆离川自问自答的又说道:“饭菜可口,怪不得白白胖胖的。”

“你才胖!”安然瞪了他一眼,吃个饭都不能让他闭嘴么。

陆离川耸耸肩:“我胖不胖,你心里没数?”

“没数。”安然不想搭理他,所以随意的回了一句。

“又不是没看过,你这人脑子这么不好?”陆离川满眼的鄙夷,仿佛真的在嫌弃她的智商。

安然闻言,小脸儿瞬间爆红,低下头不敢看她哥。

她发现陆离川这人太随性,说话都不分场合地点,这种话也好意思当着别人的面随便说,他都不觉得害臊吗!?

简政低头吃饭,全当什么都没听见。

这种话,他当哥哥的,不好插言。

“爱吃你就多吃点。”说着,安然随便夹了点东西放到他碗里。

别再说话了!

“爷爷吃饭。”安然抬起筷子想给爷爷夹点东西,可她举起筷子才发现,这一桌子的食物,都是她爱吃的。

安然扁扁嘴,把眼泪憋了回去,不能再哭了,两年没有在一起吃

简政似乎已经习以为常,开口说道:“我们是简政和简安然的朋友,他们不在家,我们来陪您吃饭。”

“哦,这样啊。”

爷爷果然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吃着吃着,爷爷的筷子突然停了下来,抬头看向正好坐在他们对面的陆离川。

端详了半晌,爷爷开口问道:“你是谁啊?”

陆离川一愣,看了眼安然。

不等陆离川回答,老人家自顾自的说道:“这小伙子长的真英俊,给我们家安然当老公吧。”

“爷爷。”安然尴尬的要死,夹了点东西给他:“爷爷,快吃饭吧。”

一直等不到陆离川的回答,老人家有些不死心,不高兴的问:“怎么,你不愿意?”

“我告诉你,我们安然可优秀了,能娶到她,是你的福气。”老人家提到自己的宝贝孙女,语气别提有多骄傲。

安然扁扁嘴,鼻子犯酸,爷爷都糊涂的不认识人了,可在他的记忆里,他的孙女还是那么优秀。

可是,她哪里有爷爷想的那么优秀,她犯了滔天的大错啊!

即便是面对一个老人,陆离川的脾气也好不到哪里去,尤其在听了简老的话后,心里更气。

他上辈子做了什么坏事,这辈子被撞成植物人,还要娶了罪魁祸首。

反倒成了他的福气?

陆离川冷嗤一声,抬眼看向对面的简安然,冷声冷气的问:“我怎么没看出你哪优秀。”

可能耍手段很优秀。

听出他语气中的鄙夷,他怎么说她都行,但她不希望他用这种语气跟爷爷说话。

于是,安然悄悄在桌子底下踢了陆离川一脚。

被踹了一脚的陆离川,墨黑的双眸含怒瞪了过去。

四目相接,陆离川看到安然眼里带着祈求的目光,原本凌厉的目光渐渐恢复平静。

“小伙子,你结婚了吗?”

老人家对陆离川似乎很满意。

陆离川瞥了眼安然紧张的表情,沉默了片刻,才开口回道:“没有。”

老人家一听,更高兴了,欢喜的问:“那你给我们安然做老公好不好?”

面对老人家期盼的眼神,和安然紧张的神色,陆离川虽不情愿,但还是配合的点头:“好。”

“好好好!你跟我们安然在一起,一定很般配。”老人家笑眯眯的看着陆离川,怎么看怎么顺眼。

虽然陆离川的语气有点冷,但他竟然愿意配合哄爷爷开心,安然觉得这已经很不容易。

转过头,老人家又问起了安然:“你说,他跟我们安然配不配?”

安然尴尬的看了眼陆离川,后者正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满眼看好戏的样子。

要说配不上他,爷爷一定会生气。

说般配吧,陆离川这个傲慢自大的人,事后一定会拿这个嘲笑她。

想了想,安然咬咬牙,夸道:“郎才女貌。”

果然,安然说完就看到陆离川挑挑眉,眼中带着玩味的神色,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老人家睡的都比较早,饭后,安然陪爷爷看了会电视,就送爷爷回房睡觉了。

一直陪着老人家睡着,安然都舍不得离开,坐在床边看着熟睡的爷爷,她心里满满的内疚和心疼。

简家以前在B市也是很辉煌的门户,自从爷爷把产业都给了陆家当嫁妆后,简家萧条的早已经没了往日的生机。

要说值钱的东西,可能只剩下这栋别墅了。

如果不是哥哥优秀,有了今天的成就,挽救了落败的简家,她真不敢想简家会变成什么样子。

这一切都是她害的。

过去的两年,她从没后悔过自己的选择,可如今看到爷爷这样,她在心里问自己,再给她一次选择的机会,她还会像当年那样义无反顾吗?

