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征服美艳馊子赵雪 没有废话全色肉的黄文 公憩止痒玉米地

2022-05-06 14:58:08【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 “好,今晚开始。”  他果决的话截断了后续,梅絮抿了抿唇,心中愧疚的同时不自觉泛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喜悦。  许是愧疚作祟,又或是潜意识的期盼,下午刚下课,梅絮便

 “好,今晚开始。”

  他果决的话截断了后续,梅絮抿了抿唇,心中愧疚的同时不自觉泛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喜悦。

  许是愧疚作祟,又或是潜意识的期盼,下午刚下课,梅絮便抱着一沓资料去了薄郡的小区附近的超市。

  将记忆中薄郡的房子里缺的东西都买全,梅絮提着大包小包往小区里的走的时候就见一辆车停在了自己的身侧。

  车是梅絮在电视里见过的跑车,韩初开着,薄郡坐着,两人都面容俊朗,戴着墨镜,像是一道风景线。

  见薄郡下车帮自己提东西,梅絮莫名就不敢对上他的眼睛,她总觉得他的眸光太犀利,好似可以轻而易举的透过她的眼睛看到她虚伪的内心一般,令她心虚。

  于是,梅絮便将视线放在了韩初的身上。

  韩初正帮薄郡提东西,接收到她的视线,瞬间如芒在背,头皮都发麻起来。

  心里却是在高声咆哮着:姑奶奶啊,快别看我了,再看我就要被某人斩杀了呀!行行好吧!

  果然如韩初预料那般,老板黑着脸睨了他一眼,让梅絮上车,直接坐在驾驶座,一踩油门就开了出去。

  车开的很快,带起的风卷起了韩初的头发。

  韩初僵硬的站在原地,提着勒的手疼的购物袋,嘴巴张合了好几下,欲哭无泪。

  他就知道,以自家老板那小心眼的性子,他准得遭殃。

  梅絮整个过程都没有反应过来,等她反应过来,车已经开远了。

  透过后视镜看着那个风中凌乱的身影,梅絮挠了挠头发,有些莫名:“楚先生,你好像把韩先生给落下了……”

  “他的病刚好,体质很差,缺乏锻炼。”

  某人轻飘飘的一句话便打消了梅絮的疑虑,梅絮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赞同道:“也是。”

  韩初:“……”

  进了房间,梅絮将翻译资料放好,又给薄郡倒了杯水。

  欲言又止的看着他,梅絮鼓起勇气道:“楚先生,前段时间我去参加画展,遇到了韩先生,并从别人嘴里了解到了他的身份。”

  下意识往门口看了好几眼,梅絮搅动着手指:“我知道我贸然找他帮我办事实在是唐突,可这件事,我大概只能找他帮我了。”

  从昨天到今天,梅絮跟他说的最多的就是韩初。

  他们认识这么久了,都没有加彼此的微信,她甚至问都没有问过他,很显然,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跟他常联系。

  心情莫名烦躁,薄郡拽了拽领带,眸光不由发深。

  拿出手机,薄郡没有理会梅絮,找了个电话出来,迅速的发了条短信出去。

  梅絮见薄郡不理她,心中的愧疚不由更深:“对不起,是我太冒失了。”

  “有事情,你可以找我。”薄郡将领带扔在靠背上,将衬衫解开了好几颗。

  霎时间,性感的锁骨以及隐约的胸肌纹理便暴露在了梅絮的面前,梅絮喉头滚动了几下,轻轻道:“我想调查个女人,据我猜测,她的身份应该不一般,韩先生是薄氏集团的董事长特助,兴许……”

  “欠下的人情,你打算怎么还?”薄郡声音发沉,双腿交叠着靠在了沙发靠背上。

  “我会跟他进行条件交换。”梅絮皱眉,突然发现自己在这些事情面前,特别的笨拙稚嫩。

  反观薄郡,却总是给人一种淡然沉稳的感觉。

  “像对我这样对他?”薄郡烦躁的情绪骤然到了顶点,酒精作祟,导致他情绪失控,声音有些阴沉。

  梅絮被他身上那种摄人的气场吓了一跳,她突然急切道:“你跟他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嗯?”薄郡眸光发冷:“如果我帮你办成这件事,是不是也可以跟你进行条件交换?”

