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小荡货公共场所H文小辣文NP,18禁高H高辣小说文

2022-05-06 14:59:19【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 房间里只剩下了她们母女二人,纪柔再度用手探了探陆安恬的额头,只是还有些许温热。  “妈妈,我没事了。”陆安恬看向纪柔,眼角略微有些湿润,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真的

 房间里只剩下了她们母女二人,纪柔再度用手探了探陆安恬的额头,只是还有些许温热。

  “妈妈,我没事了。”陆安恬看向纪柔,眼角略微有些湿润,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真的很难以言明。

  “没事就好!”纪柔笑着揉了揉陆安恬的脑袋瓜:“你昏睡了一天,肯定饿了吧!妈妈去给你做碗鱼肉粥!”

  “好啊!”陆安恬很是开心,纪柔亲手做的鱼肉粥是陆安恬曾经最喜爱的食物,可惜,自从纪柔死后,陆安恬纵然吃遍天下美食,却也再也吃不到那个味道了。

  “那你先躺好乖乖等着啊!”纪柔起身将盖在陆安恬身上的被子掖好,又摸了摸陆安恬的脸颊,才离开陆安恬的房间。

  房门被轻轻合上,陆安恬撑着手臂坐了起来,四处寻望着。这个房间就是她曾经的卧室,淡蓝色的墙壁有着蒲公英的墙绘,简单清爽。小鸟形状的床头灯,散发着微弱而温馨的光。墙上的布谷鸟时钟静静悬挂着。微风袭来,半透明的窗帘被轻轻吹起,窗口悬挂着的风铃叮铃叮铃的响了起来。窗下,一架白色的钢琴静静放着。

  陆安恬从床上下去,一步步走向那架钢琴。看着黑白色的琴键交织,陆安恬伸出手轻轻触碰琴键,琴键随着陆安恬的轻敲,由最初的断断续续的碎音,到最后变成近乎流畅的一曲《欢乐颂》。

  这么多年了,她的手筋被挑断之后,她不得不放弃了从三岁开始学习的钢琴。真没想到,有一天她还能再度弹奏钢琴。想到这里,陆安恬的瞳孔里迸发出浓浓的恨意,这些恶人!这辈子她一定要将幕后黑手一个一个的揪出来,让这些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房门再度被打开,纪柔不安的声音唤回了陆安恬的思绪:“安恬,快回到床上去!”

  跟纪柔一起进来的还有穿着一身西装笔挺的斯文男人,陆安恬看了一眼这个男人想起这人是陆家的医生,也是陆安恬那个失踪多年的爸爸的好友——李松。陆安恬钻回了被子里,等待着李松给她做检查。

  伴随着体温测量仪“滴”的一声,“36度7。”李松读出数字之后淡笑一下:“已经退烧了!”

  纪柔松了口气,随后他又将听诊器带上了耳朵,然后又拿另一端贴上了躺平的陆安恬的胸腔和肋下:“有轻微的肺炎,消炎药要看住吃,另外多喝点水,叫荣婶煮一点冰糖雪梨可以缓解咳嗽的症状。”摘下听诊器李松好奇的问道:“好像没见到荣婶。”

  “她儿子结婚,她回山里老家几天。”纪柔说道。

  “哦,这样啊!”李松点了点头将听诊器收回医疗箱,又拿出两盒药和签字笔,用工整的字在药盒上写上了吃法:“这两盒药吃上一周就能好了。”

  “真是辛苦你了!”除此之外,纪柔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没事的,阿灏跟我从小就是好哥们儿,他不在我有照顾你们的责任。”林松推了一下架在鼻梁上的眼镜。

  “夫人,鱼肉粥我端来了。”管家将纪柔熬着的的鱼肉粥端了进来。

  “交给我就好。”纪柔端过鱼肉粥,舀了一勺,轻轻吹了几下,然后轻轻喂给陆安恬。

  陆安恬张嘴只喝了一口,舌尖上翻起了浓烈的血腥味,眼前突然闪过了一副景象:晨曦中跳跃的鱼儿被一根鱼叉狠狠插中,鱼儿不甘的挣扎直至死去。陆安恬哇地一声呕吐起来,嘴里的血腥味久久不散。

  “安恬?”纪柔吓了一跳:“安恬你怎么了?”