安然看着爷爷,静静的说了句:“爷爷,对不起。”

安然在爷爷的房间坐了很久才出来,刚出来就看到简政站在门口,看样子已经等待多时。

“哥,你有话要对我说?”

简政看着安然,两年的时间,他妹妹变了很多,以前活泼开朗的姑娘,现在变得成熟稳重了不少。

甚至,一举一动还多了分端庄。

“爷爷睡了?”简政问。

“嗯,睡下了。”

“哥,你有什么话就说吧。”她了解她哥的为人,心思沉稳归沉稳,但也是急性子,不喜欢绕弯。

“打算什么时候离婚?”简政的问题简单而直接,他面无表情的样子,看上去十分严肃。

“哥……”

类似的问题,江医生在陆离川醒来的当晚就问过她,当时的她还对未来充满了迷茫。

可现在她已经知道陆家不允许离婚,起码爷爷那关就过不了。

“陆离川已经醒了,别告诉我你没想过离婚。”简政一双犀利的眸子,直直的盯着安然,仿佛能将她的心思看穿。

安然抬眼看着自己的哥哥,亲人的关切让她的心觉得暖暖的。

这两年她一个人在A市,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回家照顾昏迷不醒的陆离川,无数次感到孤独和无助。

“哥,你为什么觉得我们会离婚?”

“你以为你和陆离川演的很好,别人看不出你们两个有问题吗?”简政毫不留情的揭穿安然辛苦的伪装。

安然微愣了一下,随即气恨的跺脚,撒娇着嗲怪道:“哥,你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吗!”

简政看到妹妹撒娇的样子,想到了以前的时光,不由得叹气:“你也该为自己的以后想想。”

“如果你说跟陆离川有感情,那哥觉得不强迫你。”

可简政看的出来,她跟陆离川绝对没有感情可言,相反的,还互看不顺眼。

安然沉默了,这两年她自认为已经练就的干练了许多,起码能做到临危不乱。

可是面对哥哥的犀利,她还是会答不上话。

“如果你不能说,我去说。”简政说。

最后,在简政高压的目光下,安然老实交代:“陆家是不允许离婚的。”

简政皱眉:“我们简家把所有的产业都赔给了陆家,现在陆离川也醒了,还不肯放过你?”

“这是陆家百年的规矩,没那么容易破例。”安然说。

兄妹俩谁都没看见,拐角处的厨房,陆离川端着水杯站在那里,不知道站了多久

安然惊的立即扭过头,看到陆离川单手插兜,另一只手的手里拿着个水杯,从厨房的拐角处走了出来。

只是几步的距离,陆离川硬是走出了国际T台的感觉。

安然愣愣的看着他,惊讶的问:“你偷听?”

陆离川本来是很心平气和的,听到她的质问后,立即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不想被听到,就该去没人的地方。”

他陆离川会做出偷听的事?!

安然扁扁嘴,这才想到他们这是在爷爷的门口。

“你这么晚去厨房干嘛?”

“口渴喝水不行?”陆离川愠怒的瞪眼。

“行。”安然诚恳的点头。

她还能说什么,明知道他已经在愤怒的边缘,她不可能傻到再去惹他。

对于安然的回答,陆离川还算满意,邪了她一眼,冷哼一声才离开。

回到房间的陆离川躺在床上,回想着刚才简政和简安然兄妹两个的对话。

简家把所有的资产产业都给了陆家当作陪嫁?

这意味着什么……

这个信息在他心里仿佛可乐和薄荷碰撞在一起产生的气泡一样,惊着他了。

正在陆离川苦思冥想的时候,房门被推开,安然手里拿着睡衣走了进来。

陆离川坐了起来,看着她打开浴室的门,开口问道:“干什么?”

“洗澡啊,你要先洗吗?”安然问。

“我是说,为什么来我的房间洗。”

“呃,这是我房间。”安然好心提醒。

陆离川这才仔细打量房间的布置,果然是一个充满少女心的房间。

“简安然,你让佣人把我带到你房间的?”陆离川挑眉问。

“别乱说好不好,萍嫂觉得我们是夫妻,才把你带到我的房间吧。”安然深怕他会错意,马上否认。

闻言,陆离川绷着脸,抬腿下床就向外走。

没走几步就被安然拦了下来,抬头问他:“你去哪?”