  心中的火气愈演愈烈,薄郡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抱歉,我喝多了。”

  梅絮心潮波动,薄郡的话好似扼住了她的脖颈般令她情绪剧烈起伏。

  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生气,可她就是觉得胸腔里积满了一种莫名情绪。

  伸手探过薄郡面前的水杯,将剩余的水一口气喝光,梅絮将杯子重重的放在茶几上,道:“楚先生,你愿不愿意听我讲讲我们家的事?”

  她明白,在一个喜欢自己的男人面前总是提及另一个男人最是忌讳。

  更何况他们是兄弟。

  这事是她办的不地道,可她身负深仇,不得不铤而走险。

  她需要薄郡的帮助,需要他来搭线,所以她愿意先向他伸出橄榄枝。

  薄郡抬眸,深邃的眼睛牢牢锁定住她的:“愿闻其详。”

  “有酒吗?”这是她心底最深的痛,每讲一次就意味着揭开一次伤疤。

  将红酒倒在高脚杯里,薄郡推在梅絮的面前,将她眼底深沉的痛看在眼里,薄郡那股酒劲突然就消失的一干二净。

  他突然有些后悔了。

  刚才他的情绪起伏,是否有伤害到她。

  端起酒杯,梅絮一口气喝了一杯。

  酒精回旋在胃里的感觉很奇妙,梅絮滚动了几下喉头,手指一点一点握紧了杯柱。

  “三年前的某个晚上,我亲姐姐和姐夫给我下药,将我送上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床。”

  “那年我刚成年,最好的年纪,却遭人强奸,呵。”

  轻笑了一声,梅絮眼眶跟着就红了。

  三年了,她本以为她可以平静的对待这段不堪的往事了,可再提起,她还是不受控制的难过,痛恨,甚至颤僳。

  “强奸”二字宛若两根浸了毒液的巨刺,狠狠地刺入了薄郡的心脏。

  薄郡端起高脚杯的动作蓦地一顿,眸瞳骤然紧缩了几下。

  强奸……

  在她的心里,竟是这般定义那晚。

  “你无法理解那种被亲人背叛的感觉,更无法理解因为我而害死我母亲所承受的内疚与痛苦。”

  这些事,梅絮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她从不是个喜欢卖苦博取他人同情的人,可面对薄郡,面对她唯一接近仇人的机会,她决定勇敢一把。

  明明是有目的性的筹码,可她还是控制不住的哭出了声。

 望着梅絮眼底恨与痛交织的情绪,薄郡心中所有的燥郁顿时如浇了一盆冷水般,连同他的酒意,消失了个干净。

  “强奸”二字,宛若阴魂不散的幽灵,不断盘旋在他的脑海里。

  视线敏锐的捕捉到了梅絮紧紧攥着的双手,看着她指甲潜入肉中犹未察觉的模样,他的心蓦地跌入了谷底。

  她恨他。

  如她恨她的姐姐姐夫一样恨他。

  梅絮越哭越刹不住,没有注意到薄郡的异常,她刚将画展上遇到的事情跟薄郡讲完,门口就传来了输入密码的声音。

  几乎是下意识的,梅絮就擦了擦眼泪,站起了身。

  看着韩初提着大包小包从门外走进来,她上前刚打算接过东西,就见韩初恍若水洗了似的,满头大汗,连西装外套都塞进了袋子里,只余下了湿透的衬衫。

  “真是倒霉,电梯突然出了故障,害的我爬了三十五层,差点就累死了!”韩初将东西放到厨房,欲哭无泪的擦了擦头上的汗,幽怨的往薄郡的方向看了一眼。

  结果这一看,吓了一跳,自家老板那脸色阴郁能滴出水来,浑身罩着一层生人勿进的寒气,显然情绪不佳。

  暗搓搓的瞥了梅絮一眼,果然见她也红着眼睛,明显是刚哭过的样子。

  后脖颈嗖嗖发凉,心中响起了警笛声,韩初正打算悄无声息的挪出去的时候,身后就传来了一道阴沉的声音:“韩初,我有事想请你帮忙。”