  “我……”陆安恬很想告诉纪柔自己没事,但是那股子血腥味实在是恶心的让她无法说话,哽了半天,只说了两个字:“水,水!”

  “水在这里!给!”管家迅速倒来满满一大杯水递给陆安恬。

  陆安恬大口喝水然后不停的漱口,好一会儿才彻底消散了那一股子鱼特有的

“可能是发烧引起的肠胃不适。”李松也颦了颦眉:“吃两天清淡的,要是一直到明天中午还是这样,就带她去我医院,我明天下午正好有排班。”

  “好,好的。”纪柔连忙应下。

  陆安恬没有接话,她深知这并非由发烧引发的肠胃不适,因为她刚刚看到了鱼被捕杀的瞬间,一时之间她甚至怀疑自己就是被鱼叉狠狠插中的鱼。这种感觉肯定不会是一般的肠胃不适……

  李松走了之后,纪柔又给陆安恬煮了清粥,陆安恬这次吃过之后没有再呕吐,之后又吃了药,纪柔看到陆安恬安心睡着后,才关了灯离开了房间。

  房门关上的那一刻。陆安恬闭着的双眼瞬间睁开,毫无一丝睡意。

  对于她来说,这一夜她经历了死亡,紧接着,又经历了重生,如今一切都还未发生,林浩晟还没被陆家收养,一切都还来得及。

  还有她的舌头……陆安恬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心中依然有着自己的疑惑,于是从被窝里爬起来,穿上自己的拖鞋,来到一楼的餐厅打开冰箱,找到了一盘冰掉的青椒炒牛肉。陆安恬用手扒拉扒拉那盘菜,捡起一块牛肉丢尽了嘴里,只咀嚼了一下,陆安恬便再度呕了起来。

  嘴里牛血的味道翻涌,紧接着陆安恬的脑海中再度浮现出牛被宰杀的场景。一头黄牛无力的嗷叫,悲鸣。冰冷的刀刃刺入牛的脖颈,鲜血迸溅。在牛的瞳孔中还倒映着周围的人的身影与面孔……

  “呕……”捂着自己的喉咙,陆安恬再度呕吐起来。

  “啪”地一声,餐厅的灯被打开,管家于叔看着呕吐不止的陆安恬急忙上前:“大小姐,你怎么了?”

  “我……水,水……”陆安恬只觉得口腔中血腥味不断翻涌着,脑海中的片段清晰可见,挥之不去。

  于叔急忙倒了一杯水递给陆安恬,陆安恬接过水杯漱口,好不容易才去掉了那股子恶心的味道,脑海中的画面也消失不见了。

  大口的唤着气,陆安恬坐在一边的椅子上。

  “大小姐,您是饿了么?”于叔眼里有些心疼,毕竟这大小姐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

  “嗯?有点……”陆安恬心里很乱。

  “诶……”于叔打开冰箱拿出一个苹果,清洗干净之后递给陆安恬:“您先吃个苹果,我煮碗鸡蛋羹。”

  接过苹果,陆安恬犹豫着咬了一口,苹果特有的清甜瞬间溢满口腔,彻底驱散了之前遗留的腥苦。陆安恬快速的将整个苹果吃完,另一边,于叔的鸡蛋羹也已经做好了,陆安恬用银勺子轻舀一勺放进口中,香糯烫口十分美味。

  “看来,鸡蛋也是可以吃的……”陆安恬呢喃道。

  “小姐,您说什么?”于叔没听清陆安恬的话又追问了一遍。

  “没,没什么。”陆安恬大口吃着鸡蛋羹:“于叔,下次打发鸡蛋的时候可以少放0。3克盐,出锅时间也可以晚四秒!”陆安恬提着自己的建议。

  “是。”对于陆安恬的话,于叔也是深信不疑的,谁都知道陆安恬有一条了不得的舌头。

  将一小碗鸡蛋羹吃光,陆安恬满足的回了房间:“于叔,我先去休息了。”

  “好。”于叔一边收拾陆安恬之前的呕吐物一边回应着:“小姐,你早点休息!”