“找佣人给我收拾间客房。”眉宇间傲气极了。

“萍嫂已经休息了。”

安然心想,回门第一天晚上,姑爷就让佣人收拾客房分房睡,让人怎么想,让哥哥怎么想。

“所以呢?”陆离川冷着脸问。

安然看着他居高临下的样子,小声说道:“所以你就睡这间房吧。”

陆离川发出一声冷笑:“简安然你什么毛病,玩欲擒故纵的把戏?先拒绝我,现在又要跟我一起睡?”

“我哪有要跟你一起睡?我只是怕我哥担心我好不好。”安然觉得这男人简直就是自大狂,满脑子都在想些什么东西?

陆离川冷嗤:“你以为你哥现在没怀疑?”

安然沉默,她也觉得哥哥看穿了她和陆离川的关系并不好。

可是,表面功夫还要做的吧。

“我不管,他尽管怀疑,我不承认就是了。”

看着她无比坚定的眼神,陆离川反而笑了,问道:“我凭什么配合你。”

安然顿时一阵哑口无言,是啊,她凭什么觉得陆离川会配合她。

“只要这几天你肯配合我,回到A市什么都听你的。”安然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盯着他,目光里仿佛有光在闪烁。

陆离川眼睛一瞪:“本来也是我说了算。”

“那……我答应你一件事?”安然询问。

只要他肯配合她,让她做什么都行,她已经害了爷爷,她不能再让哥哥担心。

闻言,陆离川静止了两秒钟,转身走向浴室。

听到浴室的关门声,安然终于松了口气,终于说服他了。

陆离川洗完澡,推门出来,头发还在慢速的滴着水珠,水珠从发稍落到他的脖子上,再沿着脖子一路向下……

安然听到声音扭头看了过去,便看到这足以引人遐想的‘美男出浴’的画面,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

这男人是什么构造,醒来到现在只是每天做复健运动而已,肌肉的线条竟然就这么完美了。

“对你看到的还满意吗?”

陆离川看到安然满眼痴迷的模样,心里得到了强大的满足。

这种满足跟情和爱无关,只是男人自尊心的一种满足。

听到他语气中的调侃,安然尴尬的无所遁形,她竟然对着他的身体发呆。

好丢人。

为了掩饰尴尬,安然问道:“你怎么不穿睡衣。”

“没有。”

“我不是拿了我哥的睡衣给你吗。”

陆离川皱眉,质问道:“你让我穿别人穿过的衣服?”

“是干净的,洗过的。”

“用我说第二遍?”陆离川脸色一沉。

“那怎么办?”

他不会,就围着一条浴巾睡吧?

陆离川瞥了她一眼,似乎觉得她这个问题特别没有意义,所以都懒得理她。

看了一圈,陆离川开口问道:“吹风机呢?”

安然起身在梳妆台下面的一个柜子里拿出一个粉白相间的吹风机。

陆离川接过来,看似十分嫌弃,皱眉说道:“什么审美。”

她这房间不是白的,就是粉的,就连镜子都是粉的,看多了不会头晕?

安然沉默不语,她没嫁给陆离川之前,的确是个有着公主梦的女孩。

是什么时候改变的风格,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或许不是改变,只是日子太忙碌,生活太孤独,没了做梦的心情。

耳边吹风机的轰鸣声,带着她的思绪飘远,只记得,那时,沈丘还承诺过,以后一定给她一场公主般的梦幻婚礼……

那时候的她也坚定不移的认为,以后一定会嫁给沈丘。

可没想到,一切都是造物弄人吧。

安然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看到陆离川躺在床上,盖着她粉色的被子。

她洗澡之前明明已经在地板上铺好了地铺。

安然看了看床上的男人,又看了看地上的被子,这男人还真是不绅士。

“陆离川,你身为一个男人,让一个女人睡地板合适?”安然好奇的问。

闭着眼的陆离川睁开眼,理直气壮的说:“不是你求我留下来的?”

毫不怜香惜玉。

安然哑口无言,这理论很无敌!

这强盗般的理论,也只有陆离川这样狷狂的男人才觉得理所应当吧。

本来也没指望他会把床让出来,所以安然很识趣的睡了地铺。

饭,她不能搞坏气氛。

何况她也知道,她哭,哥哥的心里也不会好受。

“你们是谁啊?为什么在我家吃饭?”爷爷坐在位子上看着他们三人,眼神带着茫然。

简政似乎已经习以为常,开口说道:“我们是简政和简安然的朋友,他们不在家,我们来陪您吃饭

动漫关键词:娇妻两根一起进3p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