  韩初听到自家老板如此客气谦卑的跟自己说话,简直要吓尿了,可顾忌到梅絮,他还是硬着头皮扬起笑,明显底气不足道:“你跟我还用什么请字,什么忙?”

  薄郡掀起眼皮子,看向梅絮:“可否有照片?”

  梅絮不可置信的望着薄郡,迅速反应过来,快速的拿出手机,打开了那段视频。

  韩初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下意识看向了自家老板:“要查视频里的女人?”

  薄郡颔首:“尽快。”

  话音未落,韩初便将手机还给了梅絮,转身便利索的走了。

  梅絮惊愕的站在原地,心中对于薄郡和韩初之间的默契而震撼。

  寥寥数语,这事儿就轻易的解决了。

  很快,关于那个女人的详细资料都发到了薄郡的手机里,薄郡朝着整理东西的梅絮招了招手:“过来!”

  这下子,梅絮更震撼了。

  前后不过才一个小时,韩初就将那个女人的各项资料发在她的手机上,甚至详细到她的生辰八字都有了。

  这便是金钱的力量吗?

  梅絮拿着手机坐在沙发上,第一次深刻的认识到了金钱与便利之间的关系。

  先前她在遇到问题时,从来没有往金钱这方面想过,她只是一门心思的想要依靠人脉,寻求门路调查她,却忘了有钱便可以请私家侦探来得到自己想要的任何资料。

  或许是穷惯了,她根本没有这样的惯性思维。

  下意识摸了摸口袋里的存折,梅絮眸光渐渐发沉。

  梅兰竹和陈晟早已今时不同往日,随着他们社会地位的提高,她那套陈旧的方法,显然已经过时了。

  金钱会使得他们为自己筑起铜墙铁壁,对待他们,不能硬碰硬,要动脑子。

  “接下来你打算如何?”薄郡换了身居家服,抬眸望着梅絮道:“你肯将自己的秘密告诉我,我很开心,这是不是证明,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了?”

  梅絮没想到薄郡会是这样的反应,不由惊讶:“你……不介意我,我有那样一段不堪的往事吗?”

  “我现在都不敢回村,只要回去,村里人就对我指指点点,那种感觉,很不好。”

  “梅絮,我喜欢的是你的现在,你的未来,已经过去的事情,便让它过去吧。”面对梅絮提起往事时脸上的那种痛恨交加的表情,薄郡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

  轻柔的握紧梅絮的小手,将她拉坐在了沙发上,薄郡伸手,将她紧紧的拥进了怀里。

  体温交融的感觉令梅絮身体发僵,感受着男人宽大的胸膛以及他有力的心跳声,梅絮好不容易恢复正常的心跳再次疯狂起来。

  “楚先生,谢谢你,谢谢你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没有用异样的眼光看我,这对我而言,是最为珍贵的。”梅絮鼻子有些酸,她将胳膊穿过男人的手臂,情不自禁的回抱住了他。

  薄郡浑身一震,蓦地收紧了手臂,更紧的将她抱在了怀里:“记住,我始终都在,有什么事,我陪你一起承担,嗯?”