  “嗯!”

  陆安恬又看了于叔一眼,于叔的忠心她不怀疑,前世于叔就是在妈妈死后,因自责而饮弹自尽。不过这一次她绝不会给任何人一丁点的机会,伤害她身边的人!

  回到了房间,陆安恬从书架的最下层的角落位置拿出一个封面是一位粉色兔子公主的日记本,陆安恬无比庆幸自己的有记日记的习惯,这样可以让她好好回忆梳理自己前十五年的记忆,一页一页翻开,每一页上记录着的都是她的生活,她的喜悦忧愁。

  几乎每一页都会提到楚瑶,陆安恬的生活圈子真的很狭隘,失去父亲的庇护也是让陆安恬有一些自卑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总是带游戏和漫画给她的楚瑶成了她的知心好友,她将所有的秘密毫无保留的全部告诉自己这个“最好”的闺蜜,楚瑶所有闯的祸,都是她来“理所当然”的背锅。

  因为,她只有楚瑶一个朋友,楚瑶完美的锁住了她的朋友圈,每当她碰到一个聊得来的同龄人,她都会热情的将新朋友介绍给楚瑶,而没过多久,这个新交的朋友便会对陆安恬避之不及,而楚瑶却是唯一一个至始至终都在她身边的人,也是因为这样,她更加的依赖楚瑶,更加担心楚瑶也会像其他朋友一样会离开自己……

  现在想来,这其中应该全部都是楚瑶搞的鬼吧!

  将所有的日记读完,陆安恬躺回了床上再次闭上了眼睛!

  既然,一切都能重来,那么这次她就要活出真我!前世的低调忍让换来的是她短暂的一生写满了背叛与凄凉!这一次重生,她偏要高调霸道!看哪一个混蛋还敢欺到她的头上

阳光透过轻飘飘的窗帘温暖的照进屋子,小小的一方公主床上,陆安恬正在酣睡着,纤长的睫毛随着呼吸微微抖动,似乎是梦见了什么不开心的事,她眉头紧皱,额头上也渐渐渗出了汗珠,有些婴儿肥的小脸写满了惊恐与不安。

  “不,不要!”挣扎着从梦中惊醒,陆安恬猛地坐起双手胡乱的摸着自己的脸,手中软滑的触感让她确信,她的脸还没有被刮花,她还是活着的,她已经重新回到了十五岁……

  身上粉色的睡衣被汗打湿,紧贴在身上,微风吹过还带着丝丝的凉意,双手撑着软床跳下,然后小跑进了里间的浴室,褪下睡衣打开莲蓬头,让冰冷的水从头淋下,一股凉意从头而下冲刷,安抚了陆安恬狂乱而不安的心。

  洗完澡用毛巾将身上的水珠擦干,然后又打开了衣柜,两米宽的衣柜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裙子,每一件都价值不菲。想来,纪柔不愧是学视觉艺术出身的,审美确实很不错!每一件衣服都既充满十五岁女孩儿的青春活力也有豪门千金该有的高贵矜持。当时真的是她太年幼无知,受了楚瑶的坑骗,还总觉得妈妈不好,叔叔和她楚瑶才是陆安恬最亲的人。

  陆安恬嘴角向下鄙夷的撇了撇,选了一套海军风格的连衣裙换上。然后又扎起了高马尾,发饰也选择的海军风格的白蓝色系,整个人看起来干练又精致还不失青春调皮。将双肩书包单肩挂在肩膀上,陆安恬才缓缓出了门,去往一楼餐厅。