  薄郡的话太过于动人,梅絮很想更为热烈的回应他,可她忍住了。

  夜市上听到的话清晰的留存在脑子里,梅絮张了张嘴,终是轻声道:“楚皓,有你这样的人做朋友,真好。”

  朋友……

  薄郡眸色微沉,心中不由划过苦涩。

  做晚饭的时候,薄郡以她手受伤为由,将她赶出厨房,亲手下厨。

  梅絮坐在客厅里望着那个忙碌于厨房的高大身影,心里五味陈杂。

  吃过饭,梅絮收拾好碗筷,想了想,问薄郡道:“楚皓,我可以加你微信吗?那个女人的资料,我想要一份。”

  薄郡愣了下,唇角勾起的同时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微信里有不少关于薄氏集团的动态。

  “强奸”二字宛若诅咒,薄郡攥紧手机,浅笑道:“我不常用微信,看你们都用,不妨你帮我申请一个。”

  接过手机,梅絮诡异的看了薄郡一眼,暗自腹诽,现在居然还有人没有微信?

  难道他是不想让她看到他的朋友圈,怕她知道那个女人的存在吗?两人各怀鬼胎的相互看了一眼。

  梅絮迅速的帮薄郡申请了一个,梅絮见薄郡的手机号确实没有绑定任何微信号,心中竟莫名划过一抹开心。

  “要叫什么微信名?”梅絮打开相册,正打算给薄郡换头像,却发现他的相册里存着好多张他跟一个女人的合影。

  那个女人长得十分漂亮,看起来跟薄郡差不多年纪,气质很好,穿着打扮都很大气。

  随便找了张风景照片,梅絮迅速换好,下意识瞄了薄郡一眼。

  见薄郡正翻看她的翻译资料,不由松了口气,再次点了下换头像。

  这个漂亮女人,大概就是那天他在夜市里打电话时说的女人吧?

 指尖微顿,梅絮不由对自己的反常行为而感到惊讶。

  她从不是一个八卦的人,更没有窥看别人隐私的习惯,可她现在,竟不受控制的想要去探究关于他的一切。

  拧眉,梅絮眸光微闪,随便给薄郡填了个微信名。

  将自己加进去,她将手机放在茶几上,眸光发深的往薄郡的方向看了一眼。

  薄郡正拿着笔在她翻译好的资料上面勾画,柔和的灯光下,薄郡神情认真,双眸中闪烁着睿智的光泽,他腿有些长,坐在沙发和茶几中间显得有些逼仄,只得将腿伸到茶几下面。

  安静的客厅里,只余下了彼此的呼吸声和写字的沙沙声,梅絮盯着他看了良久,直到他掀起眼皮看她,她才恍然回神,眼珠子四处瞟了下,梅絮故作淡然,坐在了他的身侧。

  不过才片刻功夫,薄郡就已经用红笔将她的多处错误圈了起来,并且标注了正确的翻译,以及原因。

  其实梅絮的英语不差,但这次需要翻译的资料多数是商业合同,很多专业名词她翻译的不准确。

  经过薄郡这么一修改,合同的正式感便更为突出,所要表达的意思也更为直观,一时间,梅絮对薄郡的佩服更上了一层楼。

  “楚皓,我有时候真的感觉你一点都不像是一个普通的销售人员。”梅絮拿起他修改好的那一张资料,仔细的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将红笔标注的地方记了好几遍,由衷道:“我来北城三年了,这些年也见过不少形形色色的人,你给我的感觉,格局很大,气场很强,总会令我很意外。”

  听到梅絮这般认真的评价,薄郡一直阴郁的情绪突然雨过天晴,唇角微勾,他斜睨她:“再多才华,也只为博得美人倾心一笑。”

  梅絮一怔,不由浅笑:“谢谢你。”

  跟薄郡在一起很舒服,他不会自命清高,也不会因为她的过去而对她心存偏见。

  她虽然理解不了他对她毫无理由的迁就与温柔,可她愿意回馈给他同样的迁就与温柔,虽然,只是以朋友的名义。

  人生很短,坚持自己原则的同时,更应该享受这种美好的意外。

  四目相对,他们凝视着彼此的眼睛,用视线勾勒着彼此的容貌,明明什么都没说,却又好似什么都说了。

  翻译资料在薄郡的指导下,效率很高,三天的工作量用了一晚上就完成了。

  等梅絮整理好资料,已经凌晨一点了。

  见薄郡手边的咖啡已经喝光了,梅絮不好意思的朝着他笑笑:“跟你合作感觉很好,不知不觉就半夜了,打扰了你消息,十分抱歉。”

  “不必,我很高兴你给了我跟你独处的机会,你认真的模样,很美。”

  换做别人说这种甜言蜜语,梅絮肯定会觉得对方很轻浮,听听就算了,可放在薄郡身上,梅絮总是有种被撩到的感觉。

  迎上他正经而又淡漠的神情,梅絮都有点怀疑刚才说话的人到底是不是他了。

  抿了抿唇,梅絮耳根发红道:“你认真的样子也很帅,太晚了,不打扰了。”

  刚拿着包站起来,手腕便被一只大手攥紧。

  “太晚了,就住在这里,明天我送你去学校。”他声音很轻,却不容置疑。

  不等梅絮反应过来,他便将一套女式睡衣放在了她的手里,往浴室的方向看了一眼。

  这套睡衣是她上次穿过的那套,也不知道它的主人是不是照片里那个女人。

  “你住客房,我先去睡了,晚安。”薄郡不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抬步便进了主卧。

  晚上躺在柔软的床上,梅絮望着天花板,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总觉得身上的睡衣飘散着淡淡的香水味。

  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好一会儿,梅絮叹了口气,烦躁的将身上的睡衣脱了,放在了一旁。

  心里稍稍舒坦了点,她正打算睡觉,手机里就传来了一条短信。

  短信是靳云深发来的,说他明天晚上要代表靳家参加薄家举办的生日宴会,缺个女伴,黎娜还在拘留中,他也一时找不到个合适的女伴,希望她能陪他出席,就算是还上次的人情。

  “薄家”二字狠狠的刺激到了梅絮,几乎毫不犹豫的,她便应了下来。

  这一觉,梅絮睡的很沉,就连有人摸黑进来她都没有察觉。

  夜很深,房间里只余下了透过窗帘投进来的月光,朦胧的勾勒着蜷缩在床上的纤瘦身影。

  薄郡倚着门站着,隐藏在黑暗的中的双眸几乎与夜色融为了一体,凝在了女孩儿的身上。

  视线淡淡的扫过放在床头的睡衣,见她将被子当成抱枕抱在了怀里,露出了大半个裸着的身体,薄郡的喉头不自觉发紧。

  抬步,他走到床前,凝神望了她一会儿,轻柔的拽了拽她怀里的被子。

  梅絮睡觉很不老实,他还没来得及给她盖好被子,她便连人带被子滚到了地上。

  这下子,她什么都没穿的身体瞬间横陈在了被子上。

  清冷的月光下,她的肌肤显得格外的白皙,看起来很瘦却十分有料的身体赤裸裸的展现在男人的眼前,几乎要将男人仅存的那丝理智给燃烧殆尽。

  喉头滚动了好几下,薄郡叹了口气,俯身将被子裹在了她的身上,小心翼翼的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轻柔的将她放在床上,薄郡抬手将她粘在脸上的碎发理在脑后,摸到空调遥控器,打开了空调。

  还没来得及将空调遥控器放好,便见她扯着被子,潇洒的扔在了地上。

  在床上滚了几下,她四仰八叉的躺着,拽着枕头便抱紧了。

  薄郡就站在床尾,她这般睡姿,无疑将她最为隐秘之处暴露在了某人的眼前。

  月光虽微弱,却为面前的风景平添了几分致命的吸引力。

  小腹处腾然炙热起来,薄郡垂眸扫了眼按捺不住的欲望,眸底的火光越演愈烈。

  “薄郡……”

  突如其来的呢喃引得薄郡蓦地燥热,转而,他便拧着眉眯起了眼睛。

动漫关键词:征服美艳馊子赵雪

很赞哦! ()

推荐漫画