  陆安恬的家现在住的是二层小别墅,占地面积不大,一楼会客厅加厨房餐厅,二楼是大家的卧室外加两间书房。纪柔和陆安恬对家事方面都不擅长,也多亏了家里有三个忠心的佣人:管家于叔,回去参加儿子婚礼的荣婶,以及司机老张。

  这三个人都是陆家当家人——陆安恬的爷爷陆剑豪的亲自挑选的,平日里除了要照看纪柔母女的日常起居,也需要保护二人的人身安全。

  前世陆安恬在楚瑶的蛊惑下屡次远离众人的视线,闯祸受伤,甚至将身边值得信任的人一个一个的害死了……微微低下头,陆安恬眼中满是愧疚。

  “安恬?怎么了?”纪柔看着女儿一直低着头,便放下手中的报纸问道:“不合胃口么?还是说哪里不舒服?”纪柔有点担心,女儿就是她的一切,她的所有!

  “恩?”陆安恬回过神来,看向饭桌对面的纪柔:“没,挺好吃的。”说罢又夹了一口腌制的萝卜咸菜,和着咸菜将一满碗儿白米粥是吃了个精光。

  纪柔满眼怜爱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要不今天别去上学了,你昨天晚上才退的烧,今天在家休息一天吧!好么?”

  “没事的。”陆安恬给纪柔一个安心的笑容:“妈妈,您别担心我了。”从餐桌边上站了起来,陆安恬好像想到什么一样问纪柔道:“妈妈,荣婶是今天回来吗?”

  “她今天中午启程回来,明天晚上就会到了。怎么啦?”纪柔问道。

  “这次让荣婶把她儿子儿媳带来吧!”陆安恬用桌上的纸巾擦了擦嘴说道:“荣婶年纪也大了,她老公死得早,就留下这一个儿子,好不容易娶了媳妇,一直留在山里也不是一回事儿。总不能等荣婶老了再让她回山里是吧!”

  “那你的意思是?”纪柔觉得女儿突然之间长大了似得。

  “让荣婶的儿子做园丁吧!”陆安恬看向院子里的花花草草:“每次都请外人来我也挺烦的,还是自己人用的安心!”陆安恬说道:“荣婶的儿媳妇也可以招进来帮衬着荣婶打扫家务做个饭什么的,二楼不是还有一间空卧房么?”

  “嗯。”纪柔想了一下点头应道:“行,我这就给荣婶打电话。”

  “就这次一起过来,反正他们山里也不会有多少财产。”陆安恬拿起自己的双肩背包背在了身上:“妈妈,我去上学啦!”

  “去吧!注意安全!”纪柔摸了摸陆安恬的头。

  “恩!”陆安恬对着纪柔甜甜的笑了一下,一转身,陆安恬的笑容便隐了下去。她记得前世,荣婶的儿子儿媳送走荣婶之后在回去的路上出了车祸,双双去世,荣婶白发人送黑发人,可怜的很。而前世也是这个时候,她被家里招的临时园丁里应外合绑架,被挑断了手筋。收买园丁的应该是楚瑶的父亲楚万海,但另一拨人,前世她和陆家都没有找到。这一次,她要把所有的灾难都彻底扼杀在摇篮里面!

腥臭味儿。

  她有一条所有人都羡慕不来的灵敏舌头,任何一道菜肴,只一口她就能说出所有的配料,甚至是烹饪时间。因为这舌头,她成了陆氏所有人的至宝,在时局动荡的未来,陆氏能一直稳坐S市餐饮届的龙头交椅,也有陆安恬不可埋没的功劳。然而这一切都是上一辈子的事,这一世她获得了重生,而她的舌头……却好像因此变得怪怪的……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纪柔不知所措的看向李松。

  李松上前询问陆安恬:“安恬,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胃里不太舒服,嘴里有奇怪的味道……”陆安恬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个诡异的现象。

动漫关键词:小荡货公共场所H文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